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35、写封情书送与你【4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中午开完会做了总结,墨上筠就将下午的训练交给了楚飞茵。

    下午除了复习这两日所学之外,就是以营为单位去教学员们射击和军体拳,电子营这两个项目分别由秦雪和秦莲负责,其他教官都可以休息。

    因此,墨上筠也没有必须赶到的必要。

    ——事实上,看着他们笨拙的使用枪支、练习军体拳,墨上筠应该会很恼火。

    中午跟阮砚打了通电话,墨上筠就自己拿着一叠纸,去阮砚所说的研究室找了阮砚。

    实验楼顶层。

    墨上筠刚到,就见到在门口等她的阮砚。

    阮砚穿着陆军常服,只手放到裤兜里,倚靠在门边,注意到脚步声,他偏过头来,酷酷地看了墨上筠一眼。

    “哟。”

    墨上筠跟他打了声招呼。

    阮砚淡淡收回视线,将钥匙掏出来,打开了实验室的大门。

    墨上筠紧随而入。

    据说他们这个项目要过几日才开工,但里面的设备很齐全,墨上筠一进门,就见到满目琳琅的电子设备,不由得挑了下眉。

    “有笔吗?”

    将门关上,墨上筠朝阮砚问道。

    走到自己工作区域的阮砚,闻声,斜了她一眼,然后从笔筒里拿出一只笔,朝墨上筠丢了过去。

    墨上筠抬手接住。

    再抬眼,已然见到阮砚拿起一叠的资料,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不是没开工吗?”墨上筠挑了下眉。

    “准备阶段。”阮砚头也没抬地回答道。

    “哦。”

    墨上筠耸了耸肩,然后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了下来。

    她过来,就是想借个清净的地儿的。

    宿舍不准随便待,去图书馆之类的地儿也不方便,想来想去,就只能找到阮砚了。

    顺便,借此机会交流交流感情嘛。

    只是墨上筠这一坐下来,就遇上了难题。

    ——妈的,情书怎么写来着?

    左手手肘抵在桌面,墨上筠手背托着下巴,右手拿着签字笔放到信纸上,写了‘阎天邢’三个字,然后,涂掉,撕了。

    ‘阎爷’涂掉,撕了。

    ‘邢哥’涂掉,撕了。

    不到一分钟,墨上筠撕掉了十张纸。

    旁边静心看资料的阮砚,听到墨上筠这边使劲撕纸的声音,简直忍无可忍。

    “你在做什么?”

    抬起头,阮砚朝墨上筠坐的角落看去。

    墨上筠从一台设备下抬起头来,狭长的眼睛睁了睁,略带疑惑地盯着他。

    “你写过情书吗?”墨上筠不耻下问。

    “没有。”

    阮砚飞快回答,连半点犹豫都没有。

    墨上筠摇了摇头,但转念一想,又问,“那你会写吗?”

    “会。”阮砚道。

    “哈?”

    不抱任何希望的墨上筠一愣,眉头不由得挑了挑。

    仔细打量了她一眼,阮砚似是疑惑地问:“你没收过情书?”

    “”

    墨上筠凝眉想了想,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好像大学之前有收到过,但也不知是谁的,她一直都没有打开过

    “你写情书做什么?”

    阮砚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同时为封帆感觉到一阵危机感。

    提及这个,墨上筠便无语地扫了他一冷眼。

    真要说起来,这事的开头,应该在这情商为负的小阮同志身上,不然也不会

    ——好吧,她也有错就是了。

    “问罪。”墨上筠道,然后偏了下头,“请问,你有看过什么让人心动的情书吗?”

    “”阮砚认真地帮她想了想,然后一脸正直道,“没有。”

    “”

    墨上筠嘴角微抽。

    那这位爷说得如此信心满满作甚?

    微微摇头,墨上筠对他不抱希望,然后低下头来继续自己研究。

    但很快的,阮砚拿出手机,找了几篇古人所写的“情书”,全部发到了墨上筠手机里。

    墨上筠听到叮咚叮咚的声音,然后将手机拿了起来,见到阮砚发来的十多篇情书,不由得愣了一下。

    再抬眼,见到阮砚朝这边走了过来。

    “随便选一篇就行。”阮砚难得地表现出一点热心肠。

    他估摸着,帮墨上筠解决掉眼下棘手的事,应该会增加一点好感度,所以很乐意帮墨上筠完成这个任务。

    “这么敷衍,不太好吧?”墨上筠故作为难地问道。

    “是你自己抄的,有诚意就好。”阮砚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将墨上筠那一点点疑虑给清楚了。

    “有道理。”

    墨上筠一拍桌,非常赞同他的说话。

    眉头微松,阮砚满意了。

    墨上筠仔细地翻看了阮砚给的情书,然后选了一篇字数比较多、可以完全感受到她诚意的情书,打算完完整整地抄下来。

    但,她刚一下笔,就听到阮砚随手放桌上的手机震动声,偏了偏头,她下意识看了一眼。

    阮砚没有拦着。

    墨上筠一眼看到多条验证消息。

    “谁的?”墨上筠挑眉。

    阮砚想回答,但一时忘了她的名字,于是道:“昨晚见到的那个。”</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