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22、往死里整!【6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跟在时项身后的,也是一熟人,而这人眼熟的让墨上筠有些意外。

    一个气质优雅的女人,二十出头的年纪,穿着及膝的碎花连衣裙,脚踩白色帆布鞋,头戴一顶遮阳帽,往下一头秀丽的大波浪卷,气质优雅,在来往的制服中十分显眼。

    许可。

    上次被梁之琼特地拉去看过一次的情敌,亦是澎于秋的现任女友、许可。

    转眼间,时项和许可都来到他们面前。

    “是你?”

    许可停了下来,视线一扫,赫然看向墨上筠,敲了几眼后,神情有几分惊讶。

    墨上筠眯了眯眼。

    才见过一次面,这人就记得她了?

    心里有过一丝不适,但墨上筠面上却一派从容,颇为疑惑地看着她,“你是?”

    许可一顿,眼底浮现出些许迷茫,朝墨上筠笑了笑,“可能是我认错人了。”

    “她许沁的姐姐,过来找她的。”时项在一旁介绍道。

    “哦”挑了下眉,墨上筠笑问:“现在可以探亲吗?”

    时项神色一僵,有些尴尬,但还是解释道:“以我朋友的名义进来的。”

    “哦。”

    墨上筠点了下头,没有过分与他计较。

    既然能把人带进来,那就证明时项跟许可是认识的,当然许可是梁之琼的情敌,又不是她的,她也没有想探究时项跟许可的关系。

    偏头看了阮砚一眼,见他神情淡漠,没有想跟时项客套寒暄的意思,墨上筠便从座位上站起身。

    “我们吃完了,先走一步。”

    墨上筠说完,端起了自己吃剩的盘子。

    同时,阮砚也拿起了自己的碗,起身,期间连个眼神都没有给时项。

    “你不跟他说句话?”

    临走时瞥见时项不怎么好的脸色,墨上筠走出一段距离,跟阮砚打趣道。

    “不认识。”阮砚淡淡道。

    “”

    墨上筠无语地挑了下眉。

    看时项那表情,今天绝对是跟阮砚见过的。

    将碗放到该摆放的地方,墨上筠跟阮砚一起出了食堂。

    墨上筠低头看了眼腕表,马上快七点了,她得直接赶去训练场。

    “你住哪儿?”墨上筠问。

    “11栋。”阮砚回答,一顿,问她,“你呢?”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10栋,602。”

    “602?”阮砚步伐稍稍停顿了下。

    “嗯。”墨上筠点头。

    “哦。”

    “哦?”

    墨上筠扬眉,预感有什么信息。

    “602。”阮砚实诚道。

    “哈?”

    墨上筠不由得笑出了声。

    还真是有缘分。

    不过,神奇的缘分这种事,正好能拉近距离。

    *

    没有继续跟阮砚聊下去,阮砚晚上要开会,而墨上筠要去军训,于是两人没走多久就分开了。

    墨上筠踩着点抵达训练场。

    七点到七点半,依旧是日常的训练,七点半到九点是拉歌时间。

    晚上的日常训练,墨上筠跟他们讲解了跨立,以及停止间转法(向左[右]转、向后转,半面向左[右]转)。

    对于标准动作的解析,墨上筠总是张口就来,对他们所有的要求,都是严格按照动作标准进行的。

    经历过长时间的军姿、跑步,这群新生渐渐乖了不少,对于跨立和停止间转法学的很认真,半个小时后,一个个都学得有模有样的。

    而,原本还各种担心‘进度慢’的楚飞茵,见到墨上筠半个小时内教会这些动作,不由得松了口气。

    不过,在看到别的排都已经在教正步后,楚飞茵又适当地这颗心给提了起来。

    进度还是要快点赶上才好啊。

    楚飞茵有点焦虑地想着,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不慌不忙喊口令的墨上筠。

    就停止间转法的训练,墨上筠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嗓子有点哑,痒痒的很不舒服。

    她平时带兵,一天算下来,都不一定说这么多话——而且这种口令非得大声喊才行,一般的语调喊出来很难提起这群新兵的气势。

    “墨副连,累吧?”

    趁着自己排休息的时间,向永明嬉皮笑脸地走了过来。

    计算机系就在隔壁,向永明压根不需要走太远,而因为离得近,他早就听到墨上筠声音沙哑了。

    墨上筠丢了他一冷眼。

    “来来来,先喝点水,润润嗓子。”向永明从身后拿出一瓶矿泉水来,殷勤地交给了墨上筠,“我帮你喊口令。”

    “向教官,你是不是喜欢墨教官?”

    站在第一排的杜香香高喊了一声。

    她这么一喊,其他人也跟着起哄,原本安静的队伍一下就热闹起来。

    “是啊,喜欢就表白嘛!”

    “向教官,你今天都丢下你们排好几次了,就为了帮墨教官出头,我们都看得出来!”

    “这样遮遮掩掩的,墨教官是不知道的!”

    向永明看着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气呼呼地,可一偏头,却见到墨上筠在慢条斯理地喝水,对此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退后一步,墨上筠征求他的意见,“墨副连,你看”

    “上啊。”

    墨上筠笑眼看他,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别磨磨蹭蹭的。

    谁带的头——

    往死里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