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15、五颜六色的灵魂【39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在跟电子系一年级的区队队长进行了一番深切的交流。

    因军衔一个样,区队队长没法对墨上筠做出什么命令性的举动,最后在交流了半个小时后,差不多是求着她离开的。

    墨上筠临走的时候,喝了他一杯茶,并且表示味道不是很好。

    区队队长皮笑肉不笑地目送她离开。

    而,墨上筠前脚刚一走,年级教导员就走了进来。

    “刘队,她来找你做什么?”

    教导员站在门口,看着墨上筠远去的背影,忽然有点同情区队队长。

    上午的遭遇,足以让他感同身受。

    刘队朝他摆摆手,然后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最后如牛饮般一口气将杯中的水给喝完了。

    重重地将杯子往桌上一放,刘队指了指教导员,然后又指了指墨上筠离开的方向,咬牙切齿道:“我特么的,真的,第一次,见到这么能说会道的人!”

    刘队吐出一口气,将所有憋屈都给吐出来。

    娘的,他给学生做指导工作也做过好几年了,自认为也会说,一般的问题难不倒他,可他刚刚被墨上筠说得哑口无言。

    若非刚刚及时答应墨上筠抹掉那条规定,墨上筠非得当着她的面,以她那让人无可反驳的道理,把他的书桌和书柜全部清的一干二净不可。

    舌灿莲花不说,还浑身匪气,敢说又敢做——

    他真是服了!

    “咋回事儿啊?”教导员疑惑地走进了门。

    “为了这项规定呗。”

    刘队敲了敲内务规范中的一条规定,有些暴躁地说道。

    教导员走近一看,点了下头,“这条我也看了,是有点不合规矩。”

    “那别人学校怎么执行的?!”刘队没好气道。

    “别人学校没这种管闲事的军训教官。”教导员别有深意道。

    “你说一个军训教官,就来三个月不对,据说她还待不了三个月,管那么多闲事做什么?!”刘队越说越气。

    若不是桌上的东西都值钱or有用,他非得砸几样东西泄愤不可。

    教导员往周围看了几眼,确定办公室、窗外、走廊都没人后,眼珠子一转,低下头,在刘队耳边低语了几句,说明了上午墨上筠跟吴酒的情况。

    “真的?”刘队脸色变了变。

    “嗯,就在我办公室见的面。”教导员说着,尔后又补充道,“当时时项也在。”

    “我这暴脾气,”刘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一个军训而已,怎么请来这么位小祖宗?”

    “她不闹事就行。”

    经过两个小时的心理折磨,教导员倒是完全看开了。

    “不是说她上午——”刘队指了指训练场的方向,声音一抬高,见到外面来往的教员,咬了咬牙,压低了声音,“不是说她上午擅离职守吗?她带的那个排,站了一个上午的军姿,训练全没跟上!”

    “这个情况到时候再看看吧。”

    教导员犹豫了下,没有说‘特战队教官’那一事。

    能去特战队当教官的,就算她有天大的背景,也得靠实力来撑着,不然走不到那一步。

    “那这事咋办?”刘队又拍了那一张纸。

    “你答应她了?”教导员问。

    “答应了。”

    刘队气呼呼道。

    墨上筠那随时毁了他办公室的架势,他能不答应吗?

    笑里藏刀,软硬兼施,各方面向你施压妈的,这种人太气人了!

    “既然答应了,那就按照她说的做吧。”

    教导员给他提了一个最好的建议。

    刘队摆摆手。

    只能这样了。

    不然墨上筠再上门来威胁他几次,他非得被那个妖孽给整疯了不可。

    *

    二点十分。

    墨上筠抵达训练场。

    前十分钟是教官讲话,对上午的训练进行总结,这个任务楚飞茵已经给墨上筠完成了。

    墨上筠到的时候,楚飞茵已经讲完了,正好在愁接下来该怎么办——按照训练计划,讲完话之后是要对上午所教内容进行复习的,可问题是,墨上筠上午所教的只有拔军姿。

    正在楚飞茵郁闷是否该让他们站军姿时,瞥见了墨上筠的身影,她顿时面上一喜,然后很明显地松了口气。

    嘴里叼着哨子,墨上筠吹了一声,将三连三排的注意力拉过来。

    “立——正!”

    抬手将哨子取下来,墨上筠简单地发布口令。

    众人听话地立正。

    然,在没有听到“稍息”口令后,他们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上午没教别的,那就专门复习拔军姿吧。”墨上筠将右手拿着的柳条拿出来,慢慢地将绕成圈的柳条给拉直。

    “报告!”

    第三排的伍光成喊道。

    “说。”墨上筠抬起眼睑。

    “您迟到了,请问您是否该受罚?”伍光成不服气地问。

    “行,我陪你们一起站。”墨上筠晃了下柳条,将其丢给了楚飞茵,“随时纠正他们的姿势,40分钟。”

    “是!”

    楚飞茵应声。

    “向后——转!”

    将哨子往兜里一放,墨上筠发布口令。

    三十个人,三十种不同的声音,非常没有节奏地转了过去。

    面朝太阳。

    炎炎烈日,太阳就在他们头顶,影子只剩脚下一团黑,他们站了十来分钟,浑身上下就滚烫滚烫的,皮肤碰到外面的衣服,简直可以说的上是灼伤。

    眼下正面朝向太阳,他们心里简直是哔了狗了。

    ——啊哟,长得这么好看一女教官,怎么偏偏心肠就这么狠呢?

    ——白瞎了那么一张博好感度的明星脸了!

    片刻后,墨上筠走到了他们面前,没有正面朝向他们,而是跟他们以一样的方向,迎着炽热的太阳光。

    阳光下,他们只能看到墨上筠的背影——对很多男生来说,墨上筠的背影算得上是纤瘦了,骨架很小,肩膀齐平,并不宽厚的肩膀看着什么都担不起来,可她却以最为标准的军姿,站得比他们谁都要稳。

    看着那个于阳光下岿然不动的背影,他们心中的焦虑和恼火渐渐平息下来。

    虽然他们很不想承认,可墨上筠的军姿站得太标准了,就像活的教科书一样,他们根据墨上筠上午所讲的标准,用三十双眼睛去审视墨上筠,可没有一个人能察觉到丁点错误。

    阎佳乐站在稍中间的位置,正前方就是墨上筠的身影,额头上有汗水落下来,从眉毛到睫毛,最后滴到了眼眶里。

    连汗水都是滚烫的。

    阎佳乐紧紧盯着墨上筠,就好像在看前方的一杆旗帜,这是她来军校之后,见到的第一杆旗帜,充满着神秘的色彩,在诸多人中显得那么与众不同,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了解,然后努力地成为像她这样的人。

    许是在阎天邢的耳濡目染之下,阎佳乐一直觉得,军人就该是阎天邢那样的,不是所有一切都是刻板的,他们受限于规则、服从于命令,可他们并不是按部就班的活着,他们有着自己独特的想法,在各种颜色的统一军装之下,有些五颜六色的灵魂。

    她看到了墨上筠,在这些灵魂里非常突出的一个。

    她喜欢这样有规则、但不局限于规则的人。

    *

    楚飞茵用的是计时器。

    她喊停的时候,摁下了手里的计时器。

    毫秒不差。

    整整四十分钟。

    她话音一落,墨上筠以非常标准的姿势往后转,正面朝向三十名军训学员。

    所有人都汗流浃背,汗如雨往下掉,好像掉不完似的,女生作训帽下露出来的头发都被汗水浸湿,脖颈上能看出明显的汗痕。

    跟他们相比,墨上筠的汗算是流的很少的了。

    仔细扫视一圈,没有发现他们之中谁有很明显的问题,墨上筠微微凝眉,道:“稍息。”

    众人松了口气,立即稍息。

    “原地休息十分钟。”墨上筠道。

    话音一落,好几个女生就直接倒下去,坐在了滚烫的地面,简直都不想爬起来了。

    墨上筠特地看了眼,304宿舍的三名女生倒是没有这么放飞自我直接往下坐,风静澜弯腰垂着自己的小腿,许沁蹲在了地上,阎佳乐站姿放松下来,抬手摸着自己的汗水。

    至于男生那边——

    各种各样的都有。

    墨上筠扫了眼,没有太过在意。

    “墨教官。”

    楚飞茵小跑了过来,将计时器给墨上筠看了下,然后将墨上筠的柳条还给了她。

    “他们表现怎么样?”墨上筠接过柳条,轻描淡写地问。

    “很好!”楚飞茵努力地点头,颇为惊喜道,“他们越站越好,我压根没挑出几个错的。我还以为他们坚持不下去呢,没想到!”

    楚飞茵这倒是实话。

    上午的拔军姿,这些学生都是越站越差劲,越到后面毛病越多,这一次楚飞茵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她完全没有想到,有了墨上筠带头,他们竟然一个都没有放弃,反而越站越起劲,不知是跟墨上筠在较量还是不想因此被墨上筠小瞧。

    “哦。”

    墨上筠淡淡应了一声,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

    很久没站军姿了,墨上筠抬起手臂,稍稍活动了下。

    “墨教官,你没事吧?”楚飞茵忙问。

    斜了她一眼,墨上筠反问道:“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楚飞茵仔仔细细地端详了她一会儿,最后肯定地摇头,“不像。”

    墨上筠:“”

    随口一句问话,没想她还当真了。

    “对了,墨教官,”楚飞茵一拍手,道,“刚有校园记者来拍你了一张背影照,说你的军姿站得太标准了,他控制不住就照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在校园报上刊登出来。只有背影。当然,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刚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可以跟他说一声。”

    “没事。”

    墨上筠漫不经心道。

    只是一个背影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更何况,她又不是聋子,后面发生了什么,她听得一清二楚,若不是默认的情况下,也不会让人拍到她。

    “那就好。”楚飞茵点了下头,然后笑着看向墨上筠,“还有,墨教官,你是怎么做到一动不动的?我练了一年了,也没法做到你这样。”

    听到楚飞茵的询问,三排的队伍里,也有人陆续发问——

    “墨教官,你的军姿练了多久啊?”

    “对啊,要怎样才能练到你那样?”

    “站军姿有什么诀窍吗,能不能教教我们?”

    墨上筠看了楚飞茵一眼,尔后偏了下头,朝那群或坐或蹲或站的新生看了眼,刚想说话,视野里却跳出了一抹人影。

    微微一顿,抬起眼睑朝来人看去,赫然见到对方在朝自己招手。

    一身陆军常服,整整齐齐,一丝不苟,一只手里提着好几个袋子。

    这一届仪器科学与技术专业的班主任,时项。

    名字很好记,加上后期见面的机会应该会不少,所以墨上筠顺带将这个名字给记下了。

    在众人视线放到墨上筠身上时,见到墨上筠朝其他地方看去,新生们便纷纷顺着她看的方向看去,紧随着,人群里爆发出一阵惊喜的叫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