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02、你们俩的默契到这种地步了?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没受伤吧?”

    阎天邢的语调低缓温柔,俨然没有先前的暴躁怒火。

    沉默了下,墨上筠语气也稍稍缓和了点,“没有。”

    “详细说说。”

    墨上筠顿了顿,将大概情况同阎天邢说了一遍。

    司笙查到了猎枪剩下几人所在的据点,之后跟司笙等人设了陷阱,以及对那个人所做之事,最后说了下结果。

    墨上筠讲述素来很简洁,过程撑死了说了一分钟便结束了。

    不过,她不说还好,一说,阎天邢便觉得哪哪儿都不对劲。

    “他知道这是坑,还往里面跳?”阎天邢沉声问。

    思考了下,墨上筠微微点头,“嗯。”

    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为什么?”阎天邢又问,随时处于暴走的边缘。

    “不知道。”

    “你猜到他会跳?”

    “嗯。”

    “原因?”

    偏头想了想,墨上筠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得道:“直觉。”

    “所以你们俩的默契已经到这种地步了?”阎天邢声音阴森森的,彻底暴走了。

    “”

    不知道他怎么扯到这点上去了,墨上筠无语地瞪了瞪眼睛。

    “墨上筠,说话。”阎天邢凉飕飕地提醒她。

    若不是相隔这么远,无可奈何,他非得——

    “这个事”墨上筠停顿了下,然后话锋一转,冷不丁问,“你车祸了怎么不告诉我?”

    阎天邢:“”

    各自掐住对方的把柄,偏偏,两人谁都对对方无可奈何。

    沉默片刻,阎天邢转移话题,“车祸不是他做的。”

    “但是是黑鹰的人做的?”墨上筠不出意外地挑眉。

    “嗯。”阎天邢沉沉地应了一声。

    “那就没错。”墨上筠断定道。

    就算他不知情,反正也跟他有关,他不算冤。

    “你说了算。”阎天邢无语道。

    墨上筠笑了下,“阎爷,如果你把他当情敌的话,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替他说话为好。”

    “墨上筠,现在是你追我。”阎天邢火气又上来了。

    自己的旧情人没处理干净,还跑过来气他!

    太不像话了!

    “行行行,我在追你。”墨上筠敷衍地道。

    听清墨上筠言语里的漫不经心、吊儿郎当、毫无诚意,阎天邢眉头一拧,“那你该做什么?”

    “”停顿了下,墨上筠不明所以地问,“说声晚安?”

    “车祸的事谁跟你说的?”阎天邢暴躁道。

    “哦,”墨上筠回过神来,尔后装腔作势地道,“我觉得吧,这个牧程,有点儿太相信人了。这样不好。”

    墨上筠说完,隔着电话感觉到阎天邢那种‘被出卖的怒火’,于是赶紧道:“快熄灯了,我先挂了。晚安。”

    话音落,墨上筠直接掐了电话。

    同时,暗自同情了牧程两秒。

    兄弟啊,苦了你了。

    墨上筠摇头,把充电器一扯,然后拎着手机和充电器上楼。

    要去学校待一段时间,若是不带手机,阎天邢非得发飙不可。

    *

    虽然今晚有告别会,但熄灯还是十点整,只是瘫在操场上那群人没人管而已。

    去宿舍里收拾了下东西,墨上筠赶在十点前将自己的物品塞到包里,然后换上了陆军常服——这一次没有作死的穿外套。

    在黑暗中用手机玩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游戏,等着连里其他人陆续上了楼,墨上筠才将手机一收,拉开门走了出去。

    这一出门,就撞见了准备回房的林。

    “怎么了这是?”

    注意到着装有些狼狈的林,墨上筠挑了下眉,有些玩味地询问道。

    林盯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走进了宿舍。

    墨上筠耸了耸肩。

    这时,黎凉扶着向永明从楼梯下走上来,见到刚刚那一幕,黎凉提着人上来后,就拎着人走至墨上筠跟前。

    “这不,”黎凉指了指向永明,无奈道,“不仅吐了林排长一身,还抱着人哭个不停,肩膀哭湿了一大块呢。”

    墨上筠若有所思地点头。

    难怪看到林衣服湿漉漉的,估计先在下面洗了一下才上来。

    “你不会拉一把?”

    扫了眼有些幸灾乐祸的黎凉,墨上筠眉头倏地一拧。

    “咳,”黎凉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下意识地后退半步,讪笑地朝墨上筠道,“我们也是第一次见嘛,一时没回过神。”

    墨上筠警告地看他一眼,然后道,“把人扶进去收拾东西,11点楼下集合。”

    “是!”

    黎凉应声道。

    然后,麻利儿扶着向永明去了宿舍。

    11点整。

    九个被选拔出来的军训教官,以各种姿态在墨上筠站成了一排。

    这里面好几个人都喝高了,脸通红通红的,提不起精神来,若不是有墨上筠在前面站着吓唬他们,他们怕是连站都很难站起来。

    大巴开到了二连操场上,一连和三连的战士们都已经上了车,就剩下他们二连了。

    “上车。”

    墨上筠吐出两个字。

    有了这命令的语调,一排人立即打起精神,右转,起步,整齐地往大巴方向走,就算是那几个喝高了的,都挺胸抬头,誓不给墨上筠丢脸。

    见此,墨上筠脸上的冷意才淡去几分,跟在了他们后面上了大巴。

    前面的位置都已经坐满,就剩后面的位置了。

    有一连和三连的战士邀请墨上筠去前排坐,不过都被墨上筠给拒绝了。

    她走到最后一大排,找到靠近左侧窗户的空位置,落座。

    而,坐在她右手边的,好死不死的,就是向永明。

    这小子什么事都没做,往后一倒,仰天大睡。

    但就这样,都碍眼得很。

    墨上筠抬手将帽檐往下拉了拉,将他从自己视野里隔绝。

    但,向永明俨然没有发完酒疯。

    大巴刚刚开出了军区,向永明就从酣睡中醒来了,只是他没有疯疯癫癫的呕吐、嚎哭、唱歌,而是睁着大眼睛,眼珠子黑亮黑亮的,左顾右盼,不知在瞅些什么。

    感觉到他脑袋瓜子转悠个没停,墨上筠忍不住将帽檐往上一抬,然后偏头盯着他。

    正好,向永明也回过头来,跟墨上筠的眼睛对上。

    眼睛眨巴眨巴的,很快眼珠子就湿润了,亮晶晶的,看的人一阵心烦。

    “不准哭。”

    墨上筠警告地朝他道。

    向永明眼巴巴地看着她,近乎委屈地道:“墨副连,明年就是我走了。”

    “嗯。”

    墨上筠淡淡应声。

    是他自己选的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你们会忘了我吗?”向永明问。

    “会。”墨上筠冷淡道。

    “那你们太不厚道了。”

    向永明抬手抹了把眼泪,非常伤心地往后一倒,仰头看着车顶。

    太伤心了,怎么会这么伤心呢?

    几次毕业,跟同学校友告别,也没有哭成这个怂样。

    可是,一想到那些走了的人今后都回不来了,一想到昨晚还彻夜长谈的战友们以后或许见不到了,一想到那些平时见着还会觉得烦的脸就只能成为回忆了,一想到明年这个时候自己就要走了

    向永明就觉得心情十分憋屈。

    特别憋屈、沉重。

    旁边有个兄弟抬起手,揽住他的肩膀,哄他:“墨副连糊弄你的呢,就凭你今晚吐了林排长一身这种壮举,谁也不会忘了你的”

    “你说啥子?”

    向永明忽然就清醒了,眨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旁边那位兄弟。

    那兄弟一脸郁闷,“你吐了林排长一身啊,还把人肩膀都哭湿了你不会忘了吧?”

    “”

    向永明呆滞片刻,跟失了魂似的,半响,嚎叫一声,面如死灰地将脑袋埋入了旁边兄弟的胸膛。

    靠,就让他就此消失吧,他已经没脸回去了

    旁边那兄弟被他吓得不轻,确定他没有再吐了后,才缓过起来。

    还好。

    他就这么一套常服了,再被向永明给吐脏,明天就只能穿着湿衣服去见军校新生了那得多丢脸啊!

    墨上筠默默看着他们的闹剧,没有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