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01、那浑小子亲她了?【25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离开那群情绪低落的人,墨上筠回到了宿舍楼。

    本来是去收拾东西的,可走到二楼,她无意中朝走廊方向看了眼,见到指导员的办公室亮着灯,于是脚步一停,稍作思考后,便走向了唯一亮起的办公室。

    她没记错的话,早些时间,指导员是跟他们一起开告别会的。

    墨上筠走到办公室门口。

    门开着,指导员手里拿着几份档案,神情有些沉重,偶尔叹上一口气。

    或许过于沉浸于情绪之中,他并没有发现墨上筠的出现。

    叩。叩。

    墨上筠敲了两下门,吸引了指导员的主意。

    “墨副连啊,”指导员一抬头,见到是墨上筠,有些恍惚地问,“你怎么上来了?”

    “收拾东西。”墨上筠简短回答。

    “哦。”指导员点了点头,尔后朝她招呼道,“进来吧。”

    墨上筠看了指导员的办公室一眼。

    她很少来指导员办公室,倒是指导员来他们办公室的时间比较多,一眼扫过去,所有布置都跟最初记忆中的印象一样,没有什么改变。

    就连水杯的摆放位置,都是一模一样的。

    “看退伍老兵的档案?”

    墨上筠走了进去,问。

    指导员点了点头,有些沉重地叹息,感慨道:“都是好苗子啊。”

    都是好苗子,只是军龄到了,加上没有别的出路,只能走了。

    虽然跟这群年轻人接触的机会并不算多,而这群年轻人平时看他也是避而不及,但他是看着他们一年一年走过来的这里每一个人的身份背景、档案资料、部队表现,他都清清楚楚,甚至能倒背如流。

    “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墨上筠在他对面坐下,朝他安慰道,“指导员,放开点啊。”

    听到墨上筠这吊儿郎当的话语,指导员抬起头来,甚是严肃地甚是了她几眼。

    但一想,所有退伍老兵的转业机会,基本都是墨上筠帮忙联系的,他压根无法去指责她。

    墨上筠做能所有能做的事,尽量给了他们一个自己能给的好前途。

    “丫头啊,”指导员真诚道,“我替他们谢谢你。”

    “指导员,他们可是我的兵。”

    勾了勾唇,墨上筠说的理所当然。

    指导员点了点头,“对,他们是你的兵。”

    以前总以为墨上筠是个孩子,有着高军衔的年轻人,只有理想和浮夸的观念,并不能做实事,但实际上,墨上筠所做的事,比他这等自认为认真负责有经验的人,要多得多。

    像墨上筠这种,才是既会真正为底层士兵着想,又能实际帮助他们的人。

    “对了,听说你被特种部队邀请了,去当教官?”指导员抬起头,忽的朝她问。

    “还没做决定。”墨上筠道。

    “去磨炼磨炼,挺好的。”指导员道,“你这性子,适合那种地方。”

    墨上筠想了下,耸肩道:“那也得分情况。”

    指导员看了她几眼,最后也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两人没有聊太久。

    墨上筠喝了杯茶,然后起身离开,上楼时,想到自己正在充电的手机,一个转身,便去了连长办公室,把自己已经充满电的手机拿了起来。

    靠在办公桌上,墨上筠点了开机,然后果不其然收到很多短信提示。

    电话基本都是阎天邢打来的。

    因为前几日要出门,加上阎天邢要去参加演习,暂时不在,所以墨上筠干脆没有带上手机了。

    没想,阎天邢的演习这么快就结束了。

    墨上筠翻了翻社交软件的消息,没有看到阎天邢发什么过来,于是一想,直接回拨了电话过去。

    她点了拨通后,偏头朝朗衍办公桌方向的墙面看去。

    九点四十。

    不知道阎天邢睡了没有。

    这个想法几乎刚冒出来,就被接听的电话给掐灭在摇篮了。

    “这几天去哪儿了?”

    阎天邢醇厚沙哑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在连队啊。”墨上筠脸不红气不喘道。

    “我给你们指导员打过电话了。”阎天邢直截了当道,“你请了三天假。”

    “”

    谎言被干净利落地拆穿,纵然是墨上筠,这个时候都有些哑言。

    刚刚跟指导员聊天而升起的些许好感,在阎天邢这两句话里,被成功打压下去了,连一点点火焰都没有剩下。

    “说不说?”

    等了片刻没等到回应,阎天邢的声音顿时冷了下来。

    “出去约了个会。”

    抬手摸了摸鼻子,墨上筠慢条斯理地道。

    “墨上筠你找抽吗?”阎天邢压抑着即将爆发的怒火。

    全然没有理会他的怒火,墨上筠轻描淡写地问:“你毁容了吗?”

    “”

    阎天邢的满腔怒火倏地被压了下去。

    妈的,谁告诉她的?!

    “没有。”阎天邢语调颇为僵硬。

    “阎天邢,”墨上筠喊出他的名字,只手往兜里一放,语气平静道,“你的人是我的,脸也是我的,在我没说‘不要’之前,你受了伤得跟我报备,你要是找了女人你碰了哪儿,我就剁了哪儿,听到没有?”

    说到这儿,墨上筠声音微微加重,带着不容置否的霸道味道。

    这一番壮志豪言,落到阎天邢耳里,连他都不由得愣了一下。

    “墨上筠,就你有嘴是吧?”

    反应过来,阎天邢眉头抽搐,没好气道。

    墨上筠挑眉,毫不客气地接过话,“你有嘴,但你磨磨唧唧的,有能耐你说?”

    阎天邢:“”

    一个女人,就知道逞强耍威风!

    摁了摁眉心,阎天邢强忍着没跟她计较,把话题拉上来,道:“我问你,这几天你去哪儿了?”

    “约会啊。”墨上筠重复了一遍。

    “你再作死试试?”

    阎天邢刚压下去的火气,蹭的一下又上来了。

    撇了撇嘴,心想这货估计得气炸了,看在他还受着伤的份上,墨上筠如实道:“我去给你报仇了。”

    这出乎意料的回答,让阎天邢不由得再愣了下。

    尔后,他问:“什么仇?”

    “报你毁容的仇。”

    “找谁?”

    阎天邢语调微冷,懒得再强调‘他没有毁容’这个事实。

    “黑鹰。”墨上筠淡淡说着,顿了顿,又补充道,“顺便还了我脚伤的仇。”

    “所以你背着我,跟你的老情人见面了?”阎天邢声音冰冷刺骨,怒意爆发。

    “谁说他是我老情人了?”墨上筠莫名其妙。

    “哼。”

    阎天邢傲娇地哼哼,一副‘你我心知肚明’的意思。

    “靠。”墨上筠没好气地爆了粗口,“阎天邢,你那天看到了什么?”

    “他亲你了。”正在气头上的阎天邢,想到不愉快的记忆,口吻酸不溜秋的。

    亲?

    妈的!

    眉头一抽,墨上筠暴躁了,但还是要据理力争,“旧情人会给我一刀吗?”

    “不然怎么是旧的?”阎天邢反问。

    “我干脆给你一刀算了!”

    墨上筠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掐断了电话。

    手一抬,差点儿把手机给摔了。

    但,一想不值得,又将手给收了回来。

    ——那浑小子亲她了?

    墨上筠有些烦躁地摁了摁太阳穴。

    这么一想,她只给了他一板砖和俩刀还便宜他了!

    拧起眉头,墨上筠想到那浑小子,又想到阎天邢,火气一时下不来。

    一个两个,没一个省心的!

    但,气还没消,手机就震动了。

    备注:傻子阎

    墨上筠抬手挂掉。

    很快,没两秒电话又来了。

    继续挂掉。

    一直到第三个,墨上筠想着也没他什么事,牵强点说还是他被戴绿帽子了,于是一想,又接了。

    本以为连续挂了他三个电话,阎天邢铁定暴跳如雷,可手机刚放到耳边,就听到阎天邢温和而冷静的声音——

    “没受伤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