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93、要不,我们真同归于尽?【17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明早来接人,不然我跟你们头儿同归于尽。”

    说完,她往旁扫了眼,看向椅子上的人,“要不要跟他们打声招呼?”

    男人掀了掀眼睑,懒得理她。

    “你——”

    对方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话刚刚开个头,就被墨上筠给掐断了。

    不说就不说。

    她将手机丢到了那堆从男人身上搜刮下来的杂物里。

    但走过去时,见到男人嘴角带着的笑容,她眼眸微眯,“笑什么?”

    男人微微抬起头,鲜血在他身上肆意浸染,他的那抹笑意,带着无尽邪恶与疯狂。

    “要不,我们真同归于尽?”他道。

    墨上筠冷笑,“我还想给你收尸呢。”

    “那你何不现在就杀了我?”

    男人静静地看着她,神情波澜不惊。

    不紧不慢地将匕首的血擦干净,墨上筠将手帕丢到了男人的身上,然后将匕首收好。

    “放心,如果你真参与其中,你们黑鹰,一个都跑不了。”墨上筠一字一字道,话到最后,语调的冷意如坠冰窖,字字阴狠。

    可男人却笑了,依旧是那种邪坏邪坏的笑,他悠然地问:“墨儿,你这么希望我没参与?”

    墨上筠眼眸一冷,视线寸寸从他身上扫过,一点点,从头到脚,那审视的凌厉眼神,如同在思考他身上哪个部位可以留下来。

    审视他,如审视一块肉。

    半响,她的视线落到他未曾沾血的左手上。

    男人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不慌不乱,神情自若,好像这身体只是个躯壳,她想做什么都行。

    最后,墨上筠将视线收了回来。

    她没有亲眼看到他下手,只是想求证,并不存在是否希望一说。

    黑鹰两个首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是见过那个女人的。

    三年前,七月,那片丛林里。

    所以她一直在思考,眼前这个男人到底处于怎样的位置,到底在那件事里扮演怎样的角色。

    这一切,她都会知道的。

    沉默。

    这一个阴暗的房间里,满是灰尘、腐朽、潮湿的味道。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最初就是豆大的暴雨,噼里啪啦地敲响在屋顶的瓦片上,年久失修的房屋,连最基本的雨水都阻挡不了,很快这房屋就滴滴答答地开始漏水,最初还是小的,但马上就成了水柱,哗啦啦地染湿了地面。

    有一处水柱就距离男人椅子右侧两公分左右,水掉落到地面,跟他右手和左脚滴落的血染在一起,鲜血的颜色一下就暗了许多。

    墨上筠看了会儿,然后走过去,踩着左边的椅子往旁一推,直接把人给推到了水柱下面。

    水柱从男人头顶落下,刚刚干了点儿的头发,转眼又被淋湿了。

    这一次比先前那瓶矿泉水还狠。

    “”男人沉默了下,然后抬起头,任由雨水清洗着他的脸颊,他偏头看着墨上筠,“你非得这样?”

    “我高兴。”

    墨上筠冷冷地丢下三个字。

    “你不问我点什么?”男人又问。

    “该问的都问了。”墨上筠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她这次挖坑让他跳进来,为的就是阎天邢的事。

    因是他自愿往坑里跳,所以她只还这点债,其他的等日后再说。

    至于先前的恩恩怨怨,她自然会想办法搞清楚,但跟现在他跟她,都没有太大的关系。

    而她也不相信,他会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与她听。

    男人笑了一下,神情平静而从容,他道:“你现在不杀我,会后悔的。”

    墨上筠没有搭理他。

    转过身,打算往楼下走。

    “墨儿。”

    他喊她。

    墨上筠脚步微顿,侧过身来,看着狼狈不堪的他。

    “以后若没事,就别出你们部队那个安乐窝了。”他抬起眼睑,神情略含讥讽和轻松之意,他道,“你被很多人盯上了。”

    “算你一个吗?”墨上筠挑眉。

    “算。”

    “你强吗?”

    “还可以。”男人轻轻眯起眼。

    墨上筠歪了下头,眉目清冷,语调轻松,“那麻烦很强的你,先反思一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吧。”

    话音落,墨上筠转身走了。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不是仗着他见不得她死在别人手上。

    她也料到,他就算明知是坑,也不会让人跟上来。

    有恃无恐。

    可——

    他视线锁定在缓步下楼的那道身影上。

    她今后将要遭遇的,可不会这般轻松、简单。

    这只是个开始。

    *

    墨上筠报复完,将他丢在了楼上,便再也没去管过他。

    只找了两个人在楼上守着他,并且交代他们当他是死人,不准跟他做任何交流,并且细心留意他任何的举动。

    她可以做到的事,他一样可以做到的,所以不得不防。

    她来到一楼,司笙已经把那四人揍成了猪头,看起来都长得一个样。并且,眼睛被蒙上,嘴巴被堵上,耳朵都用耳塞给塞上,可以说是丧失了五感,哪哪儿都玩不出花样。

    “就这么结束了?”

    司笙站在客厅门口,看着就这么走下来的墨上筠,一副墨镜还没有摘掉。

    “嗯。”

    墨上筠耸肩,将匕首和手枪都还给了她。

    司笙顺势接了过来。

    “以后再抓到他,可能不会这么简单。”司笙提醒道。

    这骗局虽说有一定的技术含量,但,人家总不能一次又一次地往坑里跳。

    墨上筠应该也知道。

    “我知道。”墨上筠坦然道。

    下次的事,下次再说吧。

    她这次要做的事,已经全部做完了。

    如果真的找到他、杀了他,事情就能这么结束,她也不会折腾这么长时间了。

    “换衣服吗?”

    司笙视线往下移,落到她两条长腿上,神情隐含笑意。

    “好。”

    墨上筠点头,权当没感觉到她墨镜下的视线,转身去跟她换衣服。

    五分钟后,换好服装的两人,回到了一楼的客厅。

    客厅里守着那四人的两个人,朝她们俩递来了一盘切好的苹果。

    “人打算怎么处置?”司笙问着,接过了那盘苹果。

    这架势,一点儿都不像夜闯的强盗,而是完全把这当成自个儿家了。

    墨上筠心里腹诽着,但手却很诚实地拿过了一块苹果。

    “撬出什么来了吗?”墨上筠问。

    “就说是来做买卖的,贩卖点军火什么的。”司笙身后一个男人帮忙回答。

    “哦,这罪可不小啊。”墨上筠道,“送警局去吧。”

    最近警局够热闹的啊,一伙接一伙没有东国国籍地往那边送,不过一回生二回熟,多处理几次他们就得心应手了。

    反正据墨上筠所知,送进去的人,到现在还没被放出来,而他们的主子们身份过于尴尬,努力过尝试过,也不敢大费周章地将他们给带回去。

    “行。”

    司笙微微点头。

    说完,她朝身边一人勾了勾手指,“那我们就顺带给警局写封信。”

    那人立即凑上来。

    司笙附耳几句,那人当即点头,笑眯眯地走了。

    很快,墨上筠就见到了那人用左手歪歪扭扭写的一封信,以小学生的文采,介绍了下这群人的未知来路,讲清楚了他们跟暂居安城的一伙人的交易,同时点名了他们交换到的武器和得到的金钱,最后非常热心地提醒了警察叔叔要好好调查那伙人的去处。

    ——为什么让警察调查,是因为安逸把人给跟丢了。

    但,他们后续将安逸跟丢的地点也补上了,让警察往这一块查。

    最后落款:热心群众。

    墨上筠给了写此信之人一个嘉奖的眼神,对方倒是羞涩地笑了起来,一种“此等文采,不值一提”的谦虚感觉油然流露而出。

    墨上筠心叹佩服。

    果然是能跟司笙混在一起的人,竟然连这种文采都是如出一辙,怕是语文全部都是同一个体育老师教的。

    跟要命的是,这种不知从哪儿来的自信和谦虚真是能要人老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