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88、阎爷毁容【12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靠,你诈我?!”

    “嗯。”

    墨上筠坦然承认。

    牧程一个翻滚,差点儿没从椅子上摔下来。

    好在同宿舍的去隔壁打牌了,不然牧程这么大的动静,非得被发现不可。

    他赶紧站起身,拿着手机,在过道里来回的走,机智地换上了谄媚的语气,“小墨啊,你看平时哥哥这么照顾你,这件事吧”

    “放心,我不会跟他说的。”

    墨上筠直接打断他念念叨叨的话,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答案。

    牧程闻声,赶紧松了口气,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还好还好。

    “可是——”

    墨上筠再一次出声,又成功将牧程的心给提了起来。

    “啥呀?”

    牧程声音飘忽,感觉自己都快哭了。

    他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的!

    墨上筠这个阴险的混蛋!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墨上筠不紧不慢地说着,但话语却无可否决,连商量的语气都没有。

    “这,不好吧”牧程犹犹豫豫道。

    阎爷一回来就发话了,所有认识墨上筠的人,全部闭嘴,谁要是说漏了嘴,今后就甭想过舒坦的日子了。

    他好不容易在阎爷的帮助下过上跟媳妇和和美美的小日子,现在却

    牧程的心瘆得慌。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墨上筠说着,话锋一转,“否则——”

    “行行行,我说!我说!”牧程赶忙说道。

    另一边的墨上筠,神情微微松动了下,等着牧程的陈述。

    “其实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上周不是去了趟安城吗,回来的时候受了点伤——”

    “受了点?”墨上筠语调阴冷地打断他。

    “真的就一点,没断手没断脚的,你放心吧,他现在活蹦乱跳的,啥事儿都没有。”牧程差点儿就拍着胸脯保证了。

    “伤哪儿了?”

    “就是手和头,手被刺穿个孔吧,额头上封了七针再过个十天半个月估计就可以了,就是这脸”

    “怎么?”墨上筠语气里有着她未曾察觉的紧张。

    斟酌了下,牧程道:“可能会留疤。不过我们阎爷那脸,就算是多来几道疤,那也是更添男人味”

    擦!

    还破相了!

    手被刺穿个孔,说的那么轻描淡写,感情伤的不是他!

    墨上筠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怎么伤的?”墨上筠强忍着怒火问。

    “好像是刹车失灵,出车祸了,司机当场死亡。”

    事关人命,牧程的语气稍稍变得正经起来,没有刚刚那轻松的态度。

    墨上筠眯起眼。

    刹车失灵?

    “车祸这事应该压下来了,新闻上没有报道。阎爷不让我们深究,所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谢了。”

    墨上筠说完,挂了电话。

    没做太多犹豫,她找到通讯录里另一个电话,拨通。

    “司笙,有件事”

    *

    九点,墨上筠回到办公室。

    指导员还跟朗衍待在里面,不过讨论的是被新特种部队选中的那几个人。

    这是军区自己新组织的一支特种部队,所有西兰军区各大集团军都很看重,其他部队来选人,他们一个都舍不得放出去,但眼下自家军区要成立新的特战队,他们自然是鼎力支持,恨不能将所有好的苗子都给送出去。

    原本指导员还打算忍痛割爱了的,没有想到,最先被选中的林、黎凉、向永明三人,竟是一个都没有同意。

    指导员内心感慨万千,一聊,就跟朗衍聊了半个多小时。

    “你说,黎凉和林这两个军校出身的,倒是可以理解。为什么向永明也不去啊?对他一个新兵来说,那可是大好前途。”指导员甚是疑惑地说着。

    “人各有志。”

    走进门,墨上筠顺口接了一句话。

    朗衍和指导员闻声,皆是抬眼朝她看了过去。

    “你似乎知道背后的原因?”朗衍机智的发现了什么。

    “不知道。”

    淡淡回了句,墨上筠来到办公桌前。

    月底了,有些事情还得忙活一下,不然腾不出手去做别的事。

    “真的?”朗衍狐疑地追问。

    “嗯。”

    打开电脑,墨上筠坦然应声。

    朗衍和指导员对视一眼,倒也没有再追问。

    时间不早了,指导员没继续磕牢,起身离开。

    朗衍伸了个懒腰,打算结束今天的工作去休息。

    墨上筠继续忙活自己手头的工作。

    “叩。叩。叩。”

    “报告!”

    随着三声敲门声,向永明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朗连长不在吗?”

    向永明将头探进来,仔仔细细地扫了一圈。

    “什么事?”

    墨上筠看着电脑屏幕,继续敲着自己的键盘。

    “下午拍的那些照”向永明朝墨上筠嘿嘿的笑。

    “进来。”墨上筠简单地发布命令。

    向永明讪笑,“朗连长不在的话,我就没什么事了。”

    “嗯?”

    墨上筠停下动作,淡淡斜了他一眼。

    感觉到墨上筠眼神里的威胁,燕归甚是心慌,哭丧着脸走了进去。

    直至他走到办公桌对面做好,墨上筠才抬起眼看他,神情平静地问:“确定放弃这次机会了?”

    “嗯。”

    向永明点头,倒是一点没有犹豫。

    “你跟林他们不同,再在二连待下去,这条路也走不了多远。”墨上筠道。

    “我知道。”向永明点了点头,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道,“我想清楚了,就当两年兵。”

    “不打算跟林说吗?”墨上筠又问。

    “嘿嘿,不说了。”向永明抬了下头,眼底染了笑意,眼睛亮晶晶的,又带了几分羞涩,“我这人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话说到这份上,墨上筠没再过问,点了点头,道:“下去吧。”

    “是!”

    向永明呲牙,朝墨上筠敬了个礼,然后转身走了。

    扫了眼他离开的背影,墨上筠很快收回视线,继续忙活自己的。

    以向永明的脑筋,离开部队,过得肯定比这里要好。

    无需他们这些当领导的多加操心。

    *

    接下来连续四天,墨上筠都将心思放到了本职工作上。

    月底事太多,尤其是琐碎事。

    除了账务和思想工作外,她跟朗衍都想为转业的老兵谋个好点的职位,而新兵连要准备宿舍和场地,里里外外一阵忙活。

    太忙,加上存了几分故意的心思,所以墨上筠一直没跟阎天邢联系。

    有一次想到阎天邢,但手机关机,打听之下听说他去参加演习了,于是墨上筠就没去联系了。

    四天后,墨上筠跟朗衍要了三天假。

    “你确定现在就把这三天假给用完?”

    听到墨上筠的要求,朗衍只觉得晴天一阵霹雳,世界都变得昏暗了。

    “嗯。”墨上筠点了点头。

    “这都月底了。”朗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下个月军训,更没时间。”

    墨上筠轻描淡写地让朗衍这丝希望彻底破灭。

    “”朗衍怀着沉痛地心情,想着当初给墨上筠的承诺,只得自作自受地点头,悲伤道,“好吧,我去给你调假。”

    “嗯。”

    墨上筠转身想走。

    “等等!”朗衍叫住她,绞尽脑汁地挽留道,“31号下午要开会,晚上送别晚会,你确定你要请假?!”

    墨上筠朝他笑了下,“我会在31号中午之前处理完的。”

    朗衍:“”

    啊啊啊!

    到底什么事啊,偏偏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处理!

    他这边忙得快疯了,得力干将副连长还要走,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那30日的考核呢?你不去看看吗?”朗衍又问。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直接往外走,同时摆手,语调懒洋洋地祝福他,“朗连长,祝你好运。”

    朗衍瘫倒在桌上,眼神里充斥着绝望。

    人活着,真是没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