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87、靠,你诈我?【11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阎天邢:墨上筠,你两天没给我发信息了。

    墨上筠默默看了眼往上的时间。

    昨天忘了联系,前天晚九点半告的别。

    分明不到两天。

    嘴角微抽,墨上筠给阎天邢回复。

    墨上筠:阎爷,按照您这四舍五入的算法,人生这一辈子也就眨个眼的功夫。

    阎天邢:你追我还是我追你?

    墨上筠:我追你。

    阎天邢:那我说了算。

    墨上筠:

    得!

    这货真是一会儿不傲娇都不行。

    “墨副连,你的单人照都放u盘里了。”朗衍将一个u盘丢到她办公桌上,然后道,“其他的我再整理整理。”

    虽然不高兴,但事情还是要做的。

    “谢了。”

    墨上筠道了声谢,将u盘拿过来。

    本想过会儿再说,但一想,又改变了主意,打算拿着u盘上楼。

    “去哪儿呢?”朗衍叫住她。

    “给我媳妇发照片。”墨上筠理所当然道。

    朗衍:“”

    整天媳妇儿媳妇儿的,就知道给他一单身狗撒狗粮,也不嫌腻得慌。

    你说说,人还没在一起呢,就叫的这么亲热,真到一起了,得叫的多腻歪?!

    这么一想,朗衍更受打击了。

    “什么媳妇?!”

    指导员虎着脸出现在门口,瞪着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着墨上筠,感觉像是踏进了新世界一般。

    墨上筠莫名地看他一眼,有些不明白他反应为何这么大。

    倒是朗衍,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但差点儿没被自己给呛到。

    “墨副连,我跟你说,你这——”指导员走进门,打算给墨上筠好好说道说道。

    “没有没有,指导员,墨副连开玩笑呢。”

    朗衍站起身,连忙澄清。

    “真的?”指导员狐疑地问。

    “真的真的!”朗衍面如捣蒜地点头。

    指导员松了口气,但还是觉得不放心,叮嘱墨上筠道:“墨副连,还是单身吧?你到了该谈恋爱的年纪了。我们连这么多不错的小伙子,你要是瞧不上,营里也可以找,我这里也认识好几个——”

    “我觉得朗连长就挺不错的。”

    墨上筠若有所思地打断他。

    刚还想瞧好戏的朗衍,一下就被噎住了,笑容彻底凝结在脸上。

    指导员一听,乐了,“那感情好啊,朗连长,你是怎么个意思?”

    说着就回头去看朗衍。

    墨上筠抓准这个空隙,溜了。

    被坑的朗衍:“”

    *

    回到宿舍,墨上筠打开笔记本电脑,将u盘上的照片一一传上去。

    她两台笔电,一台是从学校带过来的,一台是阎天邢给的,前者放着不少资料,一直在用,后者墨上筠用来聊天什么的。

    连了热点,墨上筠选了两张图片,然后登录微信,发给了阎天邢。

    有了上次的经验,墨上筠这次连个抢镜的人影都没给出现,镜头里就一个她,也只有她。

    另一边。

    临时被叫去大队办公室的阎天邢,刚出门听到手机震动,一想,又转身走进了办公室。

    日常开会而已,没她重要。

    墨上筠:[图片][图片]

    扫到图片的瞬间,阎天邢眼底眸光微闪,尔后他点开了大图。

    两张图。

    一张是穿着作训服的,衣服有点脏,沾着灰尘泥土,但整体并没有影响。应当是抓拍,并没有做任何摆拍的姿势,一道侧影,闲闲地站在操场上,神情慵懒,眉目含笑,闲散淡了几分,更多的是阳光下的柔和温暖,一个侧脸的清浅笑容,被定格成让人为之惊艳的画面。

    另一张穿着陆军常服,面向镜头,她随意地站在花坛灌木旁,只手放到裤兜里,另一只手拿着常服的配套军帽,露出柔软的黑色短发。黄昏落幕,微风徐徐,荡起她的发梢,有暖黄的光斜斜地打在她身上,身影轮廓染了层淡淡地光晕,唇畔一抹浅笑。

    两张图,两种不同的笑,同一个人,让看者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墨上筠:选张来做头像怎么样?

    墨上筠的消息弹了出来。

    阎天邢犹豫了下,回复。

    阎天邢:不要。

    墨上筠:不好看?

    阎天邢紧紧盯着那两张图,一一将其保存好,才回复她。

    阎天邢:太好看了,不想分享。

    他的,只准给他看,谁也甭想瞥一眼。

    墨上筠:哦,那听你的。

    墨上筠:你给我拍个照,礼尚往来。

    阎天邢下意识地想拿起手机,打算点开相机,可视线落到右手的绷带上,抬到一半就停了下来。

    额头有伤,缝了针,暂时不能拍照。

    稍作思忖,阎天邢只能如实回复。

    阎天邢:暂时不行。

    墨上筠:?

    阎天邢:不方便。

    墨上筠:那明天?

    墨上筠难得地不依不饶。

    阎天邢:再过两天。

    那边停了会儿。

    然后,连续两条信息跳了过来。

    墨上筠:阎天邢,俗话说,是出反常必有妖。你能碰手机,证明现在行动自由,按照常理来讲,我现在应该怀疑你有别的女人了。

    墨上筠:那我就姑且这么一想。

    该死!

    这女人

    阎天邢眸色一沉,直接找到墨上筠的电话,拨通。

    可墨上筠不该雷厉风行的时候,速度就是超乎想象的话,这电话一拨过去,就显示关机了。

    阎天邢紧紧皱起眉头。

    “阎队,马上就要开会了,你怎么还不走?”

    二队队长路过,朝里面看了眼,招呼道。

    阎天邢没说话,再次拨通,可连续播了三个,都显示关机。

    *

    侦察营,宿办楼。

    墨上筠烦躁地将笔记本合上,身形往后一倒,靠在椅背上,视线沉沉地看向刚被关机的手机。

    真说怀疑‘阎天邢有别的女人了’,自然是没这个可能。

    她能看上的人,人品绝不可能渣到这种程度。

    可是,也正如她所说的——是出反常必有妖。

    阎天邢为什么不拍照?

    如果手头有事不能拍,那为什么明天也不行?

    她最近一直在怀疑,阎天邢从这里回去的时候——半个多小时没回她的信息,第一次打的电话也没人接。

    信息没看到,可以理解,但电话是会震动的,阎天邢怎会听不到?

    倘若真听不到,手机必然会放在稍远的地方,怎么可能下一刻又会发现,然后打过来?

    想来想去,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她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阎天邢没空接。

    那么,又为什么没空?

    很多疑惑。

    这一周一有空就跟阎天邢发信息,每天绞尽脑汁想话题,也带着套消息的意思,但阎天邢任何回答都滴水不漏,墨上筠什么消息都没有套到。

    刚刚临时起意,想让阎天邢拍张照片看看——也不怕阎天邢会糊弄自己,因为她了解的阎天邢,一般情况是不会自拍的。曾经拿阎天邢手机拍照的时候,相册里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找不到。

    也就是说,他糊弄不了。

    这一试,果然出问题了。

    墨上筠很烦躁。

    一般情况,阎天邢又没必要瞒着她,除非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况若是更恶劣点的话——

    墨上筠脑子一团乱,毫无头绪地乱猜,她可以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去猜想,而阎天邢并未给她一个可以确定方向的信息。

    十分钟后。

    拿起手机,墨上筠开了机。

    她刚点进通讯录,就见到多条短信提醒,全部都是提醒她阎天邢来过电话。

    这电话若是回过去,绝对会被阎天邢糊弄过关,所以墨上筠干脆全部忽略。

    找到牧程的电话,墨上筠打了过去。

    正在趁着周末时光跟自家媳妇聊天的牧程,倒是很快就接了电话。

    “牧程,阎爷的伤怎么样了?”

    没等牧程说什么客套话,墨上筠便直截了当地问。

    “伤?”牧程听了下,尔后有些惊讶地问,“你知道啦?”

    “嗯。”现在知道了。

    妈的,果然在骗她。

    还有——

    牧程怎么这么好诈?!

    “他不对啊,你自己去问他就行了啊。”牧程一说完,很快脑子里断掉的弦就连了起来,他下意识抬高声音,“靠,你诈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