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82、你们到底图什么啊?!【6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营长办公室内。

    “你们连!就你们二连!总出这种事!上次那个顾荣,现在又来一个林!还是个排长!我说你们到底图什么啊?!”

    “你们想要得第一,可以理解。但也不至于把你们连战士一个个都折腾得光荣负伤吧?!”

    “把你们的训练方案拿来,你们两个,三千字的检讨,明早之前全部放我办公桌上。听到没有?!”

    钟儒足足骂了他们有半个小时。

    这一次主要的矛头对准的是朗衍,所以墨上筠并没有跟钟儒计较。

    不过无端被骂,墨上筠还是很不高兴的,只是看在朗衍进门前就承诺给她让三天假期的份上,她还是规规矩矩地挨训。

    钟儒说的口干舌燥。

    等他发现杯子里没有水之后,才摆摆手,让他们俩离开。

    离开前,再三强调——三、千、字、检、讨。

    墨上筠和朗衍默默不语地出了门。

    “朗连长,这个检讨”

    走出一段距离,墨上筠抬起手,指向了朗衍。

    朗衍可怜兮兮地看着她,“要不,你把上次那个,借我抄一份?”

    “”

    墨上筠甩了他一冷眼。

    得。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看在三天假期的份上,她就暂且不跟他计较这等小事了。

    两人走下楼梯,但墨上筠没有直接往外走,而是转弯走向了一楼走廊某处。

    “你去哪儿啊?”朗衍叫住她。

    “找陈连长。”

    墨上筠摆手,头也不回地回答。

    “做什么?”朗衍纳闷地问。

    脚步微顿,墨上筠微微侧过头,一本正经道:“反省一下,同样是做连长的,差别怎么这么大。”

    朗衍:“”

    信了你的邪!

    “对了。”

    想到什么,墨上筠朝他挑眉。

    “嗯?”

    “记得帮我好好骂一下林。”墨上筠交代道。

    “不好吧?”朗衍有点为难。

    他只会做思想工作,让人往好的方向想,从来没有‘骂’过任何人。

    “营长说什么,你就说什么,”墨上筠抬手摸了摸耳朵,“咱们耳朵吃了亏,总不能让她被呵着护着。”

    朗衍:“”

    时刻不忘了报复,真是他们的顶梁柱——墨副连。

    墨上筠摆摆手,径直走向了一楼陈科的办公室。

    朗衍无奈摇头,走了。

    “叩。叩。叩。”

    站在陈科办公室门口,墨上筠抬手敲了门。

    “进来。”

    陈科通过敞开的大门看她,端这一副‘老子这里真不欢迎你’的姿态,勉强地说出这两个违心的字。

    墨上筠大步流星地进门。

    “陈连长,好久不见。”墨上筠面带浅笑地朝陈科打着招呼,那架势看样子就真跟来串门的一样。

    如果不是营长的嗓门让整栋楼的人都听见了,没准陈科还真的会信她几分。

    “我们昨天开会就见过。”陈科无情地戳破了她无耻的客套话。

    墨上筠走至他办公桌前,似是思考地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日不见如隔”

    “得得得,”陈科连忙让她打住,“我是有老婆的,小心你嫂子拿着菜刀过来砍你。”

    笑了一下,墨上筠将椅子拖出来,“嫂子真霸气。”

    话音落却,墨上筠已经坐下了。

    看着这个越来越把自己办公室当她家的隔壁副连长,陈科的嘴角狠狠一抽。

    “是打算跳槽来我们连了吗?”陈科打算占据一下主动权。

    “您邀请过我吗?”墨上筠笑问。

    “我现在就可以邀请。”陈科很快接过话。

    “跳槽不好,”墨上筠认真摇头,一本正经道,“人品不好。”

    拐弯抹角地讽刺他人品呢。

    陈科深吸一口气,决定不跟小毛孩计较。

    “说吧,”停下手头的工作,陈科直入主题道,“您老大驾光临,又想从我这里占什么便宜?”

    “陈科长说这话,就不够意思了。”

    墨上筠摇头感慨,做好时刻能把人膈应死的准备。

    “”

    陈科差点儿朝她吐血。

    这货哪次来不从他这里占点便宜?

    搞得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似的!

    忒膈应人了!

    “我是过来虚心请教的。”墨上筠端正做好,满怀诚意地看着陈科。

    陈科瞄了她一眼,不屑道:“你不加‘虚心’这两个字,我还能相信你的话有一分是真的。”

    “您又不信人了不是?”墨上筠笑眯眯道。

    “”

    陈科气得磨牙。

    太膈应人了!

    “你打算怎么个请教法?”陈科咬牙切齿地问。

    墨上筠笑着道:“请教一下,为什么我们二连的训练,总是有人受伤?一连这么长时间都没意外发生,就想找个原因。”

    陈科:“”

    果然是冲着这件事来的!

    眉头一抽,陈科懒得再跟她扯嘴皮子,直接道:“说你的意图吧。”

    “就想在你们连里待几天,学习学习。”

    陈科皮笑肉不笑的,“然后把我们一连折腾得不得安宁,以此来解气?”

    “说笑了,”墨上筠往后一倒,双手抱臂,修长的右腿往左腿膝盖上一搭,她挑着眉道,“我就是来学习学习。”

    “答应你没问题,”陈科道,“但你不能太过分。”

    “放心,”墨上筠扬唇轻笑,“咱们连关系这么好,怎么着也不能过分了。”

    “”

    陈科甚是无语。

    这丫头睁眼说瞎话的功夫,简直是与日俱增。

    不过,楼西璐跟林比试的事情,他也算是知道一二的,楼西璐在部队里确实算个好苗子,但这么长时间接触下来,尤其是跟墨上筠做出鲜明对比后,陈科倒是觉得墨上筠这种虽然膈应人,但相较之下还是比较好相处的。

    他可以拍着胸脯说,墨上筠做事绝对有分寸。但是,他不敢百分百肯定,楼西璐几次找林比试,不是抱有私心的。

    可能人相处就是这样,墨上筠这人虽说气死人不偿命,但就是出奇地合眼缘。

    楼西璐做事虽滴水不漏,可怎么也无法完全相信她。

    *

    在陈科这里得到满意的答案,墨上筠没有再气陈科,如他所愿地离开了。

    还有检讨要写,墨上筠没时间跟陈科耽搁。

    不过,难得地又要写一次检讨,墨上筠不由得想起上次在检讨上帮了大忙的夜千筱。

    ——当时夜千筱给她检讨抄,她还欠了夜千筱一顿饭。

    于是墨上筠给夜千筱发了条信息。

    墨上筠:上次写检讨欠你一顿饭,什么时候出来吃一顿?

    发完果不其然没有得到回应,墨上筠便将手机放到一边,准备将上次写的检讨调出来。

    同一个事故,同一份检讨。

    人生不在这种事情上偷点懒,那就活得没什么意思了。

    随意在心里给‘人生’定义了的墨上筠,坦荡荡地调出检讨,花了半个小时进行修改,然后就打印出来了事。

    她将打印好的检讨放到朗衍办公桌上。

    “你这就写完了?”

    好不容易教育好林、去营长那里递交训练计划的朗衍,回来看到墨上筠的那份检讨,不可思议地朝墨上筠问。

    “嗯。”

    墨上筠轻描淡写地点头。

    朗衍艳羡地看她。

    这就是传说中开了外挂的人生,把他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于是,朗衍果断决定先参考墨上筠的检讨,然后再进行自己的创作。

    墨上筠看到了,想着同为一个办公室的同事,福不一定能同享,但难还是可以一起吃的看在三天假的份上,墨上筠就当自己瞎了。

    *

    夜幕降临。

    二连在指导员的组织和营长的强迫下,在全体看完新闻联播后,召开了一次会议。

    以“训练要劳逸结合”为主题,指导员进行讲话。

    这会议开得着实有点折腾,墨上筠直接在会议上听得昏昏欲睡,等指导员说完后,她才恢复清醒状态。

    “开完了?”

    身边的人陆续起身,墨上筠朝朗衍问。

    “嗯。”

    朗衍点了下头,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

    连指导员都对墨上筠的会议精神表示放弃了,在台上说了那么久,全程看到了墨上筠的表现,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都佩服指导员的耐力。

    墨上筠收好笔记本,痛快走人。

    不过,刚走到门口,她就被外面一个声音叫住了——

    “墨上筠。”

    墨上筠抬眼去看,见到了额头上贴着创口贴的林。

    周围的人都走得七八,也没什么人,紧随其后的朗衍看到林后,也非常识趣地先一步离开。

    “说事。”

    只手放到裤兜里,墨上筠淡淡地看着林。

    目光沉静地看着墨上筠,林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道:“抱歉。”

    抬腿绕过她,墨上筠直接往前走,“这话你应该跟朗连长说。”

    这一次事故,性质虽然没有上次那么严重,可真正被批评的是朗衍,墨上筠只是个连带责任陪骂的,营长也没有就此事针对她。

    林若真觉得抱歉,那也应该跟朗衍说。

    “等等。”

    林叫住她,一瘸一拐地跟上她,然后挡在了她面前。

    墨上筠扫了眼她行动不便的右腿,联想到自己当初受伤时的不方便,于是适时地停了下来。

    抬起眼,林目光坚定地看着她,“我想清楚了,以后不会再追着你走了。”

    “嗯。”

    墨上筠淡淡应声。

    顿了顿,林又道:“燕归说你可能会成为新特种部队的教官,所以,我也不会去新特种部队。”

    眸光微动,墨上筠却道:“如果是这个原因,你没必要浪费这次机会。”

    “我还会有很多机会。”林肯定道。

    “行。”

    没有强求,墨上筠点了点头。

    去特种部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但是,这对林的前途不会有太大的帮助。

    “就这样。”

    丢下三个字,林觉得说清楚了,转身准备走。

    墨上筠挑了下眉,及时道:“黎凉说你不喜欢楼西璐。”

    林身形微动,提及楼西璐,似乎想到什么,她眉头微皱,朝墨上筠点了点头。

    “嗯。”

    这一点,不可否认。

    “难得啊,”墨上筠吊儿郎当地道,“你这么不喜欢她,还被她坑得”

    话语一顿,墨上筠故意看了眼她的右腿,轻描淡写地吐出三个字,“这么狼狈。”

    “你——”

    林气不打一处来。

    因为楼西璐月底就要走,她控制不住地着急而已。

    只有训练才会让她不那么着急。

    不过,因为这次意外受伤,她被指导员和朗衍强行停止一周的训练,她现在只能是干着急了。

    偏偏墨上筠还这么喜欢戳人痛处。

    “说说,为什么讨厌她。”墨上筠问。

    提及这个,林微微一顿,有些古怪地盯着墨上筠片刻。

    “跟我有关?”墨上筠意识到什么,问。

    林犹豫片刻,道:“有点关系。”

    墨上筠下意识扬眉。

    还真有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