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55、没有人是完美的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这通电话,足足打了半个小时。

    墨沧亲自帮她问了东海舰队,将有关陆洋的消息都一一打探清楚了,光是跟墨上筠陈述,就花了这么多时间。

    接了电话回来的墨上筠,情绪没有先前那般好,轻轻蹙着眉走向自己办公桌。

    而桌上放着的馒头,才吃了一个,现在早已凉透。

    墨上筠将手机一放,便将馒头拿了起来,心不在焉地啃了几口。

    “墨副连?”

    正在发愁追妻计划的朗衍,稍稍压着声音喊了墨上筠一句。

    “嗯?”墨上筠挑了下眉。

    “一定要写计划吗?”朗衍满面愁苦地问。

    墨上筠将馒头咽下去,有些好笑地问:“别说您还没开个头?”

    “这个,能打听下你这对象的喜好吗?”朗衍试探性地询问道。

    “不知道。”墨上筠随口回答,可一想得用点心,于是便拿起了手机,“我帮你问问。”

    “”

    朗衍嘴角微抽。

    这还有临时去问的?

    不过,暂时想晾着阎天邢的墨上筠,自然不是去问阎天邢本人,而是将牧程、澎于秋、萧初云拉入一个微信群,直接跟他们仨打听情况。

    今天周日,就算那里是特种部队,周末也是要休息的,所以三人应该都在线,很快就跳了出来。

    墨上筠:此群机密,禁止外传。

    墨上筠:你们阎爷有什么喜好吗?

    牧程:?

    澎于秋:出什么事了?

    萧初云:你得罪阎爷了?

    墨上筠:就问问,巴结一下他。

    牧程:哈哈!

    牧程:你有事相求吧?!

    牧程:不过你问错人了,我们阎爷的喜好,一般人是不知道的,除非你自己去问他。

    澎于秋:对。

    萧初云:嗯。

    墨上筠:你们怎么当兄弟的?

    澎于秋:我们阎爷是什么人?战场上是兄弟,其他时候就甭想了。

    萧初云:嗯。

    牧程:墨上筠,你不是跟燕归关系很好吗,你知道吧,燕归的亲哥哥燕寒羽就是我们这儿的,大燕子跟阎爷关系不错啊,比我们都要好,要不你去问问他?

    墨上筠:燕寒羽是什么人,你们不知道?

    牧程:

    澎于秋:同情你。

    萧初云:嗯。

    墨上筠:要你们何用,绝交。

    墨上筠发送完,就将他们一一踢出了群,然后解散此存活不到五分钟的群。

    “他没有爱好。”

    将手机一放,墨上筠做了个总结。

    一直等着墨上筠答案的朗衍,差点儿没把自己给惊得噎死了。

    我勒个去,打听了半天,什么都没打听到,墨上筠这收集情报的能力真是让人目瞪口呆。

    “不过他就喜欢我这样的,你看着办吧。”

    墨上筠拽拽地丢下一句话,拿起桌上剩下的那半个馒头,走人。

    “”

    朗衍瞠目结舌地目送她离开。

    这人莫不是傻了吧?

    就喜欢她这样的,她追个屁的追啊?!

    朗衍郁闷得不行,感觉被以稀奇古怪的方式喂了满满一大碗口粮,噎得他痛不欲生。

    *

    无所事事的墨上筠,在一连训练场晃荡了一个上午。

    在一连的炊事班蹭了一顿午餐后,墨上筠才回到二连的宿舍楼。

    直接去了办公室。

    里面没人,但朗衍的电脑还开着,以“追妻计划”命名的文档刚写了两行字,人却不见踪影。

    墨上筠扫了一眼。

    1、主动联系。

    2、聊对方感兴趣的话题。

    折腾了半天,就这么两条,墨上筠无奈摇头,认命地去给这位连长去修改训练计划。

    八月训练计划已经有了个框架,是根据七月底学员们那次考核而拟定的,现在正在全连实行中,效果还算可以。

    这次修改,也就是增加适当的训练量,需要根据学员们的体能情况具体分析,墨上筠对这个比较熟悉,修改起来不在话下。

    可——

    她刚刚摁下电脑的主机开关,就见到门口有身影闪过,定睛一看,赫然发现黎凉站在了门口。

    “报告!”

    身形笔直地站在门外,黎凉铿锵有力地喊出两个字。

    “进来。”

    收回视线,墨上筠顺手拿起八月训练方案的打印纸。

    都被装订起来了,先在纸张上适当做出修改,再对照其在电脑上做修改,比较方便,也不太容易出错。

    她刚翻开一页,走路生风的黎凉就已经停在桌对面,端端正正地站好,腰杆笔挺,站得像一杆枪。

    “什么事?”

    墨上筠抬眼,直接问。

    “墨副连,你为什么要拒绝林?”

    黎凉微微垂下眼睑,视线落在墨上筠身上,平静中只有疑问和不解,并未有愤怒。

    墨上筠拿起了一支签字笔,回答,“我高兴。”

    “我的意思是,”黎凉微微一顿,组织了下语言,才继续道,“你本来就带我们俩加练,加上一个林,应该没有任何影响。这只是顺带的事,你为什么要拒绝?”

    这话问的过于清楚,好像不给个准确的答案,他就会一直问下去一般。

    墨上筠干脆停下手中工作,两腿交叠,双手抱臂,身子往后一倒,靠在了椅背上,尔后懒洋洋抬眼看着他。

    “我说了,我高兴。”

    墨上筠一字一顿道。

    “我们都是您的兵,您需要一视同仁。”黎凉近乎固执地道。

    “加练也是?”墨上筠饶有兴致地问。

    “”

    黎凉沉默了。

    墨上筠在给他挖坑,一旦他说是,墨上筠就会牵连到整个连队,可一旦他说不是,墨上筠就有理由否决他。

    黎凉想了下,尔后道:“我们都知道林的问题。”

    “所以?”墨上筠挑眉,问。

    “对,她一直想变强,你没来之前,她想让二连成为第一,所以带着自己的排采取极端的加练手段;你来之后,她想要超过你,开始着重于自己的训练,每天起得比我们早,去加练,没有间断过;在三月考核和之后的集训营,她也是这样,想要变得更强,因此吃了不少的苦头”

    黎凉尽量将语调放得很慢,可是还是难免将情绪代入其中,“她是焦虑的,有极端的好胜心,不想被人压着,所以就想往前走。或许,或许她因这种好胜心导致心态不怎么好,但是她比我们都要努力,你不能因此否定一个努力的人。”

    “我没否定她。”墨上筠淡淡道。

    黎凉深吸一口气,“你拒绝了她,没有带上她,就已经是否定她了。墨副连长,这感觉就像你单独抛弃了她。”

    稍作停顿,墨上筠仔细瞧了他两眼,随后问:“你知道她心态不好,为什么还要纵容她?”

    “因为我们跟您不一样。”黎凉道,“不是所有人都能为你想象中的样子,没有人是完美的,是人就会有缺点。您也是。您也有缺点,只是缺点并不明显。林也有,只是我们都看出来了。缺点不是轻易能被克服的,墨副连,她已经很努力了,你不理会她,只会让她走向另一个极端。在我们看来,您就是因为她太努力了,所以孤立了她。”

    墨上筠眸色微动,道:“黎排长,我是否孤立她,并不重要。”

    “您总是这样,我们”黎凉笑了一下,“二连也好,集训营也好,都很喜欢您,以您为中心,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您很重要。因为您很重要,所以您的做法也很重要。”

    墨上筠眉头微微一蹙。

    黎凉又道:“您可能要说了,你不带她而已,对她并没有什么影响,她可以自己训练,我们对她的态度也不会变,她什么都没失去。但您知道,您这个人对她就是影响,无论做什么对她都有影响。”

    墨上筠沉默片刻。

    “你说得对,”墨上筠站直了身子,手肘搭在了桌面,盯着黎凉,一字一顿道,“但是,我不会改变我的做法。”</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