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52、傻子阎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那么多人努力了四个月,才只有部分人得到的名额,墨上筠一次性就拿出了五个。

    朗衍再次表示五体投地。

    并且,怀着佩服之心,离开了办公室。

    走出门的时候,没有听见后面的声音,他不由得回过头。

    “你不走吗?”

    看着依旧坐在椅子上的墨上筠,朗衍问了一句。

    墨上筠回过神,微微点头,“还有点事。”

    “早点休息。”朗衍叮嘱道。

    墨上筠敷衍应声。

    朗衍离开。

    在椅子上又坐了两分钟,墨上筠总算站起身,将椅子拖回了原位,然后走向了自己的办公桌,往办公椅上一坐,便将手机给掏了出来。

    开了机。

    手机还剩百分之二十的电。

    只手托着下巴,墨上筠翻了翻通讯录,在几个备注上摇摆不定,最后手指定在导师的名字上面。

    轻轻锁眉,墨上筠眼底闪过抹沉思。

    这一路,她一直在想,是否可以为陆洋做点什么。

    陆洋的遭遇无疑是一个悲剧,他得到了不应该属于一个英雄的伤害,更何况他因保护他人而失去了自己的父母。

    每每想到陆洋在病房里的笑容,墨上筠都不由得恍惚。

    很难想象在经历过那些,陆洋还能露出那么干净温暖的笑容。

    但——

    在点下那个电话的那瞬间,墨上筠止住。

    她了解自己的导师,一个愤青,正直且冲动,知晓陆洋的事的话,他绝对不会置之不理,反而会为陆洋奔前跑后。

    但是,他并没有这个义务。

    既然阎天邢已经开始以身犯险,那就证明想要帮助陆洋,只有这么一条路。

    只能这样。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抿了抿唇,墨上筠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然后将通讯录往上拉,拉到了“墨沧”的电话,然后打了过去。

    墨沧倒是很快就接了。

    十分钟后。

    墨上筠挂了电话。

    缓缓吐出口气,墨上筠翻看了下通讯录,最后又找到“阎美人”的备注,为他改了个备注。

    她还生着气,不是很想追他。

    先晾着吧。

    墨上筠将充电器拿出来,连接了手机后充电,拍了拍手,她关了灯,走出了办公室。

    可——

    门刚刚关上,放在桌面的手机却嗡嗡嗡地响了起来。

    屏幕倏地亮起,来电显示上清晰地跳出三个字——

    傻子阎

    *

    墨上筠回到宿舍。

    忙了一天,一身便服被汗水浸湿,干了又被浸湿,满是汗臭味,墨上筠进门后便拎着衣服去洗澡。

    等她洗了澡,又洗了衣服后,重新回到宿舍准备睡觉,才发现上铺并没有人。

    她看了眼腕表。

    即将十点,快要熄灯了。

    心思一转,墨上筠没有太过在意,抬手将被子展开,然后转身走向门口,打算熄灯睡觉。

    可,手指刚触碰到开关,还没来得及摁下去,就听到门外有动静,她等了两秒,宿舍门果不其然被推开了。

    林阴着脸走进了门。

    路过墨上筠的时候,用眼角余光扫了她一眼,可连个正眼都没有,神情阴沉地走向了柜门。

    墨上筠打量了她两眼。

    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一件短袖颜色深沉,见不到半点干燥的浅色,一条军裤有差不多,墨上筠视线往下看着她的军靴,估计靴子里都满是汗水。

    脸色因剧烈运动过后翻红,帽檐下的短发湿漉漉的,俨然也没好到哪儿去。

    按理来说,林这个情况,墨上筠已经司空见惯,并不会觉得奇怪——毕竟林是严格自律每日都要求自己有多少训练任务的人,宁可多花一点时间训练,也不肯多拿点时间休息、喘口气。

    这是一个越来越能把自己逼死的人。

    可是,今日的林实在是有些不对劲,平时纵然冷漠也不会板着一张脸,这模样,倒像是被什么人给气着了似的。

    “怎么了?”

    墨上筠只手放到裤兜里,懒洋洋地询问一句。

    闻声,林开门的动作微微一顿。

    抓住门的力道紧了紧,但,林却伸手去拿了自己的衣服,并未回应墨上筠一句。

    转身走向阳台,离开宿舍的时候,甚至还顺手关了阳台的门。

    墨上筠耸了耸肩。

    抬手准备继续关灯,可这一次,又听到门外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

    门没有关紧,所以外面的声响尤为明显,墨上筠眉头不由得挑了下。

    “滚进来。”

    墨上筠吐出三个字,语调微微加重,以便外面的家伙听得清楚。

    下一刻,外面嘀咕的声音一顿,紧接着门被一只手推开些许,两个脑袋从门缝里露了出来。

    正是向永明和黎凉。

    “墨副连,林排长在吗?”

    向永明脑袋挤了进来,鬼鬼祟祟地朝墨上筠问,声音压得低低的,跟做贼似的。

    “喏。”

    墨上筠朝阳台方向看了眼。

    林已经进了浴室,并且关上了门,隔着两扇门,这边又偷偷摸摸的,她自是什么都听不到。

    向永明眼珠子转了转,也意识到了这点,于是明显地松了口气。

    “什么事?”

    拧眉,墨上筠颇为不耐烦地问。

    “咳。”

    黎凉轻咳了一声,然后朝墨上筠招了招手,示意到外面再说。

    墨上筠简直头都大了。

    走过去,拉开门,在两人冷不丁往后退的时候,一脚跨出门,再把门给关上。

    这雷厉风行的动作,让黎凉和向永明不约而同地推开一米之远,肩并肩站着,有些讪讪地看她。

    “赶紧的。”墨上筠催促道。

    两人下意识对视了一眼,然后,黎凉笑眯眯地将向永明给推了出去。

    向永明冷不丁上前一步,稍有慌乱地止住,紧随着咳嗽几声,清了清嗓子,然后才朝墨上筠讪笑道,“墨副连,这件事真的得你出马了,林排长、黎排长,包括我,都被隔壁一连那个实习排长虐的不行。你看看,林排长回来时那表情,差点儿没被那个装模作样的实习排长给气疯,你可得帮我们出口恶气啊。”

    墨上筠停顿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确认地问:“你们仨,被实习排长虐?”

    向永明甚是尴尬地点头。

    “详细说说。”墨上筠皱起眉头。

    这三个从集训营里历练出来,而且成绩居于前列的尖兵能被军校生给虐到?!

    向永明便老老实实将事情跟墨上筠说了一遍。

    今天晚上,向永明和黎凉闲的没事,就陪林一起加练,顺便讨论一下是否要进特种部队的事,结果隔壁实习排长楼西璐路过,过来打了声招呼,之后无意中提及新特种部队的事,说了下他们一连几个受邀请之人的情况,又非常明显地打听他们仨的意思。

    因为楼西璐在建军节晚会上私自调换跟林的节目,三人就没有给楼西璐好脸色瞧,结果楼西璐似乎也生气了,便提议陪他们几个一起训练,顺带比试比试,看看她跟他们三个集训营出来的差多远,好学习学习。

    结果——

    以明显超出他们的成绩,狠狠打了他们几耳光。

    只比了体能,可就是体能这方面,就甩了他们一大截。

    楼西璐一脸纯情地表示对他们实力的惊讶,拐弯抹角地将他们好一顿气后才离开,之后林心里憋着口气,就一直在训练场训练,两人陪着她,直至快要熄灯才将她给劝回来。

    墨上筠安安静静地听完,不过越听到后面,脸上的笑意就越发的浓。

    向永明看得心里直发憷。

    “墨,墨副连”

    向永明紧张地喊她。

    墨上筠眯起眼,笑眯眯地打量着两人,说出来的话阴森森的,“厉害啊,你们三个人,竟然输给了一个实习排长。”

    向永明心虚地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他们也不知道一个军校还没毕业的大学生,身材娇小,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子,竟然能在体能上将他们仨都给碾压。

    反正,他们想来想去,整个二连,能赢了楼西璐的,也就只有墨上筠这么个变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