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49、蠢死他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你们俩什么都不知道,就贸贸然冲过来救人?”

    “咳。”

    梁之琼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

    现在一想,确实有那么点冒失。

    墨上筠耸了一下肩,表示无可奈何。

    “知道的不多。”夜千筱道。

    “那,”顿了下,墨上筠又问,“黑鹰呢?”

    抬手摸了摸下巴,夜千筱仔细想了下,尔后朝墨上筠道:“借下手机。”

    墨上筠点了下头,将手机拿出来,开了机,解锁后交给了夜千筱。

    夜千筱接过后,直接点开通讯录,摁下一连串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夜千筱点了免提。

    “谁?”

    那边传来很不客气地声音。

    “我。”夜千筱表明身份。

    “又有什么事?”那边的语气顿时变得缓和下来。

    夜千筱直截了当地问:“裴爷,知道‘猎枪’吗?”

    “听过,不熟。你不是休假吗?”

    “路上遇到点意外。”夜千筱道,“帮我打听下,陆洋跟猎枪有什么纠葛。”

    “代价。”

    “寻儿在家,你可以接她去玩儿。”

    “行。”

    两人一人一句话,就这么将事情敲定了。

    墨上筠却差点儿没把车给开沟里去。

    她好像听阎天邢说过,夜千筱有两个孩子,一个男孩是领养的,名叫赫连逸凡,一个女孩刚生没多久,还不到两岁的样子。

    似乎,就叫赫连寻。

    这是为了点情报,把女儿送出去了?

    墨上筠不由得多看了夜千筱几眼,心有感触。

    这架势,跟她妈有的一拼。

    “‘黑鹰’听过吗?”夜千筱又问。

    “一个新起来的小团体”那边停顿了下,随后问,“怎么,招惹你了?要帮忙团灭吗?”

    夜千筱朝墨上筠看了一眼。

    墨上筠及时将车给停下来,免得真开沟里去了。

    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出“团灭”这两个字,跟天凉了加点衣服那么简单这人究竟什么来路?

    “有什么情报?”夜千筱淡淡地问。

    “没关注过。”那边语气有些不耐烦,“直接说事。”

    夜千筱抬眼看着墨上筠。

    墨上筠想了下,问:“你知道黑鹰两个首领的来历吗?”

    两个?

    夜千筱饶有兴致地勾唇。

    “不知道。”那边回话的语气再次变得冷硬起来,随后问,“你是谁?”

    “我妹。”

    夜千筱悠悠然接过话。

    “”

    那边被她给噎了一下,一时间竟然没有说话。

    半响,才没好气道:“有空打听一下。”

    “谢了。”夜千筱勾了勾唇,随后嘱咐道,“有什么消息打这个电话。”

    一说完,夜千筱就将电话给挂了。

    不过,先给这个电话号码保存起来,备注了个“裴霖渊”字后,才将手机交还给墨上筠。

    “一朋友,还算有点能耐,有什么事可以找他。”夜千筱简单地介绍了下。

    身在部队的人,联系起来有点困难,夜千筱也不是经常碰手机,倒是这个朋友,在边界地带有点实力,只要墨上筠合他胃口,帮点忙不是问题。

    “谢谢。”

    墨上筠微微点头。

    不过,话虽这样说,这个名为裴霖渊的人,大抵只会对夜千筱有应必求,她连对方的底细都不知道,更不用说求助了。

    有些事还得自己来。

    隐隐看出了墨上筠的心思,夜千筱轻轻一笑,没有再说别的。

    墨上筠继续开车。

    *

    梁之琼闲的没事,伸长了脖子朝夜千筱八卦。

    “夜姐,你跟你老公是来玩的吗?”梁之琼问。

    “见个故人。”

    “那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不至于。”夜千筱淡淡道。

    本想去趟陵园的,刚买好纸和香就接到消息,活人自然比已逝之人要紧,晚上等赫连长葑处理完事后再去,也来得及。

    “那就好。”梁之琼点了点头。

    一路上,梁之琼有事没事地找着话题,墨上筠一直心不在焉地开着车,夜千筱倒是时不时地跟梁之琼说上几句话。

    车子开到城里后,墨上筠的手机接到了新的电话。

    是备注为裴霖渊的号码打过来的,不过接听后声音却不是先前那个。

    墨上筠点了免提。

    “夜姐?”

    “说事。”夜千筱拎着把小刀,不紧不慢道。

    “‘猎枪’是你们东国云城边境的组织,平时做点走私贩毒的勾当,最近几年云城抓得很严,经常打压他们,坏过过他们不少生意。”

    “那个陆洋倒是挺有名的,是东国东海舰队海军陆战队的蛙人,去年年初因意外跟猎枪二当家相识,便应上面的要求顺势打入了猎枪的内部,当了卧底。他这个卧底当了半年,最后一次让猎枪受到重创,甚至传闻他亲手了结了猎枪二当家。”

    “后来猎枪为了报复,想方设法将陆洋的底挖了出来,年底陆洋父母因报复丧生,好像就剩一个弟弟侥幸逃脱。今年年初又陷害陆洋在部队犯错,并且留下证据暗示陆洋跟猎枪有勾结,导致陆洋离开了部队。这半年,陆洋应该没过过什么好日子,一直被报复。”

    “不过,这一个月前吧,不知从哪儿传来的消息,说是杀害猎枪二当家的人另有其人,而非陆洋。”

    那人有条不紊地按照时间顺序将话说完后,又不紧不慢地做了个总结,“到现在,猎枪一直在找真正的凶手。”

    “行,”夜千筱应了一声,继而问,“黑鹰呢?”

    “夜姐,黑鹰就真有点难查了”对方讪讪的,“刚起来的,没什么根基,倒是俩首领挺能耐,有一批挺不错的死忠。他们在东国行动比较多,您知道,我们掺和东国任何事的。”

    “嗯。”

    夜千筱淡淡点头。

    “那我”

    “挂吧。”夜千筱直接道。

    对方似乎松了口气,得到夜千筱的允许后,赶紧挂断了电话。

    墨上筠微微一顿,心思还从陆洋的遭遇事件里没有回过神,这时手机又嗡嗡地震动起来。

    墨上筠扫了眼,见到阎美人这三个字,不由得抿唇,点了接听,尔后将手机递到耳边。

    “正好有事问你。”

    “在哪儿?”

    墨上筠跟阎天邢几乎是同一时间出声。

    两人一顿。

    “什么事?”

    “在市里。”

    又是重叠起来的声音。

    电话又是沉默几秒。

    最后,墨上筠道:“‘杀害猎枪二当家凶手另有其人’这消息是不是你放出去的?”

    阎天邢稍作愣怔,不知她从哪儿得来的消息。

    不过想了下,墨上筠既然都掺和进来了,便没有再隐瞒,如实应声,“嗯。”

    墨上筠眉目倏地冷下来,勾唇问:“等他们查不到消息的时候,接下来的消息,是不是说这人就是英明神武无私奉献的阎天邢阎爷你了?”

    冷梆梆的一句话,让车内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就连坐在一旁的夜千筱和后面的梁之琼,都明显能感觉到冷意。

    这炎热酷暑,原本让人汗流浃背的天气,却生生让人生出几分寒意来。

    “”

    阎天邢没说话。

    而,在阎天邢没第一时间开口后,墨上筠就已经意识到答案。

    深吸一口气,墨上筠直接将电话挂了,关机丢到一边。

    妈的,蠢死这男人算了!

    帮陆洋无可厚非,谁也不希望陆洋在任务结束后还受到牵连,父母因其离世,陆洋所承受的悲痛可想而知。

    可是——

    阎天邢却偏偏选了下下策!

    真当他有天神护体,无人知晓他的真实身份,加上有国家保护就真的没人能奈何得了他?!

    万一被黑鹰抓准这点,再被那个人利用

    墨上筠光是想想就烦。

    “饿了吗?”

    在静默的车内,夜千筱忽的出声,打破了沉默。

    “饿了!”

    梁之琼迫不及待地应声。

    在集训营的时候,梁之琼最怕的就是墨上筠发火,现在墨上筠明显在发火,她还是跟着夜千筱走比较好,最起码人身安全受到了保护。

    墨上筠拿起搁置在车上的鸭舌帽,将帽檐往下拉了拉,低声道:“走吧,我请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