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47、第一次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想去特种部队吗?”

    “我我我”

    梁之琼一下就结巴起来,有些受宠若惊,同时又勉强保持了一分冷静,没有在对夜千筱潜意识的臣服中就此点头。

    而,一直跟梁之琼进行通话的澎于秋,本来因为梁之琼和墨上筠脱离危险而放下心来,虽然耳里挂着耳机,可手里却拿起了杯子,去接了一杯水。

    好死不死的,夜千筱说话的时候他正在喝水,听到那突如其来的邀请,澎于秋当即被水给呛到了。

    被挂电话的阎天邢手里还拿着手机,瞥见澎于秋那么大的动作,顿时凉飕飕的视线扫了过去,带着阴冷和危险的气息。

    澎于秋冷不丁一个颤抖,抬手捂住耳机的递话筒,然后一脸为难道:“阎爷,你可能要被挖墙脚了。”

    “嗯?”

    阎天邢冷不丁眯起眼,眼底杀气萦绕汹涌。

    停顿两秒,澎于秋做好心理准备,然后冒死道:“刚刚夜千筱邀请了梁之琼去煞剑,我估计也会邀请墨上筠。”

    可——

    本期待阎天邢能统一战线的澎于秋,却见到阎天邢紧缩的没有渐渐松开,没有半点就此着急的意思。

    澎于秋眨了下眼,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邀请谁也不会邀请墨上筠。”阎天邢云淡风轻道,俨然有了十足的底气。

    “为什么?”

    澎于秋不祥预感成真,不由得追问一句。

    阎天邢递了他一个冷眼——

    为什么还需要跟你讲?

    澎于秋懵了一下,得亏跟了阎天邢一段日子了,于是渐渐地回过神来。

    估计,阎爷早就跟那边打好招呼了。

    而且,任何一个知道墨上筠有可能成为新特战部队教官的人,都不会主动去邀请她。

    你把人邀请过去,能给得起更高的职务吗?

    俨然不可能。

    不过,梁之琼

    澎于秋心下一寒。

    他琢磨了一下,刚想跟梁之琼好好说说,可耳机里又传来了墨上筠的声音——

    “抱歉啊,这个人我先预定了。”

    “”

    澎于秋差点儿没咬到自己舌头。

    *

    房间内。

    听到墨上筠的回答,夜千筱淡淡地扫了两人一眼,继而勾唇道:“行。”

    视线落在夜千筱身上,墨上筠直接道:“我欠你一个人。”

    “可以。”

    夜千筱从善如流地接下了这份人情。

    见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将话题绕开,梁之琼不由得松了口气。

    虽然对这个叫夜千筱有种迷之好感,不过,就这么贸贸然答应去她的特种部队,梁之琼还是有些犹豫的。而人家老公又救了自己一条命,梁之琼也不好意思直接回绝。

    还好有墨上筠。

    梁之琼忽然觉得墨上筠看着越来越顺眼了。

    “赫连同志,人交给你了。”

    拍了拍手,夜千筱打算往外走。

    对陆洋进行简单伤势处理的赫连长葑闻声,眉头一抽,抬眼看着自家甩锅就跑的媳妇,“又溜?”

    “唔。”

    夜千筱偏过身,歪了下头,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并未有明显流露出来的情绪,可赫连长葑一看到她这眼神,就顿时一阵头疼。

    “记得手机开机。”赫连长葑叮嘱道。

    好不容易两人一起放个假,丢下俩小包袱出来玩玩,结果遇上这么档子事不说,还得把麻烦丢给他自己跑。

    若非这是自家的媳妇

    没办法,谁叫媳妇是他选的呢。

    “知道。”

    夜千筱摆了摆手,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出敷衍的意思。

    “手机呢?”赫连长葑阴着脸问。

    “没带。”

    夜千筱一脸的坦然。

    赫连长葑:“”

    梁之琼和墨上筠皆是在旁默默地看着,识趣地一言不发。

    本来想要对救命恩人表示一下自己的手机可以给出去的,可梁之琼摸了摸耳机,冷不丁地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跟澎于秋的通话不知何时挂断。

    “我带了。”墨上筠将手机掏出来,然后朝夜千筱道,“一起走吧。”

    既然确定陆洋一时半会“死不了”,而且在潜入时注意到陆洋伤势时,就让阎天邢打电话叫了救护车,这个时间应该也快到了。

    继续待在这里等着警察过来,到时候被拎去警察局问东问西的也是折腾,墨上筠正好也有就此离开的想法。

    至于陆洋,等警察走后再去看他,应该也没影响。

    “行。”

    夜千筱倒是毫不客气地点头。

    “我呢?”梁之琼努力地展示着自己的存在感。

    “你想留在这里?”墨上筠反问。

    梁之琼立即会意,匆匆点头,“那就一起走吧。”

    耸了耸肩,墨上筠看了看梁之琼,又看了看夜千筱,三人视线交汇,然后默契地抛弃了赫连长葑和陆洋,一起走出了这栋废弃的工厂。

    在离开废弃工厂的时候,三人听到了救护车的鸣笛声响,互相对视了一眼,确定陆洋没有生命危险后,三人就放心地离开了。

    夜千筱将车钥匙留给了赫连长葑,以便赫连长葑到时候方便来接她,之后就落落大方地坐上了墨上筠的副驾驶座。

    梁之琼实在是惹不起这二位,脑子里还满是那两个死人的惨状,心不在焉地坐到了墨上筠后面,并且乖乖地扣好了安全带。

    她想,这次虽然是活着回来了,可回去后,绝对会做几日的噩梦。

    怎么也没法想象,出来见一个情敌,竟然会遇到这种事。而她现在似乎觉得,上午所见的那个许可,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再次想到那个优秀的女生时,她竟是一点的自卑挫败感都没有。

    梁之琼若有所思地低下头,感觉有很多事情都需要好好理一理。

    将车从岔路口开出来,墨上筠开着车走向回城的道路。

    不过,开了不到两公里,放兜里的手机就嗡嗡嗡地响了。

    墨上筠犹豫了下,将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然后才掏出手机,扫了眼没有号码的显示,大概清楚了来电人是谁,她轻轻勾了下唇,可这微妙的弧度却出奇的泛着冷意。

    正在用纸巾擦刀的夜千筱,不由得偏头看了她一眼。

    “说话。”

    点了接通,墨上筠将手机递到耳边,声音冷冷的。

    “为什么不拿枪?”

    电话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语调也是冷冷的,没有夹杂着半分情感。

    墨上筠眸色稍稍阴沉下来,却没有出声回答他。

    她拿枪了,只是没有拿他留的。

    他若是真的想帮她,大可不必在暗处观察她们的行动,很显然,丢下那么一包的武器,自是别有用途的。

    “墨上筠,你连他们都下不了手,是没办法杀我的。”

    近乎笃定的语气,说了一段陈述的话。

    然后,墨上筠在他之前掐断了电话。

    下一刻,直接关机。

    妈的!

    墨上筠眼底眸间有抹杀气一闪而过,但停顿两秒后,又适时地将其隐藏下来。

    手机屏幕暗下去的时候,隔壁副驾驶位置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有个问题一直想问问。”

    “嗯?”

    将手机放了下来,墨上筠偏过头,稍有疑惑地看她。

    夜千筱扣着安全带,翘着二郎腿,小刀不知何时已经擦干净了,正放在手里一直把玩。

    那姿态,总是带着浑然天成的从容,犹如任何事落到她手里,都是游刃有余,无需挂心。

    “没杀过人?”夜千筱偏头问。

    听她随口问出这样的话,让墨上筠不由得想起她那一刀的狠绝果断,没有半分犹豫的动作,好像生死一事于她而言不过理所当然。

    该杀的,杀;绝不手下留情。

    一直在后座思考人生的梁之琼不由得抬头,有些好奇地盯着前面的两个人。

    “嗯。”

    墨上筠轻轻应声,情绪不悲不喜。

    “哦。”小刀在手里转着,夜千筱似是恍然地点了下头,不过很快的,她笑了一下,近乎淡漠地道,“有了第一次就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