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43、攻击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房间内。。。

    陆洋浑身鲜血淋漓,好像身体每一个部分都受到重伤,疼痛到极致后没有麻木,反而是更强烈的疼痛感。

    就算经历过疼痛承受训练,这样的痛也让他难以承受。

    “陆洋,只要你说出真凶的名字,我们绝对不食言,会把你活着送到医院。”审问者之一的壮汉拿着一把从陆洋肩膀处抽出的匕首,沉着脸询问道。

    他用的是英语,为了让陆洋听清楚,每一个单词发音都咬得很清晰。

    而,在他说出这话的时候,匕首刀尖有鲜血一点点地汇聚成股滑落,一滴滴地掉落到满是灰尘的地面。

    很快,染湿了一片。

    陆洋疼得脸色发白,眉头不自觉地皱起,他看着视野内的三个男人,神志有些不清楚。

    从被抓过来开始,他们就一直在询问“杀他们二当家的真凶是谁”。

    可是,他记得是他亲手杀的,不然他们也不可能一直抓住自己不放,想方设法地来杀他。

    听他们的意思,好像是忽然得知“真凶另有其人”,但没有得到准确消息,所以才会找上他来拷问。

    不过——

    就算说了别的名字,他们一样会杀了自己。

    在强烈的疼痛感中,陆洋的大脑转的很慢,思考什么问题都很难,勉勉强强将思路理了一遍,但嘴巴却闭的紧紧的,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说!”

    审问者等了片刻,看着一句话不说的陆洋,顿时愤怒地暴喝一声,抬手一把匕首就再次扎入了陆洋的肩膀处。

    陆洋紧紧咬着牙关,强撑着让自己不要喊出声来。

    门外。

    “靠!”

    梁之琼不由得低低咒骂一声,抓住冲锋枪的力道一紧。

    墨上筠晃了下手,将梁之琼的注意力给拉过来。

    梁之琼红着眼睛看她,眼里满是愤怒的情绪。

    没有刚刚的轻松和兴奋,取而代之的是恼火和沉重,一双眼睛通红通红的,仿佛冒着愤怒的火焰。

    先前她没见过刘洋,不认识陆洋,墨上筠所描述的人对她而言并未有什么实感,就算是一路摸到这里来,毫无实战经验的她也很难有实感,而,当真正见到这帮歹徒对陆洋施以暴行的时候,在看到陆洋满身鲜血强行忍着疼痛的时候,梁之琼忽然意识到——这是真的,会受伤、会流血、会疼痛、甚至会死,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不是演习!

    不是就算挂了也只会头顶冒烟的演习!

    她们甚至都没有演习时万全的装备!

    梁之琼很愤怒,深深呼吸着,胸腔像是要气炸了一般,恨不能就这么冲进去扫他们一梭子弹,可勉强保持的理智提醒她,不能这样做。

    ——她甚至还没杀过人。

    梁之琼忽然明白了墨上筠给阎天邢打电话时所说的无能为力。

    她所有的热血和冲动,在这一刻,被强行压制,从对战斗虚妄的幻想里猛地拉入了现实,她渐渐意识到这是怎样一场冒失的行动。

    可——

    墨上筠依旧保持着冷静。

    墨上筠给她打了个手语。

    等待命令,火力压制。

    梁之琼深深吸了一口气,朝墨上筠重重地点了点头。

    墨上筠闪身离开门框,找与这个房间连接的另一个房间的入口。

    她会跟梁之琼分头入侵,以免有人第一时间逃到另一个房间里朝他们防冷枪。

    在退开一段距离的时候,墨上筠跟阎天邢说明了下进攻情况。

    “他们很快就到。”阎天邢声音沉沉的,提醒墨上筠不要轻举妄动。

    “爬上来还需要时间,”墨上筠轻轻蹙眉,“陆洋伤的很重。”

    “他们不会让陆洋死。”阎天邢几乎笃定道。

    “看出来了,”墨上筠声音淡淡的,“不过请原谅我们都是第一次见到这场面,忍不了。”

    如果不是再三提醒自己这样冲上去只会送死,墨上筠怕是也会第一时间冲上去。

    梁之琼面对一个不认识的人受到这等酷刑尚且愤怒至极,更何况,坐在那里被审讯逼问的是她认识了一个月的朋友。

    她得做点什么。

    不管是什么,总得做点事情。

    这种场面,让她们无法坐视。

    “……”

    电话那边,阎天邢差点被她气死。

    本以为这不是她第一次实战,最起码知道行动的风险,会冷静地等待支援,没想到跟第一次实战的梁之琼没什么区别。

    墨上筠没有过多的解释。

    除了她所说的,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刚刚那一刀跑偏了,刺中了陆洋的动脉。不过隔得太远,她无法百分百确定,自然也没有跟阎天邢说的必要。

    总而言之,她们不可能就这么等着夜千筱和赫连长葑到来。

    尤其——

    在她明确的知道,这不是去送死的前提下。

    “几个人,详细情况。”阎天邢语气冷然地道,还带着几分显然的怒气。

    墨上筠在进隔壁房间的时候,低声将大致情况跟阎天邢说了一通。

    而,她们的行动也很简单,由梁之琼对他们进行火力压制,将其逼到角落里,而墨上筠则是单个解决。

    能近身搏斗就近身搏斗,不能的话,只能对他们进行击毙。

    这么明显的犯罪现场,更何况歹毒还持有枪械,她们有足够的理由对其进行枪毙。

    只是,对于她们来说,有点心理障碍而已。

    “……嗯。”

    帮不上忙的阎天邢,有些不高兴地应了一声。

    反正,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阎天邢也只有旁听的份。对于在已知条件下能设想任何作战可能性的墨上筠来说,就算是她一个人突袭,也绝对有一定的把握。

    现在就是墨上筠擅长的战场。

    “放心,没事的。”

    抬手摸着耳机,墨上筠轻轻勾了下唇,有些安抚地说道。

    阎天邢沉默了下,尔后阴沉着脸道:“等你活着回来再说。”

    “行。”

    墨上筠倒是应得爽快。

    不过一转身,却又嘀嘀咕咕的,“像个小媳妇似的……”

    电话那边听得清楚的阎天邢:“……”

    再三提醒自己“秋后算账”,阎天邢保持着沉默,装作没有听见,也没有直接跟墨上筠计较。

    说话间,墨上筠已经来到了另一个房间内。

    房间内没有人,但并不是空荡荡的,里面一堆废弃的机床,灰尘堆积,蜘蛛网遍布,虽然没有门窗,平时都是通风的,可身处其中,还是能感觉到空气中的灰尘和腐烂味道,一股属于被长久遗弃的味道,让墨上筠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这个房间显然也被动过,在地上厚厚的灰尘堆里,满是行走过后的脚印,杂七杂八的,墨上筠大致扫了一眼,然后就沿着脚印一路往前走。

    在不知有人救援的前提下,这样的房间确实不可能有人藏身,可墨上筠却没有放松警惕,每一步都放得很轻,渐渐的,还能听到隔壁房间里传来的审问声。

    嗓门很大,每一个单词都咬得很重,就像是天空炸雷,无比的刺耳。

    在这样的嗓音遮盖之下,墨上筠虽然越来越近,但说话基本没有问题,只是心情多少有点紧张,从前门走到靠近隔壁房间的那扇门,她一路都没有说话。

    另一边。

    门外,一直紧紧抓着冲锋枪的梁之琼,在极度紧张中等待着墨上筠的命令。

    时间不长,但每一分一秒,对于她来说都是煎熬。

    她从来没有这样焦虑的等待过。

    在入伍的一年里,站军姿等基本的列队动作,都是她最不喜欢的,每一次的表现也都是最烂的。

    倒是其他操作性的军事技能,她往往表现的很突出。

    等待于她来说,最为难熬。

    不过,澎于秋俨然是摸透了她的本性,一直在电话那边说话,教她火力压制的小技巧,教她如何灵活使用冲锋枪……说了一堆。

    梁之琼却依旧没有放松下来,只是也按捺着没有做出什么冲动下的危险行动。

    终于——

    她看到了一直观察的那扇侧门,有个一闪而过的攻击手势映入眼帘。

    开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