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37、想阎教官了,问候一下【四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12点10分,梁之琼将车开到了军区医院,尔后找了个车位停了下来。

    “对了,那个陆洋是什么人啊?”

    捧着手里的保温桶,梁之琼亦步亦趋地跟在墨上筠后面,满怀好奇地问道。

    想了想,墨上筠道:“病友。”

    “只是病友吗?”梁之琼疑惑地追问。

    都认识安逸,还帮忙来送饭怎么看都没那么简单吧。

    墨上筠没有搭理她,直接带着她走进了医院大楼,进电梯,去了5楼。

    轻车熟路地来到506病房。

    门虚掩着,并没有关,墨上筠敲了三下,没有得到回应后,直接将门给推开。

    视线一扫,并未里面有陆洋的踪迹。

    “不在啊。”

    梁之琼站在门口,朝里面探进头。

    只手抓住她的肩膀,墨上筠直接将她给带了进去,然后一手把门关上。

    “咋啦?”梁之琼莫名其妙地问。

    她环视了病房一圈,然后走向被褥乱糟糟的床铺,直接将手中的保温桶放到了一旁的桌上。

    墨上筠拧眉思索了下,紧随着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陆洋的电话。

    很快电话就响了,只是是在病床下面响起的——就在梁之琼的脚边。

    梁之琼蹲下身,把还在响的手机捡起来,疑惑地蹙起眉头,“这人也太邋遢了吧,怎么连手机都随便乱丢。”

    斜了她一眼,墨上筠挂断电话,然后又拨通了安逸的电话。

    “喂?墨小师姐。”安逸很快接通了电话。

    墨上筠淡声道:“陆洋不在病房。”

    “是吗?”安逸愣了一下,“不对啊,他一直很怕麻烦人,都会准时在病房里等的。”

    “他有什么仇人吗?”墨上筠直截了当地问。

    问的如此直接,不仅是安逸,就连还在病房漫步的梁之琼,都惊讶地朝这边看了一眼。

    很快意识到不对劲,安逸问:“有什么问题吗?”

    “床铺乱糟糟的,不符合他的性格;手机丢在地上;他很久不用轮椅了,但轮椅不在,拐杖还在;窗帘拉上了,平时都不关的”

    墨上筠不紧不慢地说着,将病房里的疑点一个一个地跟安逸说了出来。

    梁之琼也安静地听着,墨上筠每说一点,她都下意识去看情况。

    一个一个的数,让梁之琼都细思极恐。

    足足说了一分钟,墨上筠才将所有的疑点全部说完。

    梁之琼近乎佩服地看着墨上筠。

    这人的洞察力,也忒厉害了点吧?

    “他的仇人我不知道,不过——”安逸顿了顿,似乎是在找僻静的地方,过了会儿,才再次听到他的声音,“陆洋自从退伍回来后,就一直很奇怪,平时只要一放假就会来看陆地,但这半年也就偶尔来看一次。受伤也是常有的事,动不动发生意外,什么爆炸啊,头上掉重物啊我知道的有好几次。像这次,刚来安城打算看一看陆地,一下飞机就发生了车祸。所以”

    安逸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我们都怀疑过,也问过他,不过他每次都说没有,就是单纯的运气不好。”

    哪来那么多运气不好的时候。

    “所以这次也不排除是被仇人找上门来了。”墨上筠几乎是笃定地道。

    安逸有些发愣,他不知道墨上筠为什么这么肯定,但是,他也没有理由去反驳。

    虽然跟陆洋、陆地是远房亲戚,但陆洋没有入伍的时候,一年到头也很难见到几次,后来陆洋去了部队后,能见到的次数就更少了,基本没什么机会碰面,更何况是了解陆洋有什么仇家了。

    可以说,他对此一无所知。

    “有可能。”

    片刻后,安逸才点了点头。

    “嗯。”墨上筠随后又问,“你上次跟陆洋联系是什么时候?”

    “大概一个小时前吧,跟他打了个电话,说是你给他送的午餐。”微微一顿,安逸又补充道,“他当是应该没有异常。”

    “知道了。”

    墨上筠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又扫了眼先前掉下手机的位置。

    没猜错的话,极有可能是刚跟安逸通完电话后出了意外,才会让手机落到床底的。

    “墨上筠,这个陆洋真的是被仇人带走了吗,就没有别的什么可能?”

    见着墨上筠放下手机,梁之琼走了过来,好奇地问。

    “有。”

    墨上筠拿出另一个翻盖手机,随口答道。

    注意到她手里的新手机,梁之琼仔仔细细瞧了几眼,不知道是该吐槽还是追问,顿了两秒后,她决定还是选择了后者。

    “什么可能?”梁之琼问。

    “随便想。”

    敷衍地回了一句,墨上筠已经拨通了钱泫的电话。

    “墨大神,咋了?我刚好想给你打电话呢。”钱泫很欢快地接了电话。

    “给我调出11点到现在,军区医院大门的监控。”墨上筠简单明了地道。

    “哈?”

    钱泫一时间没回过神来。

    墨上筠继续道:“一个26岁的男青年,穿着病号服,或者别的,长得很好看,坐着轮椅,身边有两个以上的男人。”

    “行。”

    听墨上筠的语气很正经,钱泫也没有追问,打算应下这个任务。

    可,在墨上筠挂断电话之前,钱泫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喊道——

    “等等!”

    “说。”墨上筠简洁道。

    钱泫赶紧道:“我刚又发现了你要找的那个人,他坐上了一辆车,我处理了一下,把车牌号给记下来了。”

    微微拧眉,墨上筠沉声道:“车牌号和拍摄地点都给我。”

    “好嘞。”

    钱泫极有成就感地挂断电话。

    不一会儿,墨上筠就收到了钱泫发来的车牌号和具体地理位置,顺带还有截下来的一张图。

    墨上筠扫了一眼,眉头皱地越来越紧。

    时间就在十分钟之前,而这车开往的方向是市外,那里只有一条路,如果现在就出发的话,极有可能追上。

    可——

    她现在无法判断陆洋是否安全。

    从安逸描述来看,陆洋百分百是有仇人的——而且对方想置他于死地。

    妈的!

    墨上筠烦躁地想着。

    “墨上筠?”

    注意到墨上筠的神色不对劲,梁之琼慢慢地走过来,出声喊她。

    墨上筠顿时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只是抬眼的瞬间,并未控制好情绪,一个充满杀气地冷眼扫过来,吓得梁之琼立即顿在了原地,差点儿条件反射地做出防御的准备。

    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墨上筠将神情的冷意收了回来。

    梁之琼松了口气。

    “如果这个叫陆洋的真遇到了什么意外,你要去救的话,算上我一个”梁之琼说着,但微顿后,又弱弱地补充道,“不过,如果对方太厉害,或者有什么武器的话,我还是建议报警的。”

    虽然在经过集训营的训练后,梁之琼一直想着是否有机会来一次实战。

    但是——

    眼下这个情况,绝对不是她所想的实战场面。

    墨上筠在拿出第二个手机,说了监控、车牌等字眼后梁之琼第一直觉就是,墨上筠所做的事超过军人的能力范围了。

    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军人能做到的。

    而且,她有预感,墨上筠之所以有第二个手机,绝对是在做什么不能被人知晓的事。

    没准

    好吧,梁之琼不愿意深想。

    “报警?”

    眯了眯眼,墨上筠念出这两个字,话语里捎带疑惑。

    “你”梁之琼顿时汗毛倒竖,往后退了半步,“你不是想杀人灭口吧?”

    墨上筠一愣,尔后意识到梁之琼可能想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上面,顿时无语地皱了皱眉。

    “我做的事都是经过批准的。”墨上筠悠悠然说了一句。

    ——如果说得到墨沧同意就算批准的话,也是可以这么说的。

    “真哒?”

    梁之琼立即放下心来。

    不知怎的,墨上筠只要一说,她就下意识信了。

    墨上筠放下翻盖手机,又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

    “那你现在想做什么?”梁之琼凑过去问。

    墨上筠勾了勾唇,“想阎教官了,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题外话------

    1、所有周边都已寄出,八月长评活动无人中周边,但都予以币奖励。

    2、三个读者群于11月10日解散,望周知。

    3、小番外将不定期与围脖发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