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34、可以理解,无法感同身受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半个小时后。|

    梁之琼坐在经理办公室的沙发上,茶几上放着一杯热茶,这样炎热的天气里,依旧热气冒腾,烟雾袅袅。

    墨上筠坐于一侧的单人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手里拿着一杯冰镇的酸梅汤,不紧不慢地喝着,神情懒懒散散的,就跟度假似的,毫无紧迫感。

    而——

    办公室内还有另外两个人。

    经理坐在办公椅上,表情认真,神色专注,而站在对面的许可,则是落落大方地说着她的实习小组负责的企划案,不卑不亢,有条不紊,并且目不斜视,看都没看墨上筠、梁之琼一眼。

    墨上筠喝了口酸梅汤,在杯面冷却的水珠滑落之前,将杯子放在了茶几上。

    她侧过头,坦然地打量着那个名为许可的大学生。

    衣着得体,气质优雅,身高一米七左右,长相不算惊艳,但五官端正,也算得上是一美女,举止谈吐极佳,说话条理清晰,面对经理的疑惑和提问对答如流,就算经理有刁钻的地方,也毫不急切,想办法来解决。

    可以说,无论从哪个方面给人的感觉都很优秀。

    看了几眼,墨上筠一偏头,看着满脸绝望的梁之琼,无奈地耸了耸肩。

    拿梁之琼来对比的话,许可除了长相和背景差点儿,其他方面对梁之琼来说,都是赤果果的碾压。

    就连人说话的语气,都要比梁之琼温柔很多。

    “你可以走了。”

    问的差不多了,经理满意地点了点头。

    “好的,谢谢经理。”

    许可温和地点了下头,然后拿着自己的企划案出了门。

    走的时候,朝这边看了眼,对上墨上筠的视线后,笑容温婉地点了点头,然后步伐从容地出了门。

    关门时还特地注意了声音。

    墨上筠挑了挑眉。

    喏,连这些细节方面,都秒杀梁之琼。

    “梁小姐。”经理站起身,朝这边走来,“人已经看过了,她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梁之琼闷闷不乐地回答,一副备受打击的模样。

    墨上筠抬头,看了经理一眼,然后站起身,“那就不打扰了。”

    “好。”经理心下一喜,迫不及待地点头,“那我送送你们。”

    “不用了。”

    梁之琼随之站起身,将小包往上一扔,搭在了自己肩膀上。

    腰杆挺得笔直,下巴微扬,昂首挺胸,眼睑一抬,神色微动,让人不由得心生惊艳。

    经理不由得愣了愣。

    刚刚还心灰意冷的模样,一站起来就气场全开,倒是令人刮目相看。

    不过——

    这位梁大小姐,似乎并没有传说中的刁钻任性呢,刚点名说让许可来一趟的时候,他还觉得许可会这么完了呢,没想从头到尾一声不吭的。

    “今天谢谢了,”朝经理说了一声,梁之琼头一偏,看着墨上筠道,“我们走。”

    说完,就踩着高跟鞋走出了办公室。

    墨上筠双手放到裤兜里,懒洋洋地跟在了梁之琼身后。

    眼看着墨上筠从跟前走过,经理下意识去看了她一眼,赫然跟她的视线盯上,顿时一股冷意从脚冒到头,让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他冷不丁心虚,开始怀疑自己心里不耐烦的想法是否被她给看穿了——

    但,下一刻看到已经从走远的墨上筠,他甚至怀疑这只是错觉。

    梁之琼跟墨上筠一前一后的出了办公室的门。

    这两个被经理以非常恭敬地态度请进办公室的人,在走出来的时候,无疑受到了诸多视线的洗礼。

    只不过,梁之琼气场全开,昂首挺胸地走过,看都不看人一眼,只靠那一张混血美女的脸就足以让人悻悻然收回视线;墨上筠气质闲散,无比从容,视线一扫,坦然与一片视线对上,那些人便纷纷低下头。

    ——被那种红果果的视线一扫,感觉灵魂都被看透了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两人以极其强大的存在感,于诸多疑惑的视线里,走出了这栋大厦。

    “怎么样?”

    一走出旋转门,墨上筠就偏了下头,饶有兴致地看了梁之琼一眼。

    因梁之琼踩着恨天高,墨上筠得抬头看她,所以自动跟梁之琼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梁之琼往旁边走了两步,才走到她身边。

    她低着头,一下全无女王气场,眼巴巴地瞅着墨上筠,委屈道:“墨上筠,我很难受。”

    墨上筠抬头看了看她,又低头看了看她脚上的鞋。

    “可以理解,”墨上筠强忍着退开两步的距离,然后淡淡道,“不过不能感同身受。”

    梁之琼紧紧攥着小包的链条,“你说点好听的行吗?”

    “最起码,”墨上筠瞧了她片刻,在她充满期待的眼神下,有些艰难地思考道,“你长得比她好看。”

    “就这个?”

    梁之琼震惊于墨上筠想了半天来了个这么直观的答案,简直备受打击。

    “论军事技能,你比她强。”墨上筠违心地从职业上来称赞她。

    梁之琼差点儿被她连嘴都给气歪了。

    是是是,她是当兵的,军事技能不比许可强,那她可以去撞墙了好吗?!

    同样的,论在职场工作,她跟许可比,连屁都不是!

    “我比较喜欢你。”

    用手背拍了下她的肩膀,墨上筠耸肩道。

    “你喜欢有什么用……”梁之琼说到一半猛地顿住了,她吃惊地看着墨上筠,“真的啊?”

    “嗯。”

    墨上筠淡淡地点头。

    “那那那,你喜欢我哪一点?”梁之琼紧张到话都说不顺畅了。

    “可能,”墨上筠想了想,实诚道,“比较蠢吧。”

    “……”

    梁之琼顿了三秒,思考墨上筠是不是在故意耍她。

    不过,她还没思考出个答案,就已经被墨上筠抓住手腕,直接拉走了。

    “这次去哪儿啊?”

    还没从许可带来的挫败感脱身出来的梁之琼,一脸莫名地朝墨上筠问。

    “逛街。”

    墨上筠拖着她往附近的商场走。

    不远,也就一两公里的距离。

    “我没心情逛街。”跟在墨上筠后方,梁之琼实在提不起精神来。

    “哦。”

    墨上筠懒懒道。

    梁之琼问:“‘哦’是什么意思?”

    墨上筠答:“知道了。”

    梁之琼郁闷:“那你想怎么还在走?”

    墨上筠道:“去商场。”

    梁之琼吃惊道:“可我没心情逛街啊。”

    墨上筠:“哦。”

    后知后觉意识到话题又绕回来了的梁之琼:“……”

    奶奶个熊的,连个恢复失恋心情的时间都不给!

    梁之琼愤怒地想着。

    然后,她又想到,自己已经失恋过一次了,这次只是见到情敌而备受打击而已。

    那种从头到脚质疑自己的绝望感。

    意识到哪哪儿都不如人的自卑感。

    以及……有种这辈子绝对无望了的悲伤感。

    *

    十五分钟后,墨上筠带着梁之琼进了商场。

    很长时间没穿高跟鞋的梁之琼,咬着牙跟上,不过脚还是难以避免地酸痛。

    自从进部队后,她就再也没有碰过高跟鞋了,今天是为了给自己找点场子,才将自己精心打扮一番的,没想到最后受罪的也是自己。

    墨上筠随便挑了一家店,然后走了进去。

    “你想买什么衣服?”梁之琼问道。

    看在墨上筠说“喜欢”自己的份上,她就自动当一次好闺蜜,好好陪墨上筠逛一下吧。

    墨上筠压根没有回答她,迎上来的一名店员,成功被墨上筠的眼神吓退了。

    墨上筠挑了一件短袖和一条牛仔短裤,然后直接丢给了梁之琼。

    “换上。”

    “我?”

    梁之琼接过那两件衣服,不明所以地问。

    “不然?”墨上筠反问。

    “行行行。”

    梁之琼连忙点头,声音里还带着对墨上筠蛮横的纵容。

    趁着梁之琼去换衣服的时候,墨上筠走出了店门,没一会儿,便拿了一双白色运动鞋回来——连盒子都没要。

    正好,梁之琼换好衣服走出来。

    换下那件显眼连衣裙的梁之琼,立即变得清爽起来。

    就是——

    脚上那双高跟鞋,很不协调。

    “穿上。”

    墨上筠将运动鞋丢给她。

    “这是干嘛呀?”梁之琼错愕地接过。

    墨上筠只手放到裤兜里,打量了她一眼,“舒适的着装比较适合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