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27、点名批评【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满意地看了他们一眼,墨上筠拿着拐杖从会议室前门走了出去。

    她当然知道——这些人是不可能轻易将心态恢复的,他们需要时间。

    这一次的两个视频,给他们的冲击力太大了。

    必须给他们一定的时间沉静下来。

    不过,这对训练没有任何影响,反倒是——他们绝对会拼命训练。

    因为他们有想保护的人,所以需要有保护自己的能力,而这群能来到侦察营的人,断不会就此而惧怕牺牲,然后就此丧气。

    她带出来的兵,她相信他们。

    她这次出门,无需说话,走廊上的人自动退散开,给她让出了一条通道,而那一双双沉重而悲伤的眼睛,都紧紧盯在她身上,好像只要他们盯着,就能从墨上筠身上找到属于他们人生的答案,找到他们所有疑惑的终结。

    “墨副连。”

    墨上筠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忽然被人叫住。

    范汉毅和陈科紧跟在后面走了过来,而刚刚喊她的,是范汉毅。

    墨上筠顺势停了下来,靠在楼梯旁的扶手上,静静地看着两人。

    “墨副连长,能不能抽个空”范汉毅用别有深意地眼神看她,委婉地提出邀请,“去我们连队转转,讲讲话放放电影啥的?”

    墨上筠微微抿唇,“不好吧?”

    以为她不同意,范汉毅下意识想要劝说,“怎么不好——”

    “范连长,”墨上筠叫住他,打断他接下来的话,“您觉得那部电影,为什么没有上映?”

    “这个”

    刚想说出自己的猜测,范汉毅顿时就哑了。

    对的,墨上筠说,那部电影没有审核,没有上映。

    那部电影,宣传的并非正能量,而是切切实实的战争,因为过于真实了,所以才对,上映后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范汉毅忽然懂了。

    “你放心,最迟明年,我跟朗连长就得被点名批评了。”

    墨上筠耸了耸肩,就这件事的结果做了个猜测。

    说到底,楼西璐那种演讲,虽然太不切实际,但那才是迎合领导口味的,只是愚弄的是战士而已。而她,现在给战士们所看的视频,所做的思想引导,其实是不受领导喜欢的,他们甚至会觉得她在宣扬负能量,只要他们想,可以给她按上很多罪名,说的严重点,单凭那部电影,给她弄个处分都不为过。

    不过,她并不是没有道理,所以也不会闹得很严重。

    这一点,她跟朗衍都做好了心理准备。

    “我知道了。”

    范汉毅点了点头,明白了墨上筠想要说什么。

    总而言之,墨上筠这样的演讲,只能有一次。

    他很庆幸,他来了,有部分三连的战士,也来了。

    不能说楼西璐就一定是错的,也不能断言墨上筠的就绝对是对的,但是,他年近三十,也不是没有思考过军人的职业和责任,以他的角度而言,更倾向于墨上筠的演讲。

    ——当然,如果墨上筠刚刚那几个小时,确实说得上是演讲的话。

    墨上筠看待问题,比他们这些个年纪大的,竟然还要透彻得多。

    “昨天的事,在这里跟你道个歉。”

    范汉毅朝墨上筠说完,神情凝重地走了。

    不过,陈科还站在原地。

    “陈连长?”

    墨上筠勾了下唇,喊了一直沉默的陈科一声。

    陈科倒是没别的,而是直截了当道:“放心,明天开会我会给你说好话的。”

    “谢了。”墨上筠莞尔。

    “保重。”

    陈科慎重道,看架势,差点儿就朝墨上筠拱手了。

    “多谢。”

    墨上筠也以慎重的语气回应。

    陈科遂转过身,朝一连的小兔崽子们招手,示意他们跟自己会连队。

    楼西璐混在人群里,在随着一连战士走向陈科的时候,抬眼盯了墨上筠一眼,那抹站在楼梯旁的身影,无比的刺眼。

    她一出来,一连的战士都在安慰她,虽然都是好意,可却无疑在无形中认可墨上筠讲得比她好,这比被无视更让她受打击。

    而,闲闲看着这边的墨上筠,正好注意到楼西璐的眼神,那冷冷的、充满了不甘心的眼神,让墨上筠有些意外,但又觉得正常。

    意外的是她这样喜欢伪装的人,竟然会在人群里露出这样阴狠的眼神,觉得正常的是,被当着面拐弯抹角地给否定了,有不满的情绪也是理所当然。

    不是每个人都跟季若楠一样会自我反思的。

    “墨副连,一起上去吧。”

    朗衍从后门走出来,然后朝墨上筠招呼一声。

    见他孤身一人,墨上筠有些好气地问:“指导员呢?”

    按照指导员的性子,肯定会跑出来,将他们俩狠狠批评一顿。

    “把二连的都留下了,打算亲自上阵,”朗衍走近了些,尔后无奈道,“怕他们产生后退的想法。”

    “嗯。”

    墨上筠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她拿着拐杖,转身上楼。

    朗衍跟在后面,仔细地瞧着她已经踩在地上的左脚,不由得问:“你现在可以不用拐杖了吧?”

    “嗯。”

    墨上筠悠悠然应了一声。

    没有伤到骨头,伤口好的很快,脚腕早就好了,左脚被刺穿的伤口也即将痊愈,确实可以不需要拐杖了。

    “那你”

    “希望营长看在我身残志坚的份上,嘴下留情点。”墨上筠懒懒地接过话。

    “”朗衍沉默了下,尔后不由得笑了,“我要不要也摔断个腿啥的?”

    墨上筠顿住,随后偏过身,眼神诡异地打量了他几眼,最后颇为沉思道:“如果你想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

    这阴森森的语调,让朗衍不由得毛骨悚然,背后直冒冷汗。

    “不,不用了。”

    朗衍汗颜地拒绝了墨上筠的好意。

    墨上筠有些遗憾地收回视线。

    再往上走了两步,便到了走廊处,墨上筠忽的停了下来。

    “怎么了?”

    朗衍顿住脚步,在身后问道。

    “朗连长。”墨上筠忽然喊他一声。

    “啊?”

    朗衍从墨上筠左侧走了上来,在她旁边停下,有些好奇地看她。

    “有一点我没想明白。”

    左手搭在拐杖上,墨上筠歪着头,视线紧紧盯着他。

    “您请问。”朗衍坦然道。

    墨上筠直接问:“按照你这谨慎的性子,就我这次的主题,应该会有些犹豫才对,怎么这次答应得这么爽快?”

    这个问题她倒是有想过,不过,看朗衍那么积极地帮她准备视频素材,就没有在演讲之前问他。

    现在看他这般坦然的态度,总让人觉得奇怪。

    朗衍不想让自己的兵期待战争,但是,也应该不会这么积极地让他的兵见到战争的残酷。

    他善良且温柔,想给他的兵一个愉快轻松的军旅回忆,而不是让他们睡梦中惊醒,去思考自己是否会有那么一天,被他们所熟知的各种杀伤性武器给弄死。

    “这个啊”朗衍拖长了声音,他顿了顿,在周围环顾了一圈,确定没有人之后,才耸肩道,“说实话,我上个月差不多半个月之前吧,我去相亲了。”

    “嗯?”

    墨上筠莫名地挑眉。

    摸了摸鼻子,朗衍往走廊走了几步,尔后站在月光下转过身,朝墨上筠露出爽朗的笑容,“对方很好,也很聪明,我其实对她挺满意的,她对我印象也不错,但是——”

    说到这儿,朗衍停顿了下,“她不希望我继续在军营待着。”

    这种似曾相识的话语,让墨上筠愣了一下,很快她想到了陆洋——对,陆洋那个女朋友。

    不过——

    “你有很好的前途。”墨上筠分析道。

    跟陆洋不同,朗衍是军官,以他现在的年龄和能力,前途无量。

    待在侦察营,再往上面升几级,不是什么难事。

    “这个,”朗衍有些窘迫道,“人家年收过百万,不太稀罕我这点前途。”

    墨上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