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26、强大!【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电影开场两分钟,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渐渐从墨上筠演讲的方式转移到这部电影的内容上。

    不可否认,这电影足够的血腥、暴力,抓人眼球。

    这是一部战争片,拍得应该有些时间了,画质不佳,但绝对是一部接近于真实的好电影。

    拍摄手法、台词配音、服装道具、故事情节、后期剪辑都高出了现在很多电影的水平。

    于是他们在观看的同时,很惊讶于未曾听过这部电影的存在。

    墨上筠从哪儿找来的?

    然后,渐渐地,他们连思考电影来路的心思都没有了。

    怎么说,这部电影比他们想象的,更要震撼。

    就连抱着看戏心态来的楼西璐,心不在焉地看了一段时间后,都变得聚精会神起来。

    电影讲述的是维和战争,披露了现实,展现了战争的残忍,尤其是战争的画面,爆炸的真实效果,断手断脚的逼真场面,战乱国家的人民的挣扎与麻木,一切的一切,都在跟他们展现鲜血淋漓的现实战争,画面之残忍恐怖,让他们这群大老爷们都心惊肉跳,甚至很多片段都不敢亲眼去看。

    就连最先表示愤怒的指导员,在电影播放之后,脸色都渐渐变得沉重起来。

    ——他开始意识到,墨上筠这次演讲的主题,或许跟他所想的,截然不同。

    电影总长90分钟,在场观看之人,却有着过了一辈子的错觉,战争的残酷,人性的挖掘,对于他们来说,可谓是心灵上的震撼。

    战争,残忍,血腥,恐怖这几个字,让他们自觉地联系到一起。

    那些见过楼西璐演讲的一连、三连战士,满脸的迷茫。

    ——他们真的会以这种方式去牺牲吗?

    ——他们能够接受这种方式的牺牲吗?

    不,他们想活着。

    这部电影与其说是在展现战争的残酷,更不如说在挖掘他们内心对生命和和平的渴望。

    九十分钟后,电影结束,在场之人寂静无声。

    一直端正地坐在凳子上的墨上筠,终于从昏暗的会议厅里站了起来。

    她走向了多媒体设备,然后,在众目睽睽下,一言不发地点开了第二个视频。

    第二个视频播放的时候,她并没有走下台,而是站直了身子,站在了讲台的角落里。

    这个视频是她自己剪辑的,朗衍负责搜寻的视频素材,从一百年前的战争一直讲述到现在。而视频里的具体内容,并非是简单的数字叙述和战争描述,而是放上具体的战争片段,一幕幕场景都具有一定的视觉冲击力,墨上筠对各种武器对人体杀伤力的讲解,更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听着墨上筠以冷静的语调讲述各种子弹穿透身体的感觉,他们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背后冷汗涔涔,好像他们下一刻就会被各种杀伤性武器致死。

    墨上筠没有跟他们描述死亡,可是,他们潜意识里却在想象自己的死亡,如果是他们在那样的战场上,会以怎样的方式死亡,会是怎样的惨烈,然后,他们开始设想是否可以有什么活下去的办法。

    他们渴望生存。

    可以说,他们不得不渴望生存。

    当他们知晓战争和死亡的恐怖之后,他们再也不会随意将“牺牲”与“死亡”挂在嘴边,没人会坦然地面对自己的死亡,没人会坦然接受亲友的悲伤。

    他们活着,想做有意义的事,想为祖国奉献一切,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可是,他们也不得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诡异的,墨上筠半句有关生死的话都没讲,可他们却下意识地这么想,他们甚至相信墨上筠想要告诉他们的,就是这些。

    “好了。”

    视频播放结束,墨上筠用两个字做了结束语。

    她关了多媒体。

    当投影仪的光线消失,会议厅里的灯光亮起之际,所有人都有些不适应——他们好像经历了死亡地狱,然后,重回人间。

    只是,会议厅里依旧死气沉沉,没有半点生机,他们保持着沉默,心情沉重,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要讲的东西,都在这两个视频里了。”

    站在讲台前,墨上筠只手放到裤兜里,懒洋洋地看着他们,包括第一排那些个一脸沉重排长以及——楼西璐。

    楼西璐脸色很不好看。

    谁都看得出来,墨上筠跟楼西璐讲的是两个截然相反的话题,根本不存在“一样”一说。甚至于,楼西璐的演讲深度,在墨上筠面前,只能说是小儿科。

    “第一个视频,是一部未曾上映过的电影,很荣幸我小时候有机会看到过未上映的它,然后能在今天找到未被销毁的视频给你们看。”墨上筠只手放到讲桌上,不紧不慢地说着,“第二个视频,是由我跟朗连长找的视频资料,稍微精简了一下。”

    “各位坐了很久了,也快到熄灯时间,我就简单做个总结,”墨上筠说着,声音猛地沉了下来,她一字一顿道,“很遗憾没有给你们带来一些正能量的内容,我跟朗连长都想让你们轻松愉快地度过这几年的军旅生涯。我们想让你们不要惧怕战争,却也想让你们不要期待战争。你们穿着军装,需要报效祖国,但报效祖国不仅是战斗和牺牲这一种方式,这比你更不是你们该想的。可以说,如果真的需要你们拿命去拼而报效祖国,我更希望你们在拼过之后,活着回来。”

    活着回来。

    墨上筠着重的强调了最后四个字。

    一瞬间,楼西璐脸色惨白,白如纸张。

    墨上筠这次的演讲,不仅主题跟她的截然相反,而且直接把她演讲的主题给否定了。跟墨上筠的演讲做了对比后,她先前发动战士们激情的演讲过于肤浅,甚至于可笑。

    楼西璐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既懊恼于自己将一连和三连的战士召集过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让这些因演讲而认可她的战士们对她产生怀疑,又憎恨于墨上筠毫不留情地打脸,非得说的这么明确,将她否定得死死的。

    “你们这条命,在穿上军装的时候,就不是你们自己的,”墨上筠又继续道,“你们这条命是国家的、家人的、人民的,这身军装代表着使命和责任,代表你们必须承担国家、家人、人民的期望。但是,国家也好,家人也好,人民也好,他们都很珍惜这条命。你们要做的,就是不负他们的期望,在保护他们的同时,也拥有保护好自己的能力。”

    “”

    会议厅依旧是沉默的,趴在走廊上聆听的人,也依旧是沉默的。

    不是说他们不认同墨上筠的讲话,而是他们太认同了,情绪完全被带入其中,他们下意识去思考,心情沉浸其中,所以他们甚至连鼓掌都给忘了,他们的心情无比沉重。

    “就到这,解散。”说完,墨上筠拿起了u盘和拐杖,在转身的时候,倏地一顿,然后朝会议厅里看了眼,朗声道,“为了不让我白费口舌,明天训练加倍,我要看到结果,听到没有?”

    当即,墨上筠这句话,把所有人都彻底拉回现实。

    一连的人齐刷刷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甚至连带着一连和三连的战士都下意识站起身。

    他们异口同声地回应——

    “是!”

    震耳欲聋的一声喊,表示着他们的决心,更展现了他们的渴望。

    只有强大!

    只有强大起来,才能保家卫国!

    只有能保护自己,才谈得上去守护他人!

    满腔热血去送死,是不会有人稀罕的,只会给国家和家人带来损失!

    墨上筠没说,这些话都没说,但都在清清楚楚地告诉他们——

    强大!

    必须强大!

    他们思绪万千,但依旧豪情万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