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24、错了就是错了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副连长,说话做事,要注意分寸。值得您收藏 。。”

    钟儒勉强保持冷静,字字沉稳地跟墨上筠说着,话语行间夹杂着严厉。

    偏了下头,墨上筠有些吊儿郎当地偏头,略带讥讽地问:“您怎么不先问问您的文书做了什么?”

    “你说!”钟儒盯了文书一眼。

    “钟营长,”墨上筠悠悠然出声打断他,“让当事人说,太主观了吧?”

    就算是钟儒亲自出面,墨上筠也没有丝毫退让,反倒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无礼,这倒是让朗衍和陈科难免惊讶。

    放在半年前,墨上筠就算再不高兴,也会装一下的,她素来是聪明人,而聪明人处理事情的方式很少会这么直接,可她现在几乎不留情面,有什么说什么,眼角眉梢写满了“老娘不高兴”五个大字。

    实在是……让人觉得痛快的同时,又难免为她担忧。

    乖乖,这可是直接得罪直系领导啊,退一步海阔天空,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的。

    “墨副连长,你来说。”

    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钟儒脸色青紫青紫的,瞎子都知道他生气了。

    墨上筠笑了一下,懒洋洋地扫了狼狈的文书一眼,尔后直视着钟儒充斥着威严的眼睛,慢条斯理道:“您的文书,在没有跟我的二排排长林商量的情况下,只凭着一连的实习排长说了几句话,就擅自将林和实习排长的节目顺序调换了。”

    听完,并不觉得这件事很严重的钟儒,也意识到文书做的有那么点不对,于是眼神一横,朝文书质问:“有这么回事儿?!”

    “是的。”文书点了点头,但在恨恨地盯了墨上筠一眼后,补充道,“但是,林林排长的节目是推迟的,准备应该更加充分才是,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当然,没有事先经过林排长的同意,是我的错。就这件事我已经跟墨副连长道过歉了,可她非要我跟提议交换顺序的楼西璐楼排长一起找林排长道歉。”

    这话说得很得体,一来承认了错误;二来将这件事化小,提醒了此事是林占便宜,而非对林有害,所以情有可原;三来点名了自己的态度可嘉,而墨上筠态度恶劣,得理不饶人,甚至于无理取闹。

    这样一来,就显得墨上筠无理取闹了。

    得到文书的解释,钟儒微微点头,对这件事有了个大致理解,他几乎没有犹豫地站在了文书这一边,带有质问的语气朝墨上筠道:“墨副连长,我也觉得这只是一件小事。而这件小事,并不足以让你理直气壮地揍我的文书。”

    “我是跟我外公外婆长大的。”

    墨上筠不紧不慢地说着,忽然就将话题扯远了,旁边一干人等皆是不明所以。

    可很快的,墨上筠便继续道:“我外婆很爱养花。在我八岁的时候,我外婆去世了,给外公留下一院子的花,外公将对外婆的思念放到花上,每日精心打理。可是有一日,隔壁家的熊孩子来外公家里玩,因为他太闹腾,我外公凶了他几句,他为了报复就将整个院子的花全糟蹋了。外公很生气,打了他一顿。结果人家长弄来了一车的花和种子来外公家,陪了他更多更好的花,但是却拐弯抹角的骂我外公为老不尊,为了这么点小事欺负小孩。”

    “就像我当时搞不懂为什么那对家长赔了更好更多的花,就能将我外婆所种的花被毁当做小事。我现在也搞不懂,为什么您的文书理所当然觉得这事对林好,就私自调换了节目顺序。”顿了顿,墨上筠一字一顿地朝钟儒问,“钟营长,是否重要,是否是小事,不应该由我外公来衡量的吗?”

    “……”

    钟儒一时哑言。

    按照墨上筠这么一说,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沉默片刻,扫了这一圈无话可说的人,墨上筠继续道:“钟营长,不对就是不对,错了就是错了,这跟大小无关。小时偷针,大时偷金,这道理您小时候应当也学过。今日一个实习排长仗着跟晚会负责人关系好,几句话调动了节目顺序,这就是错了,就是没有原则。他日我暴揍文书一顿,威胁他在您的文件上做手脚,您是不是也当这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用如此云淡风轻的话语说“暴揍文书一顿”,分明很让人恼火,可是,钟儒等人皆是哑口无言。

    字字珠玑。

    良久,钟儒才用妥协的语气道:“墨教官,你太较真了。”

    “钟营长,你我都是带兵的,更能理解我——我可以受委屈,但我的兵不能。”墨上筠轻笑一声,紧随着又漫不经心地提醒道,“您比我年长,比我有阅历,更知道部队是靠规矩来维持的,规矩摆在那里,错就是错,您不能因事小而徇私情。”

    “……”

    这是连最后的路都给钟儒堵死了。

    若不处理文书和楼西璐的事,就有个“徇私情”的帽子压下来,加之这么多双眼睛在一旁看着,钟儒又是主动掺和这件事的,简直想甩都甩不掉。

    这个墨上筠——

    做事越来越不留有余地了!

    “文书!”钟儒愠怒地喊道。

    “到!”

    文书立即绷紧身子应了一声。

    “找到新来的那个排长,一起去找林排长道歉!”钟儒沉声命令。

    “是!”

    文书虽有不情愿,但自知命令不可违抗,也只得老实应声。

    可,刚走了两步,文书注意到满地的节目单,始终有些不甘心,停了下来,“钟营长,刚刚墨副连长对我——”

    心知他要说什么,钟儒烦躁地打断了他的话,“墨副连长教你怎么做人,对你好得很!”

    “……哦。”

    文书满怀憋屈地应了一声。

    一码归一码嘛!

    墨上筠做的太过分了……

    可是,他却不知道,钟儒及时打断他,只是在为他好。

    钟儒有种预感,一旦让这件事继续下去,就墨上筠这厉害的嘴皮子,没准就不是让文书和实习排长道个歉那么简单了。

    ——文书为什么会答应那个实习排长的要求,他动动眼皮子都能猜得出来!

    墨上筠这番行为,还真是在教文书怎么做人了。

    文书一走,这件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钟儒深深地看了墨上筠一眼,说了句“都散了”,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礼堂,远远地还能从他的背影里看到阴沉和愤怒。

    “墨副连长。”

    陈科朝墨上筠竖起了个大拇指,随后摇了摇头,也走了。

    虽然陈科很偏心,也想让自己的实习排长争口气,不希望看到实习排长丢脸、做错事。可有一点他很认同墨上筠——错了就是错了,这跟大小无关。所以,在这件事上,他并不打算计较。

    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墨上筠总能做出让人不高兴的事,但是,总能在某个点上让你对她心服口服。

    因为相处过后就知道,这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而,他正好喜欢有原则的人。

    “黎凉!”

    视线一扫,墨上筠盯住了在旁乐滋滋看戏的黎凉。

    “到!”

    黎凉立即将脸上的笑意收回。

    墨上筠命令道:“领着人,把地清扫一下,帮忙打理好再走。”

    “是!”黎凉非常乐意地应声。

    “是!”

    很快,跟在黎凉身后的人都齐声喊道。

    几个二愣子很快就跟着黎凉去收拾地上的节目单了,可一个个的,在走开之前,还默契地朝墨上筠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跟上这样一个长官,真好!

    最起码,从很多方面,都能感觉到自己受到重视。

    “走吧。”

    一直一言不发的朗衍,朝墨上筠偏了下头。

    墨上筠耸了耸肩,拿着拐杖,跟着朗衍一起从礼堂前门走了出去。

    “墨副连长,你以前可比现在圆滑多了。”

    直至走出礼堂一段距离,朗衍才回过神,朝墨上筠调侃道。

    “是吗?”墨上筠笑着反问。

    朗衍仔细盯着墨上筠,笃定道:“你以前不会对领导这么直白的。”

    他忽然很想知道,墨上筠从三月份到住院这段时间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的理念里,人应该是越来越圆滑,越来越守规矩,可墨上筠却越来越肆意嚣张,怼天怼地怼领导,反倒是对自己的兵越来越维护了。

    “好像是。”

    想了下,墨上筠赞同地点头。

    “请问,是什么让我们的墨副连长,越来越放飞自我了?”

    墨上筠勾了下唇,“没什么,就是在一个能跟总教官抬杠的地方待久了。”

    “……”

    朗衍眨巴眨巴眼。

    这意思是——墨上筠在集训营的时候,经常跟总教官抬杠?!

    “集训营……”顿了顿,朗衍问,“比我们这儿好吗?”

    墨上筠笑道:“朗连长,你知道,大部分地方都是跟我们连队一样的。”

    言外之意,就朗衍询问的层面来看,确实如此。

    不过,朗衍却释然地笑了。

    他很高兴,墨上筠能遇上一个可以随便被抬杠的总教官,他也相信,墨上筠在集训营的日子过得很好,只是他也有点失望——失望于在自己的连队想要坚持一些事情都很为难。

    只是,还有希望的。

    所有的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

    两人沉默地往前走了一段路。

    突兀的,朗衍回过头,猝不及防地墨上筠问:“对了,你外公后来收下那些花和种子了吗?”

    愣了下,墨上筠如实回答:“没有,用挖土机隔着邻居家的墙,全给丢人院子里了。”

    “哈哈哈哈……”

    朗衍似乎被戳中笑点,不由得捧腹大笑。

    看着看着,墨上筠也笑了。

    不可否认,现在想想,外公的行为很解气。可是,年幼的她,却思考过到底谁才是对的,外公是否有点得理不饶人。

    那时候她找外公聊过,得到的答案是——得理不饶人怎么了?他高兴!这么做了心里才舒坦!

    做人,总不能图那些言论,太在乎肯定会活得很累,有人制定规则,想让他们在规则之内活着,就像小学课本上写的——对不起,没关系;谢谢你,不用谢。

    凭什么对不起之后,一定是没关系?

    凭什么谢谢你之后,一定是不用谢?

    外公教她无视规则,想怎么活怎么活,但也得给自己定下规则,有自己的准则和底线。

    她是这么被教出来的,岑沚是这么被教出来的,当然,司笙也是。

    只是她进了军校,留在了部队,就不得不被一些规矩束缚。

    “我现在能理解,你为什么会是这么肆无忌惮的性格了。”

    好不容易喘口气,朗衍站直了身子,朝墨上筠竖起了拇指,满满的都是对她外公的佩服。

    能活得这么肆意的,绝对是一高人!

    墨上筠无语地摸了摸鼻子。

    *

    说完笑完,墨上筠跟朗衍去了趟办公室,就明晚的演讲具体事项进行商量和确定,同时被知道礼堂之事的指导员特地跑过来‘批评’了墨上筠一顿。

    墨上筠由得他批评。

    本来就对节目顺序被调换、林被楼西璐压下去这件事心有不满的指导员,这次批评简直太不走心了,纯粹是走个形式,让有心人听到后传到钟儒营长的耳里,让钟儒心里图个舒坦而已。

    墨上筠也就配合配合一下,让指导员完成这个任务。

    不过,三人这么一耽搁,转眼过了熄灯时间,等各自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了。

    跟两人告别,墨上筠回到了四楼尽头的宿舍。

    门没关,墨上筠一推,门就自动开了。

    宿舍内没有开灯,但有着微弱的灯光,墨上筠一进门,就注意到坐在上铺的林——还没睡。

    “文书和楼西璐都来跟我道歉了。”

    上铺传来一阵冷冷的声音。

    “哦。”

    墨上筠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顺势将宿舍门给关上了。

    她走向衣柜,打算冲个澡再睡。

    而,林显然没有想让这事就此结束,她拧着眉头,看着黑暗中那抹影子,一字一顿地问:“为什么跟文书闹起来,跟钟营长争执?”

    拉开柜子的门,墨上筠不紧不慢地回道:“为我的兵讨公道,有问题吗?”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造成多大的影响?”林压着心头怒火质问。

    “什么影响?”

    拿出一套新的作训服,墨上筠关上门,抬眼笑着朝林反问。

    “墨上筠,你得罪了营长!”林暴躁道。

    简直莫名其妙!

    墨上筠不想跟自己扯上关系,自己也决定不跟墨上筠扯上关系,一个副连长一个排长,到了时间各自走人。可是,偏偏她下定决心的时候,墨上筠就来这么一出,为了她而得罪营长!

    妈的!

    如果营长记仇的话,足有可能影响到墨上筠的前途!

    墨上筠坦然道:“他还得罪了我呢。”

    营长俨然是知道她的背景的,既然他能在半年前那么对她,就证明他并不在乎,也说明他并非那种趋炎附势之人。

    而,得罪了他,他或许会很不高兴,但绝不会给他使绊子。

    说到底,他们的钟营长,也是有原则的。

    “……”

    见墨上筠如此理直气壮地说出这种臭不要脸的话,林一时间被哽住了,好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得罪了她?!

    得罪了她一个刚下连队的优异学生?!

    还是得罪了她一个去过集训营当教官的一杠三星?!

    谁在乎!

    她是副连长,人家是正营长,压她两级呢!

    “林排长。”墨上筠悠悠然喊她。

    “做什么?”

    “你不跟我道个谢?”墨上筠一脸理所当然地问,丝毫没有半分不好意思。

    “……”

    林差点儿喷她一脸的血。

    她、真、有、脸?!

    可——

    本想丢墨上筠一个白眼的林,在微弱光线中见到墨上筠那一副‘我可是帮你讨回了公道’的嚣张面孔时,嘴巴动了动,竟是低低的道了声谢,“谢谢。”

    在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里,包括她,只有墨上筠站了出来,帮她得到了应有的道歉。

    虽然不想承认,可是,真的,只有墨上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