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23、完虐!【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晚会顺利进行。

    楼西璐除了表演节目外,还当晚会主持人,在台上很会调动气氛,惹得台下的观众笑声不断,热情高涨。

    加之会弹钢琴这个加分项,楼西璐在这场晚会之后,无疑成了整个侦察营众星捧月的存在,一个降临于诸多单身汉中的女神,跟营里另外两个养眼的墨上筠、林不同,平易近人,能跟他们有说有笑,性格脾气极佳,往哪儿一站,就能激发战士们的保护欲。

    楼西璐和林的节目是安排在一起的,楼西璐放在前面,林居后,当楼西璐表演完后,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楼西璐身上,之后林的歌唱几乎没什么人关注,顶多二连的人加油助威来捧场。

    林pk楼西璐,完败。

    扶额,朗衍朝墨上筠使眼色,“墨副连,你看一连有了楼西璐这个吉祥物,你什么时候也露一手?”

    “让我当吉祥物?”墨上筠勾唇笑问。

    “”朗衍仔细想了想让墨上筠变成吉祥物的模样,自己就被雷得不行,于是坦诚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反正人下个月就走了,您还是保持原样吧。”

    “哦。”

    墨上筠倒是露出一副蛮遗憾的表情。

    朗衍差点儿被她给噎到。

    晚会九点半结束,今晚推迟半个小时熄灯,以便战士们有足够的时间。

    墨上筠跟随着人群出来,果不其然听到不少人议论楼西璐的,都是褒奖和赞扬,而这些人里一连和三连的人居多,倒是没见几个二连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林排长的节目不是在楼西璐前面的吗?怎么开始的时候就到楼西璐后面去了。”

    “谁知道,下午排练的时候还在前面呢。”

    “有没有人知晓下内情啊?”

    隐隐的,听到几个二连的战士在讨论节目顺序的事,墨上筠不由得朝他们走了过去。

    “怎么了?”

    走近,墨上筠刚一出声,那些个议论的人,就自觉地停了下来。

    注意到是墨上筠,几人神情都有些尴尬。

    扫了他们一眼,注意到从身侧走过的黎凉,墨上筠眉头轻轻一扬,喊:“黎凉!”

    “到!”

    黎凉下意识地站得笔直喊了声。

    左右一张望,见到墨上筠的具体位置后,才小跑了过去。

    “墨副连,你找我?”黎凉疑惑地询问。

    只手放到裤兜里,墨上筠另一只手放在拐杖上,手指轻轻点了点,问:“林和那个实习排长的节目顺序变了?”

    她下午正好撞见了楼西璐的排练,记忆中确实没有林的表演。晚上没在意,是因为没去看节目单,而排练时间有冲突,没有按照节目单来的话,也可以理解。

    但,现在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儿。

    “这个,”黎凉神情稍稍一变,极力隐藏着不爽的私人情绪,解释道,“楼不,实习排长说准备节目不需要那么久,加上有些台词说不顺,打算多花点时间来做好主持人的工作,于是跟几个人商量了一下,便将跟林的顺序调换了。”

    “没找林商量?”

    “没有。”黎凉摇了摇头。

    这才是最让人恼火的。

    商量过后,林也同意了,那可以理解。但林几乎是直接接到决定的,压根连准备都没有,想要说上几句,结果被人以“晚点儿上场不是更好”的理由给打发了。

    现在看来,楼西璐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想抢在林前面出风头,把林的光彩都给盖下去。

    黎凉素来是不想以恶意度人的,可在这件事上,他不得不怀疑楼西璐的动机。

    “知道了。”

    墨上筠淡淡应声,然后,转身往礼堂方向走。

    见情况不对,黎凉下意识叫住他,“墨副连,你上哪儿去?”

    “说理。”

    简洁地答了两个字,墨上筠走进了礼堂。

    黎凉直觉觉得有事要发生了,他朝旁边几个二愣子看了眼,赫然见到他们一脸懵逼,迟迟没有回过神。

    “还愣着干什么,过去看看!”黎凉一招手,让他们壮壮士气。

    不过,黎凉的想法显然很没有必要。

    一般情况下,墨上筠一个人的气势就可以碾压一个连,对上一个营也不成问题,所以他们是否存在根本无足轻重。

    墨上筠拿着拐杖,走路速度一点都不减慢,营长钟儒正在跟陈科、朗衍说着什么,朗衍手里还拿着一张节目单,路过他们的时候,墨上筠面无表情地打了声招呼,之后就直接拿过朗衍手里的节目单,走向了前台。

    “营长好!”

    见到领导,黎凉及时刹住脚步,朝钟儒打了声招呼。

    身后那帮二愣子也停了下来,齐刷刷地喊道:“营长好!”

    “怎么回来了?”钟儒打量了他们一眼,想到刚刚带着浑身寒气走开的墨上筠,不由得问道,“有事?”

    “这个”

    黎凉踌躇了,不知该如何作答。

    “啥?”钟儒紧随着问。

    “报告营长,我们是来找朗连长讨论八月训练的。”黎凉立即朝朗衍投去求助的目光,尔后看着钟儒,字正腔圆道,“我们连打算适当提高战士们的训练量!”

    “哦?”钟儒一惊,别有深意地看了朗衍一眼,然后赞赏地点头,“好好好,提高训练量是好的,不过朗连长,这大热天的,再怎么训练,也要注意分寸。”

    朗衍连忙点头说是。

    钟儒顺势夸了他们几句。

    陈科站在一旁,对黎凉和朗衍这般刻意邀功的行为嗤之以鼻。

    有点事儿就来邀功!

    瞧把他们给嘚瑟的!

    心里嘀咕了两句,不知怎么的,陈科想到了墨上筠——她刚刚返回来做什么的?

    在钟营长面前,陈科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张望,只能用眼角余光去瞥,可正好背对着前台,他眼睛抽筋了也见不到墨上筠的身影。

    倒是黎凉身后的几个二愣子,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紧张地盯着陈科背后,很快由紧张好奇变为了目瞪口呆,脸上除了惊讶没有任何表情。

    陈科觉得有异样,心情实在是静不下来,见朗衍和钟儒的聊天告一段落,于是赶紧见缝插针地问:“朗连长,墨副连刚是去做什么了?”

    “啊?”

    朗衍疑惑地接过话。

    见此,陈科转过头,明目张胆地张望,特地装模作样地看了一圈后,才转过身朝后面看去。

    这一眼,就彻底傻了眼。

    朗衍和钟儒也心有疑惑,下意识朝后方看去,赫然见到这次晚会的策划人——也就是钟儒那个能文能武样样都会的全能文书,此刻站在墨上筠跟前低着头,老老实实地听着墨上筠说话,脸上的汗水一直往外冒,他神情的紧张、不安一眼便能看出来。

    自己的文书,在一个副连长面前弯着腰,一句话都不敢说,这怂样简直让钟儒目瞪口呆,一时间连发火都给忘了。

    “怎么了这是?”

    朗衍适时地问道,第一时间把自己跟这事的关系撇开。

    “不,不知道。”

    黎凉识趣地装糊涂。

    墨上筠一直都很淡定,声音并不大,他们站的有些远,听不太清楚,可很快的,文书充斥着不甘心和愤怒地声音传了过来——

    “墨副连长,我已经道过歉了,你现在是胡搅蛮缠!小题大做!”

    深吸一口气,年轻帅气的文书还理了理衣领,有种不屑于跟墨上筠争论,但墨上筠逼人太盛,他不得不反抗的架势。

    “哦?”

    墨上筠冷笑一声。

    偏了下头,墨上筠朝旁边拿着一叠节目单的后勤兵看了眼。

    “过来!”

    话语简洁,却字字清晰,带着让人无可反抗的威严。

    后勤兵在一旁看得瞠目结舌的,对墨上筠的口才佩服至极,眼下一被墨上筠点名,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凑了上去。

    然而——

    他几乎刚走近,手上就感觉一轻。

    一叠的节目单脱离了他的手,被墨上筠抓了过去,然后,在他睁大眼睛的注视下,那一叠节目单直接砸向了文书的脑袋!

    靠!

    眼看着节目单冲向文书的脸后,再于空中漫天飞舞,后勤兵大脑一片空白,脑海里只剩下一行字——

    我的天呐,这位副连长胆子太大了!

    然,事情没完!

    文书被那叠节目单砸得晕头晕脑的,火气蹭蹭蹭地就上来了,结果刚想冲上去跟墨上筠发火,就见墨上筠箭步上前,手一抬,揪住了他的衣领,不费吹飞之力地就将只有一米七的他给拎了起来。

    “墨副连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文书惊呼一声,不可置信地看着墨上筠此刻的举动。

    墨上筠神情冷然地朝他笑了一下,然后用臂力将他一扔,直接扔出了一米之远,文书猝不及防,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再抬眼,只见墨上筠依旧站在原地,漫不经心地拍了拍手,近乎敷衍地朝他道:“抱歉,一时冲动,还请原谅。”

    ——抱歉,考虑不周,还请原谅。

    这是刚找文书时,文书给墨上筠的回答。

    意识到这是实打实的讽刺,而且是学着自己的口吻和语气,文书的脸一下就惨白了,愤怒、羞愧、烦躁,情绪错综复杂。

    可是,墨上筠却云淡风轻的,并未有过丝毫紧张担忧,甚至见不到她有什么强撑的表现。

    ——钟儒在场,两个连长也在场。

    一般人都会注意分寸,可是,在这个女人的世界里,似乎没有“分寸”这两个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被墨上筠这番举动给吓到的钟儒,愣了好几秒后才回过神,他当即怒喝一声,然后朝墨上筠和文书这边走了过来。

    朗衍和陈科等人也是面面相觑了会儿,紧随着钟儒的步伐往这边走。

    文书听到钟儒的声音,忽然松了口气,他强撑着站起身,打算好好跟钟儒说道说道这位目中无人的墨副连长的恶行,可他一抬眼,赫然见到墨上筠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知怎么的心一沉,刚刚升起的信心就这么被墨上筠一个眼神击垮。

    文书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钟营长,您还没走呢?”

    淡定地偏过头,墨上筠以极其平静的视线,对上了钟儒暴躁的眼神。

    被墨上筠那眼神一盯,钟儒不由得想到了半年前某些不愉快的记忆,脸色稍稍一变,但怒火明显降下来不少。

    钟儒走近了些,看了眼狼狈不堪的文书,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墨副连长,我想你需要给我们一个解释。”

    手肘搭在拐杖上面,墨上筠近乎好笑地问:“解释一下我一个伤残为什么能提的动一块上百斤的肉?”

    “”

    上百斤的那块肉深感被羞辱,所有愤怒都化作了脏话憋到了嗓子眼,差点儿就骂了出来。

    而,跟在钟儒身后的一群人,一个个的都忍俊不禁,就连朗衍都快要笑出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