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22、被墨上筠耍了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仿佛前日的不愉快并未发生过,楼西璐脸上笑容甜甜的,没有半分不自然,反而带着让人心生亲近的甜美可爱。

    墨上筠眼见着她走近,眉头微微一动。

    搁在谁身上,在她这里吃了亏,第二次见面也不会是这般甜美的笑,不朝她丢白眼已经是非常礼貌了。

    所以说,笑得再自然再真诚,那脸上的笑也是假的,除非这位是个傻白甜,压根不会记仇。

    “有事?”墨上筠神情淡淡地问。

    先前就没给个好脸色,现在她也用不着假惺惺的。

    站在这一排的过道上,楼西璐歪着头,两眼弯成了月牙,用柔软的声音问:“墨副连长不来个节目吗?”

    “没空。”墨上筠冷淡地回应。

    “也是呢,”似是思考了下,楼西璐点了点头,话里带话,“听说墨副连长过两天要准备二连的演讲。”

    消息倒是挺灵通的。

    勾了勾唇,墨上筠朝她笑了一下,顺其自然地接过话,“是啊,忙。”

    “”

    本来想膈应她一下的楼西璐,被她理所当然的态度给膈应到了。

    想了下,楼西璐强忍着没变脸,附和道:“准备演讲是需要花费精力的,墨副连长,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把我准备的资料给你。”

    “这么好啊?”

    没等到墨上筠的回答,路过的黎凉便搭了句话。

    楼西璐立即笑开,“反正都是一样的,墨副连长那么忙,能给她节约点时间,最好不过。”

    黎凉愣了一下,再三确定楼西璐的语气和话都没有问题,可着重于“反正都是一样的”这句话,总让他觉得哪里怪怪的。

    想到这儿,他看了眼神情冷漠的墨上筠,心里几分了然,朝楼西璐笑道:“我想我们墨副连是不会要的,她就喜欢给自己找麻烦,找些不一样的地方——”

    说着,黎凉故意朝墨上筠问:“墨副连,是吧?”

    “唔”墨上筠斜了他一眼,看似漫不经心的,实际上却是赞赏,“做你的事去。”

    接受到墨上筠的眼神,黎凉就意识到自己没有说错,笑道一声“得嘞”,便拿着准备好的道具往人堆里走去。

    楼西璐深吸一口气,意识到黎凉在拐弯抹角地反驳自己,不由得有些恨恨地盯了眼黎凉的背影。

    二连的排长,林也好,黎凉也好,都不是省油的灯,就连唯一脑子不灵光的张政,木讷到没有情商。

    想到前阵子在林、黎凉、张政那里吃到的亏,没有得到一点在一连有的待遇,楼西璐就气不打一处来。

    简直是一莫名其妙的连队。

    “楼排长?”

    声调轻扬,墨上筠出声喊她。

    楼西璐回过神,将不爽的情绪隐去,有些疑惑地问墨上筠,“什么?”

    “问你还有事吗?”墨上筠笑问。

    “就来打声招呼,”楼西璐朝她露出招牌式的笑容,“那我就对墨副连长‘不一样的演讲’拭目以待咯。”

    “可以。”

    墨上筠淡淡应声,没有半点客气谦虚的言语。

    楼西璐压下眉间愠怒,朝墨上筠甜甜一笑,尔后才转身离开。

    看着楼西璐走开,墨上筠稍稍沉思地垂下眼睑,不知怎么的,总觉得哪儿怪怪的。

    怒火攻心,还不发泄有必要这么装吗?

    常年跟军人相处的墨上筠,接触的都是些直爽的性格,有什么情绪就表露出来,就算情绪不外露的也不会对怼过自己的人随便示好。

    像楼西璐这样的,她确实没有接触过。

    但,跟楼西璐先前并未有过接触,对方家底也是清白的,墨上筠也没做多想。

    坐在角落里,墨上筠看了接下来两个节目的排练,第三个是林唱的歌,她倒是怀着欣赏的态度静静听着,只能说林并不是唱歌的料,顶多不跑掉,嗓音别有一番风味,而。不过这里是军营,要的只是气氛,不要求她有真正的歌唱家的水平。

    “墨副连。”

    随着后门一开一关的声音,又一道声音响起。

    墨上筠偏头去看,见到的是古江。

    古江在连队的存在感一直很低,墨上筠回来两天后都没有注意到他,这时候见到这个青涩的年轻人,倒是愣了一下。

    “来排练的?”

    墨上筠往后一靠,疑惑地问。

    “啊,不是,”古江抓了抓脖子,有些羞涩地朝墨上筠道,“是特地来找你的。”

    “怎么了?”墨上筠挑眉。

    “那个,”古江踌躇半天,才嗫嚅道,“我考上军校了。”

    见他做了半天心理准备,还以为他有什么事,没想到是个好消息,墨上筠愣怔了下,很快便笑了,“恭喜。”

    深吸一口气,古江将身子绷得笔直的,抬起右手,如云流水地给墨上筠敬了个慎重的军礼,“墨副连,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墨上筠耸了耸肩,“我可没帮你考试。”

    “不是,”古江结巴道,“是谢谢你给我的书”

    “还抽烟吗?”墨上筠打断他,转移了话题。

    听人认真地跟自己道谢,真不是她能做得出来的。

    古江结结巴巴的,紧张到不行,而她不过是举手之劳,没必要得到他这样的感激。

    “不,不抽了。”

    古江红着脸低下头。

    事实上,自从第一次抽被墨上筠抓了后,他就再也没有抽过烟。朗连长似乎是受墨上筠授意,考试前几个月一直给他做思想指导,让他紧张的时候放松下来,也没有想过抽烟的事。

    不过——

    给墨上筠留下这么个印象,他还挺不好意思的。

    “那行,”墨上筠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的话,你随时可以来找我,当然问朗连长也行。”

    “谢谢。”

    古江点头。

    “忙去吧。”墨上筠淡淡道。

    “是!”

    再次站直,古江应了一声。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深深地看了墨上筠一眼。

    坐在角落里的墨上筠,两腿交叠着,浑身清冷慵懒的味道,仿佛跟礼堂热闹的气氛彻底的隔绝,旁边摆着一根与气质不符气质的拐杖,让人后之后觉地意识到她是个伤患。

    抿了抿唇,古江回过头,走了。

    有些话,不一定要说出来。

    在他的军旅生涯里,能够有墨上筠这样的副连长,已经是上天对他的眷顾了。

    他知道的,他也知道,二连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

    墨上筠总能潜移默化地改变他们的想法,短短三个月,让他们这样一群扶不上墙的烂泥重燃希望。

    因为墨上筠,很多人都在规划自己的人生,他们对生活充满了期待。

    这几个月,他甚至都听不到什么抱怨。

    所以,将二连影响至此的墨上筠、墨副连他连想都不敢想。

    只是,他想在走之前,好好跟墨上筠道声谢,让她知道自己的感激。

    *

    晚上还需要坐在第一排看完整场晚会,所以墨上筠并没有在礼堂呆的太久,她看了五个左右的节目后,就离开了。

    回到办公室,自己将演讲所需的视频素材做了下简易的剪辑,重复确认了几遍后,墨上筠将其拷贝了一份给朗衍看,进行确认后,才做了最终的版本。

    等他们俩忙完,晚会也差不多开始了,两人匆匆去食堂顺了点吃的路上解决,赶在领导没有抵达之前,跟陈科、范汉毅等人共同赶到大礼堂。

    “墨副连!”

    刚一落座,坐在左手边的范汉毅就笑着喊墨上筠。

    “范连长。”墨上筠象征性地回应了一声。

    范汉毅显然没有纯粹打招呼的意思,偏头看着她,问:“听陈连长说,你要亲自给二连来一次思想动员?”

    隔着范汉毅看了陈科一眼,墨上筠注意到陈科坚定而诡异的眼神,确信陈科并未将她所说的初步内容说与范汉毅听,于是收回了视线。

    “嗯,是有这么回事儿。”

    “你看你,就是闲不住,”范汉毅佯装数落的样子,一副亲热的态度道,“一连那个楼丫头都有经验了,你们二连也让她来就成了嘛,非得自己上手。”

    墨上筠也很温和道:“这不是信不过人吗?”

    范汉毅:“”

    将他吐槽的内容,光明正常地说出来自黑,也是没谁了。

    随后,范汉毅也附和地点头,“是是是,墨副连一直都很能耐,看不上别人。”

    说的这么露骨,果然记着‘没让一个三连的去参加集训营’的仇呢!

    墨上筠眉头微动,笑道:“过奖了。”

    “”

    脸皮实在是拼不过,范汉毅拱了下手,表示甘拜下风。

    两边的陈科和朗衍下意识偏过头,没有当着他们俩的面笑出来。

    墨上筠出去一趟,这脸皮是真的没得说!拿其脸皮跟城墙比,那还是小瞧她了。

    见到范汉毅的黑脸,墨上筠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抬眼看向陈科,“陈连长,你们的邀请名单下来了吗?”

    “什么邀请名单?”陈科很快接过话。

    “新特种部队招人,从集训营的名单挑选第一批。”

    反正最迟再过两天,侦察营所有连长以上的都得知道,这也不是保密条令,墨上筠身为集训教官之一,说出来并不算违规。

    提及“集训营”这三个字,可以说是在范汉毅的心窝上捅刀子了,身为一连之长,三连在墨上筠这里结下的血海深仇,范连长可是时刻挂在心上,只要一想到墨上筠,白天茶饭不思,晚上夜不能寐,连做梦都想着怎么胜墨上筠一筹。

    现在,墨上筠这一刀,戳的死死的,正中心脏。

    可是,墨上筠却觉得不够,还打算将这把戳中心脏的刀旋转一下。

    “名单啥时候下来啊?”

    墨上筠道:“最迟这几天,待会儿问问营长,他应该清楚。”

    陈科挑眉,“几个名额,透露一下呗。”

    墨上筠朝他露出个深不可测地笑容,不过却暗示陈科,他的兵的表现,倒是可以稍稍透露一下的。

    于是,两人在领导来之前,中间隔着一个面如铁色的范汉毅,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聊得好不热闹。

    而,这每一句话,都是对范汉毅的无上折磨。

    听到后面,范汉毅那个抓心挠肺的啊,就刚刚主动招惹墨上筠一事,简直悔得肠子都青了。

    奶奶个熊!

    墨上筠这丫头简直太不给面子了!

    跟新来的一连排长楼西璐简直没法比啊,没法比!

    范汉毅气呼呼地想着。

    “范连长。”

    墨上筠叫了范汉毅两声,范汉毅才从悲愤中回过神来。

    “啥?”

    瞪了墨上筠一眼,范汉毅虎着一张脸,一副“我不想跟你说话”的恶劣态度。

    墨上筠揶揄地看向某一处,“营长跟你说话呢。”

    范汉毅心一提,下意识看向营长的位置,可那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倒是正门的方向,正好走来营长和政委的身影。

    被、耍、了。

    范汉毅的脸色彻底垮了。

    朗衍及时出来打圆场,“明晚的演讲,范连长要来吗?”

    对于朗衍,范汉毅平时态度还是可以的,可现在看他也是一脸的凶相。

    他看了看朗衍,又看了看墨上筠,最后恶狠狠地磨牙,“墨副连的演讲,当然去。”

    他倒是要看看,墨上筠能不能说出一朵花来!

    这么自信,到时候反响不好,被打了脸,他绝对要在一旁看笑话!

    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