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19、指导员的小算盘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通知下去,五分钟后,楼下集合。”

    “是!”

    一声命令,一句回答。

    这样的对话模式,仿佛经历了无数次,格外默契,自然而然。

    楼西璐在惊愕间下意识偏过头,朝门口看去,赫然见到先前还杂乱的战士们,整齐有序地排列好队伍,有条不紊地往楼下走。

    他们对墨上筠不存在质疑和不满,就好像是他们正常的相处模式。

    楼西璐有点发愣。

    据她所知,墨上筠在侦察二连的时间,应该不超过三个月,12月下连队,到次年2月的三个月时间里,也并非长时间待在连队,而后面从3月开始到现在,墨上筠都一直在外面,没有回来过。

    相处时间这么短,为什么侦察二连的战士还对她言听计从?

    “楼排长。”

    墨上筠声音淡漠地喊她。

    “是。”

    楼西璐立即回过神。

    “你说指导员邀请你来二连进行演讲?”

    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支笔,墨上筠转动着签字笔,平静地朝楼西璐问。

    “是。”

    楼西璐微微点头。

    “你一个排长,而且是个实习生,”墨上筠抬起眼睑,凉凉地盯着她,字字顿顿地问,“请问你拿什么来证明你能弄好这次演讲?”

    淡淡的语气,没有半点和气的意思,话里行间皆是对楼西璐能力的怀疑。

    朗衍别有深意地看着墨上筠。

    至于楼西璐,若不是强忍着怒火,怕是早就跟墨上筠杠上了。

    脾气再好也受不了这种屈辱!

    深吸一口气,楼西璐也不再朝墨上筠笑,态度冷了下来,“墨副连长,您刚回来,可能什么都没了解过。我希望您知道,我是吕指导员邀请来帮你们二连进行演讲的,在此之前,我在一连和三连都举行过演讲,反响都很强烈,很显然是成功的。您不信任一个实习生的能力,可以理解,但希望您不要仗着优秀而这么眼高于顶,最起码,麻烦您先了解一下情况。”

    “唔,或许你真的很厉害,”墨上筠坦然地看着她,不紧不慢道,“我不信一个连进门都不会喊报告的人,能给我的兵进行演讲。”

    “墨副连长,这是两码事。”

    紧紧皱眉,楼西璐脸色稍稍沉下来,声音不再如先前的甜美。

    顿了顿,她又道:“您离开侦察营四个月了,在侦察营的时间并不长,您的兵跟其他连队的一样,并不特殊。我能给其他连队做好演讲,为什么不能给你的连队演讲?墨副连长,我怀疑你对我存有偏见。”

    朗衍讶然地看着伶牙俐齿的楼西璐。

    真没想到,能整个侦察营都能打成一片的小女生,竟然这么会说话。

    不过——

    想到她那备受推崇,甚至得到领导夸奖的两场演讲,朗衍倒也释然了。

    没有点逻辑思维和嘴皮子,演讲确实很难办好。

    “我没必要对第一次见面的人抱有偏见。”墨上筠轻描淡写道,“就事论事而已。”

    楼西璐一咬牙,垂落的双手冷不丁握成拳头。

    就事论事个屁!

    她也好意思厚着脸皮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来?!

    分明就是她对自己刻意找茬,不曾了解就妄作定论,一点儿都不讲道理

    注意到楼西璐那张气得通红的脸,墨上筠将手中的签字笔放下来,继续道:“我们二连的事,就由我们自己解决,劳烦你走这一趟了。”

    说到这儿,墨上筠还看了敞开的门一眼。

    这逐客令下得很是不委婉。

    被墨上筠这么毫不客气地怼,楼西璐实在是恼火得很,可自知这是什么地方,楼西璐还是将火气给压下去了,只是转身出门的时候,那背影一点儿都不留念,恨不能离墨上筠越远越好。

    楼西璐一走,办公室内的气氛立即恢复到原样。

    朗衍眨了下眼,看了看门口,又看了看墨上筠,末了把手中纸杯里的水一饮而尽,润了润嗓子,才走向墨上筠。

    “我说,”走近后,朗衍压低了声音,抬眼朝走廊扫了几眼,确定没人了之后,才继续朝墨上筠道,“你是不是对她真有什么偏见?”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墨上筠刚刚那一番话,都显得过于直白了,说到底还是有点伤人的。

    好在人小姑娘没跟墨上筠当面发火,不然非得将事情给闹大了不可。

    “算不上偏见。”墨上筠斜斜地扫了他一眼,“不是不想举行演讲吗,怎么,反悔了?”

    “那倒不是。”朗衍神情颇为奇怪,仔仔细细打量着墨上筠,“只不过,拒绝她的方式,连我都能想出好几种,你怎么就偏偏挑了最坏的那种?”

    “有可能,”墨上筠抬起手,一脸沉思地摸了摸下巴,装模作样地思考了片刻后,最后给了朗衍一个答案,“我看她不爽。”

    “”

    朗衍一时哑言。

    墨上筠勾唇笑了笑,“你不觉得她太机灵了吗?”

    愣了下,朗衍反问:“机灵不好吗?”

    “好,但也得恰当。”墨上筠道,“看着平易近人,乖巧伶俐,实际上打心底觉得高人一等,这种人都有点自以为是。说实话,我不喜欢。”

    “所以你就想挫挫她的锐气?”

    “唔。”

    墨上筠没有否认。

    眼睛微微睁大了下,朗衍实在是打心底佩服地朝她拱手。

    这位当学姐的,是真的厉害。

    “五分钟到了,”墨上筠站起身,将拐杖拿了过来,“我去跟他们打声招呼。”

    “一起吧。”

    扫了眼墨上筠还被绷带绑着的脚,朗衍略有担忧地道。

    “也行。”

    墨上筠点了下头。

    两人遂一起下楼。

    宿舍楼下,百余人,已经整整齐齐地排列成方阵队,每个人都拿出了自己最好的精神状态,笔直端正地站得如青松一般,而那一双双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欣喜。

    自墨上筠出现后,所有视线都落到她身上。

    不是那种挑衅的、凌厉的、审视的、充满敌意的,而是狂喜的、雀跃的、期待的。

    在这里,除了黎凉、向永明、林这三个跟墨上筠去集训营的外,其他所有人都足有三个月没有见过墨上筠了!

    以前他们讨厌墨上筠在训练场的监督、对他们的苛刻要求,以及居高临下不屑于他们的能力,但自墨上筠离开的这四个月里,他们忽然发现,他们疯狂的想念这个性格怪异、极不合群却总在暗地里帮他们一把的墨副连长!

    无分男女!

    自从墨上筠让他们拿到考核第一开始,她就成了二连的精神支柱。

    于是再见到墨上筠,他们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

    不过——

    在注意到墨上筠拄着拐杖,不紧不慢地走过来,一点儿都没有印象中的潇洒之姿后,渐渐的,不少人都有点儿按捺不住内心的狂笑。

    哈哈哈哈!

    你也有今天!

    “哔——”

    在前方两米远处站定,墨上筠拿起哨子,狠狠地吹了一声。

    众人立即将笑意压下去,方阵队立即变得紧张起来。

    墨上筠手持拐杖,视线慢悠悠地从他们身上扫了一圈,然后以一种极其闲散的口吻道,“这次集合呢,三个事。一,就是想告诉你们一声,你们的副连长虽然再次挂了彩回来了,比较稀罕,但——”

    说到这儿,墨上筠话锋一转,“谁要是揪住这稀罕事不放向永明!”

    话才到一半,墨上筠眸光闪了闪,点了在列队里偷笑的向永明的名字。

    “到!”

    向永明立即端上了严肃的表情,目不转睛地盯着墨上筠。

    “俯卧撑。”

    “做,做多少个?”向永明好奇地问。

    “解散为止。”

    墨上筠懒洋洋道。

    经历过集训营的训练,简单的几百个俯卧撑,对向永明来说只是区区小事而已。

    “是!”

    向永明哭丧着脸应声。

    列队里的战士们想笑又不敢笑,一个个的都憋着,可还是掩不住眼底的笑意。

    以前也好,现在也罢,墨副连特喜欢挑向永明下手,来一招杀鸡儆猴。

    “第一个事到此为止,”墨上筠继续道,“第二,下午训练取消,进行一次全连考核,你们这次的成绩将会影响到接下来一个月的训练量。”

    ——为了避免再被人说插手连队训练之事,墨上筠在下楼之前,已经跟朗衍说过这件事了,朗衍也点头同意。

    “报告!”

    有人迫不及待地喊。

    “说。”墨上筠挑眉。

    “接下来一个月您会接手我们的训练吗?”那人有些紧张地问。

    闻声,墨上筠在众目睽睽之下,低头扫了眼自己的左脚,尔后抬起眼看着那人,道:“虽然我有身残志坚的精神,但训练你们是朗连长的事,我只负责打下手。”

    “”

    全连静默。

    就连一旁的朗衍,都下意识想到顾荣那件事,情绪稍稍有些低落。

    很显然,他们二连在考核中的第一次第一,本来理所当然是墨上筠的功劳,可除了他们,谁也不会记着是墨上筠的功劳。

    在外人看来,墨上筠只是个副连长,所有功绩都归功于朗衍。

    当然,朗衍也很努力地想告诉其他人,他们的墨副连很厉害,二连就是她带起来的。但是,他们只当他是谦虚,亦或是压根不想去听这种话。

    “第三个事,”作为当事人的墨上筠倒是很平静,不紧不慢地继续道,“听朗连长说,你们都很期待一连的楼排长给你们来场演讲?”

    “报告!”

    “报告!”

    “报告!”

    人群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喊声。

    墨上筠视线一扫,最后盯上了一连连长张政,她懒懒道:“张排长。”

    “报告!”张政大喊一声,刚想说话,便感觉到整个连队齐刷刷威胁的视线,于是立即改口,僵硬地吐出两个字,“没、有。”

    这声音过于生硬,乃至于没有半点说服力。

    好在这时正在做俯卧撑的向永明及时救场,“报告,我们更希望是您来演讲!”

    “报告,我们希望您来演讲!”

    人群中有人高呼。

    “报告——”

    “哔——”

    在又一声高呼即将到来之前,墨上筠及时吹响了哨子,把那阵高呼给提前压了下去。

    众人条件反射似的闭上嘴。

    “没别的意思,”没有再跟他们调侃,墨上筠神情渐渐正经起来,她看着他们,“就是问问,如果没有演讲,你们是不是觉得士气拼不过一连和三连是理所当然的?”

    众人一愣。

    “不是!”

    黎凉回过神来,第一个出声喊道。

    “报告,不是!”

    所有人异口同声地跟着黎凉喊道。

    视线平静地扫了他们一圈,一张张脸,一个个脑袋,因几月未见,这些傻小子都有了细微的变化,但目光灼灼,如同励志拿下全营第一时一般,眼底迸射出闪亮而坚定的光芒。

    墨上筠收回视线,尔后偏过头,朝朗衍道:“朗连长,可以组织考核了。”

    朗衍点了点头。

    原本墨上筠一回来,就鼓舞了全连的士气,谁也不想时隔四个月后再被墨上筠小瞧,最起码,得让墨上筠看一看他们这几个月来的表现。

    现在,有了墨上筠这么一番话,他们就更加有精神了,甭说区区一个考核了,就算是再来一个加倍训练,他们都心甘情愿!

    与此同时——

    二楼走廊。

    站在走廊上,静静看着墨上筠讲了最后一件事的楼西璐,脸色青到极致。

    她愤怒地盯着楼下那抹身影,怒火中烧。

    一回来,不仅故意找她的茬,还刷小手段,让自己连队的人站队。

    什么不搞演讲,分明是她自己想去演讲,可拉不下脸主动申请而已!这么不要脸的意图,还能被她说得冠冕堂皇的想想就生气。

    “楼排长,怎么还没走?”

    听到外面的动静,指导员走出了办公室,赫然见到还站在走廊的楼西璐,不由得问了一句。

    身形一僵,楼西璐深深地吐出口气,然后将握紧的拳头松开,这才换上一副甜美的笑脸回过身,笑着朝指导员道:“看墨学姐怎么带兵呢。”

    “她啊”

    听到外面那么大动静,指导员就猜到是墨上筠做的。

    不过,一提及她带兵,就想到顾荣的事,心里多少对她有点亏欠心理,于是没有随意评价。

    想了想,指导员改口道:“我待会儿就找她说说演讲的事。”

    就刚刚,楼西璐离开了连长办公室后,并没有直接回一连,而是去了指导员的办公室,以“委婉”的方式表达了墨上筠并不乐意她去演讲的事,果不其然让指导员对墨上筠产生了不满情绪,说是要好好跟墨上筠说一说这件事。

    “不用啦”楼西璐有些为难道。

    “没事没事,”指导员道,“这次就麻烦你了,你先回去吧,我们讨论出结果再通知你。”

    就演讲这件事,指导员并没有跟楼西璐打包票。

    墨上筠没有回来的时候还好,指导员就算是暗中跟楼西璐沟通了,组织好演讲的时间和计划,到时候临时通知朗衍,朗衍也不会有任何办法,只能妥协。

    可是,墨上筠这个人精一回来,这些小把戏完全没了用,指导员现在只希望她不要站队,并且打着“让墨上筠这个说什么都能说出理的来进行这次演讲”的小主意。

    对指导员的心思一无所知,楼西璐点了点头,放心地走了。

    而——

    两人都不知道,楼下有一双狭长的眼睛,正看着两人的身影,眼底笑意渐深。

    *

    一有空闲就去找墨上筠的指导员,在下午到晚上的半天时间里,共计光临了连长办公室十次有余。

    偏偏,就是那么碰巧的,墨上筠每次都不在。

    要么在宿舍,要么在训练场,要么在食堂反正在哪儿都找不到人影。

    指导员觉得天意如此,于是气急败坏地将找墨上筠的计划给推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