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18、你学姐始终是你学姐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副连,你觉得结果如何,都无关紧要吗?”

    朗衍问这话的时候,表情很正经,正经到除非在某些比较重要的时候,是看不到这样的表情的。。。

    墨上筠微怔,继而笑了下,“朗连长,你应该知道,我没有义务跟你统一战线的。”

    微微一顿,朗衍耳根发红,很是窘迫。

    他刚刚……是有点急切了,下意识想让墨上筠站边。

    “不过,”话锋一转,墨上筠继续道,“我并不反对你的坚持。”

    “真的?”朗衍惊讶问。

    “嗯。”墨上筠点了点头。

    朗衍松了口气。

    他不想让他的兵期待战争,他管不了别的连队,但他能管好自己的连队,他想,最起码他的连队不要每天都想着战争。

    让战士们提高士气是不错的想法,可提高士气的方式有很多种——墨上筠以身作则地折腾出很多方式。

    所以他想坚持。

    但是,这些天来,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站在他这边。营长虽然不是硬性要求,可偶尔也会在开会的时候询问他几句,而指导员从不浪费任何机会地劝说他进行思想动员,甚至最近还偷偷跟一连的新排长联系,打算请这位新排长来进行思想动员。

    就算是二连的战士们,都会时不时的问他,一连和三连都有思想动员了,什么时候轮到他们二连?

    这群傻子,一个个都很期待。

    “朗连长,”墨上筠往后一倒,舒舒服服靠在椅背上,笑的有点儿无奈,“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随波逐流的话,做事就不会这么累了?”

    朗衍也笑,“不仅不会这么累,再过一两年,我就能往上升了。”

    “你什么都清楚,还要坚持?”墨上筠歪了下头,看着他。

    “没办法,我就是喜欢做点与众不同的事。”

    朗衍耸了耸肩,朝墨上筠露齿一笑。

    尔后,继续开车。

    墨上筠没有多问。

    归根结底,她跟朗衍算是一类人,脑子里总是有一些不必要的坚持。

    导师总是劝导她,有原则是好事,可是,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太有原则就是木讷,不思上进。

    ——搞笑的是,这样劝说她的导师,本就是一个既有原则的人,从不会因任何外在因素动摇过自己的想法和决定,除非你能真正的说服他。

    她也好,导师也好,朗衍也是,都不傻,没有人会傻乎乎地放着大好前程不要,可是,人活着总得有点自己的坚持,活得世故也没错,但活着活着没有了底线,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不过,她并不知道——

    朗衍是见识过有这么一个副连长亲手将一群扶不上墙的烂泥打造成全营第一的勇士后,才意识到,有些东西是不能随波逐流的。

    当每个人都觉得二连理所应当成为吊车尾的时候,连他们自己都觉得自己本该如此无能。没有人想过他们可以变得不一样,除了那些新同志,谁也不会励志让连队成为第一,就算是林,也在短短三个月内被同化,渐渐丧失了斗志。

    除了墨上筠。

    只有墨上筠。

    这样一个能化腐朽为神奇的人,从一开始就不觉得他们是吊车尾,在三个月的时间内,让二连从里到外焕然一新。

    也是亲眼见识过,朗衍才尝试着去想,有些东西是可以改变的,那些他觉得“不应该、不可以”的事情,是可以坚持一下的。

    而,如果连他都不去做这个坚持的话,连极其细微改变的可能性,都不复存在了。

    *

    回程不算远,一个小时即可。

    因快到中午,所以朗衍请墨上筠在路边的餐馆里吃了顿午饭后,才带着她一起回去。

    抵达侦察营的时候,差不多已到下午1点。

    正值一天最热的时间,墨上筠将车窗一打开,外面涌进来的风都是滚烫灼热的。

    时隔四个月,侦察营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吉普车驶入基地里,门口站岗的战士敬着军礼,身形笔直如青松。

    天气太热,路过三连的时候,训练场并没有什么人。

    手肘搭在车窗上,墨上筠用手指托着下巴,热风迎面吹来,她懒洋洋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从春天到夏天,这里还是没什么变化。

    “这几个月在外面,想家吧?”

    将车速放慢了不少,朗衍调侃地朝她问道。

    顿了顿,墨上筠道:“还行。”

    听到这半将就的答案,朗衍讶然地扫了她一眼。

    印象中的墨上筠应该是死鸭子嘴硬的类型,本以为会直接否认的,没想到会来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看在自家副连长惦记着连队的份上,朗衍又将车速稍稍放慢,让她好好欣赏一下他们基地的绿化环境。

    不过,基地不算大,很快的,吉普车就抵达二连的训练场附近。

    “那是怎么回事?”

    墨上筠倏地出声,吸引了朗衍的注意。

    朗衍偏过头,朝不远处的训练场看了眼,赫然见到一群人围聚在一起,盘腿坐在草地上,中间围着一个人,好一幅欢乐的场面。

    愣了下,朗衍踩下了刹车,尔后定睛看去。

    围在外面的人,俨然就是他们二连的傻小子,大概十来个,而坐在最中间的,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生,跟那帮浑身是泥土的傻大个不一样,她浑身干干净净的,属于军校生的一道杠在领章上极其显眼。

    帽檐之下,一双大大的猫眼,在阳光折射下闪亮闪亮的,清纯可爱的脸蛋,说话时神采飞扬,眉眼弯弯总是在笑,让人很容易心生好感。

    “她就是一连新来的排长,叫楼西璐,”说到这儿,朗衍深深地看了墨上筠一眼,“跟你和林都有点不大一样,喜欢跟战士们聊天,让一连心服口服后,又迅速跟二连和三连的打成一片。”

    “哦。”

    墨上筠悠悠然应声。

    在楼西璐注意到这边的视线之前,她先一步将视线收了回来,尔后朝朗衍挑眉,“走吧。”

    “嗯。”

    朗衍回过神,确定墨上筠的情绪毫无异样后,继续开车。

    从训练场到宿舍楼的距离可就近了,眨眼的功夫,吉普车就停在了宿舍楼下。

    找到指定车位停好,两人便直接下了车。

    拿上墨上筠的背包,朗衍走至墨上筠跟前,询问:“先去哪儿?”

    动了下手中的拐杖,墨上筠抬头,看了眼熟悉的宿舍楼,尔后道:“办公室。”

    闻声,朗衍乐了,“休假也惦记着办公室?”

    懒懒地斜了他一眼,墨上筠强调:“这叫敬业。”

    “行,敬业的墨副连,需要我来扶你吗?”朗衍笑眯眯地问她。

    “不必,”墨上筠往前走了几步,不紧不慢地出声,“退下吧。”

    朗衍:“……”

    虽说让退下,但面对墨上筠这个伤者,朗衍还是心甘情愿地当跑腿的,提溜着背包老实跟在墨上筠身后。

    这个时间,二连的战士们,除了在训练场上聊天的外,其他的基本都在午休。

    两人从一楼到二楼,愣是没有遇见一个人,乃至于墨上筠抵达了办公室,也没一个人来扰她。

    办公室跟她走时的一样,不过过了四个月,她的办公桌依旧干净整洁,想必是朗衍帮忙打扫过的。

    只不过,墨上筠进办公室后,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挂在墙壁上的一幅字——

    精忠报国。

    龙飞凤舞的四个字,出自于岑沚之手。

    墨上筠不由得扫了朗衍一眼。

    真是够义气的,她走了这么久,这幅字竟然都没被取下来。

    “来来来,请上座。”

    朗衍朝墨上筠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先她一步走进了办公室。

    放下背包,他便走向墨上筠的办公桌,帮她把椅子拖出来。

    墨上筠一脸木然地走过去。

    这朗连长,热情起来跟只猴子似的,让人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

    “要喝茶吗?”

    见着墨上筠坐下,朗衍又问了一句。

    “水,”墨上筠将拐杖放到一边,扫了眼正在烧热水的饮水机,补充道,“冷的。”

    “夏天少喝点冷水,”朗衍拿着她的水杯,走至饮水机旁,同时嘀咕道,“要不给你一半冷的一半热的吧,中和一下,对身体好。”

    墨上筠:“……”

    眼睁睁看着他往杯子里加了近半的热水,墨上筠眉头狠狠一抽。

    这样炎热的夏天,不喝点冷水,怎么能算得上是夏天!

    无语间,朗衍已经拿着杯子走过来,将其放到了桌上,饱含期待地看着她。

    凉飕飕地扫了他一眼,墨上筠伸手拿过杯子,喝了一小口水。

    ——剩下的等凉了再喝。

    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朗衍甚是失望地叹了口气。

    “叩。叩。叩。”

    门被敲响。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将心思从水是冷是热这个问题上转移开。

    抬起眼,两人朝门口看去。

    门没有关,敞开了一半,光是这样,外面站着的人也能顺利被看清。

    二十出头的小女生,清纯可爱的脸,因在烈日下暴晒后脸蛋红彤彤的,此刻正站在门口,眨巴眨巴着眼睛,好奇地看着办公室内的两个人。

    正是楼西璐。

    “朗连长,墨学姐,你们好。”

    楼西璐打量了两人片刻,尔后朝他们露出甜甜的笑容,声音温软甜美地打招呼。

    墨上筠淡淡地看了她几眼,不感兴趣地收回视线。

    这女生……不怎么对她的胃口。

    “有事吗?”

    清了清嗓子,朗衍声音沉稳地朝她问。

    “哦,”楼西璐顿时笑得眉眼弯弯,“是这样的,我刚刚看到朗连长开车回来,想到是不是有可能去接墨学姐了,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真回来了。”

    墨上筠舒服地靠在椅背上,眼睑微微一掀,又看了这位机灵聪明的小学妹几眼。

    “进来吧。”朗衍招呼道。

    “好。”楼西璐脸上笑意不减,走进来之后,眼珠子转了转,瞧着靠在椅背上的墨上筠,“墨学姐,你提前出院,怎么没跟连里说一声呢?刚刚你们二连的战士还跟我说,想明天给你筹划一个欢迎会呢。”

    “嗯?”墨上筠偏了下头,答非所问,似是疑惑地朝她问道,“你是?”

    “……”

    楼西璐脸上笑意僵了僵。

    朗衍无奈地看了墨上筠一眼。

    刚回来就戏弄人,反正他是服了。

    “呃,”楼西璐稍有尴尬地笑了笑,但很快神情便恢复了正常,笑着朝墨上筠自我介绍道,“我叫楼西璐,国科大的学生,比学姐你小两届。现在在一连当一排排长,实习的,九月就走。”

    “你认识我?”墨上筠扬眉问。

    “当然啊,你是我们学院的十大未解之谜之一,我刚入学就听说学姐你的风云事迹呢。”楼西璐笑得甜甜的。

    “哦。”

    墨上筠淡淡点头,依旧没对她提起什么兴趣。

    来了一个林,又来一个季若楠,现在还来一个楼西璐……她的校友真是遍布五湖四海。

    见气氛又一次冷淡下来,朗衍连忙说话,“我去给你倒杯水。”

    “谢谢。”楼西璐声音软甜地道谢。

    “不用。”

    朗衍走向饮水机旁,不过手里拿的是一次性的小纸杯。

    “对了,”楼西璐忽然想到什么,拍了下手,朝两人扫了一圈,“朗连长,墨学姐,吕指导员找我商量,让我在二连举行一次以‘现代战争’为主题的演讲,正好墨学姐也回来了,我们要不要先讨论一下?”

    朗衍接水的动作一顿,有水珠从纸杯里洒落出来。

    墨上筠微微歪着头,笑眼打量着楼西璐,“这事暂且不提,我倒是有个疑问。”

    “墨学姐,你说。”

    楼西璐眨着眼,规矩地站着,像个听话的小学生。

    “我的疑问是,”墨上筠慢条斯理地道,“作为一个排长,还是实习的,进连长办公室之前,为什么不打报告?”

    “……”

    楼西璐脸色倏地变了,强忍的笑意彻底跨了下去。

    如此不客气的指责,一回来就先将规矩给摆上来……这是什么意思?!

    朗衍接好水,识趣地站在饮水机旁当隐形人,没有立即走过去。

    据他对墨上筠的理解,墨上筠是最不在乎这些规矩、礼仪的人,眼下提及这件事,怕是因“演讲”的事情,有意帮他解除尴尬。

    墨上筠总是唱白脸的那个。

    “墨学姐,抱歉啊,我太激动了。”楼西璐有些窘迫地低下头,声音渐渐压低下来,压抑的语气里满是委屈,“以后我会注意的。”

    “不用以后了,”墨上筠坐直了身子,手肘往桌面上一搭,左手手指抵着下巴,眉目的笑意有些温和,“就这次开始吧,出门,喊报告,我们商量下演讲的事。”

    “哦。”

    楼西璐委屈巴巴地应声。

    “哦?”

    墨上筠扬了扬眉头,饶有兴致地看她。

    愣了下,楼西璐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立即挺直腰杆,红着眼、咬着牙喊出一个字:“是!”

    墨上筠朝她颔首示意。

    楼西璐深吸一口气,不可置信地看着第一次见面就做事做得如此之绝的墨上筠,咬了咬唇角,转身走出了办公室的门。

    见到她转过身,朗衍赶忙朝墨上筠使眼色,示意她做事不要太狠了,整个侦察营最近都对这女生蜜汁宽容,若是跟她的关系闹得太僵了,墨上筠没准又成了整个侦察营针对的存在。

    只是,回应他的,是墨上筠一脸的满不在乎。

    朗衍倍感无奈。

    墨副连啊墨副连,你这么败坏自己的人气,他都替你觉得心疼啊。

    “报告!”

    楼西璐站在门口,挺直腰杆,双手下垂,以最标准的姿势,铿锵有力地喊出了两个字。

    这两个字,差点儿惊动整个走廊的人。

    隐隐约约的,朗衍听到嘈杂的议论和脚步声。

    “进来。”

    朝门外看了眼,墨上筠甚是冷淡地出声。

    得到应允,楼西璐走了进来,一步一动,挺胸抬头,端端正正的,总算是有了个军人的样子。

    而这时——

    因好奇而凑到走廊上的二连战士们,本来是来看楼西璐的,可一往办公室里一瞥,眼珠子都差点儿掉出来,视线直往墨上筠身上瞥。

    “我靠,我看到了什么!”

    “墨副连回来了!”

    “是我们日子记错了,还是墨副连提前回来了?!”

    “我这不是幻觉吧,真的是墨副连诶。”

    “啧啧啧,我们墨副连真是越长越水灵,这么一看,花瓶中的花瓶啊……”

    “闭上你的嘴,怕被罚的不够啊?”

    ……

    渐渐的,走廊上变得嘈杂起来,跟菜市场似的,不少人闻声朝这边赶来,让办公室内的人难有说话的余地。

    “都在外面做什么?”

    墨上筠挑了下眉,视线一扫,落在了门口那些推搡拥挤的人身上。

    “墨副——”

    站在最前面的向永明,见被发现之后,一只脚就朝里面跨了进来。

    “脚。”

    墨上筠及时出声,制止了他的动作。

    向永明心下一寒,默默地将脚给收了回去。

    而这时,听到墨上筠说话的战士们,渐渐停下了议论声。

    “通知下去,五分钟后,楼下集合。”墨上筠一字一顿道,让站在门口的人,全部听得清清楚楚。

    站在墨上筠办公桌前却被忽视的楼西璐,稍有不满地皱了皱眉,心想刚回来就摆这么大的架子,肯定没有人会听她的。

    可是——

    这个想法几乎刚冒出来,她就听到走廊上传来气冲云霄的喊声——

    “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