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17、出院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平安扣送你队长。”

    牧程犹豫了下,“队长他……”

    “再见。”

    墨上筠懒洋洋出声,打断了牧程接下来的话。

    牧程:“……”

    犹豫了下,感觉到陈路那不耐烦的眼神,牧程默默地走了。

    心里却想着,阎爷这次没亲自来送,真是亏大发了。

    墨上筠看着玻璃花瓶,见到牧程离开的背影,眉头微微一动。

    吊坠什么的,都是墨临竹陪她玩儿的时候买的,无意中看到那枚平安扣,便买下了。后因那时候正好看到牧程的喜讯,所以就顺带给牧程和他的准媳妇买了一对玉坠。

    ——当然,钱都是墨临竹出的。

    有墨临竹这位年轻有为的boss在,墨上筠花一分钱的机会都没有。

    “咳。”

    陈路一声咳嗽,将墨上筠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陈叔。”

    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人,墨上筠喊道。

    “没给我带礼物啊?”陈路故意问道,语气酸溜溜的。

    “喏。”

    墨上筠跟长了神奇口袋似的,从兜里又掏出一样物品来。

    这次,是一块做工极佳的手表。

    ——也是用墨临竹的卡买的。

    没想到墨上筠真能掏出自己那份,陈路愣了一下,感觉怨气消失得无影无踪。

    “唔,”陈路悻悻地转移话题,“说说吧,你打听到的事。”

    “行。”

    观察着陈路的脸色,墨上筠笑了一下,爽快地点头。

    之所以急着回来,是因为墨上筠打听到点儿有关周远的事,而这样的事,必须亲口跟陈路说,用电话或信息转告,都有些不安全。

    ——也就是说,有关周远的消息,并非他们能知道的。

    墨上筠是在跟墨沧聊黑鹰时,忽然想到了周远的事,联想到周远有可能参与黑鹰绑架人质事件的行动,于是就跟墨沧询问了一句,墨沧倒是出奇地将周远的事跟她说了。

    周远确确实实参与了“黑鹰绑架人质”的行动。

    可以说,黑鹰偷运货物,就是周远带队的时候发现的,周远当时人手不够,在对黑鹰那帮人进行围攻的时候有所疏忽,才导致黑鹰的人成功逃脱,之后抓到了一车的人质。

    之后,造成了三名主动参与这次活动的退伍老兵牺牲,以及他的多个战友牺牲。

    在这次事件结束后,周远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但一直没有好转,因心理问题造成种种训练上的问题,甚至引起了领导的重视,到最后,周远以“指挥不当”和“心理素质没过关”等多个问题做了退伍申请,最后离开了。

    因那场行动后期是由墨沧亲自指挥的,他之后对周远也有过一定时间的关注,退伍的时候也是只晓的。

    周远能顺利离开,还是他在背后点的头。

    在说这件事之前,墨上筠还大概介绍了一下“黑鹰绑架人质事件”,只是具体作战和情况都是一笔带过,不该说的全都没说,重点说的是黑鹰这个佣兵团。

    “你怎么想?”

    听完墨上筠的话,陈路稍作沉思,朝墨上筠发问。

    墨上筠直白道:“我怀疑,周远于心不安,打算为战友报了仇,然后才回来结婚生子。”

    “但他惹的团伙不是黑鹰。”陈路皱起眉。

    上次那伙人,显然是一个组织,人层次不齐,绝对不是佣兵团。

    “嗯,那不是黑鹰。”墨上筠直截了当道,“最大的可能是,他在报仇的路上,得罪了那个团伙。”

    说到这儿,墨上筠微微一顿,随后问:“周远还是没有消息?”

    “嗯。”

    陈路点了点头。

    墨上筠拧了下眉头,尔后道:“也就两种可能,一是他还活着,但没法联系到我们,或者说是不能。二是……凶多吉少。”

    陈路沉默着,没有肯定她的猜测,也没有否定她的猜测。

    事实上,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周远的消息,他早就倾向于第二种可能了。

    周远是信守承诺之人,按照他的性格,只要活着,绝对会想尽一切办法跟他联系的。

    如果这么久都没联系到他们,那么……

    再怎么乐观,也不敢往好的方面想。

    *

    与此同时——

    街对面。

    穿过地下通道的牧程,走到吉普车旁,大老远就看到他们的阎爷站在车门旁,脸色冷得不行,可就算是这生人勿近的模样,依旧惹得不少小姑娘的侧目,连不少大妈都频频回头。

    “队长!”

    牧程走过去,立正站好,朝阎天邢简单敬了个礼,可努力装作严肃的模样,却怎么也掩饰不了上扬的嘴角。

    偏了下头,阎天邢冷冷地盯了他一眼。

    牧程连忙道:“队长,墨上筠托我给您带了个礼物。”

    冷声说着,可阎天邢的语气依旧很冷,“拿出来。”

    牧程不敢怠慢,赶紧将从墨上筠那里得到的礼物拿出来,只是过于着急,把送给他跟他媳妇的吊坠都拿了出来。

    阎天邢看着他从三个玉坠里拿出一个平安扣,刚好点儿的脸色,顿时又黑了下来。

    “这是给您的。”

    牧程将平安扣递了过去。

    但,抬眼注意到阎天邢那阴沉的脸色后,又机智地联想到手里的玉坠,于是紧张地解释,“这个,是她送给我跟我媳妇的新婚礼物。”

    阎天邢诡秘莫测地盯了他一眼,将那枚平安扣接了过来。

    牧程冷不丁一个哆嗦,只觉得阎天邢刚刚的眼神在说——

    你才刚刚求婚成功,好意思要什么新婚礼物?

    牧程很囧地低下头,犹豫着下次见面的时候,是不是该给墨上筠带点儿什么回礼。

    玉质的平安扣放到手心,还带着几许凉意,阎天邢低头看了几眼,然后不动声色地将平安扣放到了衣兜里。

    “上车。”

    阎天邢拉开副驾驶后座的车门。

    见状,牧程愣了一下,“队长,您不去见见墨上筠吗?”

    “用不着。”

    声线慵懒地回了声,阎天邢坐进了车,同时“啪”地一声关了门。

    牧程在外面踌躇了下,不明白阎天邢这意思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最后也没想出来什么结果,只得老实去当司机。

    不过,心里还是有些犯愁——

    这一次可是要去出远门呐,队长在安城待了半年后,第一次在准备充分的前提下出任务,而且还不是他们最擅长的暗中行动……

    不见墨上筠一面,真的好吗?

    *

    墨上筠跟陈路聊到天黑。

    天黑后,陈路请她吃了顿饭,才送她回医院。

    这一次出门时间不算长,也没有闹出什么动静,不过等墨上筠回到病房后,注意到手机上备注为阎美人的未接电话,心有疑惑,可等她回电话过去的时候,得到的却是关机的提示语音。

    虽有怀疑,但墨上筠也没有太过计较,想着只是送文件夹的事,于是就没再理会。

    也是到这个时候,她才有时间去看牧程送来的文件夹。

    花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墨上筠才将厚厚的文件夹给看完。

    三个月的集训,三百五十人,到最后,只剩下五十人不到。

    高达百分之八十五的淘汰率,训练无疑是苛刻的,可集训营的训练却算不上枯燥,教官也好,学员也好。

    最终的学员排名,跟预料中的一样,言今朝排在男兵第一,游念语排在女兵第一,就算是男女兵的综合排名,游念语也在男兵前十。

    经过几位教官跟领导们的决定,这三百五十人里,除了五十人之外,还挑选了一百人,邀请他们参加新特种部队的选拔。

    其中包括自愿退出的梁之琼、秦莲。

    此外,还有很多熟悉的名字。

    不过,这些名额只是在邀请名单之中,他们最后是否会出现在特种部队的选拔名单里,都是由他们自己选择了。

    而新特种部队的学员选拔,除了参加集训的这一百五十人,后面还会在全国范围内挑选优质兵源。其中,集训营里的一百五十人是否同意参与选拔,将会于八月底进行正式确认。而全国范围的挑选,将会从七月底开始,一直持续到年底。

    哦,还有九月到十一月的新兵连里,那些表现优异的新兵。

    ——这时间怕是有不少特种部队盯着,抢到多少优质新兵,也得看各自的本事了。

    看到最后,墨上筠忽然想到集训营里的传言——说是前十才有资格进入特种部队。

    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当是因教官需保密所以没有人去戳破,可到现在……

    她倒是挺想知道那些个为了保住名额而争得头破血流或是自愿退出为保住某些人名额的人的表情。

    ……

    在墨上筠遭了主治医生几日白眼,最后确定可以出院后,朗衍亲自来到医院,帮墨上筠办理了出院手续。

    在朗衍忙里忙外的时候,墨上筠收拾好自己的物品,然后朝陆洋告别,“陆洋,我要走了。”

    陆洋倒是很快接受了这个相处愉快的室友即将离开的事实,朝她点了点头,笑着祝福,“好,祝你一切顺利。”

    “你也是。”墨上筠勾了下唇,“帮我跟安逸道声谢,这些日子麻烦他了。”

    “行。”陆洋答应得极其爽快,很快,他推着轮椅,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滴血》来,朝墨上筠道,“对了,这本书送给你。”

    稍作停顿,墨上筠笑了,“这不是萧奕给你带的吗?”

    “我跟他说过了,他也同意送给你。”

    陆洋朝她温和地笑着,把那本书塞到了她手里。

    他还是相信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

    所以,他相信,萧奕的《一滴血》能得到影视化的机会,绝对跟墨上筠有关。

    尽管他每次提及这个,墨上筠都会打马虎眼绕过这个话题,从不给人一个准确的答案。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朗衍爽朗的声音——

    “墨副连,可以走了吗?”

    回头看了朗衍一眼,墨上筠又收回视线,朝陆洋晃了下手中的书,“谢了。”

    陆洋只是笑。

    如果真是墨上筠在后面推波助澜,不仅是萧奕,连他都得感谢墨上筠才对。

    朗衍走了进来,朝陆洋打了声招呼,然后主动帮墨上筠拿过她的背包。

    “哥们儿,好好养伤。”走的时候,朗衍还朝陆洋摆了摆手,略带戏谑地道,“谢谢你对我们墨副连的照顾和忍让。”

    “嗯?”

    墨上筠盯着朗衍的视线温度骤然下降。

    “咳。”

    朗衍心虚地咳了一声,假装自己刚刚什么都没说过。

    而看着两人离开的陆洋,却不由得笑开了。

    这连长跟副连长,相处的模式还是很温馨的。

    不过……部队本来就是这样。

    想到这儿,陆洋的神情渐渐黯淡下来。

    虽然离开了部队,他也克制住自己不去想,可在跟一个又一个的军人接触后,他疯狂地想念那些跟兄弟们打打闹闹的日子,训练很辛苦,任务很危险,可再苦再难的时候,拍拍肩膀开开玩笑就能恢复过来。

    而不是,像这样的躲躲藏藏。

    *

    为了来接墨上筠久违地“回家”,朗衍特地开来了一辆军用吉普车。

    墨上筠杵着拐杖,在朗衍的关怀下上了车,若不是她表示自己手还没有废掉,朗衍怕是要亲自给她扣上安全带了。

    “没人知道我出院吧?”墨上筠坐稳了,等着朗衍开车的时候,忽然问了一句。

    “没有!”

    朗衍斩钉截铁地肯定。

    墨上筠的出院日期提前了一天,朗衍本来心花怒放地想通知全连战士的,可被墨上筠给制止了。

    她就这样回去得了,受伤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更算不上什么“衣锦还乡”,回去被当猴子似的围观,就能要了她的命,更不用说被全连战士一起围观了,她到时候能要了整个连队的命。

    “对了,一连来了个实习的女排长,也是国科大的,小你两届的学妹。”朗衍道。

    “哦?”饶有兴致地勾唇,墨上筠问,“实习多久?”

    “就一个暑假。”

    一个暑假,两个月,现在差不多过去一个月了。

    “哦。”

    墨上筠淡淡应声,并未将这事放在心上。

    女排长也好,女连长也罢,只要不来找她的茬,对她都没什么影响。

    见墨上筠没有什么兴趣,情绪淡淡的,朗衍快速地扫了她一眼,然后道:“八月底有侦察营的选拔,她的目标是让一连重新拿回第一。”

    “可以啊,”墨上筠漫不经心道,“只要她有这个本事。”

    扬唇笑了下,朗衍声音忽的沉下来,话语若有所指,“她挺有本事的。”

    听得出他话里有话,墨上筠干脆闲着也是闲着,朝他扬了扬眉,“说说。”

    “还记得我跟指导员争论的事吗?”朗衍问。

    想了下,墨上筠问:“思想动员?”

    最近边境的情况有点紧张,邻国部队于边境驻扎,引发国民热议,都在讨论开战与不开战,墨上筠也有所关注。

    不过,她先前也跟朗衍说过了,就算是开战,也轮不到他们。

    以东国的军事实力,真的开战的话,可以保证无一伤亡的前提下轻松将事情解决。

    当然,和平外交,肯定没人想开战的,这事应该会得到和平的解决。

    “嗯。”朗衍微微点头,“在我跟指导员僵持的时候,一连在这位新排长的带领下,以这次事件举行了一次思想动员,结果很成功,一连的士气受到鼓舞,已经连续一周增加训练量了。后来三连的范汉毅范连长也邀请了她去给三连思想动员,三连现在也处于亢奋状态。相比之下,我们二连可以说算得上是死气沉沉了。”

    听明白朗衍的意思,墨上筠不由得笑了,“这么久了,你还在跟指导员僵持?”

    闻声,朗衍脸色微微一变,他猛地踩下了刹车,将车给停在了路边。

    这人就算是生气的时候,也是会注意分寸的,所以这次停车,没有过于急促,更没有给墨上筠造成任何影响。

    偏过头,朗衍尽量保持平静地问:“墨副连,你觉得结果如何,都无关紧要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