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16、祝长久【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嫂子!”

    一道惊呼声,立即打断了刘鑫接下来的询问。

    墨上筠眉头一抽。

    刘鑫愕然抬眼,看向从墨上筠后方走来的牧程。

    配合的偏过头,墨上筠支着下巴,懒洋洋地看着牧程,勾唇轻笑,“小牧啊。”

    牧程:“”

    这种被真大嫂点名的赶脚是肿么回事咯!

    “嫂子。”

    走近之后,牧程按捺住吐槽的冲动,笑呵呵地又朝墨上筠喊了声。

    在刘鑫目瞪口呆的时候,墨上筠挑了下眉,问:“你怎么来了?”

    “队”张口欲来的称呼到嘴边,牧程立即改口,笑道,“阎少托我给您送点儿东西来。”

    “哦?”

    眸光一闪,墨上筠视线落到牧程手里拿的文件夹上。

    很大的文件夹,里面应该有不少的资料。

    她记得,牧程等人昨个儿还在微信群里说,集训的最终结果总结出来了,到时候每个教官都会发一份。

    这也标志着这次集训的真正结束。

    牧程双手把文件夹递上,“婚前协议,结婚登记表什么的。”

    “”

    墨上筠差点儿一文件夹砸他脑门上。

    对面,刘鑫眼睛睁得大大的,面如死灰。

    婚前协议?!

    结婚登记表?!

    看着对面的女神,刘鑫感觉脑子里有根弦要断了。

    “这位是?”

    在自己没被打死之前,牧程机智地将话题转移,笑眯眯地看着刘鑫。

    跟阎天邢不同,牧程穿着一套军装常服,此刻显得英俊帅气,没有平时的油腔滑调。毕竟是从部队历练出来的,牧程那身属于军人的气质也是非常人能及,就算他是在朝你笑的,你也会觉得那笑容里夹杂着子弹和飞刀,刷刷刷将你千刀万剐,骨头渣子都不剩一点的。

    “我是墨上筠的高中同学。”刘鑫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寄出这么一句话。

    “哦,”牧程倒是和气地点头,“我嫂子腿脚不便,身为她的老同学,叙旧是件好事,但希望您能等她伤好了之后在叙。”

    “是。”

    刘鑫麻木地点头。

    “那么,现在”

    牧程脸上笑容愈发的和气,可那用阴森的语气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的话语,却让人毛骨悚然。

    刘鑫觉得浑身汗毛倒竖,不知是咖啡厅里的空调温度太低,他只觉得透彻心凉,凉意从骨头缝里钻进,冷得他骨头都在打颤。

    “忽然想起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刘鑫近乎绝望地说道。

    连一个跑腿的都这么厉害,气场威压能让他毫无反抗之力,那个“阎少”是怎样的人物,他也能猜到一二

    墨上筠若是真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了,他是一点儿可能都没有。

    不过,他本来就没什么可能。

    窘迫地朝墨上筠点了下头,刘鑫匆匆忙忙起身,本来是直接冲着门口去的,但中途匆匆忙忙绕到前台,结了两人的帐,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

    见到这人落荒而逃的时候还能想到结账,牧程有点儿满意——还好墨上筠并不是跟一个胆小如鼠的渣男约会,不然真是太丢他阎爷的脸了。

    “婚前协议?”

    将文件夹打开,墨上筠翻开第一张四月—七月集训总结的纸,饶有兴致地朝牧程道。

    “”

    牧程脸上的笑意顿时一僵。

    “结婚登记表?”

    又翻开一张四月—七月集训学员成绩表的纸,墨上筠不紧不慢地继续问了一句。

    “呵呵,”牧程立即换上一副狗腿的笑脸,“墨教官,你这住院的小日子过得也忒潇洒了点儿吧,我们忙前忙活的开会,您过来跟男医生喝咖啡,是不是太不仗义了?”

    “牧教官,”墨上筠抬眼,真诚地看着他,“要不您仗义地断个腿?”

    “抱歉,这是我的错。”

    心儿一颤,牧程立马认输。

    诡异地瞧了他一眼,墨上筠继续翻面前的文件夹。

    牧程讪笑道:“还有个只能口头说的事儿。”

    “洗耳恭听。”墨上筠云淡风轻道。

    “如果没有意外,你将会被钦点为西兰军区新特种部队的教官之一。”牧程压低声音道。

    微微一顿,墨上筠凝眉问:“断腿的补偿?”

    “哪能啊。”牧程倍感心虚道,“是你表现突出。”

    事实是,段子慕、季若楠你、墨上筠这三名教官里,段子慕和季若楠都一致选择放弃,同时推举了墨上筠。而新来的三位教官,也就是仲天皓、涂生、石光启三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投了墨上筠一票。

    加上墨上筠当b组教官时,连续7周pk胜利的优异成绩,以及当格斗教官的成果总而言之,综合方方面面的考虑,上面都有考虑墨上筠的想法,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墨上筠了。

    “哦。”墨上筠轻轻皱眉,随后问,“还没确定吧?”

    “就接下来这几个月的事吧,下半年就开始忙活了,除了参选学员,教官也得尽快定下来。”牧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哦。”

    墨上筠点了下头,看不出喜怒。

    她对这样的任务,还真没有强烈的**,甚至都没有想过。

    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不一定会落到她这么个下连队才半年的人身上。

    “墨丫头。”

    沉思间,一道沉稳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来的人是陈路。

    墨上筠抬眼,注意到迎面走来的陈路,没有丝毫意外。

    ——她本来就约了陈路在这里见面。

    说是跟刘鑫出来喝咖啡,也只是顺便而已。

    听到声音的时候,牧程还在想是哪个老小子这么大胆,敢这么称呼墨上筠。可,抬眼见到陈路的身影后,牧程顿时联想到不愉快的经历,眨巴着眼睛,讶然地瞪着陈路。

    “大大大大叔?!”

    牧程说话都结巴了。

    陈路瞪了他一眼,一脸凶相,“谁是你大叔?”

    牧程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擦!

    这位捣乱的大叔,竟然跟墨上筠认识?!还亲昵地称呼墨上筠为“墨丫头”?!

    果然奇葩都是凑一堆的!

    想到在集训营时,带兵跑步,却被这位大叔紧追不放,还遭老百姓嘲笑这一黑暗历史,牧程就倍感耻辱。

    好吧,讨人嫌的性格,也是往一堆凑的。

    往事不堪回首啊

    仔细瞧了牧程几眼,陈路总算是将他想了起来,看在陪着这小年轻跑过几圈的份上,他把凶巴巴的表情收了回去,嘟囔了一句,“是你啊。”

    “呵呵。”

    牧程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你们俩有事要谈?”

    在刘鑫先前坐的位置上一坐,陈路把那杯明显喝过的咖啡移开,有些嫌弃地朝墨上筠询问。

    “没有。”墨上筠果断回答。

    牧程:“”

    见过绝情的,没见过这么绝情的,墨上筠再次伤害了他想跟她成为好友的一颗真诚透亮的玻璃心!

    “我走了。”

    牧程气呼呼地说着,但始终没敢跟墨上筠甩脸色。

    “慢走。”墨上筠看了他一眼。

    “不送。”

    陈路补充道。

    如此毫无留恋的话,让牧程郁闷地捧着玻璃心离开了。

    气人!

    太气人了!

    保不准保不准以后就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要知道,他们这次跟阎爷回去,是要去过脑袋挂裤腰带的日子的。

    “等一下。”

    在牧程走出两米远后,墨上筠忽然叫住他。

    “啊?”

    牧程迷茫地回过头。

    “听说你跟女友求婚了?”墨上筠扬眉问道。

    “啊。”

    牧程点头,有些不明所以。

    不难想象墨上筠会知道这事儿。

    阎天邢捎上他去京城,为的就是让他准备跟女友求婚的,期间阎天邢还帮他找了人置办求婚现场。

    求婚理所当然的成功了,他也迫不及待地通知了队里所有人,还在朋友圈号召天下。

    ——墨上筠就是在他朋友圈看到的。

    “喏。”

    从兜里掏出一堆绑在一起的东西,墨上筠直接朝牧程丢了过去。

    牧程下意识接住。

    “祝长久。”

    墨上筠淡淡道。

    “谢谢。”

    牧程低头,见到的是三枚玉质的吊坠,有两个明显是一对,成色极佳。另一枚是圆形的玉,中间打了个孔,用黑色的绳线缠绕着,看着像平安扣。

    “平安扣送你队长。”墨上筠又补充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