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15、男朋友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你好。”

    刘鑫有些紧张地看着墨上筠,连压抑的声音里都带着颤抖。

    “有事?”墨上筠挑眉问。

    “我是来跟你道歉的,”刘鑫说着,很是惭愧地低下头,“上次我妈的事,真的很对不起。”

    事实上,自从把他妈劝回家后,他忙完手头的工作,就想去找墨上筠道歉。可是,等天黑的时候,他来到病房时,发现墨上筠已经离开了。

    直到今天上午,他听说墨上筠又回来了,犹豫了半天,才鼓足勇气再次来到这里。

    “没事。”

    墨上筠淡淡道,说得云淡风轻,似乎没把这事放心上。

    跟最近的事相比,那位大妈简直不值一提。尽管以后若碰上,墨上筠也不会客气,但她并非迁怒他人之人,母亲是母亲,儿子是儿子,没必要因母亲的错将其归咎于儿子,更何况是这种代为道歉的

    “那个,”刘鑫紧张地咽了咽口水,然后盯着墨上筠,“能不能,请你喝杯咖啡?”

    话音未落,还没等墨上筠拒绝,刘鑫就立即补充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想跟你道个歉。咖啡厅就在医院对面,不远的。”

    默默旁观的陆洋等着墨上筠拒绝,可停顿几秒后,他忽然听到墨上筠问:“对门那家?”

    “嗯嗯,就对门那家。”刘鑫忙不迭地点头。

    陆洋若有所思地看了墨上筠一眼。

    墨上筠抬起左手,扫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尔后淡淡应声,“行。”

    这就算是答应了。

    陆洋愈发疑惑地看她。

    而,刘鑫却没有多想,只为这么多年来的女神答应约会而激动、紧张,因情绪过于激动,他甚至都难以去思考什么。

    “走吧。”

    随手拿起一旁的拐杖,也没管身上的病号服,墨上筠直接朝刘鑫说道。

    “好。”刘鑫欣喜若狂地点头,抬腿就朝墨上筠走过去,同时朝她伸出双手,“要不,我扶你吧。”

    “不用。”

    灵活地避开刘鑫的搀扶,墨上筠漫不经心地答了一句。

    话音一落,她已经走出一米之远,刘鑫彻底扑了个空。

    不过,这也不能妨碍到他此刻的心情,立即老实地跟在墨上筠身侧。

    陆洋近乎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这走向,似乎有点儿不对劲啊

    如此想着,陆洋眼睁睁看着门关上,大脑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

    他足足思考了两分钟。

    然后,决定做点儿事,比如——去把热水瓶打满水。

    陆洋推着轮椅,拿着空空的热水瓶,出了门。

    他几乎是前脚刚走,病房后脚就有客来访。

    门没有关,阎天邢刚到门口,就见到空荡荡的病房,无论是墨上筠还是陆洋,都没有在病房里。

    在门口站了两秒,阎天邢走进了门,仔细扫了一圈,确定连洗手间都没有人后,便将手机拿了出来。

    找到墨上筠的电话号码,拨通。

    电话刚一拨通,就听到嗡嗡嗡的震动声在病房里响起,阎天邢视线一扫,注意到墨上筠病床旁边桌上的一只手机。

    ——墨上筠没有带手机。

    眉头一皱,阎天邢想要挂断电话转身离开,可,鬼使神差的,他却走向了那桌子。

    手机还在震动,屏幕亮着,他打过去的电话,但备注却是——阎美人。

    见到这样的备注,阎天邢轻轻蹙着眉,神情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多差。

    就在这时——

    门口传来轮椅滚动的声响。

    眉头微微舒展,阎天邢偏头朝门口看去。

    陆洋拿着装好热水的保温瓶,来到了病房门口,可刚一转弯,打算进门,就在一瞬间感觉到里面强大的气场,他下意识顿住,抬眼朝里面看去,赫然见到一名身着便装的男人,身形有些熟悉,于是稍稍抬眼,见到阎天邢那冷峻淡漠却格外英俊的脸庞时,不由得愣了一下。

    “阎队。”陆洋错愕地喊出这个称呼。

    “她呢?”

    掐断电话,阎天邢凉声问。

    “出去了,”陆洋下意识回答,“有个医生请她喝咖啡,就在医院对面。”

    阎天邢紧锁眉头,“什么医生?”

    墨上筠的主治医生是个四十来岁发福的中年男人,并不符合墨上筠的审美。

    “她的高中同学。”陆洋如实说道。

    将手机放回裤兜里,阎天邢大步朝门口走过去,在路过陆洋的时候,步伐稍稍一顿,低声朝他叮嘱:“注意安全。”

    陆洋一愣,继而朝阎天邢点头,“谢谢。”

    没有多说,阎天邢径直离开。

    而,陆洋却一直看着阎天邢的背影,直至他消失在楼梯拐角处,才慢慢地收回视线。

    *

    阎天邢走出医院大门。

    门外,一辆军用吉普旁,站着身形笔直的牧程,犹如在站岗。

    见到阎天邢的身影,牧程下意识扫了眼时间。

    从阎天邢进门到现在,才不到五分钟咋这么快就出来了?

    牧程怀着疑惑,看着阎天邢走过来,注意到阎天邢手里的那份文件后,神情愈发的严峻。

    ——应该是没有见到墨上筠,不然这份给墨上筠送来的文件,不可能还在阎爷手上。

    “队长。”

    牧程有些殷勤地喊他。

    阎天邢凉飕飕地瞧了他一眼,牧程顿时将那抹殷勤收回,只恨自己不能把腰杆挺得更笔直一点。

    站在路边,阎天邢凝眉,朝对面的咖啡厅看了眼。

    得益于咖啡厅的玻璃窗,隔着一条街的距离,他也能轻易发现坐在玻璃窗边、跟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一声面对面喝咖啡的女瘸子。

    注意到阎天邢的视线,牧程下意识想要回看过去,可毕竟站的笔直端正,目不斜视,所以牧程连个眼神都不敢乱瞥。

    “把这个送过去。”

    冷冷说着,阎天邢将文件递给牧程。

    牧程微顿,木然地将文件接过来,然后,转过身,顺着阎天邢看的地方扫了眼,冷不丁见到对面咖啡厅里面对面坐着的一男一女。

    牧程差点儿没掉了下巴。

    你说这墨上筠,养伤就好好养伤嘛,怎么一会儿出现在京城大街吃粉,一会儿出现在咖啡厅里喝咖啡,还跟个男医生?!

    忒会惹事了!

    牧程愤愤地想着,有些为自家队长打抱不平。

    前两天在京城,他还看到他家队长拒绝了两个主动凑上来的美女呢!

    “还不快去?”

    扫了眼站在原地当木头桩子的牧程,阎天邢声音温度骤然下降,这炎炎夏日里,牧程竟是没来由地打了个哆嗦。

    “是!”

    倏地站正,牧程铿锵有力地应声。

    当即,转过身,朝地下通道跑了过去。

    *

    点的咖啡送到了桌上。

    墨上筠翘着二郎腿,受伤的左腿搭在右腿上,只手手背抵着下巴,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的街道,刘鑫那些叙旧的言论,左耳进右耳出,并没有听进去。

    看出了墨上筠的心不在焉,刘鑫有些尴尬,渐渐沉默下来。

    他盯着坐在对面的墨上筠看。

    就算是身着病号服,也没能遮掩住她那身闲散清冷的气质,

    记忆中,墨上筠从高中开始,就给人这样的感觉,对什么事都漫不经心的,做什么事都游刃有余,只是五年未见,她的气质愈发的成熟,时间让她愈发有魅力,令他很难移开眼。

    “听说,你有男朋友了?”用勺子搅拌着咖啡,刘鑫紧张地问出这句话。

    听到这话,墨上筠稍有疑惑,回过头来。

    仔细一想,才想起曾在大妈面前说过这回事儿。

    而——

    原本想大步流星走过来让白大褂好瞧的牧程,则是顿住了步伐,跟见鬼似的盯着墨上筠的背影。

    “唔。”墨上筠敷衍地应了一声。

    至于身后那两道视线——

    墨上筠看了眼一侧花瓶里折射出的身影,心有疑惑地皱起眉。

    牧程来这里做什么?

    “是安辰吗?”刘鑫有些失望地问。

    “不是。”

    墨上筠淡淡道。

    “那——”

    “嫂子!”

    一道惊呼声,立即打断了刘鑫接下来的询问。</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