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14、武林盟主【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就跟很多幼时记忆一样,跟墨沧聊天算不上愉快。

    不过,三年未曾这样交流,让墨上筠觉得,墨沧平易近人不少。

    父女俩聊到天黑,吃了一顿饭后,墨沧就赶回军区了。

    墨上筠也没在家过夜,连夜买了飞机票,赶在第二天黎明到来之前,回到了安城。

    天一亮,墨上筠出现在医院。

    506病房。

    清晨,陆洋因常年的作息规律,六点左右就醒了。

    因腿伤原因,他并未睁开眼,但,在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响后,他第一时间睁开了双眼。

    “早啊。”

    与映入眼帘那抹身影相对应的,是墨上筠那清爽的招呼声。

    见到人,陆洋愣了一下。

    墨上筠却已经走进了病房,顺手将门给关上。

    她离开的晚上,就跟朗衍打了声招呼——所以,她的病床依旧保留。

    “早。”

    陆洋的唇角弯了弯,朝她温和地打招呼。

    墨上筠灵活地用拐杖走向病床,可在走至中途的时候,忽的将手中的一物品朝陆洋丢了过去。

    “礼物。”

    陆洋下意识坐起身,将她丢过来的小袋子接住。

    抓在手里还是温热的,他微微一愣,低头一看,见到的是两个热乎乎的肉包子。

    嘴角抽了抽,陆洋哭笑不得地问:“这是你在医院门口买的吧?”

    “嗯。”

    墨上筠应声,毫无心虚之意。

    “谢谢。”

    百般无奈地道了声谢,陆洋将肉包放在一边,打算先起身洗漱。

    “舟车劳顿,我就先睡了。”

    挪到自己床边,墨上筠将拐杖一放,朝陆洋招呼一声。

    “好,”陆洋点了点头,转而又笑道,“看在礼物的份上,我不会让人打扰到你的。”

    “谢了。”

    墨上筠敷衍道谢,将手机一丢,被子一掀,就躺了进去。

    这夏日的清晨,就算盖上被子,也说不上热。

    墨上筠很快入睡。

    *

    再醒过来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果不其然,正如陆洋所说,病房里丁点声音都没有,确实没让人打扰到她。

    “醒啦?”

    隔壁的床上传来陆洋的询问声。

    “嗯。”

    本来还有些迷糊的墨上筠,瞬间彻底清醒了。

    陆洋朝她的桌子看了眼,道:“安逸刚送来的饭。”

    头一偏,墨上筠果然看到桌上放着的保温桶。

    没有赖床,墨上筠起身,去漱个口,再用冷水洗了把脸后,回来吃丰盛的午餐。

    搁在以前,饭菜是否可口,于她来说没有什么区别,但连续吃过几次好的后,就慢慢变得挑起来了。

    比如说,今早的早餐,她就吃的很不是滋味。

    人呐。

    感慨了一声,墨上筠将保温桶给打开。

    算了,反正过几天就要出院了……

    饭吃到一半,手机就嗡嗡嗡地震动了,墨上筠想了想,把手机给拿了过来,扫了眼的备注后,接通。

    “到安城了?”墨临竹直接询问道。

    “嗯。”

    墨上筠应了一声。

    “跟你爸聊得怎么样?”

    犹豫了下,墨上筠道:“挺好。”

    最起码没有失望。

    “那就行,”墨临竹笑道,“你妈昨晚才赶回来,不过你这小家伙,已经走了。”

    呃。

    墨上筠愣怔片刻,“她回去了?”

    “是啊,怕你们俩谈崩。”墨临竹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你知道,这只能是看出来的。”

    想到岑沚那个嘴硬心软的妈,墨上筠不由得莞尔轻笑。

    “她最近在忙什么?”

    墨临竹清了清嗓子,若有所思道:“好像是武林盟主啥的……”

    “哦。”墨上筠应得非常冷淡。

    “你不信?”

    “……”

    墨上筠在电话这边给了他一个非常嘲讽的眼神。

    她五六岁的时候,见识过岑女侠的武术后,或许还会相信。

    但现在——

    信了就是傻子了。

    “好了,不逗你了,”墨临竹道,“你知道她闲不住到处跑的。”

    “嗯。”

    墨上筠很给面子地回应了一声。

    按照墨临竹这个意思,应当是连他也不知道岑沚在做什么。

    头疼地跟墨临竹挂了电话,好在,这通电话对她的胃口并没有什么影响。

    吃了饭,墨上筠又将保温桶拿去洗了,等着晚上送饭的人过来,将保温桶拿回去。

    墨上筠发现陆洋总是在似有若无地打量她。

    “怎么,长得好看吧?”

    将保温桶放在桌上,墨上筠偏了下头,调侃戏谑的视线落到陆洋身上。

    没想到会被发现,陆洋神情稍有窘迫,想要避开墨上筠视线时,意识到动作可能过于明显,于是只能僵持住,但不到两秒,耳根就发红了。

    习惯了阎天邢那个厚脸皮的,见到陆洋这纯情少男,墨上筠顿时心生愧疚,诚恳地给了他个台阶,“逗你的。”

    “没事,你长得是很好看。”

    陆洋反应过来,甚是真诚地朝墨上筠强调。

    “……”

    墨上筠不知是否该接下这么真诚的夸赞。

    但很快的,陆洋便转移话题,“其实,我就是觉得,你这次回来……感觉有点不一样了。”

    “哦?”

    只手放到裤兜里,墨上筠微微歪着头,轻轻上扬的语调里,带着洗耳恭听的意思。

    稍作犹豫,陆洋问:“你的信仰找到了吗?”

    “没有。”

    墨上筠耸肩。

    “哦。”

    陆洋应了一声,眉目染着淡淡地情绪,看起来比她还要失望。

    墨上筠轻笑,“没有信仰,一样要活下去,不是吗?”

    信仰这玩意儿,充其量是精神粮食,没有便没有罢,见不得每个人都必须有,做人,有目标有原则即可。

    这么多年,她也一样过来了。

    “这倒是。”陆洋赞同地点头。

    微顿后,陆洋又抬起头,瞧着墨上筠,道:“对了,有个事想问你。”

    “说。”

    墨上筠往病床上一坐,打算等着医生过来给脚换药。

    “萧奕被海军找了,说是想跟他讨论下《一滴血》影视化的问题……”说到这儿,陆洋不由得一顿,神情狐疑地问,“我想问,是不是你——”

    “是吗?”

    墨上筠似乎没有听到他后续的话,神情稍有惊讶地接过了话。

    “啊,”不好意思再问下去,陆洋有些郁闷地点头,“嗯。”

    墨上筠仿若未觉,道:“替我恭喜他。”

    “嗯……”

    陆洋又是点头。

    看到陆洋那好不郁闷的样子,墨上筠回过头,不由得勾了勾唇。

    还真有脸皮这么薄的人。

    想到侦察二连、集训营里那一群叽叽喳喳的人,墨上筠倒是忽然觉得这病房有点过于安静了。

    不过——

    《一滴血》能被商谈影视这事,墨上筠有些意外,但又不觉得意外。

    不意外是这书质量很好,故事情节精彩,全文正能量,当海军宣传片不为过。

    意外于这事竟然这么快,才几天的时间,竟然就联系到作者了。

    可见军人做事的效率啊……

    墨上筠莫名觉得心情不错。

    当然,这种“不错的心情”,也只维持到她的主治医生过来。

    消失了四天,又悄没声地跑回来,简直没把她的主治医生放在眼里,人可不管她什么背景,肩上的衔有几颗星,反正就是给你黑脸没解释。

    打从主治医生出现的那一刻起,整个病房都弥漫着一股低气压,连陆洋都被这位黑脸主治医生惊得不敢说话,偷偷摸摸地用眼神打量。

    好在墨上筠是个心理素质极强的,加上脸皮足够厚,硬是连脸都没有红一下,静静地看着主治医生给她换了药。

    于是,没有从她脸上看到半点悔改之心的主治医生,怒火中烧,脸色越来越黑了。

    整个过程一句话没说,顶着一张锅盖脸走出了病房。

    墨上筠倒是有些同情地看着他离开。

    她倒是想认错,可他一句话都不说,也没有给台阶下的意思,她不好开这个口啊……

    “叩。叩。叩。”

    门刚被主治医生给摔上,就又被敲响了,只不过这次敲门动静有些小心翼翼。

    “进来。”

    扫了眼墨上筠,陆洋朝门口喊道。

    很快,门被推开。

    两人的视线落在门口,在见到白大褂的时候,都是有些疑惑,可在见到穿白大褂的主人后,两人近乎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

    此人乃刘鑫。

    就是上次那个大妈的优秀儿子,亦是墨上筠高中的同班同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