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13、她的那个故事【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将做过分析的草稿纸放到碎纸机里,确定没有残留后,墨上筠才关了书房的灯,回到侧卧去休息。

    事实上,她并没怎么休息,满脑子复杂的线索,让她有点失眠。

    第二天。

    身为半个残废,墨上筠也没有偷懒,五点半准时起床,收拾了下侧卧,然后换上昨天洗好晾干的短袖长裤,出了一趟门。

    阎天邢似乎不想见她,难得地见到他七点还没出卧室。

    墨上筠将早餐放到餐桌上,当做是在这里住一晚之后的谢礼,然后接了小叔的电话后,便直接下了楼。

    直至上了车,她才跟阎天邢发了个离开的信息。

    但,阎天邢并没有回应。

    “怎么每次见你,你都带了一身的伤啊?”

    驾驶位置上,一个年轻而英俊的男人打量了下后座上的墨上筠,有些好笑地问道。

    墨临竹,32岁,比大哥墨沧小了有近20岁,在墨家算老来得子。

    现在从商,独自创业,年轻有为,只是至今单身。

    仔细算算,墨上筠上次见他,正是三年前的七月,她受伤住院,墨临竹负责安排她的各种事。

    墨上筠有些囧,辩解道:“这次不算‘一身’。”

    “非得断个手才能算‘一身’?”发动着车,墨临竹打趣道。

    “”

    墨上筠这话还真接不下去。

    “你朋友住这儿?”

    说话间,墨临竹已经将车子开出水云间。

    “嗯。”

    “男的女的?”墨临竹继续问,“怎么没来送你,就让你这么个瘸子下楼了?”

    “”

    总不能说是自己作的,墨上筠再次保持了沉默。

    了解墨上筠从不吃亏的性子,眼下见她没说话兴致,跟三年前那模样相差不远,墨临竹不由得笑道:“这次死人了吗?”

    墨上筠恍然抬头,愣了片刻后,才摇头道:“没有。”

    “没有你哭丧个脸做什么?”

    想了想,墨上筠干脆叹了口气,“我失恋了。”

    这万万没有想到的回复,却着实将身经百战的墨临竹给吓到了,当即猛地踩下了刹车。

    墨上筠斜坐在后座,一条伤腿放到另外两个座位上,甚至都没有扣安全带,这突如其来的刹车,差点儿没有让她直接摔了下去,好在身手还算敏捷,抓住驾驶座的靠背,好歹算是稳了下来。

    刚想抱怨,就见墨临竹跟见了鬼似的回过头,“你说什么?”

    “我失恋了啊。”

    墨上筠挑眉,重复得极其爽快。

    她将帽檐往上抬了抬,露出故作悲伤的神情。

    这半真半假的模样,让墨临竹还真有些难以确定,于是他也故作安慰地看着墨上筠,“没事,叔中午请你吃大餐。”

    “你不上班吗?”墨上筠问。

    “老板说,公司放假。”

    “”

    墨上筠默默地瞅了眼身为老板的墨临竹。

    身为老板,这么吊儿郎当的

    自幼被说性子随这位小叔的墨上筠,此时此刻,却对如此吊儿郎当的墨临竹表示无语。

    稳稳地坐回去,墨临竹继续开车,同时道:“你妈昨晚给我打电话,说是陪你玩几天,等你爸回来。”

    “不好吧?”

    墨上筠有点抗拒的意思。

    “是怕麻烦你叔呢,还是怕不能安心养伤,亦或是怕我这个老年人入不了你的眼?”墨临竹调侃道。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还真不好意思再找别的理由。

    *

    墨上筠在京城待了四天。

    墨临竹也就陪她玩了两天,但无论做什么都极其贴心,最起码在她听歌的时候只会找别的事转移她的注意力,不会跟她生气。

    不过,墨上筠玩得也是挺心不在焉的。

    第三天下午,墨沧回来后难得抽出了点时间,跟墨上筠打电话说在家见面。

    于是,墨临竹在天黑之前将她送回了家。

    “你爸在书房。”送她到家门口,墨临竹倒是没有进门的意思,抬手拍了下她的脑袋,“你妈叮嘱了,不能吵架,不然还得她回来收拾烂摊子。”

    “哦。”

    墨上筠压了压帽檐,

    墨临竹笑着看她那顶黑色棒球帽,“把帽子摘了。”

    “”

    想了下,墨上筠抬手抓住帽檐,把帽子给摘了下来。

    墨临竹朝她递了个眼神,意思是“祝你好运”,然后就告别离开。

    他的车就停在门口,走几步就到,一眨眼功夫就上了车。

    墨上筠转过身,用密码开了门,然后走了进去。

    这是一栋小型别墅,三楼,书房在二楼。

    轻车熟路地上了二楼,墨上筠找到书房的门。

    门没有关紧,有一条小缝,墨上筠刚想抬手去敲门,就听到门内传来脚步声,她敲门的动作顿了顿,很快门就被里面的人拉开。

    不是墨沧,而是一个穿着军装常服,肩上扛着两杠二星的年轻人,三十出头的样子,对方讶然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朝她点了下头。

    墨上筠微微颔首。

    年轻人走出书房,离开之前,还讶然地看了墨上筠几眼。

    墨上筠倒是没有在意,直接推门而入。

    门一开,入眼的就是站在书架旁的一抹笔直身影,穿着陆军常服,肩上的金星有些显眼,分明五十出头,常年坐办公室,却依旧没有正常中年人的发福迹象,端端正正,一丝不苟,丝毫不曾影响军人的形象。不过个侧影,乍眼一看,如同三十左右的年轻人。

    可——

    让墨上筠在意的是,墨沧肩上的那被橄榄枝包裹的两颗星。

    “恭喜。”

    墨上筠视线在他的肩章上定住。

    将文件夹放好,早知她已回来的墨沧回过身,冷不丁听到这两个人,注意到墨上筠的视线后,他才意识到她指的是什么。

    很快的,墨上筠适当移开视线,看着跟墨上霜几分相似的俊朗脸庞上。

    一对妖孽夫妇,年过五十,依旧是三十岁的样貌,岁月总是对他们手下留情。

    “找我什么事?”墨沧打量了她两眼,便转身走向书桌。

    “黑鹰。”

    没有动弹,墨上筠紧紧盯着他的身影,一字一顿地吐出两个字。

    闻声,墨沧的脚步倏地一顿。

    偏过身,墨沧凝眉看她,语气倏地冷下来,“除此之外,说点别的事。”

    “黑鹰的人来找我了。”墨上筠继续道,“我没插手,是他们找上门来的。”

    瞧了眼墨上筠受伤的脚,墨沧冷声问:“他们找你做什么?”

    “我也想知道。”墨上筠耸肩。

    ‘那个人’的事,因她并不知身份,所以也没有跟墨沧说过。而,那个时候她长时间住院,墨沧也没有找什么人来问过她,只是最简单的调查。

    到现在,墨沧都不一定知道。

    拧眉思索了下,墨沧盯着她看了几眼,尔后继续走向书桌,“过来。”

    墨上筠微微一顿,尔后杵着拐杖走了过去。

    墨沧走至书桌旁,却没有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而是拉开了右侧的一个抽屉,将一个档案袋拿了出来。

    ——并非正规的档案袋,反正没有贴条,而是很普通的档案袋,随便可以拆开的那种。

    墨沧从中拿出两张照片,放在了一旁的桌上。

    此时才走近的墨上筠,低头扫了一眼那两张照片,当即皱起了眉头——

    两张照片,分别是一男一女。

    男的,分明是那个男人,一件黑色的风衣外套,衣领竖起,神秘莫测。

    女的,她并不认识,年轻而漂亮,身材玲珑有致,黑色的皮衣皮裤,气质冷酷。

    “这是资料。”

    墨沧又抽出两张纸,放在了旁边,任由墨上筠自己去看。

    墨上筠紧紧锁眉,视线盯住了那两张纸,最后干脆将其拿了起来。

    黑鹰,bck—hawk,在佣兵界被称之为b。h。,五年前新建立的佣兵团,参与过国际上几场比较大的活动,因此渐渐出名。

    两个首领,一男一女,男的代号为h,女的代号为b。

    半年前开始,首领h在东国安城内活动,至今目的不明。

    第二张,是有关于三年前黑鹰在小岭“人质劫持事件”的详细汇报,也是墨上筠所熟悉的。

    因偷运被发现,劫持了一辆大巴上的人,在劫持的途中,被几个退伍的特种兵于后方突围,之后进行谈判——最后结果是,人质救出来了,但几名退伍特种兵葬身于事先预谋好的一场爆炸中。

    在看到第一张纸的时候,墨上筠就能明白,三年前的爆炸里,她为什么会见到那个人的身影。

    可,出奇的——

    她很平静。

    三年了,做过最坏的打算,也不过如此。

    可以说,她事先就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去等待这样一个消息。

    就算是昨晚在阎天邢家的客厅里,她拿着草稿纸算来算去,得到的,也就是这样一个答案。

    墨上筠平静地将纸张放下了。

    甚至连她自己都惊讶于此刻的平静,平静到内心没有任何波动。

    “接下来,说说你的事。”

    墨沧拉出一张椅子,坐下,镇静地朝墨上筠道。

    墨上筠看了他一眼,然后在他的示意下,同样坐了下来,跟墨沧面对面坐着。

    她的那个故事,能说的人,只有墨沧。

    最起码,现在——

    只有墨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