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11、爱挑食【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刚跟小叔、墨临竹通完电话,就听到门锁被打开的声音。

    她循声朝玄关看去。

    很快,见到阎天邢从玄关走出来,手里提着打包的盒饭。

    “吃什么?”

    将手机一收,墨上筠问了一声。

    见她这理所当然的模样,本想目不斜视走到餐桌的阎天邢,动作稍稍一顿。

    最后,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自己看。”

    “哦。”

    墨上筠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

    气还没消呢?

    她这个可怜鬼都没有跟他计较了。

    小气。

    心里念叨着,墨上筠拿起拐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慢悠悠地走向餐桌。

    在阎天邢打开盒饭袋子的时候,墨上筠将餐桌旁一条椅子拉了出来,然后非常不客气地率先坐下。

    阎天邢也没有管她,将菜一一摆出来,然后把两份饭放到各自跟前。

    墨上筠看了眼几样菜。

    三菜一汤,有荤有素,比想象中的好点儿。

    拿起一次性筷子,墨上筠只手将其给掰开,然后看了一侧的阎天邢一眼,道:“明早有人来接我。”

    阎天邢拿筷子的动作一顿,随后问:“谁?”

    “我叔。”

    墨上筠随口答道。

    将筷子掰开,阎天邢深深地看了看她,却没有说话。

    但,过了两分钟,注意到只吃肉、一筷子蔬菜都不碰的墨上筠,阎天邢眉头又拧了起来。

    “不是不挑食么?”阎天邢沉声问。

    左手手指抵着下巴,墨上筠轻扬眉头,带着几分故意气他的意思,“不好意思,活得娇贵的人,比较爱挑食。”

    阎天邢沉着脸,夹了一筷子四季豆放到她碗里。

    “娇贵不是自爱,吃!”阎天邢几乎用了在工作上命令的语气。

    “我不自爱?”墨上筠眯起眼。

    “自爱的人不会冬天吃冷馒头。”阎天邢冷冷地回道。

    提及这个,阎天邢又气不打一处来。

    这女人,有把自己活得高高在上的资本,非得把自己折腾的死去活来的。

    自己怕麻烦,也怕麻烦别人,只有在工作方面像个样,其他方面只能把自己活成个残废。能健康活到现在这个年龄,已经是老天对她的格外眷顾了。

    真是懒得管她。

    夹起一根四季豆放嘴里,墨上筠味同嚼蜡地吃着,直至咽下去后,忽然问身边的人,“阎天邢,你有信仰吗?”

    微微一顿,阎天邢连头都没抬,答得尤为果断,“没有。”

    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墨上筠轻笑着问:“没有信仰的人,活得不累吗?”

    “比你活得轻松。”

    掀起眼睑,阎天邢怼她的同时,对那份鄙视毫不掩饰。

    墨上筠被他哽住,索性没了跟他讨论的兴趣,又夹了一根四季豆放到嘴里。

    不得不说,这四季豆炒的真难吃。

    墨上筠是一根一根地吃完的。

    等她吃完之后,不仅饭凉了,阎天邢也放下了碗筷。

    扫了眼吃饭变得磨磨蹭蹭的她,阎天邢阴着一张脸,也没有说话,直接走向了沙发。

    他打开了电视机,看军事新闻。

    墨上筠继续吃自己的饭菜。

    过了好几分钟,墨上筠总算吃完了,用纸巾擦了擦嘴角,尔后朝阎天邢招呼道:“阎队,过来收一下垃圾。”

    本就没心思看新闻的阎天邢,听到这声音,强忍着怒火抬头。

    然,墨上筠连让他反驳的机会都没给,直接拿起了自己的拐杖,磨磨蹭蹭地往这边来。

    阎天邢扫了眼她那绑的跟粽子似的的腿,强行忍了。

    起身,路过墨上筠,去收拾碗筷。

    墨上筠勾唇笑了笑,往沙发上一坐,顺手拿过遥控器。

    本想换台来着,可军事新闻里却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墨上筠想了想,又将遥控器放了下来。

    唔,二叔

    京城军区某集团军的政委。

    她不太联系这些长辈,是因为他们很忙,非常忙。

    小时候只有在过年能见上他们,长大之后,两三年才见上一次也是正常。

    所以,遇到什么事的话,一般情况下很少会想起他们。

    尽管——

    他们这个大家族的关系,确实是超乎想象的和谐。

    沉思间,一杯水忽然递到了跟前来,墨上筠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扫了眼站在身侧的阎天邢,把水杯接了过来。

    喝了三分之一,她才将水杯放到茶几上。

    从她身边走过,阎天邢在一旁坐下。

    长达半个小时的时间,两人之间都没有任何交流。

    直至,墨上筠的手机铃声响起。

    “妈。”

    扫了眼手机屏幕,墨上筠拉了接听。

    “找我有事?”

    岑女侠一如既往地单刀直入,连半句废话都不给。

    “想问爸在哪儿。”墨上筠如实回答。

    “他出差了,应该没带手机。”岑沚道,“找他做什么?”

    摸了摸鼻子,墨上筠一本正经道:“交流一下父女之间的感情。”

    “”

    岑沚出奇地接不上话。

    一年到头难得给长辈打上几次电话的,还能有交流感情的想法?

    扯吧就!

    “加油。”

    岑沚象征性地鼓励了她一下,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感觉到岑沚此刻非常不乐意跟她交流母女感情,墨上筠甚是无语地扫了眼手机。

    ------题外话------

    抱着我家墨可怜鬼来求个月票,此文最近人气惨的可怜啊。</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