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04、人质【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第二天,司笙口中的安逸,果然踩着午餐时间,带来了两份病号饭。

    墨上筠对这名为安逸的男人,还有一定的印象。

    四月一日,她生日那天,他曾帮司笙跑腿——往在电影院看电影的她和阎天邢送来了两份豆腐脑。

    依旧是文质彬彬的模样,年龄比陆洋似乎还要小一点儿,休闲打扮,看着是修养极好、气息清爽的青年。

    长得也好看。

    而他要来看的朋友——正是墨上筠的室友、陆洋。

    “安逸。”

    当陆洋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正在研究《说文解字》的墨上筠,颇有深意地看了陆洋一眼。

    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复杂,千丝万缕的,关系一旦扯上,拉也拉不开……

    “陆哥。”

    安逸朝他打了声招呼,然后一偏头,看向坐在窗前看书的墨上筠,略带疑虑地打量了两眼,打招呼道:“墨小师姐。”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心想她没有这位年轻有为的小师弟,但看在司笙的面子上,没有揭穿,只是朝他点了点头。

    “这么巧,你们都在一个病房。”

    提着两份病号饭以及两份甜豆腐脑的安逸走进门,略带笑意地扫了他们一圈。

    陆洋又疑惑了,“你们俩认识?”

    “朋友的朋友。”安逸温和的回答。

    “哦。”

    陆洋没有将那抹惊讶隐下去,而是狐疑地看了看墨上筠。

    从意外遇上的萧奕到阎天邢,然后到安逸……那是够巧的。

    “我弟怎么样?”陆洋问。

    “刚跟过来了,不知道疯跑到哪儿去了。”

    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安逸似乎才想到有这么个小尾巴,于是抬起头,朝门口看去。

    说曹操,曹操到。

    一个小小的身影立即从门口冒了出来,踩着小短腿啪嗒啪嗒地跑进门。

    “哥!”

    清脆的一声喊,带着小孩儿独有的稚嫩。

    墨上筠好奇地看了一眼。

    七八岁的小男孩……眼熟。

    很快,小男孩也注意到墨上筠,忽的停下奔跑的动作,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墨上筠,惊喜地大喊一声,“墨姐姐!”

    听到这称呼,墨上筠似乎想到了某些不愉快地回忆,瞧了这只活蹦乱跳的小孩几眼。

    想起来了。

    岑沚当初来集训营找她,带着她去见两个被捆绑的黑鹰佣兵团的人时,碰见过这个临时住在超市老板那儿的小男孩儿。

    小男孩叫陆地,是被司笙丢到超市老板那里的,据说是安逸客栈老板的亲戚……

    也不知道真假,反正陆地、陆洋、安逸三人认识,或许还有亲戚关系,应当是没错的了。

    有了多个熟悉的人,加上一个爱热闹的小孩,墨上筠跟陆洋之间的气氛出奇的融洽不少。

    安逸带来的午餐很丰盛,而且很细心,给两人带的都是不一样的食物,给陆洋的自然是陆洋喜欢吃的,而给墨上筠的,据说是司笙专门定的菜单,由安逸客栈老板——也就是安逸本人掌勺,亲自做出来的。

    就跟墨上筠不知道司笙口味一样,司笙也不知道墨上筠口味,只是估摸着墨上筠住院的日子清淡的吃惯了,所以给她换了换口味。

    在这方面,她倒是很清楚墨上筠的心思。

    这顿午餐,墨上筠吃的很愉快,聊天时夸了安逸几句。

    安逸表示,如果她不嫌弃的话,他虽然没法每天过来,但可以做饭让人送过来。——正好,最近陆洋的一日三餐都由他承包,她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反正可当做是顺便。

    这是把墨上筠唯一的后路都堵死了,索性墨上筠从善如流,接受了安逸的好意。

    热热闹闹的一个下午,有安逸和陆地在,连少言寡语的陆洋笑意都爬上了眉梢,墨上筠也没觉得无聊,连书都没有看了,跟陆地玩了会儿弹珠的游戏,把这破小孩虐得眼泪汪汪的,却敢怒不敢言。

    夜幕奖励,几人吃了晚餐后,安逸带着陆地离开。

    陆地走的时候,墨上筠将所有赢来的弹珠都换给了他,小破孩立即喜笑颜开,一口一个“墨姐姐”,喊得尤为亲热。

    两人一走,病房内又清净不少。

    “谢谢你陪他玩儿。”

    陆洋真诚的朝墨上筠道谢。

    墨上筠偏头看他,看到那双饱含诚意的眼睛,心想这人无论说话做事,什么时候都是真诚的,真诚到让她这种随意的人都不会敷衍了事。

    一个很奇怪的人。

    “没事儿,”墨上筠淡淡道,“应当是他陪我玩。”

    没有那个叽叽喳喳的小破孩,她这个下午应该会过得很枯燥。

    眸光闪了闪,想到墨上筠在陆地面前那副孩子王的模样,陆洋抿着唇,有些想笑,但又忍着没有笑出来。

    “很好笑?”墨上筠眼尖的扫到这一幕。

    陆洋脸上的笑容立即收回,他朝墨上筠道歉,“抱歉。”

    挑了下眉,墨上筠饶有兴致地看他,“听说你是老兵,怎么动不动……这么正经?”

    “是吗?”

    陆洋忽然笑了,这次没有隐忍,反而很是轻松。

    墨上筠是个年轻的军官,名牌大学毕业,那种让他这种人无比艳羡的地方走出来的,所以他一直觉得墨上筠跟他们是有一定距离的。

    他不太愿意跟这样的人沟通。

    因为他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但,今天接触下来,渐渐发现墨上筠也挺好相处的,有着几分军官不该有的吊儿郎当,说话风趣,懂很多东西却不摆高高在上的姿态,没有很多年轻人的浮躁骄傲、趾高气扬。

    墨上筠轻轻勾了下唇。

    *

    有了安逸和司笙,墨上筠的一日三餐又有了保障。

    接下来几日,阎天邢都没再来过医院。

    墨上筠也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听医生的话好好养伤,偶尔跟陆洋聊聊天、欺负一下陆地,周围病房好些女生都看上了陆洋,时不时找借口来逛逛,长时间待在部队的陆洋不知该怎么应付,都由墨上筠这谎言信手捏来的给妥善处理好了。

    有时候,陆洋会瞠目结舌地看着墨上筠跟人胡扯,侃天侃地,没有半句真话,还能将人耍的团团转,简直对墨上筠五体投地。

    在距离出院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平静的养伤日子里,出现了一点小插曲。

    那是一个午后。

    天气很热,病房里没有开空调,甚至连风扇都没打开,待在里面如同蒸桑拿似的。

    陆洋是在海军陆战队待过的,一般这个时节都在海滩上晒太阳,承受着烈日暴晒下的抗晒训练,所以对这点温度并不觉得多难熬,可让他惊讶的是,看着纤瘦的墨上筠也未曾对这鬼天气发表过任何怨言,没开空调和风扇也无所谓,面不改色地在这样的气温里看书,连汗都出的很少。

    “墨连长,要开风扇吗?”

    观察了片刻,陆洋朝墨上筠问了一句。

    “你随意。”

    沉迷于手中的杂志,墨上筠头也没抬地回答。

    ——杂志是她让安逸帮忙带的,科普类的,至于那本无聊时看完三分之二的《说文解字》,她早已送给了陆地小同学,让他好好看书学习。

    陆地苦着脸抱着书走了,连拒绝都没那个胆。

    确定墨上筠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陆洋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开风扇。

    心里对墨上筠这个副连长的印象,又稍稍的改观了不少。

    墨上筠将杂志看到一半,觉得口渴,便停了下来,去拿了水果刀和一个苹果,打算削着吃。

    但,她手中的水果刀刚刚割破苹果皮,外面就传来嘈杂的声音。

    闹闹腾腾的,听着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墨上筠抬起头,朝一侧的陆洋问了句。

    “不知道。”陆洋也不明所以。

    停顿了下,只觉得外面越来越吵,墨上筠轻轻蹙眉,尔后自己推着轮椅,在轮子的滚动下,她抵达门口。

    可——

    还未来得及去拉开病房的门,就见门被“砰——”地一下撞开。

    然后,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就大步朝她冲过来,在她冷静的注视下,慌张地拿着一把菜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那个男人粗着嗓子朝紧随而上的保安怒吼:“别动!谁也别动!不然我杀了她!”

    略带疑惑地看了眼他手中沾了血的菜刀的墨上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