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03、无能为力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阎队?”

    陆洋看着出现在病房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超快稳定更新小说, 。。 首发

    这声音,没有让墨上筠回头,却让萧奕呆了呆,愣愣地看着陆洋口里的‘阎队’。

    那是一个年龄比他们大一点的男人,但绝对大不了几岁,没有穿军装,而是很随意的便装,浑身的寒意让他不寒而栗,乃至于他只是看了眼那人的相貌,就快速地避开视线。

    许是不经意间被那人的眼神扫到,他只觉得浑身寒意岑岑,连动弹都觉得僵硬无力。

    “嗯。”

    阎天邢朝陆洋扫了眼,淡淡地应了一声。

    但,没有久留的意思,甚至都没有跟陆洋寒暄。

    在陆洋的注视下,一言不发地出了门。

    陆洋目送他离开,眼神里带着崇敬和尊重。

    一直等阎天邢的身影彻底消失,陆洋才慢慢的收回视线。

    萧奕从强大的压迫感里回过神,浑身不自在地晃了晃,然后想起自己的战友陆洋,“他,是什么人呐?”

    “军人。”陆洋回答,顿了顿,又觉得这两个字不足以概括,于是补充道,“真正的军人。”

    “啊?”

    萧奕眨巴着眼,没太能理解陆洋的意思。

    “就是很厉害的……”陆洋看着他,忽然改口道,“你心目中的那种。”

    “也是你们蛙人?”萧奕惊喜地问。

    “不是,他是陆军的。”涉及到阎天邢身份问题,陆洋并没有详细去说。

    阎天邢的存在本来就是机密。

    “哦……”

    看得出陆洋有隐藏的意思,萧奕明了地点了点头,识趣地没有多问。

    萧奕将陆洋推进病房,然后问:“他不像是来看你的吧?”

    “唔。”

    陆洋点头。

    尔后,两人的视线齐刷刷的朝墨上筠看去。

    墨上筠搬过来的那一天,他并没有看到阎天邢。

    在相处的这两天,他也没有看到阎天邢。

    自认为他这样的角色,阎天邢能认识他就已经很不错了,自然不可能让阎天邢那种存在亲自来看他。而,阎天邢出现在这间病房里,不是来看他的话,就只能是……

    墨上筠从抽屉里拿出一双新的筷子,准备吃饭。

    经过刚刚那么一耽搁,饭菜都已经冷了,现在也吃不上热乎乎的病号饭,而就这么不吃显然吃亏的是自己,墨上筠只能庆幸这是夏天,吃点冷的没有什么影响。

    “墨连长。”陆洋喊她。

    “嗯?”墨上筠淡淡应声,并未影响到她吃饭的动作。

    犹豫了下,陆洋问:“阎队是来看你的吗?”

    “可能吧。”

    墨上筠心不在焉地回答。

    就算是每个问题都回答了,两人都感觉到墨上筠并不是很想提及阎天邢,他们也都是识趣的人,互相对视一眼,便没有再说什么。

    天色已黑,萧奕没有久留,约好下次再来看陆洋,然后就跟陆洋告别,离开了。

    病房再次陷入沉默。

    陆洋坐在轮椅上,拿着墨上筠换回来的《一滴血》来看,而墨上筠在慢条斯理地吃了几口饭菜后,实在没胃口继续吃,便将垃圾给收拾了。

    她将充好电的手机拿出来。

    “《一滴血》写得很好。”

    点开通讯录,墨上筠忽的出声,清冷的嗓音在这宁静的夜晚,显得无比动听。

    陆洋闻声抬头,好奇地看着墨上筠,停顿了下,才想起他手中的书就叫《一滴血》。

    刚看了两页的陆洋,难以对这部作品做出评价,只能朝墨上筠点头道谢,“谢谢。”

    墨上筠已经点开了一个号码。

    没有打电话,而是点开短信,写了一段话,然后将刚拍的《一滴血》封面一起发了过去。

    尽管她总是对自己无能为力,但是,她可以做的事并不少。

    如阎天邢所说,她假装自己活得跟以前一样,告诉自己什么都没发生过,平静地看待自己脚上的那一刀,所有人都说那是她自己伤的,她也在想这可以是自己伤的。

    她一如既往地跟人谈笑风生,面对集训营的结束、面对曾经待过的侦察二连,牧齐轩打电话调侃她的时候,她也能轻松应付……

    在任何人面前,她都能装的什么都没发生过。

    但是,这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

    当然,与其说是自欺欺人,还不如说是无能为力。

    她有着一定的背景和人脉,有着让人眼馋的履历和军功以及这个年龄难得一见的军衔,有着寻常侦察兵甚至特种兵都无法比拟的单兵作战技能,她在哪儿都能被人称之为“优秀”,但是她再优秀也无从得知那个人跟黑鹰的关系,无从得知黑鹰在安城的目的,也无法知晓黑鹰是怎样的组织……

    她会各种杀人技巧,可她至今没有杀过人。

    她有仇恨,想要杀人,可甚至不知该杀谁。

    再优秀、再强,也组织不了一群人在看不见的黑暗里所做的行动,也无法从打着“为你好”的名义而不愿透露任何消息的人口里套到消息。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她干脆遗忘,扰人扰己并不是合适的选择,没有人有义务陪她承担任何压力与危险。

    但是——

    她仅仅是对自己的事无能为力。

    这并不代表,她不能做一些别的事。

    她发出去的信息很快得到了回应——

    ——墨家的丫头,你也来凑这个热闹啊?行,你推荐的书我们会考虑的。

    牧齐轩说,海军想要拍一部军旅剧,正在愁没有好的剧本。

    正好,她看到一个还算不错的故事。

    正好,她也有熟人在那边。

    听墨上筠用信息道谢。

    然后,她找到了吴酒的电话,拨通。

    “墨丫头?”

    “吴叔。”

    两人各自打了声招呼。

    吴酒倒是摸透了墨上筠的性子,直截了当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有啥事啊?”

    “集训结束了,我想给你推荐一个人。”

    吴酒曾经陪封玄华来集训营视察过,后来墨上筠得知,吴酒也是负责人之一,算是他们的直系领导,对这次集训营也好,年底的新特种部队也好,都是有一定发言权的。

    “集训早期被淘汰的好苗子?”吴酒问。

    “出了点意外,没参加集训。”墨上筠说着,又补充一句,“我们连的。”

    “行,你说。”

    吴酒没做思考,答应得极其爽快。

    “唔,”墨上筠犹豫了下,“我爸跟你打过招呼?”

    “你这丫头,往哪儿想呢?你爸像是这种闲的没事干的人吗?就算他是,你吴叔叔是这种会被走后门的?”吴酒佯怒道,顿了下,才又道,“吴叔叔看着你长大的,信你不会把随便什么人往这里塞。”

    墨上筠倒是难得地笑了一下,“谢谢吴叔。”

    她知道,以她这个年龄和资历,很难会让老一辈的人信服。很多关系都是因导师、她爸的原因,但往往,会有那么一批人,结识是看在导师、她爸的面子,熟悉确实凭借个人投缘。

    墨上筠久违地跟这位叔叔聊了一阵,挂电话的时候,吴酒还提及她推荐的顾荣——她推荐的人,机会肯定会给,但能不能熬下去,只能看他自己。

    这个理,墨上筠当然知道,没有任何异议。

    挂断电话,墨上筠再看时间,已经晚上八点了。

    没有让她闲着,微信信息又开始响了,是司笙的。

    ——豆腐西施:听师父说,你残了?

    墨上筠看着这样一行字,足足看了半分钟,才怀着悲愤之情回复。

    ——墨: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

    ——豆腐西施:没事。

    ——墨:……

    ——墨:回来了?

    ——豆腐西施:没有。

    ——豆腐西施:住哪个医院?

    犹豫了下,墨上筠给司笙发了军区医院的名字。

    很快得到回复。

    ——豆腐西施:有个叫安逸的朋友要去这医院看朋友,顺便送病号饭……要不要顺带一份?

    墨上筠想到阎天邢离开时阴沉的脸,想着自己接下来一日三餐或许真没着落了,于是没有多想,给司笙回了个“行”。

    ——豆腐西施:你的腿……是真的意外,还是碰上黑鹰了?

    ——墨:保密。

    ——豆腐西施:知道了。

    看到这简单的三个字,墨上筠勾了勾唇,没有再回复。

    两人心照不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