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423、恶意【本卷完】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可以说,燕归和安辰是被墨上筠强行赶走的。。

    两个人毕竟有任务在身,而发现的白色粉末俨然跟他们无直接关系,现在墨上筠以指挥官的身份让他们离开、回去继续演习,他们就没有留下的理由。

    尽管,在离开一段时间后,燕归想了办法,偷偷将事情汇报给了另一个长官——季若楠。

    墨上筠寻着痕迹一直往前走。

    她几乎不要刻意去找,所有痕迹轻易地暴露出来,算得上是没有任何反侦察技巧可言。而,除了先前那明显的白色粉末之外,之后的路上再也见不到丁点痕迹,越来越让人觉得那些粉末是故意撒上去的。

    这代表着一种幼稚可笑的陷阱,因为过于幼稚、不符合常理,所以更像是一种引诱。

    她仿佛看到有人明确地跟她说——

    无论安排的好与坏,你都一样要过来,那就请你原谅我们的敷衍。

    墨上筠用步枪探路,一步一步地往前走,那用步枪敲打前方树枝、灌木的动作里,带着一种不为人知的愤怒。

    就这样,身为一个半瘸子的她,生生走了五公里的路。

    她实在是惊叹于这种刻意做作的陷阱竟然能拉得这么长,也不怕她一不小心就给走偏了。

    走到痕迹最明显的地方,她停了下来。

    接下来的痕迹很乱,俨然在离开之际做了巧妙隐藏——也就是说,这里大抵就是终点了。

    她抬起眼,观察周围的情况,可前方被她细细扫了一遍,都未曾见到任何异样。

    然后,她听到身后传来的轻微的动静。

    “墨儿。”

    轻飘飘的两个字入耳。

    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声音和称呼,陌生的是语调和感觉。

    墨上筠右手一动,一把出鞘的军刀落入手心,她抓住了刀柄。

    她转过身。

    一瞬间,那抹挺拔的身影映入眼帘,有风从这茂密丛林的空隙吹过,头盔下的发丝轻轻飘动,刺得她脖子痒痒的。

    她瞳孔微缩,眸底寒气与杀气错杂交汇,如凝聚成一把锋利刀刃,在这阴暗狭窄的空间里径直飞向突然落入眼底的那抹身影。

    天色似乎更暗了,乌云笼罩天空,光线被茂密丛林层层遮挡,分明是白天,此时却如夜间。

    那人站在距离她两米远的地方——从附近的丛林里走出来的。

    身材高大、挺拔,一身黑色装扮,宽松的休闲服,戴着一顶宽檐帽子,但以墨上筠的角度来看,并没有对他的容貌有所遮掩。

    记忆里熟悉的样貌,锐利的眉目,处处透露着锋芒,却出奇地比以往收敛许多,俊朗的五官,线条轮廓深邃,愈发成熟的气质,浑身上下皆是让人心悸的威严和压力,气场慑人。

    可,那双永远捉摸不透的眼睛里,仿佛抬一抬眼睑,又随时会跟你笑似的。

    光线很暗,墨上筠看到这个如鬼魅般现身的男人,没有半分亲近之意。

    她甚至有些恍惚。

    他,叫什么来着?

    不重要了,反正也不一定是真名。

    男人看着她,看到她难得一见的狼狈模样——跳车时沾了土的头盔、发丝以及衣服,漂亮精致的脸上抹着军用油彩,被树枝刮出了血痕,左手拿着一把95式自动步枪来充当拐杖,裤脚在一路走来时沾了泥泞和污渍。

    他笑了。

    像是在嘲笑,所以那样的笑有些残忍。

    他没见过这样狼狈的墨上筠,从未见过。

    “你想杀了我。”

    他往前走了一步,皮靴踩在草地上,枯枝被踩断,发出突兀的声响。

    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这声音。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一个如闲庭漫步,一个却警惕十足。

    “是。”

    墨上筠冷冷吐出一个字,抓住匕首的骨节发白。

    可,在听到她这么干脆的应声时,男人那眉目的笑意更深,他近乎笃定地道:“你下不了手。”

    “不一定。”

    墨上筠紧紧盯着他,声音更冷了。

    “你还有很多想知道的事。”

    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墨上筠跟前。

    墨上筠抓着那把匕首的手,在他低头的一瞬,被抓住。

    墨上筠似乎僵住了,没有动弹,也没有挣开。

    他什么都猜到了。

    她还有很多谜团没解开,她不可能在这里杀掉他。

    相反——

    “但是,”男人微微低下头,凑在她耳边,如低声呢喃般,字字顿顿飘到她耳里,“墨儿,我是来杀你的。”

    ——墨儿,我是来杀你的。

    ——报告,蓝队指挥部被我们炸毁。

    两道声音,从同一个时刻传来,那一刻左耳的声音如幻听。

    墨上筠似乎忽然清醒了。

    频道里欢呼声一片,可手腕传来的疼痛,却让她无法去回应。

    抓住匕首的力道一松,匕首落入男人手里,而墨上筠也于同一时间朝男人发动攻击。

    右手手腕,左脚脚腕,疼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毫发无伤的时候,她能赢得了他。

    ——事实上,每一次输的都是他。

    可,这一次她却被极快的速度撂倒在地,被制服。

    倒地的那一瞬间,墨上筠想,如果她这次没有死的话,一定要带一发子弹放身上,一弹穿心也好,反正打个架丢脸成这样,她已经什么都不想知道了。

    “脚伤了?”

    男人第一时间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再把她压在地上的一瞬间,一只手就往下摸到了她的左脚。

    碰到她的左脚脚腕,观察着墨上筠的表情,他似是恶作剧一般抓住一拧,让墨上筠疼得只想骂娘。

    “妈的!”

    墨上筠也真正地骂了出来。

    两枚戒指落入手心,墨上筠咬着牙,一根细到难以捕捉的银线在空中划过,绕住了男人抵住她咽喉的左手,稍稍一用力,银线便刺入皮肉,鲜血乍现。

    “呵。”

    男人似乎惊讶于这从未见过的杀伤性武器,低笑一声将手给收了回来。

    墨上筠手肘往地上一撑,刚想借机脱身,可男人眼底眸光一闪,抓住匕首的右手,毫不留情地往下一落。

    被墨上筠保养得极好的匕首,轻易刺穿了她的军靴、皮肉,近乎是穿透了整个脚掌。

    得!

    被自己的武器伤了,她连死都不敢死了,怕去阴间见到师父,丢人。

    这下,墨上筠疼得连娘都骂不出来了。

    男人松开匕首,任其贯穿她的左脚脚掌。

    他回过头的时候,甚至没有什么表情,冷漠而平静,或许,还有些期待墨上筠此刻的表情。

    墨上筠疼得险些昏厥。

    他摁住了她的肩膀,低下头,近乎亲昵地靠近,仔仔细细端详着她的脸,疼痛让她脸上满是汗水。

    “放心,我不是来杀你的。”他因银丝勒伤而满是鲜血的手从她额头上划过,留下了一道血迹,“我就想看看,你把你的师父,你的仇恨,忘得有多干净、彻底。”

    墨上筠没有说话,因为疼痛,因为愤怒。

    她听到他用最冷漠的声音问她,“因为那个男人吗?”

    然后她听到自己用极不稳定的声音问他,“你跟黑鹰,什么关系?”

    他们各问各的,谁都没有回应谁。

    他用一字一句让她回忆起那一天。

    鲜血,爆炸,牺牲,还有人心。

    她努力想要忘掉的一切,所有人都希望她忘掉的一切,被他一个字一个字残忍地唤醒了。

    然后让她确定,他的的确确是她的仇人,不共戴天的仇人。

    是的,他不是来杀她的,他怀着最大的恶意而来,要的是拉她一起坠入他那深不见底的世界。

    她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挣扎间银丝划破了他的脖颈,在她刚升起杀意想要勒死他的一瞬间,他给了她一手刀,她近乎无力地失去了知觉。

    而——

    恍惚间,她似乎听到了阎天邢的声音。

    以及,熟悉的枪声。

    ------题外话------

    很遗憾,墨上筠并没有你们所想的那么强大。

    很遗憾,我也没有我所想的那么能耐。或许你们不喜欢我这么说,但我确实没把我所想的写出来,我脑子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我甚至惊叹于我这二十多年来所学的东西竟然如此贫乏。

    *

    此章标题上特地加了三个字,是因此卷结尾跟下一卷开头并非如章与章一般紧密连接的。

    下一卷写得好的话,是全文点睛之笔or中心思想,写的不好,那就是与全文并无多大干系。

    说实话,我不太看好自己,因为我野心太大,但能力不够。

    如果希望男女主成功牵手的话,倒是可以一看。

    *

    玻璃心,不接受批评,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