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422、坑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游念语,你负责指挥。小说”

    游念语:“……”

    众人:“……”

    频道里沉默了好一会儿。

    最后,萧初云出声打破了沉寂,“赞同。”

    “我觉得也行。”季若楠很快也发表了意见。

    指挥部现存的三个人,都一致同意让游念语指挥,谁也不可能抗议。

    就连游念语自己,纵然千般不愿,也只能挤出一个“是”字来接受这颇为沉重的压力。

    墨上筠优哉游哉地吃完最后几口饼干。

    但是,留给她休息的时间并不多。

    她刚看到太阳从东方的山顶一跃而出,就听到了燕归的声音——

    “墨墨,我们发现了一些东西,觉得还是你来看看为好。”

    就这样的汇报,在燕归难得正经的声音描述下,让墨上筠一瘸一拐地走了近一个小时。

    最后,她抵达燕归发来的坐标处。

    在一处小溪边,燕归和安辰隐藏在岸边的灌木杂草里,她一走近,两人就自觉地钻了出来。

    就他们俩在原地等待,其他人都在游念语的指挥下各自行动去了。

    在赶来的路上,墨上筠听到陆续的汇报声,有人牺牲了,有人干掉了敌军……哦,也有人发现了疑似敌军指挥部的具体位置。

    受了伤的墨上筠,自动将自己划分为‘局外人’的范围,只是听着那些汇报,没有因此做出任何反应,甚至连回应一句都觉得乏味。

    她是真的很难提起激情来应对这次演习。

    原本,不是阎天邢点名让她当指挥官的话,她这个时候没准已经回到侦察二连的办公室里喝着酸梅汤解暑了。

    不过——

    她抬眼看了看天。

    一个小时之前,太阳初升,天气晴朗,可到现在,忽的晴转阴,乌云密布,遮住了悬空的明亮太阳。

    “墨墨!”

    一见到她,燕归立即张开双臂,直接朝她跑了过来。

    墨上筠懒洋洋地将步枪举起来,对准了飞速跑来的燕归。

    腿脚不便,没法及时躲开,只能出此下策。

    燕归及时地刹住了脚步,并且成功注意到墨上筠左脚的不对劲,当即避开那枪口,上前两步来到她跟前,同时问:“墨墨,你的腿怎么了?”

    “什么情况?”

    墨上筠似乎没听到他的话,直入主题地问。

    担忧地看了眼她的左脚,燕归仔细琢磨了下,最后决定不讨嫌地计较这个问题,把心思放到了正事上,他指了指一个地方,“我们发现的地点在那边,是不是那玩意儿,还得你来分辨。”

    说话间,安辰也走了过来。

    他看了看墨上筠,又看了看她的腿,最后收回了视线,将一个透明的小袋子拿出来,递给了墨上筠。

    “这是收集到的。”

    安辰颇为严肃地道。

    注意到小袋子里的白色粉末,墨上筠狐疑地看了一眼,然后将其接过来。

    打开袋子,用手指沾了点粉末,然后在燕归和安辰一脸惊愕地注视下,淡定从容地将其放到了舌头上。

    入口的一瞬间,便拧了拧眉头。

    “水。”

    这玩意儿不好吐,墨上筠板着脸朝两人说出一个字。

    见到墨上筠这不怕死的行为,燕归心都凉了半截,直至听到她出声才回过神来,赶紧拿出水壶朝她送了过去。

    墨上筠接过,皱着眉喝了一大口,然后才将其丢给燕归。

    “墨墨……”

    墨上筠直接打断他的关心,问:“哪儿发现的?”

    燕归噎了一下,心想墨上筠这严肃的态度,估计**不离十了,于是指了指先前指的地方,“这边,我带你过去。”

    墨上筠继续用步枪当拐杖,不紧不慢地跟上燕归。

    燕归和安辰都想去扶她的,可都被墨上筠选择性忽视了。

    两人也算识趣,默默地把手给收了回去。

    很近,走了不到一分钟,就抵达了目的地。

    墨上筠扫了眼地上极其明显的白色粉末。

    ——安辰只是取了一小撮。

    看着像是意外洒落的,形成一条线,落在灌木枝叶、杂草、泥土地面上,长度大概三十厘米。

    痕迹过于明显。

    墨上筠用枪口拨动了下地面的杂草和碎木,眉头不知不觉地皱的越来越紧。

    安辰和燕归或许看不出什么,但她曾经的一名师父是猎人,教过她一些在丛林里迅速辨认印记的方法,眼下这痕迹太明显了,就像是在直截了当地告诉她——

    我在犯罪,你快来抓我啊。

    **裸的挑衅。

    而且,绝对是刻意为之。

    墨上筠不经意地咬了下唇角。

    ——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并且,这样明显的陷阱让她想到了前不久的那通电话。

    “墨墨?”

    注意到墨上筠脸色不对劲,燕归颇为担忧地询问道,声音跟以往比稍稍压得低了些。

    墨上筠这才回过神,她偏了偏头,看了两人一眼,然后稍有沉思地道:“你们继续行动,我过去看看。”

    “你的腿……”

    燕归难免担心。

    如果墨上筠现在健健康康的,直接说让她去打架,他都不担心,偏偏她腿上似乎有伤啊,而且看起来伤的不轻的样子。

    “没事。”墨上筠淡淡道,她近乎轻描淡写的,“这事跟你们无关,演习要紧。”

    “不需要跟上面先汇报一下吗?”似乎察觉到墨上筠想一意孤行,安辰试探性地询问。

    “什么都没确定呢,有什么好汇报的?”墨上筠眯起眼,语气里多了几分冷意。

    “……”

    安辰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题外话------

    下一章完结这卷,如果十点半写完了,就有二更,如果没写完,明天再来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