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412、等你把我气死了【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半个小时后,墨上筠跟阎天邢陷入了极其诡异的状态。|

    “这家不行。”

    面对第三家唱k的店,阎天邢义正言辞地表达自己的不满。

    墨上筠眉头抽搐。

    忍着没吭声,让阎天邢继续开车。

    开了一阵。

    “左拐。”

    坐在副驾驶上的活地图墨上筠出声指路。

    阎天邢一打方向盘,偏偏就右拐了。

    墨上筠怒火中烧。

    忍无可忍!

    “您这是来溜猫呢,还是来逗狗的?”墨上筠将棒球帽摘下来,话语里是满满的讥讽。

    “那家门面脏。”

    “……”

    不明白一个平日里穿军装训练人的为何会说出这种话,墨上筠仔细想了想,才意识到身边这位是豪门富家子弟。

    服了!

    深吸一口气,墨上筠继续道:“要不我先下去,免得脏了您宝座?”

    斜了她一眼,阎天邢蹙眉,“小小年纪,说话阴阳怪气的。”

    奶奶个熊!

    “就你老。”墨上筠暴躁道。

    这一路那么多唱k的店,她脑子一转,能随随便便给他找出十几二十家来,他倒是好,偏要自己找,找到之后还嫌脏!

    脾气再好也没法陪他继续折腾。

    前面是红灯,阎天邢一脚踩了刹车。

    等待之际,右手一抬,将衣领扣子解开两个,他一偏头,幽深的眸子盯住了墨上筠。

    “说谁老?”

    阎天邢顶着一张年轻俊朗的脸,朝墨上筠一字一顿地问。

    满是火气地偏过头,墨上筠眼睑一抬,看到阎天邢的脸,想怼的话又说不出来。

    妈的,亏得他长得好看,不然不知被揍死多少次了。

    见她不说话,前方又亮了绿灯,阎天邢收回视线,继续开车。

    前面是一条宽敞的河,河对岸用高桥搭建,车来车往。

    车窗开着,有风从窗外呼啸而进,吹乱了墨上筠的短发。

    墨上筠盯着外面看了两秒,忽然道:“阎天邢,等你把我气死了,就在这儿抛尸吧。”

    那清冷的声音,被狂风席卷撕扯,落到耳里的时候,阴森森的,如从远方飘来的鬼魅之声。

    阎天邢只觉得头皮阵阵发麻。

    “谁气你了?”阎天邢皱眉反问,但视线却往旁一飘,看向坐在一侧看河景的墨上筠。

    墨上筠丢给了他一个冷眼,让他自己体会。

    这个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病的不清。

    ——她什么时候这么小气吧啦地跟一男人置过气?!

    得。

    眼下的情况是——

    她不仅在置气,还下不了手去打!

    阎天邢紧紧蹙眉,加快了车速,一分钟后开过了桥,转了个弯,直接将车停在了路边。

    墨上筠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只见阎天邢沉思片刻,建议道:“没花心思气你,要不要给个方便,自己跳?”

    呸!

    “您倒是挺会省事的。”

    墨上筠怒极反笑,眼冒凶光,杀气涔涔。

    话音落,墨上筠倏地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关门时,狠狠用力,啪地作响。倘若不是这车质量好,没准那力道,真能被她摔坏。

    透过车窗,看着墨上筠走向河岸的身影,阎天邢饶有兴致地扬眉。

    不装的时候,脾气倒挺大的。

    他转动方向盘,在附近找了个位置停车。

    *

    墨上筠沿着河岸走着,微微偏着头,视线朝流淌的河水看去。

    倒也不是什么偏僻的地方,沿着河岸走了不远,旁边就是一片娱乐场所,有出来散步的青年男女或是夫妻,也有带小孩儿来玩的,周边是一些娱乐设施,比如秋千之类的,人多的地方,甚至还有摆摊卖小玩意儿的。

    见到一个挑着担卖麦芽糖的大叔,墨上筠多看了两眼,停下脚步摸了摸口袋。

    出来的太急,又没带钱。

    “姑娘,买糖不?”

    敏锐的大叔注意到墨上筠的视线,立即挑着担走近,笑呵呵地朝墨上筠问道。

    墨上筠摇头。

    大叔见怪不怪,遗憾地挑着担离开。

    但,他没有走两步,墨上筠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怎么卖?”

    “十块一两。”大叔利索地回答,继而问,“小哥,买多少?”

    墨上筠头都没回,加快脚步往前走。

    但——

    没走多久,她就见到前方一个卖烤地瓜和烤玉米的,隔了十来米的距离,香味就随着河风阵阵飘来。

    她忽然想到,自己这天还没吃过饭。

    回过神来,还挺饿的。

    墨上筠又扫了眼空空的口袋。

    这时,一只提着个装麦芽糖小袋子的手伸到跟前来,随后是某人的询问,“吃吗?”

    “不吃。”

    墨上筠扫了一眼,非常有志气地回答。

    “有句话说得好,宁做饱死鬼,不做饿死鬼。”阎天邢站在一边,将小袋子慢条斯理地打开,拿了一小块白色的麦芽糖放到嘴里,最后皱着眉头评价道,“挺甜的。”

    墨上筠:“……”

    这人今个儿的作用,就是专门来气她的。

    她连怼他的劲都没了。

    “你平时就是这么讨人嫌的?”

    一把将阎天邢手里的小袋子扯过来,墨上筠没好气地问。

    “我平时怎么样,你不知道?”阎天邢不紧不慢地反问。

    墨上筠丢了一块糖放到嘴里。

    又甜又黏,让她牙直疼。

    墨上筠颇为嫌弃地将手中的糖塞回给阎天邢。

    阎天邢:“……不吃了?”

    “嗯。”

    阎天邢打量了她一眼。

    这人发起脾气来,也是够无理取闹的。

    ——他还是第一次认识她。

    “我要俩烤红薯,一个玉米,还有一瓶水。”墨上筠只手放到裤兜里,抬着眼睑看他。

    阎天邢停顿三秒才意识到什么,“我去买?”

    “不然?”墨上筠理所当然地反问。

    “……”

    真是欠她的。

    将麦芽糖塞回给她,阎天邢将她的帽檐往上一抬,看了眼那张让人无法拒绝的小脸后,才越过她走向前面不远处的摊子。

    可——

    他刚走到摊子前,就听到后方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近乎下意识地侧过身,阎天邢在那一瞬间,看到将棒球帽摘下的墨上筠,抬手摸了下耳朵,然后以非常不爽的表情,从河坝上一跃而下。

    半空中,以最标准的入水姿势,水花都未溅起多少。

    ——阎天邢,等你把我气死了,就在这儿抛尸吧。

    ——没花心思气你,要不要给个方便,自己跳?

    阎天邢有几秒听不到任何声音,直至在某一刻听到“小孩儿”,他才听到其他的声音。

    短短几秒,周围的声音愈发地嘈杂了。

    “这边这边。”

    ……

    “这姑娘没问题吧?”

    “应该没问题,刚刚那入水姿势,一看就是专业的。”

    ……

    “抓到小孩儿了,抓到小孩儿了!”

    “快快快,给她找根竹子,让她拉着。”

    ……

    不知何时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

    “老板,两个红薯,一个玉米。”

    阎天邢回过神,平静地朝准备去看戏的老板说道。

    “好嘞。”

    见到有生意来,老板失望地应了一声,同时看了眼面前这位看着俊美实则铁石心肠的男人一眼。

    人家都跑去看情况了,这大好青年的,竟然无动于衷?!

    真是世风日下!

    阎天邢无端地接受着这位大爷的打量和鄙视。

    *

    五分钟后。

    墨上筠拎着那个失足落水的五岁小孩儿上了岸。

    呛了两口水的小孩儿刚丢到岸上,就被她的母亲给抱走了,嘘寒问暖地一阵问候。

    墨上筠浑身湿漉漉地站在岸上,看着那小孩儿的父亲一脸感激的跑过来,心里想的是——

    阎天邢那挑剔的混蛋,没准就凭她这身水,真不送她回去了。

    这么想着,小孩儿父亲已经跑了过来,感激涕零地抓住墨上筠的手,嘴里直念叨,“谢谢,谢谢。”

    许是为表感激之情,这两只手抓得真紧,墨上筠抹了把脸上的水,然后不动声色地将被抓得发红的手给挣脱开。

    “不用谢,应该做的。”

    墨上筠敷衍地回应了一声。

    这时,旁边一阵闪光,墨上筠眯眼看去,只见岸边围了一圈人,个个手里举着手机,要么给她拍照,要么在拍视频。

    “哥们儿,能把照片删了吗?”

    墨上筠眉头一挑,朝站的最近的一位男生问道。

    因为站的近,墨上筠一个抬头,那张脸就清楚地落到了手机镜头里,男生闻声只看了一眼,但顿时被那张精致漂亮的脸给惊住。

    “不,不好意思……”

    男生不由得心跳起来,慌慌张张地应了一声,手指颤抖地将照片给删了。

    “你们——”

    墨上筠狭长的眼眸一眯,似笑非笑地扫了一圈,将那些围聚在旁的人一一看在眼底。

    不知怎的,那些人被她似笑非笑的眼神一扫,冷不丁感觉到阵阵寒气从背后袭来,手一抖,自觉地就将手机给放了下来。

    “姑娘,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小孩儿的父亲慌慌张张地将钱包掏出来,因为心有余悸,抓住钱包的手都是颤抖的。

    墨上筠愣了一下。

    在这位父亲掏钱的一瞬,墨上筠忽的抓住他的手腕,手稍稍用力,让他将抽出来的钱放了回去。

    她微微低下头,压低声音,用这位父亲能听到的声音道:“大叔,我是军人,这是应该的。”

    “啊?”

    俨然没有料到面前这个年轻女生还有这样的身份,这位父亲一下就懵了。

    军人?

    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墨上筠几眼。

    这细皮嫩肉的……

    这跟明星似的长相……

    除了那头短发,其他的他都难以想象。

    “就这样。”

    墨上筠松开他的手,从他身边走过,直接朝人群外走去。

    路过人群之际,墨上筠眼底眸光一闪,瞥见一个还在拍照的,眉头顿时皱了下。

    但,下一刻,那个年轻人的肩膀上便多了一只手。

    赫然见到站在年轻人身后的男人,墨上筠收敛了眸底的光芒。

    男人抬了下手,一顶黑色的帽子飞了过来,墨上筠勾了下唇,将手一伸,于半空中抓住了那顶帽子。

    手腕转了个方向,棒球帽就戴在了头上,稍稍往下一压,将眉目都遮掩住。

    这超乎意料的默契一幕,让周围旁观的人不由得愣了愣,心里感慨没有将这一幕给录下来,尔后好奇地朝刚给这位女英雄丢鸭舌帽的人看去。

    就在这时,被抓住肩膀如何也挣脱不开的年轻人,有些愤怒地转过头。

    “你做什么——”

    话没有说完,就见到一双阴鸷危险的眸子,年轻人下意识就将话给咽了下去。

    手中的手机被夺走,他都没有意识到。

    他只觉得自己像是坠入了冰窖,浑身上下皆是寒意。

    不到五秒,他刚刚拍到的照片全部被删除,尔后,手机又丢到了他手里。

    那个浑身散发着强大气场,一个眼神就如同卡住他喉咙的男人,做完这一切后,一声不吭地走向了刚刚下水救人的女英雄。

    他的手里,还拿着刚买好的红薯、玉米,以及一瓶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