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410、你不能抓着过去不放【六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爸。”

    “出事了?”

    墨沧直截了当地问。

    墨上筠沉默了下,反问:“妈跟你打电话了?”

    墨沧:“”

    不仅打电话了,还质问他年龄一大,就知道以大欺小了。

    简直莫名其妙!

    他花了好半天时间,才将人给哄好。

    “抱歉。”

    琢磨半响,墨上筠淡声道。

    那边停顿了下,然后又问:“出什么事了?”

    “没事。”

    “没事你会给你妈打电话?”墨沧的语调倏地加重。

    除非岑沚过生日,亦或是母亲节了,墨上筠才偶尔会给岑沚发信息,基本上能用短信解决的事,她从不会打电话。

    唯一的可能是,她这边出事了。

    “唔,”墨上筠犹豫了下,视线一抬,落到了显示器的文档上,尔后声音低了几分,“爸,我适合军营吗?”

    “不适合。”

    墨沧这话说的极其无比肯定。

    墨上筠这性子,就该跟岑沚一样,浪迹江湖。

    视线慢慢低了下来,墨上筠道:“师父他们说”

    他们觉得她该待在部队。

    他们说她可以做很多事。

    “因为他们是军人。”墨沧沉声道。

    他们觉得墨上筠是天才。

    他们认为只有部队才适合她。

    他们以自己的角度为墨上筠好,而墨上筠自幼就有独立的想法,所以当她选择军校的时候,家里没有人制止她。

    就算是不喜欢这个女儿进部队的岑沚,也没有说过一个“不”字。

    墨上筠沉默半响,神色有些凉,“你也是。”

    “正因为我是,所以我更了解。”墨沧道。

    “那我现在想走呢?”

    墨上筠笑问,笑容很浅,浅到这笑看得人很勉强。

    只是,也没有人看到。

    墨沧沉默了。

    最后,他道:“只要你能确定你想要什么。”

    墨上筠眸色黯淡下来。

    太可惜了。

    因为无论什么她都能轻而易举地得到,所以,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一直以来,她都在开导他人,但,那只是旁观者清。

    而那些被她劝导的人,通常都有很多条路可以走。

    进可触碰梦想与信仰,退可回归于平静生活。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摆在她跟前的,全部都是局限于部队的选择。

    因为选择太多,站得太高,连她都觉得自己前途无量。

    一直以来,她都走得太轻松了,就那么轻松地走到了现在。

    然后当她想要往后退的时候,回过去看,赫然发现那些眼花缭乱的选择都荡然无存。

    这条路走到底,也不是她喜欢的。

    她不想站在墨沧那样的高度,然后在种种形势的逼迫下,为了所谓的“大义”,做出跟他三年前那一样的选择。

    “就这件事?”

    迟迟没等到墨上筠的回应,墨沧又问。

    深吸一口气,墨上筠想了想,道:“黑鹰在安城。”

    “黑鹰的事跟你无关。”

    墨沧冷声道,话语里透露着无形的威严和压迫。

    墨上筠笑笑地问:“也跟你无关吗?”

    一字一句,犹如讥讽。

    停顿了片刻,墨沧沉稳的声音里夹杂着几许无奈,“丫头,你不能抓着过去不放。”

    “挂了。”

    墨上筠冷冷说完,直接掐断了电话。

    手机关机,丢到了抽屉里。

    她闭了闭眼,将搁在桌面的作训帽拿起来,戴在了头上,帽檐压得低低的。

    起身,走向门口,关了灯,顺带把门给捎上。

    六月底的天,愈发的热了,晚上都没有丝丝凉风,空气又闷又热,一轮明月悬挂于空中,星子满天,遍布在一望无际的夜空中。

    墨上筠站在走廊上,抬着头,朝美得惊心的夜空看了会儿。

    但,成团飞舞的蚊子,却打消了她的兴致。

    她转身,下楼。

    离开宿办楼,没有去食堂的方向跟其他的教官聚餐,而是选择了上山的小道,一路走向荒无人烟的地方。

    一夜未归。

    *

    墨上筠请了“病假”一事,第二天传遍了整个基地。

    ——素来什么事都压不垮的墨上筠,竟然被一份总结给压垮了!堪称奇闻!

    当墨上筠回到基地,洗了个澡,干干净净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迎接她的是各种悲悯关切的眼神,以及据说是阎天邢特地让炊事班做的病号饭。

    墨上筠站在办公桌前,看着那丰盛的病号饭,停顿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昨晚跟阎天邢说了什么。

    墨上筠恨不能敲一下自己脑壳。

    “生病了?”

    就在这时,仲天皓满脸严肃地走过来,打量着脸色稍白、有些憔悴的墨上筠。

    眉头一皱。

    看着是不太健康。

    墨上筠朝他笑了一下,“没事,已经好了。”

    一夜未睡,也没说话,就连说话都带有几分沙哑。

    这下,仲天皓已经认定她在逞强了。

    “不用逞强,生病了可以休息。”仲天皓格外正经地说着,并且表示对这问题引起极大的重视。

    段子慕也在旁插话,“听阎教官说,你一晚没回来,是去医院了?”

    墨上筠:“”

    她真的很健康。

    ------题外话------

    这部分写的瓶子情绪有点不对劲,所以有时候有点混乱,上一章不小心把“岑沚”打成“白芷”了

    而且,明天才能改。

    你们不用说了,我简直是头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