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407、谈什么恋爱?【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上午,墨上筠忙完了手头的总结,就消失了两个小时,在远离训练场的僻静角落里补了会儿觉。》》小说

    等精神恢复得差不多了,她才踩着食堂开饭的时间,准时抵达了食堂。

    等她打了饭,学员们也陆续赶到,一眼看过去,也没有见到b组的身影。

    她想了下,才想起b组要被惩罚的事,于是心情一好,神情轻松地来到了教官的餐桌旁。

    没有注意,正好坐在了阎天邢对面。

    筷子一掰开,墨上筠就见对面阎天邢抬起头来,视线似有若无地停留在她身上,略带打量。

    “怎么,很高兴?”

    阎天邢眼眸微微眯起,神情飘忽不定。

    墨上筠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您的教官心情好,您似乎不大高兴?”

    话音落,红烧肉放到嘴里。

    阎天邢扫了眼她盘子里的菜,蔬菜还可以,肉的分量要比他人的要多一倍。

    俨然是炊事班班长给她开小灶了。

    等了片刻,也没等到其他教官到来,墨上筠吃完红烧肉,然后朝阎天邢问:“知道b组的惩罚吗?”

    “罚站。”

    “哦。”

    墨上筠兴致勃勃地应声。

    阎天邢忽然明白她这份心情是从哪儿来的了。

    幼稚。

    心里嘀咕着,阎天邢低头吃饭。

    两人几乎同一时间放下筷子。

    这时,教官们也陆续抵达,只是没有见到仲天皓的身影。

    “去哪儿?”

    见墨上筠起身,坐到她身边来的段子慕忽的问。

    “超市。”

    墨上筠压了压帽檐,闲闲地回答。

    这天气热得……她得去买个雪糕。

    “一起。”

    段子慕放下筷子。

    对面,阎天邢斜了他们俩一眼,起身走了。

    分明三十多度的天气,墨上筠不由得感觉到一阵冷气。

    但,一个人去超市也是去,两个人去也没区别,墨上筠遂跟段子慕一起走了。

    十分钟后。

    段子慕买了一瓶水,墨上筠买了个雪糕,然后站在训练场上看着b组以及仲天皓一起站军姿。

    两人站的位置很显眼,足够这十几个目视前方的人看到他们的身影。

    以及,看到他们喝冰水和吃雪糕。

    两人悠闲自在的,跟这十几个在太阳下被晒得大汗淋漓的人形成鲜明对比。

    “仲教官军姿挺标准的。”

    吃完雪糕,墨上筠无比凉快地发表了评价。

    “嗯。”

    段子慕赞同地点头。

    两人有说有笑。

    站军姿的列队里,十几双眼睛,恨不得将他们剥皮抽筋。

    太过分了!

    墨上筠当教官的时候,b组也不是没有输过,可,就是那么巧的,墨上筠两次都没有受过罚。

    现在,墨上筠一不当b组教官了,她们又输了,陪他们一起受罚的竟然是仲天皓。

    墨上筠这个前任教官,不仅不同情他们,还在一旁看戏吃雪糕!

    真是让她们恨不得泼她一身的瓜子和西瓜。

    过分!

    早已预测到这个结果的游念语,在亲眼看到这样的场景后,依旧对墨上筠这遭人恨的性子另眼相看。

    “墨教官,你们这样太过分了吧?”

    路过的涂生看不下去了,朝墨上筠和段子慕提醒了一句。

    “学习仲教官的军姿,有什么不对的吗?”段子慕看了他一眼,理直气壮地反问。

    涂生:“……呵呵。”

    呵呵。

    连个适当的理由都懒得给,他真是长见识了!

    涂生非常愤怒地走了。

    鉴于太阳很晒,墨上筠跟段子慕也没有站多久,戏看够了就回了宿办楼。

    只不过,一回到宿办楼,迎接他们的就是全面推翻被修改的训练计划。

    阎天邢这个神经病,把已经制定好的六月训练全部推翻,然后重新制定了一个框架,让他们俩先拟定一个符合框架要求的基本训练方案,然后再由其他教官提意见,最后再由他来进行润色。

    而,最基本的训练方案,只给了他们一个下午和晚上的时间,明天早上他就要看到完善的训练方案。

    墨上筠、段子慕:“……”

    妈的,阎天邢疯了。

    但是,能怎么办?

    做呗!

    墨上筠硬着头皮打开电脑,开始研究阎天邢给的最新框架。

    一个下午,不知道在心里骂了阎天邢多少变。

    不是说阎天邢这框架不对,但时间太赶了,又只有她跟段子慕两个人,可以说完全忙不过来,只能片刻不能分神地工作。

    这叫什么?

    红果果的报复!

    就连季若楠都对他们俩报之以同情。

    于是,墨上筠再一次熬夜,一直到第二天凌晨四点,才跟段子慕将下面二十多天的训练方案重新拟定好。

    两人在办公室的桌子上趴着休息了一个小时,哨声就响了起来,学员那边临时进行一次紧急集合,两人顿时睡意全无。

    原本墨上筠想着在上午偷懒补交,但看完最新计划的阎天邢,在上午九点就召集了所有教官开会,她跟段子慕不得不再在会议上打起精神对方案进行介绍,以跟其他教官讨论,再做修改。

    一番折腾下来,已经是三天后了。

    最新的训练方案出炉。

    墨上筠累得连做个阎天邢木偶扎针的心思都没有了。

    段子慕情况比她稍稍好一点儿,但也是被折腾得筋疲力尽。

    也是新方案做好,有了喘息的时间,墨上筠才忽然想起拜托钱泫调查的事,好好在宿舍补了一觉,才将先前充满电的手机拿出来,开机。

    登录微信。

    两天前。

    ——钱$_$:墨大神,你这照片的人有点儿难找啊。

    ——钱$_$:车牌号也没有头绪。

    一天前。

    ——钱$_$:墨大神!

    ——钱$_$:有结果了!

    ——钱$_$:[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钱$_$:通过摄像图截图的,你看看是不是他?

    ——钱$_$:变化很大啊!你这照片是几年前的?

    ——钱$_$:不过这人的反侦察能力很强,城市里这么多摄像头都没有拍到他的正脸。

    ——钱$_$:墨大神,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钱$_$:人呢?!不是说三天之内吗?!

    ——钱$_$:你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十分钟前。

    ——钱$_$:墨大神,你说的那辆车我也找到了,应该是伪造的车牌,不过我找到了这辆车出现的记录,就两处,一次是半个月前,在一所大学附近出现过,旁边好像是什么军事基地吧;还有一次是四天前,在安城的安逸客栈门外出现过,停留了几分钟就走了。

    ——钱$_$:墨大神你再不出来我就要报警了啊。

    将信息扫完,墨上筠回了一个字。

    ——墨:在。

    然后,在对方消息连续跳出来之际,她点开了钱泫前面发过来的几张图片。

    图片上有时间记录。

    全部是在上个月。

    像素渣,但这人独特的气质,让人一眼就能辨认出来,五张图片无一例外。

    装扮都相差不远,穿着不同款式的风衣,戴着一顶帽子,有侧脸的照片时,墨上筠放大去看,看到那种熟悉又陌生的脸,神情渐渐凝重起来。

    跟她发给钱泫的照片相比,确实有很大不一样。

    但,那浑身上下给人的气息,愈发的危险。

    这种神秘而危险的感觉,让墨上筠的心猛地往下一沉。

    她下意识地咬了咬唇角,只是感觉到疼痛后,才恍然回过神来。

    他在这儿。

    上次司笙拍的照,不是巧合。

    他跟黑鹰的关系……

    手指一滑,滑到了最后,看到钱泫各种兴奋和邀功的信息,紧缩的眉目渐渐舒展。

    她道了声谢,然后便退出了微信。

    手机关机,丢到了抽屉里。

    起身,出门。

    外面阳光正好。

    墨上筠将帽檐往下压了压,浑身笼罩在走廊的阴影里,不自觉流露的清冷疏离气息,让她愈发的神秘。

    在途经阎天邢宿舍门口的时候,墨上筠忽的顿住,偏过头的一瞬,那扇紧闭的门映入眼帘。

    与每个宿舍的门一般无二。

    但,有些东西看久了,自然而然就熟悉了。

    门,也一样。

    她伸出手,手指从门上划过,然后又落了下来。

    阴影下,唇角上扬。

    你看,她累的连手都抬不起来了,还谈什么恋爱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