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93、墨上筠够不要脸的【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嗯?”

    笑眼看着阮砚,墨上筠鼻音轻扬,似是询问,将阮砚的心思勾了回来。

    收回视线的一刹那,阮砚皱着眉头扫了眼肩头的那只手,可想罢,也未曾就此事再说什么。

    他问:“什么合作?”

    “喏,”搁在他肩上的手一抬,手指指向了地图的方向,墨上筠轻轻勾唇,唇畔笑意流转,一字一顿道,“训练一下他们。”

    阮砚神情淡淡地扫了眼地图。

    训练?

    他现在就在做这样的事。

    很显然,这是一件很枯燥无味的事。

    与其在这里耗时间,以及跟这个叫墨上筠的……唔,接触,还真不如回去喝茶。

    “没兴趣。”阮砚拒绝道。

    墨上筠眯了眯眼,继续道:“就当玩个沙盘。”

    阮砚斜了她一眼。

    “你很聪明。”墨上筠笑眼看他,云淡风轻地威胁道,“聪明人就应该知道,如果我不同意,你就算弃权也没法回去喝茶。”

    只要她想,随时把他绑起来往哪儿一塞,就足够他折腾一顿了。

    凭直觉相信,如果有好的选择,这个人绝不会选择坏的。

    阮砚盯着她看了两眼。

    他是能猜到她想做什么。

    如果他就这么弃权,她白白找到他,浪费了时间与精力,断然会很不爽。既然如此,她怎么着也得高点儿事来——

    比如,稍稍帮他调整一下行动方案。

    搁在一分钟前,他百分百是拒绝的。

    但,在见识过她跟夜千筱卑鄙无耻地混入学员队伍称王称霸之后,他完全相信她能做出一些比较‘惨无人道’的事情来。

    于是,他改注意了。

    “一个条件。”阮砚缓缓道。

    “说。”墨上筠一派从容。

    “离我远点儿。”

    阮砚说的很清楚,字字顿顿,视线落在肩头的那只手上,确保墨上筠能完全理解他的意思。

    墨上筠眉头一挑。

    啧。

    这人……真是太无聊了。

    抬起手,墨上筠刚想收回来,尔后又觉得不甘心,放下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在接收到他冷飕飕的眼神后,她才眯着眼道:“行。”

    话音落却,把手给移开。

    阮砚皱着眉头盯着她,直至她慢吞吞地走至对面,随地坐下后,才将视线收回来。

    相距一米左右,是她的手递不过来的距离。

    墨上筠一坐下,就直接将地图拿了起来。

    “笔。”

    刚扫了两眼,墨上筠就朝阮砚伸出手。

    阮砚微微一顿,将签字笔掏了出来,抓住签字笔的笔头,将其放到了墨上筠的手上。

    期间,手指都没碰一下墨上筠的手。

    “你……”注意到这一点儿的墨上筠,稍稍思考了一下,然后才颇为好笑地问他,“您平时住宿舍吗?”

    出奇的,阮砚明白了她的意思。

    眉头一皱,阮砚语气冷梆梆的,“我没洁癖。”

    他只是不喜欢跟人接触而已。

    扫了眼脏兮兮的地,以及毫无阻碍坐在地面的阮砚,墨上筠耸了耸肩,算是赞同了阮砚的解释。

    签字笔到手,墨上筠继续低头打量,而那一支签字笔却在她手里把玩,五根手指将那支签字笔玩得飞起,虚影一片。

    阮砚的视线不自觉地被她这无意识的动作给吸引。

    手指灵活得难以想象,签字笔于手指之间转的飞快,甚至连具体的影子都看不到,手指动作也难以捕捉。

    再看墨上筠,视线完全落到地图上,低眉沉思,从未在签字笔和右手上停留。

    片刻后,把玩签字笔的动作一顿,那支旋转的签字笔也忽的停下。

    阮砚眼眸闪了闪,定睛看了眼那支签字笔后,才回过神来。

    很快,墨上筠将地图搁到她的腿上,尔后又将他的笔记本拿起来,就他所作的行动计划粗粗扫了一遍。

    就行动计划而言,阮砚没有写的过于详细,粗略的几句概括,可说起来却很复杂。本以为这个过程墨上筠好歹会问上几句,但从头到尾,墨上筠却一声不吭,像是全部看懂了。

    她没再玩签字笔,而是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一瞬间,阮砚很想说他不喜欢别人动他的笔记本,可再想到她那跟夜千筱一般无二甚至有过之无不及的恶劣性子,最终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反正,不讲理。

    “好了。”

    写完最后一个字,墨上筠将摊开的笔记本往阮砚面前一丢。

    眼睁睁看着笔记本外壳沾上泥泞的阮砚,眉头又是一抽。

    真是……不拘小节。

    身上都满是泥土了,也没有太在意这个插曲,阮砚看了对面的墨上筠一眼,然后就将笔记本拿了起来,就墨上筠所做的笔记浏览了一遍。

    “我们的目的都是训练新人。与其斗得你死我活,不如共同获利。”说到这儿,墨上筠将签字笔的笔盖合起来,继而笑眯眯地看着阮砚,“你说呢?”

    阮砚没有说话,将她写的东西都一一看完。

    也没有写多少,相对于写字,她做的更多的是人员和地点的调换。

    不过,让他满意的一点是,她的字很不错。

    “纠正一下,我们的目的可能不一样。”将她的修改都看完,阮砚抬眼,平静地直视着墨上筠的眼睛,“我是训练新人,而你,是在想办法让你的人活得更多的时候,再顺便训练他们。”

    “哦?”墨上筠似是讶然地出声,继而装模作样地想了想,才点头道,“没关系,反正有一样的目的。”

    阮砚:“……”

    作为一个很少跟泼皮无赖沟通的人,阮砚一时无言以对。

    他是不知道,墨上筠很喜欢跟他这样的人交流,尤其是在这种必须要接触的情况下。

    聪明、识趣、话不多、思考全面、灵活变通,脸皮还不太厚,这样的人,只要她有那么点合理的理由,就容易说服。

    不像仲天皓、石光启那样的人,一根轴、认死理,做什么事都是条条框框的,给了他们一个任务,就算事情有变,他们也会一条路走到底,明明周围无数条捷径,他们都视而不见。

    跟这种人沟通,是最困难的,只能一点一点的磨。

    而,面前的阮砚就容易沟通多了。

    果不其然,就算一而再再而三被堵,阮砚也没有发火,并且同意了她的说辞。

    “继续。”

    将笔记本合起来往旁边一放,阮砚淡淡说着,看了看她膝盖上放着的地图。

    光凭她刚刚的表现,阮砚便足以认可她的实力。

    短时间内看懂他的计划,并且能在他的计划基础上进行修改……虽然算不上改良,只能说对她那一小组有利的修改,但这本就是她的目的。

    事实上,她另一个目的,跟他的唯一目的,也不算冲突。

    墨上筠唇角轻轻上扬,将地图拿起来,放到了两人中间。

    两人沟通没有任何障碍,谁说的对方都懂,并且话语通俗易懂。

    阮砚最初的想法,就是根据地形设置伏击,小组之间进行配合,尽可能地淘汰掉更多的学员。如果计划顺利进行,敌方三个组的学员,顶多剩下个位数。

    ——确实很狠,但这不在阮砚的关心范围之内。当然,就算没有淘汰过多的学员,于他而言也没什么影响。

    墨上筠在尽可能护住更多学员的基础上,综合阮砚带来的兵以及集训营学员的实力,进行一场综合地形的追击战,从而达到让两方都更深刻地体验实战,吸取更多教训的目的。

    很显然,最终目的对因阮砚无害,阮砚便象征性地配合了一下。

    不过,在看到墨上筠帮他挑出在第二、三组路线上某些伏击路线的问题后,阮砚渐渐意识到什么,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把人家的小组拎出来,自己小组藏在后面……

    也是够不要脸的。

    ------题外话------

    月票翻倍活动明天上午十点就要结束了,谨遵我墨的教诲,过来溜一圈求个月票。

    吼!

    月票辣么可爱,泥萌再不投它们就要哭啦。

    如果你们不投,我就……我就……我就……我就帮它们哭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