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85、恶魔【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哥,我待会儿就去找你。”

    另一边的墨上霜:“”

    频道安静了三秒。

    墨上霜还没有说话,频道却忽然热闹了起来。

    “您哪位?”

    “哥?您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墨女王?”

    “我靠,我们墨副队那个堪称传奇人物的神秘妹妹?”

    “墨墨墨墨墨妹妹,你好啊。”

    没有将耳麦戴好,但隔着一定的距离,墨上筠还是能听到那些热情的询问声。

    眉头一扬,她直接将耳麦一丢,然后侧过身,似笑非笑地看着端起枪来,打算用枪口对准她的余言。

    余言的枪口抬到了一半,冷不丁见她转过来,当即心就直接跳到了嗓子眼,下一刻,忽的被墨上筠那双充斥着杀气的眼睛给扫到,刚悬起来的一颗心,刷的一下就掉到了深渊,沉得让余言整个身子都要不受控一般倒地。

    墨上筠那似笑非笑的眼睛,就算是笑着的,也让他感觉到了难以想象的恐惧。

    不仅是最直观的杀气和威压,还有初次接触墨上筠时所累积的惧意

    对了。

    墨上筠,墨上霜。

    眼前这个女军官,正是墨上霜的亲妹妹。

    在x特战队的传闻里,是要比墨上霜要恐怖n倍的神奇人物。

    余言不受控地咽了咽口水。

    “哥们儿,眼熟啊。”

    抬起手,慢条斯理地将枪口推开,墨上筠颇为玩味地打量着他。

    眼前这个穿着作战服、脸上涂着军用油彩的,确实让她挺眼熟的。

    况且,能这么怕她的人,还真的不多了。

    毕竟,唔想她平时也是蛮平易近人的。

    “呵呵呵。”

    余言扯了扯嘴角,朝墨上筠干笑了一下。

    他真不希望墨上筠眼熟他

    “自觉点吧,”墨上筠也没有跟他磕牢的意思,拍了拍手,直接挑眉道,“你自己来,还是我帮你?”

    她话音刚落,余言就自觉地把枪给放下了。

    直接放弃抵抗。

    很多时候,人还是要识趣点儿不然,墨上筠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什么叫做“不识趣是要吃亏的”。

    余言又纠结又同情地看了眼倒地不醒的战友。

    墨上筠往前走了一步,直接将被丢到地上的彩弹枪给踢开,然后斜眼看他,视线似有若无地落到了余言腰间别着的绳子上。

    余言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然后把绳子扯了下来,直接丢给了墨上筠。

    抬手接过绳子,墨上筠动了动筋骨,朝余言和和气气一笑,然后便用眼神示意余言将双手放到背后,最好老老实实的不要搞小动作。

    将自己身为特种兵的颜面一撕,余言认命地做了。

    五分钟后。

    余言和倒地的战友都被墨上筠用绳索捆得严严实实的,为了防止他们发声,墨上筠如法炮制地将他们的袜子脱下来,塞到了他们的嘴里。

    “不用了吧?”

    扫了眼被塞住嘴后被熏醒的战友,余言咽了咽口水,看着已经将他袜子脱下来的墨上筠。

    墨上筠笑笑地扫了他一眼。

    “我保证不出声。”余言认真地说下诺言。

    “我想起你了,”墨上筠淡淡地出声,然后站起来,不紧不慢地走近两步,在他身边蹲了下来,随后于余言惊恐的眼神下,毫不客气地捏住他的下巴,将手中的臭袜子塞到了他嘴里,“不好意思,我不是很相信你。”

    说完,墨上筠神情淡淡地将他腰间的水壶扯下来,就用里面拿来喝的水简单洗了下手。

    余言和身侧苏醒的战友,皆是瞪大眼睛盯着她,眼睛里恨不能龙飞凤舞地写下两个字烙在她的脸上——

    恶魔。

    洗完手,墨上筠将水壶的盖子拧紧,将其丢到余言身上的时候,注意到两人的眼神,起身的动作稍稍一顿。

    “瞧你们这眼神,好像很不甘心呐?”

    墨上筠头微微一歪,眼睛稍稍眯起,似乎很愉悦的样子。

    但,愈是这样的神情,愈是让他们想起有关墨上筠的种种传闻——

    这是一个未曾在x特战队待过,但却名震整个x特战队的变态。

    “唔——唔唔——”

    余言身边的战友剧烈地挣扎着,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墨上筠伸手,想去将他嘴里的臭袜子扯下来,可手伸到一半,看了眼自己干干净净的手指,一想,又不动声色地将手给收了回来。

    “有什么话就憋着吧。”墨上筠甚是同情地朝他说道。

    那人:“”

    啊啊啊!

    奶奶个熊的,你脱袜子的时候那么利落,现在扯一下就跟有洁癖似的,是不是有病啊?!

    然而,就算看清了他的愤怒,墨上筠也没放在心上,拍了拍手,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

    顺带,将从他们身上搜刮下来的食物给塞到了自己包里。

    啧。

    估计是他们人少,所以带的食物非常多,就两个人带的食物,便足够让墨上筠装下半个背包了。

    她自然是不客气,全部搜刮了。

    将背包一背,墨上筠又用军刀砍了两根树枝来,往他们俩身上一盖,就潇潇洒洒地走人。

    反正他们身上有定位,也不怕他们死在这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