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83、你这个女兵第一,能稳住吗?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嗯,”尚元廷沉沉地应了一声,“大概清楚。《〈《”

    眉头微动,秦莲立即建议道:“那就好办了,我们先继续走着,等遇到别的队伍之后,那事情就好办了。”

    说到这儿,秦莲怕游念语起疑心,又补充道:“我们没有照明设备,现在回去找的话,一来找到地图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二来我们到时候遇到偷袭者,那就得不偿失了。”

    若是秦莲不做补充,游念语暂未有“一定要去找地图”的想法,可现在既然秦莲提及——

    “你们继续走,我去找地图。”游念语语调冷清道。

    “不行,你一个人太危险了。”秦莲紧紧皱眉,立即否决。

    游念语不爽地蹙眉。

    眼看着这两人极有可能吵起来,345不由得出声当和事佬,“我跟你一起吧。”

    扫了没事找事的345一眼,秦莲冷冷地道:“两个人也不安全。而且你们俩单独走了,要是找不到地图,你们肯定会迷路。”

    “你们做好标记不就行了?”345莫名其妙地反问。

    秦莲的话冷不丁被堵住,一时间语塞。

    最后,还是尚元廷出声解围:“做标记可能会给偷袭者可乘之机。”

    “这个不用你们担心。”游念语淡淡的回答,视线一转,落到了345身上,继而道,“我一个人去就行。”

    “为什么?”345发问,一说完,意识到游念语这种沉默寡言的人可能是不好意思,于是道,“两个人可以互相照应,方便点儿,你不用……”

    “我怕你拖后腿。”

    游念语轻描淡写一句话,将345所有的劝慰都给打断了。

    目瞪口呆的345:“……”

    娘的。

    这是热脸贴了冷屁股,满腔热血被游念语一盆冷水彻底给浇灭,到最后拨凉拨凉的。

    345愣在原地好半响都没有说话。

    其余人似乎也觉得很尴尬,皆是保持了沉默。

    这种尴尬又沉默的气氛,一直等到游念语转身离开、直至消失到毫无踪迹后,才算是缓解下来。

    “走吧。”

    秦莲清了清嗓子,抬高声音道。

    江汀芷和345对视一眼,甚是无奈地跟上了秦莲和尚元廷的步伐。

    就游念语那种态度,她们也是搞不懂了……梁之琼那种脾气暴躁的人是怎么跟她相处的。

    *

    游念语往回走了半公里左右后,听到了灌木不正常地晃动声。

    在这样的夜里,任何风吹草动的声响都无比清晰,但那声响不是特别明显,游念语只是下意识绝对不对劲,凭借直觉在原地站了几秒,然后第一时间选择隐蔽点,藏在其后。

    果不其然——

    不到两分钟,游念语就发现不少身影断断续续地从附近路过。

    看不清对方的具体位置,全部藏在暗处,随着风吹树枝草叶的声响前进,可因具体地有些近,加上她一直在留意,所以察觉到不少异样。

    之后,不到三十秒,所有动静便恢复了平静。

    游念语在原地待了足足三分钟,才渐渐地将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这些人的行动速度和丛林经验,绝非他们前几日所遇的人能比拟的!

    就连自认为各科项目皆不弱的她,遇到这样的人,都不敢轻易与之对峙!

    无需正面对抗,仅凭行动足迹与经验,就能判定他们的高度。

    游念语轻轻拧了下眉,继而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回过身,看向刚来时的道路,最后放弃了寻找地图,悄无声息地地沿着原路返回。

    ……

    半个小时后。

    循着丛林里留下的痕迹,游念语回到了先前跟秦莲等人分开的地方,又沿着他们离开的路线走了近两公里。

    在另一个岔路口处,游念语刚想辨别方向之际,冷不丁听到了格外刺耳的声响。

    “咻咻咻——”

    这是彩弹枪射击时的声音。

    第一时间确定方向,游念语迅速朝右侧的小道前进,脚下的步伐加快了许多,可却依旧没有忘了隐藏行踪。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遇到什么,都不能轻易暴露自己。

    这是墨上筠在训练场上说的。

    同样,也是游熠曾经说过的。

    这寂静的丛林,声音虽清楚,可距离却难以估量。

    枪声响起到结束,总共不过两分钟左右。可是,游念语足足走了十来分钟,才再次见到人的踪迹。

    皎洁明亮的月光之下,高耸挺立的树木洒落阴影,遮掩了视野。

    游念语站在一个小山坡下,往下看去,赫然见到或站或坐或倒在地上的四道身影。

    在隐约的光线里,游念语视线扫过,将他们身上五颜六色的彩蛋都给大致扫了一遍。

    虽然不能用肉眼确定这四个人全部中了五枪,可光看他们垂头丧气的神情,就足以判断——他们确确实实被全部淘汰了。

    “妈的,阎教官到底是怎么想的,调来对付我们的人一次比一次厉害,与其这样变着法折磨我们扣我们的分,还不如直接找个理由让我们滚蛋呢。”345坐在地上,没好气地嘟囔着,气得直接抬手揪了一把草出来。

    江汀芷也忍不住在一旁冷声补充,“说什么我们小组是综合能力最高的小组,结果两分钟之内被全部解决,其他小组就更不用说了……哦,不,还有一个女兵第一游念语。”

    一听到“女兵第一”,秦莲就不爽地皱了皱眉。

    她道:“什么女兵第一,少给人戴高帽子。”

    “你好像一直对游念语被称之为‘女兵第一’有意见啊?”江汀芷躺在地上,两手交叉枕在脑后,眼睑一抬直接盯住了秦莲的眼睛,充斥着冷意的视线颇为锋利,“说起来,你刚刚表现有点奇怪啊,2也是,不都是厉害的角儿吗,刚刚怎么被吊打的比我们还厉害?”

    忽然被指出来这一点,秦莲心里心虚到不行,脸色当即黑成了锅底。

    “不关你的事。”秦莲冷声道,语气甚是僵硬。

    同样被吊打的尚元廷抱胸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他是不想主动牺牲的,但也没想团队合作,只顾着自己的时候,导致这个团队的战斗力大大降低,以至于她们三个被解决后,自己也轻松挂掉。

    想到这儿,尚元廷的心就沉了下去。

    什么叫“自作自受”,他现在算是深有体会。

    而且,游念语至今有没有被淘汰,他们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呵!”

    江汀芷看着两人的神情,不由得讥讽一笑。

    “你笑什么?”

    颇为反感江汀芷那**裸的视线,秦莲颇为烦躁地盯了她一眼。

    “你管我呢?”江汀芷一扬下巴,皮笑肉不笑地反问一声。

    秦莲一哽,狠狠咬牙,还想再争执一番,可见到江汀芷那锋利明亮的眼神,似乎直达心底能看出她此刻的心虚,秦莲不由得生出一股退缩的情绪,于是明面上强硬的哼了一声,可下一刻却背过了身,没有再跟江汀芷对视。

    见此,江汀芷眸光微闪。

    『先前跟游念语分开后,没多久,秦莲就主动提出做标志,好让游念语回来的时候能跟上。可是,她分明记得,秦莲一向是不喜欢游念语的。此乃疑点之一。

    在前一段路上,他们偶尔还能看到前面学员走过时留下的痕迹,比如脚印、折断的树枝等等,这些细节都是很难控制的,发现起来很容易。可是,自从尚元廷将地图弄丢自己带路后,她就发现路上很难见到类似的痕迹。此乃疑点之二。

    刚刚遭遇袭击的时候,她跟345奋力抵抗之际,却没有发现秦莲和尚元廷有什么表现。可以说,秦莲的表现之差简直让人目瞪口呆,不仅将自己往人家枪口上送,还暴露了她们的位置。尚元廷也差不多,基本没起到什么作用。这跟他们在平时训练里的表现是完全不同的。此乃疑点之三。』

    基本上,就这三个疑点,便足以让江汀芷判断,这两个人有故意牺牲的意图。

    可——

    让江汀芷忍住没当面揭穿的是,她找不到这两个人自我牺牲的意图,以及他们的证据。

    口说无凭。

    而且,他们俩平时的表现,都是很执着于胜利的那种,决不能做出这种“故意牺牲”的行为。

    心里疑惑万千,江汀芷抬起眼,隔着茂密的树叶望向夜空,眼底偶尔有几颗星子闪过。

    夜色宁静。

    直至明早,才有人来接他们。

    说不上是轻松、解脱还是愤怒、不甘,江汀芷此刻心情复杂得很。

    正值思虑之际,眼角余光忽然有一抹身影闪过,江汀芷一愣,下意识坐起身来,抬眼朝前方的小山坡上看去。

    肉眼可视范围之内,山坡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唔……

    刚刚那个人影,是幻觉?

    江汀芷心底有疑惑闪过。

    却,没有多想。

    管她呢,反正她都被淘汰了。

    *

    游念语再次沿着原路返回。

    那些偷袭者的移动速度很快,也未曾在附近埋伏,所以游念语返回的速度很快。

    ——『在赶过来的路上,她就意识到,路走错了。』

    无意追究是尚元廷故意指错还是不小心指错,她只能肯定,这一条路确确实实是错的。

    既然四人都已被淘汰,那她只能自己赶上前面的队伍。

    可——

    在走到一半的时候,无意中扫到刚路过的一棵树,游念语倏地停了下来。

    她停顿了两秒,然后,往后退了两步。

    站在树下,微微仰起头,看向头顶的树枝。

    两条在树枝下晃荡的腿,第一时间映入眼帘。

    在这样的丛林、夜晚、气氛里,这冷不丁伸下来的两条腿,多少有点吓人。

    而,游念语却极其平静地接受了。

    自从见过墨上筠从树上翻下来的场景,这样的情景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震撼力。

    “如果不是我,你现在已经被爆头了。”

    头顶,传来悠悠闲闲的声音,那轻描淡写的语气,多多少少有些欠扁。

    但,因为这声音过于熟悉,乃至于让游念语在此种情境下,没有想痛扁她的心情。

    “知道是你。”微微抬起头,游念语看着头顶的那人,冷静道。

    倘若不是熟悉的人,刚刚她从树下走过的时候,就已经被爆头。

    树枝上,墨上筠拍了拍手,然后两手抓住树枝,整个人往下一翻,轻轻松松地跳了下来。

    她跳到了游念语跟前。

    因为她的动作,头顶的树枝剧烈的晃动,犹如遭到了狂风骤雨的摧残,好些树叶掉落。

    游念语神情颇冷,看着立于前方的始作俑者。

    墨上筠只手放到裤兜里,站在树影与月光的交界处,面容隐匿于树影之中,神情朦胧不清。

    “你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

    游念语用的询问的语气,可她的眼神几乎是认定了——墨上筠是知道的。

    如果按照路线走,墨上筠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墨上筠若是出现在这里,就不可能那边的交战和惨败情况。

    没有直接回应她,手一抬,墨上筠将一样物品丢过去。

    游念语抬手将其接过。

    手一摸,是一张硬纸,她低头一看,赫然发现是一张地图。

    而且,这是墨上筠的原版地图,每个小组才一张。

    偏了下头,墨上筠看着她的眼睛,不紧不慢地叮嘱,“按照路线跟他们汇合,顺带跟他们说一声,我明晚再跟他们汇合。”

    “你去做什么?”

    游念语淡淡问着,手里却将那份地图给收了起来。

    ——既然墨上筠能将地图给她,就证明墨上筠已经将全部的路线都给记清楚了。

    墨上筠有这个能力,她无需质疑,也无需多费口舌。

    安心收下就是。

    “帮你们这帮菜鸟排忧解难。”

    墨上筠送了耸肩,云淡风轻地说道。

    游念语眸色一沉。

    此时此刻,她很想否定墨上筠,给墨上筠一个响亮的耳光。

    可是,实力说明一切。

    纵然没有见识过墨上筠的真正实力,可,就现在的她而言,可以明确的知道——所有学员,每一个人能赢得了她。

    不仅是擒拿格斗,还是各项军事技能,乃至于综合实力。

    “你没有帮他们。”眉头渐渐松开,游念语紧紧盯着墨上筠的眼睛,语气稍稍沉了下来。

    如果墨上筠出了手,秦莲这四人,绝对不会就此遭淘汰。

    “他们自己选的路。”墨上筠说的无比坦然。

    秦莲和尚元廷二人,当有被淘汰的心理准备;这二人破绽那么多,江汀芷和345都没有察觉到,她们俩遭淘汰只能说是能力不足,连最基本的观察力都没有。

    要不,游念语怎么会好端端地站在这里?

    “你早就知道秦莲他们……”

    游念语话说到一半,自觉地停了下来。

    这种问题压根不需要问。

    墨上筠肯定是知道的。

    只是,她选择不帮,而已。

    眯起眼,游念语一边思索着种种疑点,一边打量着墨上筠。

    她摸不透墨上筠到底想做什么。

    将她跟唐诗调换;跟踪第七小组;默默旁观一切,却不插手……

    她像个看戏的旁观者,知晓了一切的走向,却等着事情顺其而然地发展,她甚至对具体地结果毫不关心。

    “唐诗肯定会发现异样,但她不一定能做出对的选择,所以将你们调换了。”墨上筠淡淡地看着她,“你也可以发现的,以你的能力,也能挽回局面,但你没有。原因是你不想了解他们,你对所有事情都采取漠视态度。你知道不对劲,但你没有深究。”

    墨上筠的话,一针见血。

    因为这总结过于准确,所以游念语皱起了眉头。

    “听说你带兵很厉害,”墨上筠继续道,“但你这样,不好。”

    带兵归带兵,一码归一码。

    游念语处于旁观者状态,可以很好地训练他人,就跟林一样。可身处其中,所面对的就是另一层问题。

    最起码的团队合作,游念语都没有做到了。

    “好不好,得我来判断。”游念语冷冷道。

    墨上筠耸肩。

    顿了顿,她问:“你这个女兵第一,能稳住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