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78、1点行动,有问题吗?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

    埋伏小组是逐个进行的。

    意思就是,每一个小组进行一次伏击任务,临近的小组负责随时对其进行援救。而,每一个小组完成一次伏击后,便可赶路到指定地点进行休息。

    这样的安排,一来是可以尽可能的让学员休息,节约时间;二来是可以尽量赶路,以防原地踏步、得不偿失。

    很显然,墨上筠的办法很奏效。

    第一、二两组偷袭者被顺利解决后,第三、四组偷袭者便加快了速度,一起行动,然后被埋伏安排的愈发密集的两组学员全部解决。

    到最后,剩下的偷袭者怕是急了,连续三个小组上,结果也是在澎于秋和段子慕的帮助下,全军覆没。

    这个时候,已经下午4点了。

    之后,停歇了3个小时左右。

    休息了2—3个小时不等的学员们,已经养精蓄锐,在不同的位置上同时赶路,一连赶了3个小时的路,最后在天黑之前成功抵达第四天的指定位置。

    ——全程,没有通讯设备的他们,只能凭借墨上筠最初拟定的计划行动,结果没有一个小组掉队,甚至没有一个人身上中彩弹。

    墨上筠创造了一个让人为之惊讶的奇迹。

    *

    晚上,七点半。

    某空地的帐篷内。

    坐在椅子上的阎天邢,通过频道对话,掌控到今日三个学员小组的情况。

    “今天偷袭第一小组的人,全军覆没,并且被束缚了行动,直到刚刚才全部被找齐。第一小组已经成功抵达宿营地了。”

    汇报的声音很克制,声调很平稳,可,就算再怎么佯装平稳,也难以抑制那有心而发的怒火。

    “嗯。”

    阎天邢不动声色地应声。

    “阎队,您看……”

    “你们可以回来了。”阎天邢直接开口打断他的话。

    “那晚上……”那边惊讶又踌躇。

    阎天邢没有解释的意思,直接掐断了对话。

    既然墨上筠已经准备出手反击,这些个临时调过来的人,俨然不可能派上用场,就算一组接一组地上去,也只是给第一组送物资。

    倒不如少费点人力物力。

    将耳麦放下来,阎天邢摆了下手,示意其他人继续监听情况,自己则是拿出手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紧不慢地走出了帐篷。

    外面,天色已黑,星星满天,月悬柳梢,夜色宁静。

    暂时扎营的地方亮着营地灯,照亮着无止境的黑夜,光线并不强烈,只能看清方寸之地,再望远些视野就暗了。

    站在门外,阎天邢只手放到裤兜里,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指纹开锁后,找到通话记录的第一个号码。

    拨通。

    电话响了三声,然后顺利接听。

    “天邢。”

    电话那边,传来清冷的声音,连近乎友好的称呼都不带温度。

    “多久到?”

    阎天邢抬了抬眼,看着营地灯找不到的黑暗丛林。

    “差不多两个小时。”那边冷静回答。

    轻轻眯眼,阎天邢道:“1点行动,有问题吗?”

    “凌晨1点?”

    “嗯。”

    那边沉默片刻,随后问:“不是说明早9点开始吗?”

    “出了点状况。”阎天邢解释。

    “什么?”

    “第一小组,把人都绑了。”

    “呵。”

    电话那边,传来甚是愉悦的笑声。

    那笑声分明在说:你也有今天!

    半响,那边声音少了几许冷清,几许问:“她在的那个小组?”

    “嗯。”阎天邢丝毫没有隐瞒。

    “知道了。”

    那边应了一声。

    两人不约而同地挂了电话。

    阎天邢将手机放了回去。

    眼睑一抬,视线落到夜空中闪烁的星子上。渐渐的,一抹趣味在眼底升起,眸底深处,笑意浅淡,邪气肆意,魅惑横生。

    三个小组。

    自第一晚开始,野外生存的节奏就完全被打乱。

    但是,除了第一小组,第二、三小组都是有教官相帮的,他们不够狡猾,所以依旧被不按套路出牌的突袭者追得落荒而逃、狼狈不堪,前行的进度大大减缓。

    前面两天,第一小组的情况也是如此。

    只是,墨上筠以一人之力,在一天之内,轻轻松松地挽回了曾经的局面。

    那么——

    接下来呢?

    *

    第一组,营地。

    人声鼎沸。

    “我第一次见到这么神机妙算的!每一个步骤都在预料之中,今天真是太刺激了!”

    “难怪我们组每次对抗赛都输,b组有墨上筠这么个神人,我们想不输才奇怪呢。”

    “哈哈哈,知道我们墨教官的好了吧?”

    “瞧把你们给得意的,别忘了,墨教官可不是你们的墨教官了,她现在是带我们所有女兵的。”

    “但她也是我们b组的教官!”

    ……

    学员中,有人吵得面红耳赤,就是为了争一个墨上筠;有人激动地难以自制,就是因为一场反败为胜的战斗;有人提及墨上筠这个名字就两眼放光,神情里尽是难以遮掩的激动。

    于是,愈发的热闹。

    直至一道声音将他们给打断——

    “别争了,你们发现墨教官人了吗?我打来这儿起,就没看到她的身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