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68、我喜欢她【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

    小河边。..

    月色如水,很是明亮,眼睛一旦适应这光线,无需照明即可在空旷地带行进。

    梁之琼来到河边,洗了把脸后,才顺着河流一直往下游走。

    五百米,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平坦地面行走尚且需要几分钟,更何况这地形比较复杂的河边。

    梁之琼这一路,走了近十分钟。

    夜色静谧,林间响起不知名的虫鸣鸟叫,小河流水哗哗作响,偶尔还能见到萤火虫的亮光,流萤穿梭,从眼前划过的一瞬,美的惊心动魄。

    跟人结伴而行的时候,梁之琼倒是觉得是种享受,可一个人走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听到熟悉的人声渐渐从耳边消失,梁之琼心里多少有些慌乱。

    她频频回头,可见不到身后有任何身影,唯有这丛林里千篇一律的景致。

    看着看着,倒是有些厌烦了。

    走了大概五百米左右,眼前狭窄的河岸顿时开阔起来,一片空旷的草地映入眼帘,而于这无人踩踏的土地里疯狂长起的杂草里,是一整片萤火虫。

    一整片。

    入眼的一幕,让梁之琼停下脚步。

    无数的萤火虫在河岸两边的草地上穿梭、飞舞,一闪一闪的,点点荧光照亮着草叶,绿色在浅光中一闪而过,这片星点活跃的光亮,成就了这宁静月夜下惊心动魄的美。

    梁之琼一时看得有点呆。

    只能从电视里看到、从未亲身体验过的场景,此时亲眼看到,让她有种难以描述的惊叹。

    她甚至忘了自己最初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当当当当——”

    正值这个时候,宁静的夜晚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梁之琼跟前的草丛里冷不丁跳出一个人来,两手往上一张开,顿时满手的萤火虫纷纷飞了出去,密集的光点在短暂的汇聚后,又朝四面八方散开,融入其他的流萤之中。

    正沉浸于这美景之中的梁之琼,结结实实地被吓了一跳。

    若非有了中午抓蛇的那一幕,她非得吓得往后摔一个跟头不可。

    奶奶个熊!

    梁之琼暴躁地想着,定睛去看,果然看到那个忽然冒出来的身影长着177的那张憨厚老实的脸。

    墨上筠垂落的手紧紧握成拳头,克制自己没有发飙给他一拳。

    真是服了他了。

    找到这么浪漫的地方,非得来这种惊悚的出场方式,什么感觉都能被轻而易举地败光。

    “你找我什么事?!”

    深吸一口气,梁之琼朗声朝177问道。

    177拨开跟前的杂草,一步步从里面走出来。

    可,一来到梁之琼跟前,他就忍不住去抓自己的脖子和两手,同时朝梁之琼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梁之琼细细看去,赫然发现177的脸上、脖子、手上全部通红通红的,看着像是用手抓出来的,隐隐还能看到皮肤上肿起来的大包。

    177抓了几下,强制自己将瘙痒的感觉压制下来,然后放下两只手,非常抱歉地朝梁之琼道:“那什么,我蹲的有点久,被蚊子当晚餐了。”

    梁之琼看他浑身是包满脸窘迫的模样,有些哭笑不得,一时间还真不好骂他。

    她对177还真没什么意见,虽然憨笨憨笨的,但这部队里的人,总归没那么多花花肠子,真心实意的做出一堆傻事……她相信,这些人做得出来。

    “那个,”梁之琼想了想,道,“今天墨教官说过几种草有消炎效果,有些河边就有,你快去摘点儿用吧。”

    “啊?”177惊讶一出声,感觉话题走偏了,赶紧道,“我我我……梁之琼,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我吗?那什么,我……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真的。”

    话到最后,177自己都没什么底气了。

    他跟几个战友走到这儿,战友就怂恿他在这里告白,没准梁之琼一高兴就答应了。

    那些个满怀激情的战友,连各种环节都给他设置好了……

    可是,搞砸了,他一出场就把一切都给搞砸了。

    他们都没有想到这晚上河边的蚊子竟然这么的凶悍。

    瞧见177将头压得很低很低,梁之琼抿了抿唇,一时间竟然连重话和坚定不移的拒绝都说不出来。

    她想了想,收敛了平日里的张扬跳脱,非常安静地给177鞠了一躬,然后起身,用很柔和的声音道:“谢谢,我有喜欢的人了。”

    不好意思啊,她有喜欢的人了,那人可帅可帅了,一笑就能让她神魂颠倒、不能自已。

    尽管,那人确实忒难追了点儿……

    但是,她甘之如饴。

    “啊,没事没事……”

    看到梁之琼那满怀感谢和歉意的鞠躬,177连忙跟她回了一个鞠躬,然后慌张的摇头说这话。

    说到最后,连舌头都不利索了,他慌乱而羞愧道:“那那那,那我不打扰了。”

    匆匆忙忙说完,177立即低着头,跌跌撞撞地从梁之琼身边跑了过去。

    梁之琼回过头,赫然见到177在滑下下坡的时候摔了一跤,紧接着又窜了起来,一下就跑到从河岸边缘生长的灌木丛旁绕了过去,很快身影就被茂密的灌木给挡住了。

    梁之琼叹了口气。

    她将两只手缩在衣袖里面,再晃了晃,将那惹人烦的蚊子给晃开。

    左右环顾,怎么也没见到澎于秋的身影。

    就在这时,她听到177快要哭了的惊呼声——

    “澎,澎教官……”

    澎教官?!

    听到这一称呼,原本满心挫败感的梁之琼,顿时跟打了鸡血似的。

    大脑压根没有任何丝毫,更没有去管身后那唯美如仙境的景致,什么都被抛在脑后,她立即抬腿往回跑。

    跟177那慌乱逃跑的身影相比,她也好不到哪儿去,急切让她没有顾及脚下,好几次险些摔倒,脖子、手背被周边灌木刮伤,可她却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一般。

    很短的路程,她跟跑了1米似的。

    最后,她绕过了最挡道的灌木,来到了比较狭窄的河岸。

    她看到一抹已经转身往回走的背影。

    她对澎于秋那么熟悉,不过一眼,就轻易将人辨认出来。

    视野里,早已没有177的身影,只有澎于秋一个人的背影。

    “澎于秋!”

    梁之琼停下脚步,高喊了一声。

    前面的身影一顿,但,脚下的步伐却没有停下来。

    梁之琼愤怒地一跺脚,然后小跑了过去,她跑的速度比澎于秋走路时快很多,一眨眼就冲到了澎于秋面前,拦住了澎于秋的身影。

    “澎于秋!”

    再次喊了一声,梁之琼张开双手,彻底挡住了道路。

    澎于秋停了下来。

    低下头,澎于秋看着跟前的梁之琼,微微抿起嘴角,却没有开口说话。

    “澎于秋,你来这里做什么?!”梁之琼扬起下巴,那种张牙舞爪的劲又冒了出来。

    明明骨架不大,身材也瘦,长相是实打实的混血美女,可手一张开,头往上一抬,半点属于美女的气质都没有,像个三岁的小毛孩。

    背后伸长了无数的手臂,增长着她的气焰。

    “担心你被狼叼走了。”吊儿郎当地回着,澎于秋手一抬,敲了下她的头盔,“把手收起来,别挡道。”

    “你放屁!”梁之琼火冒三丈。

    澎于秋拧起眉头,“谁教你这么说话的?”

    “你管我!”梁之琼愤怒地盯着他,语气极快地朝澎于秋发问,“老实说,你是不是怕我答应他才过来的?你是不是喜欢我?”

    澎于秋眉头微微舒展,看着梁之琼这“你要是说一个‘不字’,我就跟你同归于尽”的模样,有些头疼,但,也没有顺着她的话说下去。

    他道:“你爸让我看着点你。”

    听到这话,梁之琼委屈劲没来由的冒出来,眼睛一下就湿了,她没好气地质问,“又是我爸我爸,他是你亲爸吗?你这么听他的话?!”

    “你比我小,照顾你是应该的。”澎于秋平静道。

    梁之琼气得快哭了,“我比你小,又不是比你大,就算你接受不了姐弟恋,我们俩之间也没有这种隔阂吧?!”

    相对于梁之琼这随时有可能爆发的模样,澎于秋显得无比平静。

    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梁之琼。

    梁之琼还是那只一不高兴就会炸毛的小猫。

    但是,他忽然意识到,不能再宠下去了。

    小猫也有长的大一天。

    然后,澎于秋清楚地听到自己过于冷清的声音,一字一顿,“之琼,我有女朋友了。”

    惊愕的眨了眨眼。

    梁之琼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眼睛再一眨,两行热泪无声无息地从眼角滑落,划过两边的脸颊,又滴落下去,潜进了衣领布料里。

    然后,梁之琼一抬手,把脸上的眼泪给抹去,极其平静地嘟囔道:“妈的,你又骗我!”

    “是真的。”澎于秋说的很慢,字字顿顿所传递的信息,全部落到了梁之琼耳里,“她叫许可,21岁,还在上大学。”

    “这不是真的。”

    梁之琼呆呆的摇头,又往后退了一步,愣愣地盯着澎于秋,先前还闪烁明亮的眼睛里,此时此刻只剩迷茫无措。

    那种如同迷失了方向的迷茫和安静,让已经准备承受她怒火的澎于秋一愣,紧随着,心往下沉,像是被什么紧紧捏住一般,揪着疼。

    “她很好。”澎于秋补充了一句,声音沉静,但话语残忍。

    一刀一刀的砍下去,鲜血淋漓,他看到满目的鲜红。

    “比我好吗?”

    梁之琼木然地问,眼泪无声无息的留下,可眼神空洞,跟失了魂似的。

    “……”澎于秋张了张口,好半响,才轻轻“嗯”了一声。

    “什么时候的事?”梁之琼又问。

    “两个月前。”澎于秋低声回答。

    梁之琼静静地站在原地。

    她仰着头,就那么看着澎于秋,月光之下,颀长的身影,一身帅气的作战服,依旧是帅得让她眼里容不下其他人的模样。

    可是,她就跟不认识他似的。

    左看右看,从他的额头、眉眼,看到下巴,哪哪儿都陌生。

    他那么平静地说出了这些话。

    他说她很好。

    他说比她好。

    梁之琼渐渐的感觉到委屈。

    她对他还不够好吗?!

    她把心都掏给了他,只是不符合他的口味,他不要,就说不好,不够新鲜。

    偶尔逗一逗她,就跟逗家里的宠物一个样吗?

    然后,梁之琼愤怒了,什么绝望和委屈悉数消失,只剩下满腔的怒火。

    “澎于秋,你是不是觉得我追你让你觉得很好玩?你很享受?!”梁之琼哭着朝他嘶吼,声音充斥着难以想象的悲伤。

    澎于秋垂下眼睑,不忍去看她此刻的模样,以及……那过度悲伤的眼睛。

    “你说话啊!”梁之琼冲上去,近乎疯狂地揪住了他的衣领,崩溃地质问,“澎于秋,你说话啊!”

    澎于秋低下头,神情隐忍地看着她,“对不起。”

    抓住他衣领的手一松,梁之琼哭的泪流满面,如同中午被墨上筠那几条蛇吓到一般,可又带着股杀蛇的狠劲。

    她抬起手,狠狠扇了澎于秋一巴掌。

    “啪”。

    清晰响亮。

    “你混蛋!”

    梁之琼骂了一声,然后盯着他后退几步,抬手狠狠将眼泪一擦,就直接转身跑了。

    澎于秋僵硬的站着,看着她跑走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就跟落荒而逃的177一样。

    然后,意识到她是往回跑的方向,澎于秋不知怎的,又放下了几分心。

    河边夜风打在身上,这荒山野林的,冷不丁竟是有些冷。可在周身一直嗡嗡嗡吵嚷个没停的蚊子,却让他心生烦躁之意。

    想清静一下都不得安宁。

    他不知站了多久,左脸火辣辣的疼痛感渐渐缓和下来,紧皱的眉头缓缓松开。

    尔后,他偏了下头,朝某一处看去,声音无端的冷静,“怎么样,有观后感吗?”

    话音落却。

    不远处的灌木丛里,走出了一道清瘦的身影。

    墨上筠走进了月光之中。

    有流萤缠绕在她身边飞舞,连那浅浅的光都是柔和的,更衬得墨上筠的无声无息。

    她双手放到裤兜里,不紧不慢地朝澎于秋走过来,头盔没有帽檐,精致的面容被如水月光笼罩,那素来漫不经心的眉目里,此时此刻竟是洒落几分的温和。

    但,依旧是平静的。

    “我也觉得你挺混蛋的。”

    距离澎于秋一米左右的时候,墨上筠停了下来,上下打量了他之后,耸了耸肩,说出了她的评价。

    澎于秋看着毫无蚊虫叮咬痕迹的墨上筠,心有意外,颇为牵强的笑了一下,“蚊子倒是挺眷顾你的。”

    “至于吗?”

    墨上筠没有理会他的调侃,就着先前的话题,轻描淡写地反问一句。

    “她总会知道的。”澎于秋淡淡道,桃花眼少了勾魂神采,多了深沉之意。

    墨上筠挑了挑眉。

    他们的事,她本不该插手。

    之所以跟过来,也是担心梁之琼的情况——事实上,她才是真的担心梁之琼被狼叼走的那位。没有想到,却看到了一出意料之外的戏。

    没有追问,墨上筠保持沉默。

    片刻后,澎于秋道:“你最近似乎很照顾她。”

    看得出来,墨上筠几次帮梁之琼克服怕蛇的难题,细微之处也总会偏帮梁之琼,甚至于有什么好处,都会先想到梁之琼。

    在野外是如此,在基地里,也是如此。

    “我喜欢她。”墨上筠扬眉,微微耸肩。

    澎于秋一愣,继而失笑,“没想到你好这一口。”

    墨上筠轻轻一笑,却没有说话。

    她喜欢梁之琼,喜欢唐诗,甚至于沈芊芊。

    她喜欢那些没那么复杂的人。

    她们执着、单纯、有信仰,比那些随波逐流的人活得有点目标,比那些只冲着目标的人活得更加轻松。

    这是年轻最好的状态。

    “走了。”

    墨上筠懒洋洋出声,继而转过身。

    “欸,”澎于秋叫住她,随后问,“你喜欢你自己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