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67、约个会,去不去?【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

    听到墨上筠一声喊,梁之琼立即啪嗒啪嗒地跑了过来。

    不会烧火不会搭建庇护所的梁之琼,只能跟着澎于秋来找食物,可这么久了,她也就找到了两个野果,一只手就能放得下,于是毫无阻碍地跑了过来。

    墨上筠打量了她一眼,毫不意外没有找到食物的梁之琼,手一抬,将手中的野兔递到了梁之琼跟前,懒洋洋道:“送你的。”

    “啊?”

    梁之琼惊讶地睁大了眼。

    送她的?

    她……没听错吧?

    梁之琼仔细地瞧了墨上筠一眼,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想确定墨上筠这种卑鄙无耻的性格是否有可能是来耍她的。

    “中午的奖励。”

    手在空中停顿三秒,墨上筠有些不耐烦地道。

    “哦。”

    一颗悬着的心落了地,梁之琼赶忙将那只野兔接了过去。

    末了,还假惺惺地补充一句,“谢谢哈。”

    澎于秋看着两人的对话,桃花眼微微眯起,有点儿小意见,可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墨上筠自己弄的野兔,想给谁就给谁呗。

    将野兔交出去,墨上筠拍了拍手,朝澎于秋问:“回去吗?”

    “嗯。”澎于秋点头。

    “那走吧。”

    耸了耸肩,墨上筠在前面带头。

    得到贿赂的梁之琼,屁颠屁颠地跟在墨上筠身边,连对澎于秋的注意力都减少了很多。

    澎于秋:“……”

    真是被墨上筠给玩死了去。

    *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回到营地。

    这次回去,得到三个好消息:

    一、钻木取火取得圆满成功,他们能在天黑之后享受到火光的照耀。

    二、唐诗宋词元曲三位,成功凭借他们的生存本领,在附近的小河里捕获到很多小鱼,足够他们几十个人打打牙祭。

    三、段子慕带领的队伍进行得很顺利,能够在晚上八点半之前完成庇护所的搭建。这要比他们预计的要早半个小时。

    天,渐渐黑了下来。

    六堆篝火,六个做饭的小组,开始围着篝火烤小鱼、分配野果。

    哦,还有梁之琼所在的小组,正在热热闹闹地烤野兔。

    墨上筠坐在靠近第一堆篝火的地方,对着他们这一次的地图进行研究。

    没有人来打扰她,只是自动绕开空隙,不遮住她拿来照明的火光。

    空旷的草地上,渐渐变得热闹而忙碌起来,欢声笑语一片,在宁静的环境之下,所有学员回归到本身,不再是一个劲地在训练场上争高低;也不再是一个劲地往前跑看不到尽头;更不是时刻担心自己被扣分不知哪天就要收拾包袱离开。

    “我靠,有萤火虫!”

    天色彻底暗下来后,热闹的草地上,忽然有人高呼了一声。

    渐渐的,这一声喊,几乎惊动了在场所有学员。

    墨上筠将手中的地图折叠起来,顺着最嘈杂的方向抬眼看去。

    人头攒动,一个个跟看到奇观似的往前凑,争先恐后,那是几只在河岸附近飞动的萤火虫,在夜色下犹如星星点点的荧光,一闪一闪的,倒是这夜晚格外陪衬的景色。

    墨上筠看了两眼,就很快收回视线。

    小时候跟着师父们到处跑,属于自然界的景色也见过不少,这里大部分学员都是城市里长大的,没有见过也很正常。

    好不容易放松一下,就由得他们吧。

    伸了个懒腰,墨上筠将地图往兜里一塞,然后从草地上站起身。

    萤火虫出来了,蚊虫也出来了,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容易被叮成马蜂窝。

    “墨上筠!墨上筠!”

    走了几步,见到梁之琼坐在篝火旁边一直在跟她招手。

    墨上筠摸了摸耳朵,朝她走了过去。

    她一走近,梁之琼也从地上站了起来,她随手拍了拍沾了草叶的裤子,然后从唐诗手里接过兔腿,三两步就朝墨上筠走过来。

    “喏,给你的。”

    梁之琼手一伸,那只大长手,差点儿将兔腿戳到墨上筠脸上。

    还好墨上筠躲得快,往后退了一步,跟那只刚烤熟的兔腿保持了一定距离。

    斜斜地看了梁之琼一眼,见到梁之琼那张涂满油彩的脸上不知何时多了几处黑灰,嘴角微微一抽,她将那只兔腿接了过来。

    “要一起坐吗?”

    梁之琼毫无芥蒂地朝墨上筠发出邀请。

    耸了耸肩,墨上筠一言不发地绕过了梁之琼,在梁之琼不明所以回过身的时候,墨上筠大大方方地坐在了梁之琼先前坐的位置上。

    梁之琼:“……”

    奶奶个熊的,这货还真不客气!

    深吸一口气,梁之琼在心里默念了三秒“老娘不跟她计较”,然后一撸袖子走过去,就在墨上筠旁边啪嗒一下坐了下来。

    这一坐,成功把唐诗挤到了一边。

    好在唐诗另一侧的宋词和元曲挤了挤,将这边让开了些,倒也没什么影响。

    墨上筠咬了口兔腿,眼角余光注意到梁之琼的两条腿,不由得皱了皱眉,“把裤腿放下来。”

    应该是刚刚在河水里漟过,两只裤脚都湿了,梁之琼直接将裤脚往上一挽,露出了半截的小腿,常年藏在裤腿之下的皮肤没有受到摧残,可那白晃晃的有些显眼……而且,容易被蚊子盯上。

    “哦。”

    梁之琼应了一声,乖乖地将两只裤腿放下来。

    “墨教官,你对野外那么熟悉,应该有不少野外生存的经验吧?”围在篝火旁的一组学员兴致勃勃地朝墨上筠询问。

    “嗯。”

    墨上筠又咬了口野兔。

    没有盐,没有调味料,烤的还有点焦,味道难吃的很。

    墨上筠忽然想到夜千筱——能把食物做成毒药的人。

    对比之下,这食物还算能入口,墨上筠便心里平衡了点儿,继续吃了。

    “那有没有什么有趣的经历啊?”那名学员又问道。

    “有。”

    “给我们讲讲呗。”篝火旁立即有人道。

    旁边的梁之琼也一个劲地点头,“是啊是啊,反正无聊,你讲讲呗。”

    墨上筠不动声色地又咬了两口兔肉。

    篝火旁,诸多眼睛都盯在她身上,屏息以待。

    就连游念语,都在不知不觉中停下了添柴火的动作,将视线锁定着她。

    慢条斯理地将兔肉咽下去,墨上筠轻轻蹙起眉头,视线一抬,环顾了一圈,出声却问:“这玩意儿,谁烤的?”

    “257啊。”

    没等到故事的梁之琼,有些失望地指了指游念语。

    墨上筠抬眼看着游念语,似乎真心诚意地评价道:“味道太差。”

    游念语:“……”

    梁之琼:“……”

    众人:“……”

    喂!这可是野外,什么材料都没有!您老要求这么高,怎么不自己来咧?!

    气氛陷入了尴尬与沉默中。

    墨上筠心安理得地继续吃着兔腿。

    很快,陆陆续续的,其他人也开始吃起他们并不多的晚餐来,同时也渐渐热闹起来。只是,没有人再找墨上筠询问什么。

    墨上筠吃完手里的兔肉,将骨头丢到了垃圾里。

    拍了拍手,她刚想站起身,就见到有人走到了梁之琼身后,于是她眉头微动,暂且停了下来。

    “277。”

    后面,有人喊梁之琼。

    “啊?”梁之琼闻声抬起头,见到一个有些眼熟、但并不熟悉的男学员。

    那个男学员低着头,一张黑脸竟然能看出红色,他窘迫又急促道:“177找你有点事。”

    “我没空。”梁之琼皱起眉头。

    “你一定要去,他在下游五百米的地方等着你咧。”男学员快速地说完,刚转身想走的时候,冷不丁一顿,又朝她叮嘱道,“记得,一定要去啊。”

    叮嘱完,那男学员就飞快地溜了,跑回自己篝火堆的时候,还能听到那边的哄笑声。

    “……”

    梁之琼莫名其妙地看着那人蹿没影。

    回过神来时,见到篝火堆旁的学员都盯着她,连带着墨上筠也不意外,没来由的有些窘迫。

    梁之琼又气又恼,“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之琼,你不过去吗?”一旁的唐诗好奇地问。

    “不去!”

    梁之琼斩钉截铁道。

    她都回忆不起那个177长什么样。

    反而,一想,便是澎于秋那张脸,有时候无奈,有时候严厉,有时候温柔。

    梁之琼刚一想到,内心就小兔乱撞,意识到被这么多人看着,于是愈发的窘迫起来。

    奶奶个熊,追求就追求嘛,非要闹得人尽皆知,不能像她一样低调不惹事吗?!

    哼!

    这么想着,梁之琼眼珠子转了转,不由得抬眼朝草地周边看去。

    这一看,在发现不少关注这边的学员同时,还……

    跟澎于秋的眼神撞上。

    澎于秋站在稍远的地方,附近没有篝火,只有月光,那一块视线很暗,梁之琼甚至看不清他的脸,可一眼看到那身形就能认出他。

    而,那头盔之下的桃花眼,黝黑明亮,意味深沉,冷不丁一撞上,梁之琼整个人就懵了。

    心脏,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控制不住的乱跳。

    梁之琼想了一下,不知自己是心虚还是花痴,于是她飞快地将视线收了回来。

    她低下头,帽檐遮住了她大半张脸,手里胡乱拿着食物往嘴里塞,观察仔细的话,甚至能看到她微微颤抖的手指。

    很快,唐诗开始带动话题,把注意力渐渐转移开,让他们的视线不再集中在梁之琼身上,梁之琼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而这个时候,她已经将手里所有的东西都给吃完。

    看了看手心,她微微抬起头来,又看了看一旁的墨上筠。

    想了会儿,她一点点地朝旁边的墨上筠靠近。

    挪了好半响,两人之间的空隙还剩下一大截。

    “有话就说。”

    墨上筠挑了下眉头,有点儿不耐烦地偏过头。

    梁之琼干脆一屁股坐过去,紧紧跟墨上筠坐在一起。

    “墨上筠,你说,”梁之琼犹豫地咬了咬唇角,朝墨上筠征求意见,“我要不要过去看看,跟人说清楚?”

    墨上筠淡淡道:“不知道。”

    分明是想过去,看看澎于秋会不会担心,非得拿“说清楚”来掩饰,也是口是心非。

    “你给我出出主意呗。”

    梁之琼撞了下她的胳膊,声音压得低低的,却像是在撒娇。

    墨上筠嘴角微抽,“我没主意。”

    “你不是鬼点子最多的吗?”

    “嗯?”

    眯了眯眼,墨上筠略带威胁地瞄了她一眼。

    “没有没有,是说你主意多。”梁之琼秒怂。

    墨上筠抬了抬眼睑,“想去就去。”

    梁之琼并非没有主意,她只是想找人说句让她“去”,好心安理得地过去而已。

    毕竟,只若是为了拒绝177的话,直接不去,更简单干脆一点。

    “你说的啊!”

    两手握拳,梁之琼眼睛发亮。

    墨上筠神情淡淡地看她,“把小脸洗一下再去。”

    “……好嘞。”

    梁之琼应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