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65、墨上筠的个人魅力【五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河边。

    梁之琼学着游念语的动作,吭哧吭哧地将蛇皮给剥下来。

    剥完一条后,她累的满头是汗,随手用衣袖一擦,擦了不少的泥土在脸上。

    “诶,”梁之琼拿起仅剩的一条鱼,朝游念语挤眉弄眼的,“你有没有觉得,秦莲最近怪怪的?”

    “嗯。”

    处理着手头第三条鱼,游念语头也没抬地回答。

    “你也发现了?”梁之琼惊讶地睁了睁眼。

    在她心里,游念语就是一个什么事儿都不管,只顾着训练、训练、训练的人啊。

    “……嗯。”

    游念语就睡在秦莲对面。

    眼一抬,就是秦莲的床位,不发现情况都为难。

    “你发现什么了?”梁之琼兴致勃勃地打听道。

    “训练不专心。”游念语淡淡道。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诶。”

    梁之琼惊喜地一拍手,险些没把手里的蛇给丢了。

    听到这近乎小孩之间的对话,游念语垂下眼睑,微微抿了抿唇,忍着没有说她什么。

    “一开始她积分很高来着,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的积分就哗哗往下掉。”梁之琼手舞足蹈的,说到这儿,还超级激动地朝游念语靠近些许,神秘兮兮地问,“你知道我跟燕归打听到什么吗?”

    “不知道。”

    也没兴趣。

    很显然,梁之琼不是会察言观色之人——毕竟她前面小半辈子都用来让别人对她察言观色了。

    于是,毫无察觉的梁之琼,继续道:“他说,秦莲跟段子慕表白被拒,然后状态就一直不好。”

    “哦。”

    游念语勉强应了声,然后把自己处理好的蛇一放,抬手将梁之琼手里的蛇给拿了过来,继续处理。

    “你就一点儿不好奇?”梁之琼纳闷地盯着她,“秦莲还剩20个积分,最近a组追的紧,秦莲要是这一周全扣掉的话,我们b组没准就输了。”

    “……”想到输了就得惩罚这一项,游念语不经意间皱了皱眉,继而沉声道,“我不会被她拖了后腿。”

    换了教官了,就算b组输了,也见不到墨上筠被罚的糗样,加之……墨上筠那样恶劣的人,肯定会拿着冷饮来看她们受罚。

    是的,肯定。

    想想就讨人嫌得很。

    “那就好。”梁之琼搓了搓手,刚想下去洗把脸,但一想到什么,又蹲了回去,“还有啊,除了不认真,我还觉得秦莲哪儿怪怪的,不过说不上来。她好像……算了算了,我去洗把脸。”

    没有琢磨到合适形容的梁之琼,摆了摆手,直接闪身下河去洗脸。

    游念语看了她一眼,然后低下头来继续处理蛇。

    她明白梁之琼的意思。

    秦莲最近,对b组的抵抗情绪很大。

    尤其……墨上筠离开b组后。

    *

    一个中午的休息时间,就在八卦与烹饪中这么过去了。

    有蛇有鱼,还有上午墨上筠让他们摘的植物,在野外这可是极其丰盛的,饿了一个晚上以及一个上午的他们,一拿到食物就狼吞虎咽,吃得好不乐哉。

    本以为食物严重不足,可,这第一餐每个人都吃得有六七分饱。

    吃饱喝足,学员们高兴得很,完全没有任何顾虑,跟着三位教官继续上路。

    可是,身为教官的澎于秋,却发愁的很。

    接下来的日子,怕是弄不到这么多食物了。

    中午能将食物分配到每个人手里,还多亏了墨上筠弄来的那几条蛇,不然完全不够分的。

    “墨教官,我这里……”

    “墨教官,你看这个……”

    “墨教官,我们这儿……”

    ……

    再一次。

    再一次,段子慕和澎于秋见识了墨上筠受欢迎的程度。

    那是一种很难理解的受欢迎。

    任谁提及墨上筠的时候,都是有褒有贬的,不会多少像唐诗一样的,从墨上筠种种拉仇恨值的行为上发现她的好。

    但,就是那么诡异的,他们嘴上对墨上筠骂骂咧咧的,可心里却对墨上筠死心塌地。

    这叫什么?!

    这叫受虐狂!

    紧张了一个上午,澎于秋开始放松了点儿,见到那些学员以各种理由缠着墨上筠后,简直目瞪口呆。

    “段教官,你说说,他们怎么都喜欢围着墨上筠转?”

    澎于秋走在段子慕跟前,侧过身,一脸痛心地朝段子慕问道。

    “个人魅力。”段子慕直视前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人群中的墨上筠,那一举一动都没有漏掉。顿了顿,他又老神在在地补刀,“一般人没有。”

    “……我擦。”

    澎于秋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能说出这样的话,段子慕简直是疯了。

    听到澎于秋的骂声,段子慕偏头看他一眼,继而又一次毫不留情地补刀:“梁之琼也有个人魅力,你还没她强。”

    澎于秋:“……”

    这一刀是捅进心窝子里了。

    然,没等他自己花时间复原,段子慕就拍了下他的肩膀,然后朝某个方向看去,“自己看。”

    说完,段子慕继续往前走,来到澎于秋前面。

    而澎于秋却停在原地,朝他指的某个方向看去——

    赫然是梁之琼的方向。

    而且,有一个不长眼的小兔崽子,此时此刻,正围着梁之琼转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