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60、奶奶个熊,实力碾压【五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他们所坐货车的目的地——可以说,是这一次野外生存的起点,是在一条河附近。

    从路往接近河的地方走,走过十来米左右的灌木丛,便是一片空旷的草地。

    也就是他们今晚的宿营地点。

    今晚月色正好,无需照明便可勉强看清道路。

    三名教官各有分工,墨上筠领着十来人去‘钻木取火’,段子慕领着十来人去‘捡柴火’和制作简易的‘庇护所’,澎于秋领着最后一部分人去做简单的‘网’,希望明早能在河里捞到点儿‘早餐’。

    这么多人,在三个教官的带领下,看着像是来郊游的,只是环境艰苦了点罢了。

    空旷地带。

    墨上筠坐在一块石头上,指挥着两个人‘钻木取火’,他们俩旁边围着一圈的学员,一边学习一边挡风,但中间却绕开一部分,方便墨上筠能随时监督。

    “墨教官,我有个疑问。”

    唐诗走到墨上筠身边,有些羞涩地看着墨上筠。

    “坐。”

    墨上筠朝一旁的部分石块看了眼。

    九点多了,气温下降了不少,身边坐一个人,也不至于如同火炉一般。

    唐诗惊喜地眨着眼,确定墨上筠没有意见后,怀着紧张、激动的心情,小心翼翼地坐在了墨上筠身边。

    “问。”

    墨上筠悠悠然抛下一个字。

    她的左腿直接伸直垂落下来,右脚踩在石块斜面,膝盖弯曲着,右手手肘抵着左膝盖,手指托着下巴,嘴里掉了一根狗尾巴草,头微微歪着,漫不经心地看着那帮在奋力钻木取火的学员。

    偏着头,唐诗打量着这样的墨上筠,有点儿按捺不住内心的欢喜。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就觉得这样的墨上筠——

    太带感了。

    一看就是浑身都是故事的人。

    唐诗没有直接开口说话,而是深吸了口气,让随时有可能跳出嗓子眼的心脏回归原位,平静下来后,才准备说事儿。

    “我的疑问是,这荒山野岭的,我们这么多人,应该找不到多少食物……”说到这儿,唐诗紧张地看着墨上筠,见她神情淡然没有在意后,才抿了抿唇,继续道,“我是想说,我们只有这么点工具,连一点口粮都没有,会不会有点儿不科学?”

    想了想,唐诗又补充道:“按理来说,这样的行动,都该分配口粮的。”

    在野外生存,除了安全,最重要的就是食物和水。

    这里有河流,他们的水源是可以保证的;安全的话,墨上筠等教官的存在,以及这么多人一起行动,就是安全的保障吧;可是……唯独食物。

    他们的食物是没有足够多途径获得的。

    这样的荒山野岭,最常见的就是蛇和鱼——但三十多个人,没有那么多蛇和鱼够他们吃。此外,就是一些山间能吃的果子、植物。这样的食物多一些,找的途径没那么困难,可也不够他们这几十个人吃的。

    唐诗想了一路,也没有想到什么结果。

    所以,她选择来问墨上筠。

    听到唐诗紧张兮兮地跟她说的话,墨上筠的注意力从‘钻木取火’上移开。

    她抬了抬眼睑,朝唐诗的方向看去。

    然,还没等她来得及说话,就听到燕归的声音——

    “这还用说吗?这次行动肯定没有野外生存那么简单呗。”

    燕归的脑袋忽然蹿到了两人中间,将唐诗吓了一跳之后,一歪头,朝墨上筠来了个露齿的灿烂笑容,“墨墨,我说的没错吧?”

    墨上筠将嘴里的狗尾巴草吐了出来。

    左手一伸,直接抓住了燕归的耳朵,“怎么着,学会偷懒来偷听闲话了?”

    妈的,这家伙神出鬼没的,连她都差点儿没感觉到。

    “墨墨,墨墨……别别别,疼疼疼。”燕归心疼着自己被拧的耳朵,委屈吧啦地道,“你误会我了,真的,我们组刚捡柴回来,我就是脚步快了那么一点点,我发誓,就一点点,你知道我速度快的。”

    说话间,已经听到他们组回来的动静。

    墨上筠这才松开他的耳朵。

    唐诗在一旁看着跟鬼灵精一样的燕归被墨上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嘴角忍不住的上扬,她想笑,但又觉得不太合时宜,只能压抑着,没有笑出声来。

    燕归摸着耳朵,一边嘟囔着墨上筠下手太狠了,一边趴在石头上,从后方凑在她们俩中间。

    然后,他朝墨上筠笑嘻嘻地问:“墨墨,你说,我分析的对不对?”

    刚被拧了耳朵的教训,一转眼的功夫,就随着他的嘟囔被抛在了九霄云外。

    “可能吧。”

    墨上筠耸了耸肩,敷衍地回答。

    燕归一愣,“不会是连你也不知道吧?”

    “……”

    墨上筠沉默地盯了燕归一眼。

    “咳咳咳——”

    燕归冷不丁一串咳嗽,好像是伤到了肺似的,满脸痛苦地从石块上滑落了下去。一落地,他就捂住了胸口,继续一个劲地咳嗽,跌跌撞撞地走远了。

    唐诗本还想担心他是不是身体出了问题,可看到燕归走出十来米后,立即恢复正常,然后跟个没事人一般混到了学员之中。

    唐诗不由得目瞪口呆。

    这这这……

    一瞬间,唐诗有那么点儿怀疑人生。

    墨上筠扶额,真想把“戏精”这两个字当做纹身纹在燕归那张讨人嫌的脸上。

    “墨教官?”唐诗眨了眨眼,声音细细地喊墨上筠,“燕归说的……”

    “我不知道。”

    墨上筠丢下四个字,手一压帽檐,就从石块上跳了下去。

    “诶?”

    歪着头看着墨上筠,唐诗有点儿懵。

    到底是不能说,还是真不知道?

    不过——

    如果像燕归说的那样,不给他们分配口粮这一件事,倒是可以理解了。

    毕竟,野外生存不是主要任务的话……应该有别的途径得到口粮吧。

    *

    足足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多个尝试‘钻木取火’的学员皆是相继放弃。

    墨上筠看不下去,直接推开人群走了过去,把还蹲在地上做无用功的学员踢开,花了大概十来分钟,轻轻松松将火屑给搓出来,然后动作熟稔地将其搁置于干燥的引火物上,一眨眼的功夫,烟雾冒出来,她用一根不知何时打通了的细竹段吹了几口气,众所期待的火焰一跃而出。

    瞠目结舌的众人:“……”

    忽然感觉自尊心碎成了玻璃碎片。

    碎成一片一片的,还被人狠狠用脚踩了几脚,补都补不起来了。

    奶奶个熊,实力碾压啊!

    “墨教官,您这样,是不是有点忒打击我们啊?”旁边蹲着的男学员皮笑肉不笑地朝墨上筠道,他说话时连牙齿都在颤抖。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往刚燃的火焰里折了些细碎木柴丢进去,漫不经心道:“我第一次弄,花了三个小时。”

    众人:“……”

    呵呵。

    真是一点儿都柑橘不到安慰,反而更受打击了。

    他们十来个人,在这里干杵着,浪费的可是十多个小时。

    “冒昧问一句,您第一次钻木取火,是什么时候?”围着的人群里,又有人不知死活地问道。

    墨上筠微微凝眉,仔细想了下后,才出声,“12岁。”

    众人:“……”

    多希望他们都成了哑巴。

    多希望扇那人几耳光。

    问啥?

    你问个啥?!

    还嫌自尊心被践踏的不够吗?

    墨上筠倒没意识到他们受到了多大的冲击,她等着火彻底燃起来后,拍了拍手,从地上站了起来。

    出乎意料的,没几个人去照看火,他们一窝蜂地全部围了过来。

    “墨教官,钻木取火有没有什么技巧啊?”

    “墨教官,这手艺您能传授给我们吗?”

    “墨教官……”

    诸多的问题积极地抛过来。

    墨上筠抬手摸了摸耳朵。

    “嗯。”

    她应了一声,也不知道在回答哪个问题。

    随后,她补充道:“明天再说。”

    话音一落,围着她的人就自觉地让开了一条路。

    墨上筠走出一段距离的时候,还听到他们积极活跃的议论声,俨然是把学习的积极性给调动起来了。

    抬起头,她看了看夜空,无奈地挑眉。

    这积极性,能撑过明天,就很不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