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59、阎爷这个妖孽【四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经过燕归死皮赖脸、不依不饶的纠缠,半个小时后,燕归和言今朝最终达成了协议——言今朝认燕归这个徒弟;燕归跟言今朝说点岑沚和墨上筠的事,好让言今朝有可能帮上忙。

    当然,这个协议是墨上筠不知道的。

    墨上筠只知道,一周之前就确定好的野外生存训练,晚上就要开始了。

    下午陪着学员一起训练完,墨上筠作训服湿透,让季若楠帮忙带了两个馒头,自己就回去洗了个澡。

    等她穿着干净的作训服清爽地再次现身,新一轮的工作就又要开始了。

    连两个凉馒头都是在路上吃的。

    跟着教官去学员宿舍楼的时候,墨上筠只得叹息,这把每个人的用处都用到极致,也就阎天邢这种周扒皮能做得出来了。

    没天理啊。

    连她那几个严厉的师父,都做不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来。

    正值墨上筠心里吐槽之际,冷不丁感觉到两道冷飕飕的骇人寒风,墨上筠眯起眼,抬头看去,赫然见到走在前方的阎天邢朝这边看了眼。

    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

    只不过,两人视线刚一对上,阎天邢就将视线收了回去。

    墨上筠:“……”

    这男人背后也长着两眼睛不成?

    *

    6点4分。

    所有学员和教官在操场集合。

    澎于秋简述了一下野外生存的情况。

    这次野外生存,时间为期7天,以组进行,每个小组3—4人,差不多一个排的人数,共计3个小组,每个组都有三名教官率领。

    主要目的是跟教官学习野外知识,而非对他们个人的历练。

    第一组,由墨上筠、澎于秋、段子慕负责。

    第二组,由牧程、萧初云、涂生负责。

    第三组,由仲天皓、季若楠、石光启负责。

    装备只有一把军刀,一个背包,一个装满水的水壶,以及一个军用手表。

    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连生火的道具、帐篷、盐……都没有。

    枪?

    那就更不用想了。

    一帮学员们听完,心里想的是:他们这怕不是野外生存,而是荒野求生。

    如果不是这么多人一起去,估计得死伤大半。

    毕竟,他们在野外生存这方面的经验,实在是欠缺,理论知识没多少实践的机会,心里没底。

    “报告,阎教官不跟我们一起吗?!”

    在澎于秋介绍完毕后,女学员的队伍里,有人急不可耐地询问道。

    话音一落,女学员的列队就有些许骚动了,就连男学员这边,有都那么点儿小动静。

    虽然阎天邢把每天都把他们虐得半死不活的,但这里大部分人都跟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似的,既怕阎天邢训练他们,又超期待阎天邢训练他们。

    就跟b组学员对待墨上筠那样。

    在男学员中,他们只是钦佩阎天邢的能力,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可,那批女学员,有近半的人都是冲着阎天邢这个人去的,很多时候光是看着阎天邢那张脸,那就是源源不断的动力。

    在得知晚上开始进行野外生存训练的时候,她们甚至在私下里讨论阎天邢会不会跟她们一起,一谈及便激动亢奋不已。

    面对神秘莫测的阎天邢,她们一个个皆是成了十足的花痴。

    澎于秋一脸见怪不怪的表情,直截了当地道:“你们阎教官有要事在身。”

    想当初,他参加特战部队选拔的时候,男女学员一起,姜队总是跟他们吐槽,她那些前途无量的女学员全栽阎天邢手上了,看到阎天邢就走不动道,战场上的精英啊,分分钟被阎天邢一张脸给秒了,姜队甚是痛心。

    曾记得,姜队为了让阎天邢少出现在训练场,还用过不少手段来着,软的硬的都上,在阎天邢跟前说过不少好话。

    结果,阎爷依旧看心情出现在训练场,气得人姜队直接向大队那儿告状,指责阎天邢这个人过于邪性,影响她家宝贝女学员的正常发挥了。

    这一事,倒是成了他们队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一批学员还是比较怂的,听到了澎于秋敷衍的回应,竟然没有追根刨地地问,而是安静下来接受了这让人失望的事实。

    “各组教官带学员上车。”

    阎天邢这一趟过来,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就他一人站在原地,教官带着自己组的学员上车。

    墨上筠、澎于秋、段子慕三人领着37号人上了第一辆货车。

    车子一驶出集训营,道路就颠簸起来,晃晃悠悠的,颠得人直犯恶心。

    但,学员们却无比积极。

    “澎教官,我们这次什么火种都没带,是不是要钻木取火啊?”

    “那什么,钻木取火真的有可能吗?电视上看的容易,但我们怕是一两个小时都很难点燃吧。”

    “墨教官,我们是要去哪儿啊?您能透露一下不?”

    “今晚我们住哪儿啊?天都要黑了,不会直接睡在荒郊野外吧?”

    “那这天气可不得了,不仅热,蚊虫也多,一到晚上就出来折腾,没带药的话,难熬的很。”

    ……

    吧啦吧啦。

    吵得很。

    墨上筠抬手摸了摸左耳,不经意间皱了皱眉。

    就在这时,冷不丁看了她几眼的段子慕,忽的抬起眼,凌厉的视线扫向所有学员。

    “安静。”

    两个字,平稳有力,充斥着威严和危险,从并不常说话的段子慕嘴里说出来,赫然将车内嘈杂的声音给压了下去。

    墨上筠和澎于秋皆是看向段子慕。

    放在平时,段子慕不会管这种事才对。

    或许是真的嫌太吵了……?

    两人都没看出什么,于是更没有多想,收回视线。

    澎于秋安抚了学员几句,示意他们保持安静,有什么疑惑到了目的地就知道了。

    那些聒噪的学员被段子慕吓得不轻,一个个的识趣地闭上了嘴,纵然心里疑惑万千,也没有再发声。

    一路无话。

    教官们是最后上来的,理应坐在最外面,于是车一停,他们便第一个下了车。

    很快,段子慕和澎于秋站在车的两边,等着其他学员陆续下车。

    学员分成两列走下去。

    坐在最里面的梁之琼和游念语,最后下车,外面天色已经黑了,视野受限,但也不是完全看不清,游念语看清了地形,就直接跳了下来。

    等落地后,她往前走了两步,没有听到身边有动静,意识到梁之琼有可能没下车,便回过神,朝车上看去。

    梁之琼站在车上,低着头,黝黑的眼睛盯着站于一侧的澎于秋。

    月光如水,光线很浅,但游念语分明看到梁之琼的神情里,满是执拗和固执。

    澎于秋也抬起头,看着她。

    两人似是在僵持着什么。

    这僵持,长达1余秒。

    就连另一侧的段子慕,都已经转身离开了,这一上一下的两个人,依旧是僵持着不动。

    最后,还是澎于秋做了妥协,他甚是无奈地朝梁之琼伸出手,“下来。”

    直到这时候,站在车上的梁之琼,才有了动作。

    她俯下身,牵住澎于秋的手,乖乖地从车上跳了下来。

    看到这儿,游念语收回视线。

    这一回头,游念语赫然见到站在前方不远处的墨上筠,她手里拎着一把出窍的军刀,微微侧过身,视线看向她这边——不,是澎于秋和梁之琼的方向。

    似是注意到她的视线,墨上筠眸色微微一动,跟她的视线对上后,耸了耸肩。

    然后转过身,走进了学员之中。

    游念语心有疑惑,但等梁之琼追上来的时候,她也只是淡淡地看了梁之琼一眼,并没有发问。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性格暴躁的梁之琼就跟存在感低的游念语,经常混在一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