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58、必须对师姐百依百顺【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师姐。”

    墨上筠:“……”

    面对这个称呼和言今朝那张成熟的脸,墨上筠一时间真应不下去。

    “什么师姐、师妹的,别乱叫。”

    本就怒火正旺的燕归,一下就炸了毛,差点儿没从地上跳起来,他窜的一下就跑到两人之间,然后面朝言今朝,警告道,“就算你是我女神的徒弟——我呸!你还没拿出证据证明你是我女神的徒弟呢!我说的是就算!就算!就算你是,我们墨墨也不是你的师姐!不要乱攀关系!”

    言今朝扫了眼瓜瓜乱叫烦人的燕归,然后一本正经道:“师父说,见到她女儿,就得叫师姐。”

    燕归差点儿没一口老血喷他脸上。

    “你师父说,你有证据吗?”燕归气愤地跟他理论,“没有证据的话不能乱说,没有实打实的关系也不能乱攀,你知不知道?”

    听到两人这对话,墨上筠算是明白过来。

    也难怪他们俩之间有火药味……

    言今朝是岑沚徒弟的事儿,墨上筠也跟岑沚打听了。

    经过岑沚的确认,是有这么回事儿。

    岑爷爷收的徒弟比较多,而且很正式,是那种有过仪式、喝了师傅茶的。

    岑沚就不一样了,收的徒弟是屈指可数,有时候是走南闯北的时候遇到的好苗子,有时候是朋友家的孩子,随手教上几招。

    也没有什么仪式。

    有的人愿意喊她一声师父,她也任由人喊;有的人不想叫这声师父,她也随便。

    言今朝自幼学武,师父不止是岑沚一个,但岑沚怕是他师父中最厉害的。

    根据岑沚的回忆,她断断续续教过言今朝两年。

    而——

    燕归一直很想拜岑沚为师的。

    但是,岑沚不同意,一直没有收下他这个徒弟,说是燕归根基不行。

    这件事成了燕归一直以来的伤痛,看到有人说是岑沚的徒弟,当然得炸毛。

    他得不到的,怎么被这么个人捡了便宜呢?!

    理解燕归脑回路的墨上筠,对燕归报之以同情。

    而且根据燕归对他家岑沚女神的执念,没准真的会凭借自己三脚猫的功夫跟言今朝打起来。

    眼看着燕归要张牙舞爪地跟言今朝理论,墨上筠手一抬,抓住燕归的肩膀,生生地将燕归往身后一拉,随后将手中的冰镇饮料丢给燕归,让他帮忙拿着。

    “我妈让你叫我师姐?”

    抬起头,墨上筠挑眉,朝言今朝问。

    “是。”言今朝神情严肃地点头。

    墨上筠玩味地道,“我不是她教的。”

    言今朝道:“师父知道我参军后,特地跟我说,以后在部队里要是见到她的女儿,就得当师姐看。”

    而且,必须对师姐百依百顺。——这是门规。

    不过,言今朝没好意思说出来。

    他当时是答应了的,直至他进部队后,才意识到自己忘了问——师父的女儿叫什么名字。

    师父之后也没再联系他。

    “……哦。”

    过了片刻,墨上筠才应了一声。

    她相信言今朝不会说谎。

    根据这几个月对言今朝的了解,墨上筠打心底相信,言今朝是个有什么说什么的人,说的不好听点,就是死心眼,不会灵活变通。

    但是,她很难想象,岑沚竟然会跟人交待这些事……

    不仅是她跟言今朝碰上的几率微乎其微,还有岑沚竟会有这份心——明明反感她进部队,却还能做到这种程度。

    “墨墨,你真相信他是女神收的徒弟吗?”

    燕归见情况不太对劲,非常不高兴地凑在了墨上筠身边。

    听两人这对话,言今朝是岑沚徒弟这件事,好像是板上钉钉了?!

    一股如汹涌潮水般袭来的挫败感,让燕归弱小的心灵极其受伤。

    “嗯,”墨上筠偏了下头,从他手里将饮料拿过来,漫不经心地补了他一刀,“你女神亲口承认的。”

    燕归:“……”

    他感觉到那挫败感将他全然淹没,此时此刻,心痛到无法呼吸。

    墨上筠轻笑一声,继而转过身,将燕归板过来,左手揽住了燕归的肩膀,将他往前面带走了几步,跟言今朝保持了一定距离。

    “说说,什么感觉?”墨上筠恶趣味地打听道。

    “墨墨,你是故意来气我的吗?”燕归委屈巴巴地瞅着墨上筠,心里憋屈愤怒得很,可面对着墨上筠,他总是不能发脾气的。

    墨上筠笑着扬眉,“给你出个主意。”

    “什么?”

    燕归撇嘴,一脸‘我不是很意听,但可以勉强听一下’的傲娇表情。

    “这样,你拜言今朝为师,当不成岑女侠的徒弟,可以当她的徒孙嘛。徒弟收的徒弟,她总不可能不认。”

    “啊?”

    燕归惊愕地睁大眼。

    这样也行?

    还有,他现在对言今朝恨之入骨,他家墨墨竟然让他去找言今朝拜师?!

    墨上筠将手从他肩膀上移开,然后用手背拍了下他的胸膛,“大丈夫,得能屈能伸。”

    末了,她又慢条斯理地补充道:“我妈喜欢这样的。”

    “言哥——”

    一转身,燕归以极其夸张的姿势,朝言今朝扑了过去。

    墨上筠背对着他们,不紧不慢拧开瓶盖,将最后的饮料一饮而尽。

    天气真热……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