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55、单刀直入,防线崩溃【四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

    她们悲伤,她们倔强,她们沉默,仿佛只要约定一句话留不说,墨上筠就依旧是她们的教官,曾经的一切也不会变。

    墨上筠依旧会时不时跑来讽刺她们,但实际上却一一帮她们改正错误;

    墨上筠依旧会用吊儿郎当的姿态站在她们面前,跟她们说着组的优秀;

    墨上筠依旧会带着她们跟组参加对抗赛,然后以最卑鄙无耻的方式获得胜利……

    过了很久,她们依旧沉默。

    墨上筠看到她们的坚持与倔强,在某个不经意间,眸光微微一闪,似是有些悲伤。

    但,这仅仅是一瞬。

    没有人抓住她这一瞬间,也没人知道,她这一刻究竟是怎样的情绪。

    是否……也是不舍的。

    然后,她们看到墨上筠笑了,嘴角轻轻勾起微妙弧度,眉眼轻扬。

    她笑,“我这刚一走,就没人听我的了?”

    一如既往嚣张的声音,可,相较于以往少了些力度。

    而,就是这样一句话,几乎让所有人都认定——这件事是无法挽回了。

    无论她们怎么舍不得、怎么坚持,墨上筠依旧会走。

    “报告!听到了!”

    19个人,气冲云霄的喊声,喊出了百余人的磅礴气势。

    有人眼含热泪,有人神情坚定,有人面无表情。

    深深地看了她们一眼,墨上筠偏过身,少了那吊儿郎当的闲散,她认真地看着仲天皓,道:“仲教官,交给你了。”

    仲天皓回看着她,他也不知道墨上筠是怎么想的。

    他只知道,在这个时候,只能点头。

    “嗯。”

    他应了一声。

    墨上筠摆手离开。

    前方所有的学员,全部盯着她的背影离开。

    没多久,仲天皓回过头,看了墨上筠一眼。

    她走出了一段距离。

    单手放到裤兜里,不如军人那般的姿态,让人一眼就知道是她。

    仲天皓忽然觉得,现在的墨上筠,忽然看着顺眼了不少。

    *

    墨上筠去炊事班操作间拿了两个馒头。

    一如既往,在路上解决。

    等回到宿办楼的时候,距离上午的训练还有半个小时。

    她走到办公室门口时,不知想到什么,不由得停了下来。

    微微抬眼,往左边的墙面一看,满墙的4纸。

    除了最开始打印出来的字,后面所有纸张上的字迹,全部是她用签字笔一个字一个字的写的。

    最早走的学员,纸张上字迹很少,可那些留下来的,字迹却密密麻麻的。

    她眯了眯眼,神情有些恍惚。

    好像,她是挺认真的……

    “杵在这儿当望夫石呢?”

    冷不丁一声调侃,从身后传来。

    段子慕。

    墨上筠头也没回,直接抬腿走进了办公室。

    可,在路过段子慕办公桌的时候,她的步伐适时地停了下来。

    “段哥?”

    她一偏头,看向门口,唇畔扬起抹浅笑。

    刚想进门的段子慕,闻声,抬头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不由得愣了愣。

    阳光初升,有光线从后方斜射进来,从他肩膀上跃过,落到了墨上筠脸上。

    柔和明亮的光线,正好照着她巴掌大的小脸,这光很暖,暖得让墨上筠那戏谑的神情都多了别样的味道。

    他看到她在笑,眉眼染笑,那耍小心思的动作极其熟悉,却无端让人为之惊艳。

    段子慕看着她,他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他只知道惨了,墨上筠成功用这张脸征服了他。

    彻彻底底的,单刀直入,防线崩溃。

    “怎么?”

    良久,段子慕走进门,一张口,声音有着他明显能感觉到的飘忽。

    “这墙……”墨上筠指了指右手边的墙,“帮忙清理下呗。”

    “好。”

    段子慕近乎是下意识地点头。

    墨上筠一愣,错愕于段子慕的爽快。

    她还想给点报酬呢……

    “等等,”段子慕喉结滑动一下,脑子清醒过来,有点奇怪地问她,“这些都没用了?”

    “没用了。”

    墨上筠耸了耸肩,转身朝自己办公桌走去。

    她现在是跟段子慕一样,只需要负责部分的项目。

    段子慕是射击教官,她是格斗教官。

    平时段子慕能有多轻松,她就能有多轻松。

    不过,到了阎天邢那儿,他们俩都是一块砖,哪儿需要就得往哪儿搬咯。

    段子慕看了看她,背过身,伸手去摸了下自己的胸口。

    跳的……比想象中的,还有点快。

    纠结了足足半分钟,段子慕才任命地去帮她将纸张扯下来。

    他竟然会觉得帮她做这种事而高兴?

    高兴?!

    他怕是疯了。

    于是——

    一边念叨着自己疯了的段子慕,一边呵呵地帮墨上筠扯纸张,中间还似是不经意地给墨上筠倒了杯水。

    墨上筠看着桌上的水,有些诡异地盯了段子慕一眼。

    她怎么觉得——

    段子慕有点儿,不对劲?

    莫不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