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53、用真诚的理由说服我【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怎么着,下次是不是离职申请了?”

    阎天邢神情似笑非笑的,没有为墨上筠这番行为动怒,但也没有就此松口的意思,浑身上下让人捉摸不透。

    “不至于,这是下下策,怎么着也得是下下次。”墨上筠如实回答。

    阎天邢笑的有点冷,“你倒是挺有奉献精神的。”

    “人比较阔达,没办法。”墨上筠甚是谦虚,一脸的‘不敢当不敢当’。

    阎天邢往后一倒,翘起二郎腿,懒洋洋地看了眼对面的椅子,“坐。”

    “不好吧?”墨上筠装模作样地问。

    阎天邢被她气笑了,“要不要给你时间照照镜子,脑门上写的‘虚伪’二字有多明显?”

    墨上筠收起了客气的表情,嘴角抽了抽,相当明显地表现出些许不爽。

    随后,她抬手将一条椅子拖过来,修长的腿往前一抬,直接坐了上去。

    “给你一分钟,用真诚的理由说服我。”阎天邢简洁明了道,算是给了墨上筠一个机会。

    “咳,我比较话痨。”墨上筠委婉道。

    “在你身上没看出‘话痨’这么好的优点。”阎天邢略微嫌弃的反驳,随后抬眼看了看墨上筠后方的墙上挂着的钟,不紧不慢道,“五秒了。”

    墨上筠:“”

    时间紧迫,墨上筠思考了三秒,将她的理由简述了一边。

    一、仲天皓毕竟是女兵教官,没有点实权,对他不公平。

    二、她需要进行对比,以来考证自己的训练方法是否有问题。

    三、今天下午b组学员的表现,让她反思自己行为是否影响过大。

    四、如果仲天皓抱着对她的偏见离开,她会很遗憾。

    墨上筠一本正经地说完。

    阎天邢手指抵着太阳穴,漫不经心地听完。

    最后,他的手放下来,眉眼轻轻一扬,懒懒出声:“我考虑考虑。”

    “哦。”

    墨上筠不无失望地应声。

    她站起身。

    “九点之前,不准敲门。”扫了眼她很快收起的失望表情,阎天邢提醒道。

    “是。”墨上筠应了一声。

    然,无论是眼角眉梢,还是抿唇的小动作,皆是透露出一个意思——那真是太遗憾了。

    阎天邢颇为无语地目送她离开。

    *

    九点。

    墨上筠确实没有再去敲阎天邢办公室的门。

    因为——

    阎天邢发了通知,晚上临时加练,所有教官全部到齐。

    按理来说,夜训九点结束,学员们就可以休息了。

    阎天邢没有强调下午“作弊”一事,也没单独将参与“集体行动”的学员留下来,而是全部学员集体加练。

    但,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这是全部进行惩罚式的加练。

    一整个套餐,每个教官负责看守不同的项目,时间为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内没完成的,全部扣掉5个积分。

    有阎天邢在的地方,谁也不敢忤逆,命令一下达,所有学员乖乖“加练”。

    墨上筠心里早有“加班”的准备,倒是极其平静地接受了。

    可怜其他教官,本来该在宿舍睡大觉的,却大晚上的来监督,心里叫苦连天的,面上还不能表露出来,实在是委屈。

    12点半,七个学员没完成加练任务,被扣掉5分。其中,三个学员的分数被全部扣光,明早将会被带走。

    最开始,还有人会因学员离开而悲伤,可现在,他们大多习以为常,并且没空悲伤。

    在这次加练结束的时候,墨上筠跟其他教官一起往回走,同时被仲天皓告知——阎天邢同意调换b组教官了。

    墨上筠有些惊讶,四处去寻觅阎天邢的身影,赫然发现他早已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你真的想好了?”仲天皓再次确定道。

    不管墨上筠表现得多漫不经心,可在仲天皓看来,正常人都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选择。

    他还是不太愿意相信,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军官,在如此严峻的竞争环境下,竟然没有一点点野心。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随后收回视线,抬手压了压帽檐,“您加油。”

    言外之意,百分百想好了,他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墨上筠加快了脚下步伐,离开了教官的队伍。

    而,等她走远了些后,涂生无意中询问仲天皓,跟墨上筠说了什么。仲天皓一想,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将跟墨上筠交换b组教官位置一事跟他们说了一遍。

    等他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诡异的发现,整个教官队伍都陷入了一种异常沉默的气氛中。

    连凑在一起吐槽阎天邢的牧程和澎于秋,都在不知不觉中安静下来。

    “她为什么这样做?”季若楠第一个出声,语调有点儿飘,似乎完全不可置信。

    “好端端的,她这不是下午被罚的太狠,刺激疯了吧?”牧程咂舌。

    “她不像这种人。”澎于秋反驳了一句。

    最后,气氛再次陷入沉默之中,所有教官的视线,都不约而同地落到了仲天皓身上。

    仲天皓最开始还觉得莫名其妙,可渐渐的,忽然脑子开窍似的,明白了这沉默中的潜在含义。

    “我可没有逼她,她自己提议的!”仲天皓辩解道,神情有些不自在。

    “我们没这个意思。”牧程讪笑地回了一句。

    可,气氛还是很僵硬。

    摆明了,他们已经认定是仲天皓从中作梗了。

    无辜的仲天皓:“”

    奶奶个熊的,这都是什么破事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