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49、我请求接受惩罚!【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阳光刺眼,空气滚烫——

    阎天邢停下脚步时,跟墨上筠之间的距离,不过一步之遥。

    墨上筠微微抬眼,可上方视野却被帽檐遮住,比她高大半个头的阎天邢往跟前一站,她只能看到阎天邢的鼻梁、薄唇、下巴,以及性感的喉结。

    他唇一勾,便邪气肆意,张扬尽显。

    墨上筠感觉有一股无形压力迎面扑来,从头到脚,压得死死的,肩膀不自觉地往下一沉,尔后又被她给提起来。

    “放松点。”

    她听到他用沙哑低沉的嗓音说话,字字撩人。

    于是,她没有听他的话放松,反倒是身子绷得更紧,从上到下,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是规矩的,任凭阎天邢找瞎了眼,也找不到她不规范的动作。

    “报告!”墨上筠喊。

    她视线直直的盯着前方,没有跟阎天邢的对上。

    “说。”阎天邢懒洋洋道。

    “我请求接受惩罚!”墨上筠字字铿锵有力。

    “哦?”

    “报告,出损招的是我的兵,我需要为这件事负责!我请求罚四位教官所做俯卧撑的总和!”

    正在做俯卧撑的四名教官:“……”

    靠!

    玩真的?!

    虽然他们都心知肚明,阎天邢肯定会拿“墨上筠带的兵出损招”来说事,可他们还想着等墨上筠伶牙俐齿反驳来着,没想墨上筠没等阎天邢提起,就直接提起这件事,自己主动领罚!

    阎天邢唇角弯起的弧度加深。

    不可否认,无论什么时候,墨上筠都是聪明的。

    不管对方有什么招数,她自知逃脱不了,干脆自断后路,再不济也是她提出来的标准。

    “你倒是挺自觉的。”阎天邢赞赏,语调别有深意。

    “报告,这是应该的。”

    墨上筠端着正气凛然的范儿,义不容辞地将阎天邢虚伪的夸赞给应下了。

    阎天邢眉眼轻挑,视线从墨上筠那张小脸上扫过,一寸一寸,恨不能用尺子测量一下她的脸皮多厚。

    半响,他道:“做吧。”

    “是。”

    墨上筠应声。

    阎天邢拿着凉茶,扫了眼这群没劲的人,有些索然无味地离开。

    *

    “女英雄。”

    率先完成1个俯卧撑惩罚的澎于秋,从地上一跃而起,随后饶有兴致地来到正在做俯卧撑的墨上筠身边。

    专心数数的墨上筠,连头都没抬一下。

    “b组提议的损招……”澎于秋停顿了下,神色间带着几许好奇,“真是你教的?”

    “不是。”

    墨上筠声音清冷地回了两个字。

    不是?

    不是你揽什么罪?!

    澎于秋心里腹诽着,想问问她怎么教的,可话还没出口呢,就听见段子慕的声音——

    “不是b组,而是46的小团伙。”

    说话间,踱步而来的段子慕,已经来到他们身边。

    他看了眼蹲在墨上筠旁边的澎于秋,又看了眼正在做俯卧撑的墨上筠,有些奇怪地拧起眉,“你不是一个没留么,怎么要罚俯卧撑?”

    “她自愿的。”澎于秋帮忙答了声,随后问,“什么小团伙?”

    刚调查回来的段子慕,耸了耸肩,如实道:“梁之琼,沈芊芊,唐诗,还有江汀芷。”

    说完,他也在墨上筠另一边蹲下来,“做多少个?”

    “22。”

    澎于秋再次帮忙回答。

    段子慕诡异地看了他一眼。

    “具体情况呢?”澎于秋似是漫不经心地问。

    知道澎于秋想打听什么,段子慕想了想,干脆也不吊着他,将情况一五一十地跟澎于秋说了一番。

    梁之琼四个人,都是季若楠这一组的,由她们四个提议这种方案,然后征求了下其他学员的意见。

    本来吧,一群人里总该有不合群的,可不知是季若楠人品不好遇到一群随大流的,还是梁之琼一行人的嘴皮子过于利索,竟是将整个庞大的队伍都说服了,每个人都听这四人的计划行动。

    后来事情就成了他们所看到的样子。

    倒霉催的季若楠:“……”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她还是觉得,这件事的问题出在墨上筠身上。

    只能说,墨上筠平时带b组学员行动的时候,招数都太不常规、太阴损了,不然也不会将那几个正常的学员教成现在这样——无需教官带领,损招随手捏来。

    还在做俯卧撑的墨上筠,一言不发,可他人看不到她的脸色,此刻已笼了层寒意。

    “她们会被罚吗?”澎于秋琢磨了下,问。

    段子慕道:“没得到通知。”

    既然阎天邢第一时间将这批教官带走,让段子慕审讯完学员后继续训练,就应该不会再秋后算账、再找那几个学员的麻烦。

    毕竟,法不责众。

    虽然是那四个人带的头,可其中有很大一批学员参与其中,很难将惩罚一一落实。

    更何况,他们都还得继续训练。

    墨上筠闻声,心里感叹他们对阎天邢行为处事一无所知。

    真有这么宽容的话,也不可能被人叫“阎王”了。

    能被称之为“自家人”的教官都能被罚,那帮本就该受训的学员……

    想至此,墨上筠顿时头疼不已。

    搞不好,晚上还得加班。

    澎于秋将事情打听的七七八八后,跟段子慕道了声谢,然后就离开了。

    ——罚完的,可以走。

    段子慕闲的没事,蹲在墨上筠身边,询问了下墨上筠主动承担这么多俯卧撑的心得体会。

    墨上筠在帽檐下甩了他一个冷眼。

    偏偏,段子慕还感受到了,他笑的倍儿亲切,“累吗?要不要歇会儿?”

    “……滚。”

    墨上筠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妈的,很久没做这么多俯卧撑了,天上暴晒,地面滚烫,这比光趴在地上瞄准射击可要难熬的多。

    本来就湿透了的作训服,这时候都可以拧出水来了。

    旁边,除了季若楠之外,涂生和仲天皓都已惩罚结束。

    涂生跑过来给墨上筠竖了个大拇指,顺带笑呵呵地说了下墨上筠带的兵多么“优秀”的问题,之后就心满意足地跟着仲天皓走了。

    墨上筠充耳不闻。

    这事儿搁涂生身上,她也得过去说道几句。

    将心比心嘛……

    “你有没有觉得,你身边的人,都被你潜移默化了?”

    段子慕看着涂生离开的身影,又在一旁添油加醋。

    “嗯。”墨上筠眉头微抽,冷飕飕地回了一句,“从你身上看出来了。”

    段子慕轻笑。

    他就是故意的。

    虽然应该在被罚的墨上筠面前表示同情,可被罚的墨上筠实在是少见,损她一把比较有纪念意义……

    不过,做了最起码1个俯卧撑的墨上筠,此刻竟然还能气息顺畅、字字平稳地跟他说话,这超出寻常人的体力是段子慕没有想到过的。

    他低头,看到从墨上筠下巴处滴落的汗珠。

    会出汗,最起码是个正常人。

    想到这儿,段子慕忽的抬眼,注意到从宿办楼楼梯口走出的一道身影,他微微一顿,朝墨上筠提醒道:“来了。”

    墨上筠没吭声。

    不用看,不用猜,就知道段子慕指的是谁。

    能让段子慕用稍微慎重的口吻应付的,除了阎天邢,再没别的。

    在阎天邢走过来之前,段子慕先一步离开了。

    倒不是怕阎天邢,而是他继续站在这里,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墨上筠,都有可能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墨上筠有条不紊地做着俯卧撑,在心里计算着俯卧撑。

    她的速度比季若楠快一些,已经过了12个了,还剩1。

    但,很快,一双忽的映入眼帘的军靴,将墨上筠的视线稍稍吸引过去。

    黑色的作战靴,极有质感,在阳光的反射下,锃光瓦亮的。

    墨上筠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也能猜出来这双军靴的主人是谁。

    前方的人一走近,影子洒落下来,墨上筠的视线就暗了很多。

    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墨上筠保持着自己的节奏做俯卧撑,可下一刻,就见前方光影一闪,停在前方的人蹲了下来。

    很快,她听到阎天邢用慵懒嗓音甚是关怀地询问:“累吗?”

    ------题外话------

    1

    二更送上。

    明天瓶子要出门买新电脑(没见过世面,此刻有点小激动(≧▽≦)),更新时间和数量都不定。

    2

    看到很多人说我阎爷要作死了。

    亲、们!

    醒——醒!

    当初追我墨的阎爷够没底线啦!

    现在的阎爷才是我[真·阎爷]好喵~╭(╯^╰)╮!不信倒回去看看开头。

    那撒,只有[真·阎爷]跟[真·墨墨]才能在一起,好不咯?

    3

    还有,我大司笙是下篇的女主啊,腾讯那边一个个说着讨厌我大司笙是怎么回事儿?她比我墨可怜多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