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48、墨上筠,遭殃了!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我这边有异常。”

    听到声音,墨上筠抬手摸了摸耳麦。

    却没去回应,她眼眸微微一闪,将刚冒头的一人给崩了。

    “怎么了?”澎于秋的声音响起,“一直没听到你那边有动静。”

    澎于秋负责的场地跟季若楠的靠近,感觉到对方场地的动静很正常。

    “嗯,他们好像串通好了,都没动。”季若楠声音压得很低,语气里还夹杂着疑惑。

    冷不丁的,墨上筠眼皮子跳了跳。

    都没动?

    墨上筠盯着瞄准镜,漫不经心地问:“他们做了什么吗?”

    “信号弹响起之前,他们聚在一起讨论过什么。”季若楠道,“墨教官,是你的兵带的头,你有什么想法吗?”

    墨上筠:“没有。”

    “”

    得到如此果断的回答,季若楠一时间也不好开口。

    “静观其变。”

    仲天皓一句话,结束了他们这个话题。

    与其你一句我一句的分析,还不如盯紧学员们的行动,反正学员的任何策略摆上来,他们都只有开枪这唯一一种解决方式。

    他们能做到的,就是让自己弹无虚发,免得浪费时间。

    频道再一次静默了。

    五个场地,除了季若楠那一边,时不时会有人头顶冒烟、被淘汰。

    墨上筠枪法很好,加上射击的角度居多,击中的学员比其他场地都要多。

    同时,也是最轻松的。

    轻松如她,在长达一个小时的伏击中,闲的没事干,时不时跟澎于秋、涂生聊上几句,比一比谁淘汰的学员更多。

    两人倒是积极配合,可到最后,却被仲天皓一句“要聊天回去聊”给制止了。

    面对这个话题终结者,墨上筠无奈地叹了口气,眼瞧着就只剩下15分钟了,季若楠的场地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心里不祥的预感慢慢加强。

    她想到的是损招,虽有作弊嫌疑,但没有规定限制,说白了就是钻空子。

    但,要是追究的话

    唔。

    他们爱怎么作死,那是他们的事,如果是她的兵带的头,她就得遭殃了。

    简直头疼。

    她只是教她们活用战术而已,面对她们的时候用一些阴损的招数,带她们作战的时候偶尔出其不意点儿,可没教她们作弊嘛。

    墨上筠心不在焉的想着,几分钟的时间里,又一次性毙掉两个急匆匆冒头的。

    时间缓缓流逝。

    墨上筠这个区域还剩下7人。

    距离越来越近,但他们藏得越来越谨慎,连移动都是以厘米来计算的。搁在平时训练,墨上筠没准会口头夸奖两句,但放到这枯燥无味的时间里,墨上筠只想把他们一个个拎出来毙了,再用一梭子弹鞭尸。

    下午二点,头顶的阳光愈发的烈,气温一点点升高,光是一动不动的趴着就汗流浃背,更不用说身下的高台,温度足以达到40度,烫得她浑身不舒服。

    有汗水从脸颊上滑落,落到衣领里,墨上筠不由得皱了皱眉。

    静默了会儿的频道再次响起对话。

    仲天皓:“季教官,你那边有动静了吗?”

    季若楠:“没有。”

    一个“有”字,刚顺着耳麦滑到耳里,墨上筠看到眉毛处有一滴汗水滴落,正好滴到她的眼睛里,汗水几乎没有温度,灼热的眼睛似乎能感觉到一阵清凉。

    然后,她听到了季若楠的骂声——

    “靠,他们全冲过来了!”

    墨上筠:“”

    狙击枪的声音并不响亮,但空包弹砸在草地和石块上,依旧是很明显的。

    墨上筠听到季若楠场地的动静,通过频道听到季若楠连续开枪的声音,甚至还能听到梁之琼的那一声喊:“冲啊——”

    墨上筠眉头狠狠一抽。

    冲冲冲,把她冲海里去得了。

    那边动静瞬间大了起来,吸引着其他场地教官和学员的注意力,耳麦里是诸教官的询问声,而其余场地的学员全部是一脸懵逼。

    墨上筠没闲心去关注那么多,认真地盯着自己场地剩下的那几人,一个冒头、露破绽的都没有放过。

    幸运的是,季若楠场地动静那么大,让她场地几个学员都冒了头,墨上筠一转眼就开了三枪,当下三道烟雾袅袅升起,让他们为自己好奇心而付出了代价。

    还剩四个。

    墨上筠活动了下脖子,视线却一点儿都没移开瞄准镜。

    有了前三个人以身作则,剩下的四个人学乖了,一动不动的。而,季若楠那边的动静,也渐渐的安静了下去。

    墨上筠听到了一伙人的狂欢。

    频道里静默着,最后,是季若楠无奈地声音,“他们一伙人同一时间冲过来,我这边击中11人,还剩13个人。”

    这一刻,其余把手的教官,甚至是墨上筠,都想到一句话——

    1个人,100个俯卧撑。

    心下一寒。

    墨上筠觉得周身的温度都下降不少。

    “得,这损招,他们都学会了。”频道里响起了澎于秋的声音。

    他这话一出,频道里就再也没人说过话。

    如他所言,其他阵地的人,都学会了这一招。

    他们约好了时间,全部统一步伐朝重点狂奔。

    ——虽然人数少,但他们距离短。

    这是非常冒险的行为,可相较于全军覆没,他们还不如采取这样冒险的方式。

    墨上筠守着的那四个人,也是一口气咬着牙狂奔。

    只是,早有心里准备的墨上筠,不慌不忙地射击,在最后一个距离重点还剩一步之遥的时候,发射出最后一发空包弹,成功让他们全军覆没。

    over。

    墨上筠眯了眯眼,收枪,起身。

    她站在高台上,狙击枪背在肩膀上,抬眼去看这广阔的天地,帽檐下,一双狭长冷静的眼睛,于璀璨阳光下灼灼发亮。

    *

    一个小时还差5分钟,这次训练便结束了。

    除了她是一个不剩,季若楠剩下13个,仲天皓剩下3个,涂生剩下5个,澎于秋剩下1个。

    但——

    半个小时后,她跟季若楠四人一起,全部站在了宿办楼楼下。

    五人整齐划一地站成了一排,水泥空地上,烈日在头顶上空照下,脚下热气腾腾的,空气又闷又热,连呼吸都似乎能被烫伤。

    他们什么都没做,汗水就顺着脸颊、脖颈留下,一件作训服短袖,跟洗过了一样,全然湿透,颜色相较于平时更为深沉。

    阎天邢站在他们前面,站姿闲散慵懒,没有他们那般端端正正的,而他的手里,拿着一杯冰镇凉茶。

    墨上筠目视前方,但视线却扫过他手中的冰镇凉茶。

    这就是总教官跟他们这些普通教官之间的差别。

    墨上筠估摸着,自来到集训营后,第一次有了“谋权篡位”的想法。

    在五双眼睛的注视下,阎天邢跟没事人一般,优哉游哉地喝了口凉茶。

    随后,他才懒洋洋地抬起眼睑,视线一扫,落到墨上筠的身上,“墨上筠,出列。”

    “是!”

    墨上筠上前一步。

    这夏日的灼热阳光,冷不丁的,似是没那般的灼人。

    阎天邢扫了眼其余人,漫不经心地道:“其他人,该罚多少罚多少。”

    “是!”

    四人一声吼,当即俯卧撑准备。

    除了墨上筠之外,澎于秋等人都朝季若楠投去了同情的目光,就连仲天皓也不例外。

    季若楠是这次学员阴损招数中最憋屈的一位受害者了。

    13个活口,1300个俯卧撑。

    这可是30多度的天气啊,尤其是这个时间点,这个环境,往下一趴,40度都有了。

    正当他们可怜季若楠之际,阎天邢忽的扬了扬眉,拿着冰镇凉茶,走出了宿办楼下的影子里,来到灼灼烈日之下。

    地上,有眼角余光掀起,注意着阎天邢的动作。

    很快,他们看到,阎天邢停在了墨上筠跟前。

    ------题外话------

    好久没多写了。

    好像昨个儿伤了。

    哭唧唧。

    我不管,需要亲亲抱抱才能恢复过来。

    *

    姨妈快来了,瓶砸题外卖萌= ̄w ̄=的次数屈指可数了,泥萌不能吐槽我话痨。记住,不、能、的!

    = ̄w ̄=泥萌卖萌试试,看看我会不会二更噻。
小说推荐